話在肉身顯現

第 一 百 零 六 篇 說 話

對我話不認識的,對我的正常人性不認識的,對我的神性抵擋的,都得廢去歸於烏有,誰也不行,都得在這方面通過,因這是我的行政,且是實行最嚴重的一條。不認識我的話,指的是聽了我明點出來的話仍然不認識的,也就是不通靈的(因我沒給人造這個器官,所以對人要求並不高,只要求人聽了我說的話能夠實行就行了),不是我家中的人,與我不是同一類的,是屬撒但國家的人,所以對於那些不通靈的人,我一個不要,以前你們認為我作得太過分了,今天該清楚了吧,作為畜類的怎麼能與神通話呢?這不是謬論嗎?對我的正常人性不認識的,是指對我在人性方面作的事,用自己的觀念衡量,不是順服下來,而是用自己的肉眼來挑我的毛刺。難道我說的話就白說了嗎?我說我的正常人性是我完全的神自己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這才是我的正常人性與完全神性的恰當的配合:藉著我的正常人性所作的事,不符合人的觀念的時候,就把抵擋我的、不與我相合的顯明出來,之後,再藉著我的完全神性在人性裡發聲,這樣就把一些人處理了。若你對我所作的不明白,但你能順服下來,這樣的人我不定罪,只是開啟,這樣的人才是我愛的人,因著你的順服我就開啟你。對我的神性抵擋的,就是包括對我話不認識的,不與我的正常人性相合的,對我在神性裡作的事(發怒或者搞教會建造等等)看不慣的,這些都是對我的神性抵擋的表現。但我強調一點,你們應人人注意:今天與我這個人不相合的,便是抵擋我的神性的。為啥我一再說我這個人就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我這個人的性情是神聖性情的全部,不要用人的觀念衡量我。有多少人在現在還說我是有正常人性的,所作的事不一定全對,這樣的人,你不是找死嗎?我說的話他一句都不認識,完全是瞎子的子孫,是大紅龍的後代!我再告訴所有的人一次(以後再不說,若再有人觸犯,定遭咒詛):我的說、我的笑、我的吃、我的住、我的言談舉止都是我——神自己作的,不摻有人的一點味道,沒有!一點沒有!人人都放下自己的小算盤,不要再打了,越打越完,聽我的忠告吧!
我時時鑒察每一個人的肺腑,鑒察每一個人的一言一行,哪些是我所喜歡的,哪些是我所厭憎的,我都一一看清,這是人所想像不到的事,更是人難以辦到的事。我說了那麼多的話,我又作了那麼多的事,有誰能說透我說話的目的是什麼,我作事的目的是什麼,誰也說不透。在這以後,我還要說更多的話,一方面把所有我厭憎的人都淘汰,另一方面使你們在這方面再受點苦,這樣便又一次更嚴重地經歷了從死裡復活的滋味,這由不得人,誰也防不住,即使是現在知道了,但到那時仍然擺脫不了這種苦,因這是我作工的方式,必須得這麼作,方能達到目的,使我的旨意成就在你們身上,所以說是「你們要受最後的一次苦」。在你們肉體上以後再不受苦,因大紅龍已被我滅絕,它不敢再猖狂,這是在進入身體之前的最後一步,這是過渡階段,但你們不要害怕,我必會帶領你們跨過道道難關的,相信我是公義的神自己,既說必成,我是信實的神自己。各國、各方、各派都向我歸來,向我的寶座擁來,這是我的大能,我要把所有的悖逆之子都一個一個地審判,打入硫磺火湖裡去,一個不留,都得退去,這是我經營計劃的最後一步,這一項完成之後,我就進入安息了,因為一切都成了,我的經營計劃告一段落了。
由於我的工作步伐加快(但我的心並不著急),我天天把我的話啟示給你們,把我手中的奧祕揭示給你們,讓你們能緊緊跟上我的腳蹤(這是我的智慧,用我的話來成全人,也用我的話來擊殺人。人人都看我的話,都能在我的話中按著我的旨意行事,消極的消極,顯形的顯形,抵擋的抵擋,忠心愛我的更加忠心,所以說,都能跟上我的腳蹤。所說的幾種情形,都是我作工的方式,都是我要達到的目的)。在以前我說過這樣的話,我怎樣帶領你們怎樣追求,我怎麼說你們就怎麼聽,這是指啥說的?你們知道嗎?我說此話的目的、意義何在呢?你們明白嗎?有幾個人能說透呢?我怎樣帶領你們怎樣追求,不僅是指我這個人的帶領說的,更是指我說的話、我行的路而說的,今天真正應驗了這話。當我的話一發出,各種各樣的鬼相都暴露在我的面光之前,使你們都看得清清楚楚,我這話不僅是向撒但宣告,更是對你們的託付,多數人都忽略這一句話,認為是對你們的託付,豈不知這是一句審判的話語,是帶著權柄的話,我說話的目的是命令撒但要為我好好效力,完全聽從我的。以往在我揭示的奧祕當中,有許多你們仍然不明白,所以我在以後要更多地揭示給你們,使你們更加明白,更加透亮。
當大災大難降臨的時候,人人都膽戰心驚,都抱頭痛哭,恨惡自己所做的惡事,但一切都晚了,因為現在是烈怒時代,不是拯救人讓人蒙恩典的時候,而是除去一切的效力者,讓我兒為我掌權的時候。確實不同以往,是創世以來前所未有的,因為我創造一次世界,所以我也毀滅一次世界,我命定的誰也改變不了。以往常說,團體的基督人、團體的宇宙新人,這兩個詞怎麼解釋?團體的基督人是指眾長子說的嗎?團體的宇宙新人也是指眾長子說的嗎?不是,人都理解錯了,因為在人的觀念當中,只能明白到這種程度,所以在今天這個時候我給你們點出來。團體的基督人與團體的宇宙新人是不相同的,都各有所指,團體的基督人與團體的宇宙新人在字面上相差無幾,好像是一回事,但真實的情況恰恰與此相反。到底團體的基督人是指誰說的?或者是指什麼說的?一提到基督人,人就不約而同地想到了我,這個是一點不錯的,而且在人的觀念當中,一提到「人」這個字眼,便肯定是指人說的,沒有一個人聯想到別的東西。一提起團體的人,便想到是很多的人聚在一起,幾乎是一體,所以叫團體的。從此看出人的頭腦太簡單了,根本一點不能明白我的意思。現在我開始正式交通什麼是團體的基督人(不過要人人放下自己的觀念,否則無人能測透,即使我說了,人也不會相信,也不會明白):當我的話語一發出,我的眾長子都能按著我的心意行事,都能發表我的心意,所以眾長子是一個心、是一張口,當眾長子審判萬國萬民的時候,都能施行我的公義,都能執行我的行政,都是我的發表,都是我的彰顯。因此,可以這樣說,團體的基督人是眾長子執行我的行政的事實,是眾長子手中的權柄,這些都與基督有關,因此,是指基督人。而且是每個作長子的,都能按著我的心意行事,所以用團體的。團體的宇宙新人是指所有的、在我名裡的人,也就是指我的長子、眾子、子民說的。所謂的「新」是針對我的名說的,因著是在我的名裡(我的名帶著一切,是永新不舊的,是無人改變的),而且是在以後永遠存活的,所以是宇宙新人,這裡的團體是針對人數說的,與前者不相同。我的話說出來,就應人人相信,不要疑惑,去掉人的觀念,去掉人的思維。我現在揭示奧祕的過程,正是去人的觀念、思維的過程(因著人都是用自己觀念衡量我,衡量我說的話,所以我用我揭示的奧祕,來除去人的觀念,除去人的思維),這個工作在不久就作成了,等到我的奧祕揭示到一個地步,人對我的話簡直沒有一點思路了,而且也不用觀念衡量我了,每天所想的,我都揭示出來,而且反擊回去,到一定時候,人就不會想了,頭腦空空沒有所想,完全順服我說的話,那時便是你們進入靈界的時候了,這是我讓你們進入靈界的前一步工作,必須先脫去人的觀念,方能聖潔無污點地進入靈界,這也是我是聖潔的靈體的本意。但你們務要按著我的步驟行事,在不知不覺中,我的時候就到了。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