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第 一 百 零 五 篇 說 話

人都因著我說話的原則,因著我作工的方式,而對我加以否定,這正是我這麼長時間說話的目的(是針對所有的大紅龍的子孫說的),是我智慧的作工方式,是我對大紅龍的審判,這是我的計謀,沒有一個人能完全看透。在每一個轉折點,也就是在我經營計劃的每一個過渡階段,都要淘汰一些人,是按著我工作的順序來淘汰,這才是我的整個經營計劃的工作方式。當把我要淘汰的人一個一個地扔出去之後,我就開始下一步工作。但這一次的淘汰是最後的一次(是指在中國的眾教會之中),也是創世以來在過渡階段淘汰人最多的一次。歷代以來,每次淘汰人都是留下一部分為以後的工作效力,但這一次不同以往,是乾淨利索,是最嚴重、最徹底的一次。雖然多數人看了我這話之後,就強迫自己不疑惑,但在最終怎麼也勝不過,最後在掙扎之中倒下。這都是不由其人的事,因我預定的怎麼也逃不掉,我不預定的我怎麼都看不上眼,必須得我看中的人才是我愛的人,否則,沒有一個人能在我的國度中隨便出入,這才是我的鐵杖,才是我執行我的行政的有力見證、完全的彰顯。這並不是你的心有勁就能行的事。為啥我說撒但已無力倒下了,開始它也有勁,但它在我手中掌管,我讓它趴下,它務必得趴下,我讓它起來為我效力,它務必得起來好好為我效力,這並不是它心甘情願,而是有我的鐵杖在管轄著它,它才心服口服,有我的行政在治理它,我有我的大能,它不得不心服口服,必須得老老實實地被我踩在腳凳底下。以往為我兒效力之時,它膽大包天,任意欺壓我兒,想藉此來羞辱我,說我是無能之輩,瞎眼!我踩死你!叫你再猖狂,叫你再冷眼看我兒!越是誠實的人,越是聽我話、行我事的,你越是欺壓,越是孤立(指的是拉幫結夥),如今你猖狂的日子到頭,我一點一點地和你算賬,一毫一釐都不放過。現在不是你——撒但掌權了,而是我把權收回來,叫我兒來收拾你的時候到了。你要老老實實,不要有一點反抗,以往在我前有多好的行為,今天也不行,不是我所愛的,我一個也不要,多一個也不行,必須是我預定的數目,少一個更不行。撒但休要擾亂!誰是我所愛,誰是我所恨,我自己心裡還沒個數?還用你提醒嗎?撒但還能生出我的兒子嗎?都是謬種!都是賤貨!徹底地、完全地拋棄,一個不要,都給我滾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已到頭了,我的工作已完成了,我也該收拾這幫獸類、畜生了!
信我話、行我事的必是我所愛的,我一個不丟棄,一個不放過,所以作為長子的不要總擔心,既是我賜給的就誰也奪不走,必賜給我祝福的人。我驗中誰(在創世以前)就祝福誰(在今天),這是我的工作方式,也是我的行政中的各條的主要原則,誰也不要改變,不能多加一個字,不能多加一句話,更不能少加一個字、少加一句話。在以往我常說我的本體向你們顯現,那麼什麼是本體,是怎麼顯現呢?就單指我這個人嗎?或者就單指我說的每一句話嗎?這兩方面雖然是缺一不可,但只佔有一小部分,也就是說,並不是完全的「本體」的解釋。「本體」包括我這個人、我說的話,還有我作的事,但最準確的解釋,就是「我的眾長子和我」才是我的本體,也就是說,作王掌權的一班團體的基督人,才是我的本體。所以說,眾長子中的每一個人都缺一不可,都是我本體的一部分,因此我強調人數多一個不行(羞辱我名),少一個更不行(不能作我完滿的彰顯),而且我一再強調眾長子是我的心肝,是我的寶貝,是我六千年經營計劃的結晶,只有眾長子才能作我全備、完滿的彰顯,我一個人只能是我本體的完滿的彰顯,有了眾長子才可說成是全備、完滿的彰顯,所以我對眾長子嚴格要求,不忽略一點,對長子以外的人一再砍、一再殺,這是我說那麼多話的根源,是我說那麼多話的最終目的。而且我一再強調,必須是我驗中的,必須是我創世以來親自揀選的。那麼,「顯現」又怎麼解釋?是進入靈界之時嗎?多數人都認為是我這個人受膏之時,或者是他看見我這個人之時,這些都錯了,不沾一點邊,「顯現」這個詞按本意並不是很難理解,但按我的意思叫你們理解,那就難多了。可以這樣說,當我創造人類的時候,把我的素質加入這班我愛的人身上之時,這班人就是我的本體了,也就是說我的本體在那時就顯現了。這個顯現不是指接受這名之後,而是在我預定了這一班人之後,因他們有我的素質(本性並不改,仍然是我的本體的一部分),所以我的本體從創世到如今一直是顯現的。在人的觀念當中,多數都認為我這個人就是我的本體,斷乎不是,都是人的思維,都是人的觀念。若只是我一個人就是我的本體,那就不能羞辱撒但,就不能榮耀我名,而且反倒起了反作用,從而羞辱我名,成了千古以來撒但羞辱我名的記號,我是智慧的神自己,那樣的蠢事我絕對不幹。
我作工都要有果效,我說話更要有方式,都是隨著我的靈在說話、在發聲,都是按著我的靈所作的事而說話的,所以都應從我的說話之中摸著我的靈,看見我的靈作的是什麼,看見我到底要作什麼,按著我的說話來看我的作工方式,看我的全部經營計劃的原則是什麼。我觀看宇宙全貌,每一個人、每一件事、每一處地方都在我手中的掌管之下而作,沒有一個敢違背我計劃的,都按著我指示的順序一步一步地行,這是我的大能,是我經營整個計劃的智慧的地方。無人能看透,無人能說清,都是我自己親自作,是我一手操縱的。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