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篇

第一百篇

我恨惡一切我没有預定揀選的對象,所以,我必須把這些人從我家裏一個一個地趕出去,使我的殿宇聖潔無污點,使我的家常新不舊,使我的聖名永遠被傳揚,使我的聖民都是我所愛,這樣的景象、這樣的家、這樣的國度便是我的目的,是我的居所,是我創造萬物的根據地,無人能摇動,無人能改變,只有我與我的愛子居住,不容任何人踐踏,不容任何物占有,更不容所有的、不快的事發生,全是贊美、全是歡呼、全是人所想象不到的景象。只願你們能為我盡心、盡意、盡力獻上你們的全力,不管是今天,不管是明天,不管是效力的,不管是得福的,都應當為我的國度添上一份力量,這是作為受造的每一個人應盡的義務,必須得這麽做、這麽執行。使我的國度美景常新,使我的家和睦團聚,我要調動一切為此效力,誰抵擋都不行,都得遭審判、遭咒詛。現在我的咒詛開始向列國列民倒下,咒詛比審判更厲害,對任何人都是開始定罪的時候了,所以説成是咒詛,因為現在是末了時代,不是創造萬物的時代。因着時代的轉移,我的工作步伐也大不相同,因着工作的需要,我需要的人也不同,該捨的就捨,該砍的就砍,該殺的就殺,該留的必須留下,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必然趨勢,在人,誰也改變不了,必須按着我的來!我要撇弃誰就撇弃誰,要淘汰誰就淘汰誰,誰也不能亂來;我願意留下誰就留誰,我願意喜歡誰就喜歡誰,必須按着我的來!我不憑情感行事,在我只有公義,只有審判、烈怒,没有一點情感。在我没有人的一點味道,因我是神自己,是神的本體,因為人都看見我人性的一方面,而没看見我神性的一方面,真是瞎眼!真是糊塗!

我告訴你們的,你們必須牢記在心,必須從我話摸我心,來體貼我的負擔,從而認識我的全能,看見我的本體,因我的話語是智慧的話語,没有一個人能摸着我説話的原則、説話的規律。人都認為我是耍彎曲詭詐,從我的話中不認識我,反而褻瀆我,真是瞎眼!真是愚昧!一點分辨都没有。我的話句句帶權柄、帶審判,無人能改變,既然發出,必要按着我的話而成就,這是我的性情;我的話就是權柄,誰改動誰就觸犯刑罰,必遭我擊殺,嚴重的斷送自己性命,歸于陰間,歸于無底深坑,這是我對人類的唯一的處理方法,是人無法改變的,這是我的行政。記住!誰觸犯都不行,必須按着我的來!以往對你們太放鬆了,只是話語臨到,所説的擊殺之類的話語還没有事實,從今以後,一切灾禍(針對行政説的)將陸續降下,懲罰一切不符合我心意的,必須得事實臨及,否則,人不能看見我的烈怒,只是一再地放蕩,這是我經營計劃的步驟,是我下一步工作的方式,我提前告訴你們,免得你們觸犯,成為永遠沉淪的對象。也就是説,從今以後,我要按着我的心意把衆長子之外的所有的人對號入座,一個一個地刑罰,一個不放過,讓你們再放蕩!讓你再悖逆!我説過,我對誰都是公義的,不留一點情面,這足見我的性情是誰也不可觸犯的,這是我的本體,是人不可改變的。人人都聽見我的話語,人人都看見我的榮顔,人人必須完全、絶對地順服我,這是我的行政。宇宙地極的人都當向我贊美,向我歸榮耀,因我是獨一的神自己,因我是神的本體。我的話語用詞,我的言談舉止,無人能改變,因這都是我自己的事,是從亘古以來就有的,而且是存到永遠的。

人都存着試探我的心,想從我的話中抓我的把柄來毁謗我,我是讓你毁謗的嗎?我是讓人隨便論斷的嗎?我的事是讓你們隨便談論的嗎?真是些不知好歹的傢伙!一點不認識我!什麽是錫安山?什麽是我的居所?什麽是迦南美地?什麽是創造萬物的根據地?為什麽這幾天我總提起這些詞?錫安山、居所、迦南美地、創造萬物的根據地都是指我的本體説的(即指身體説的),在人都認為是物質存在的地方,我的本體就是錫安山,就是我的居所,誰進入靈界,誰就登上錫安山,誰就進入我的居所。我是在我的本體裏創造了萬物,也就是在身體裏創造了萬物,所以説是根據地。為什麽我説讓你們與我一同再回到身體裏?其中的本意就在此。所説的這些名詞,都是與「神」這個代名詞是一樣的,這些名詞没有什麽意義,都是我對不同地方的不同稱呼。所以你們不要太注重字面意義,只注重聽我話就够了,必須得這麽看,方能摸着我的心意。為什麽我一再提醒你們我説話有智慧呢?你們有幾個揣摩過這話的含義呢?都是瞎分析,不明事理!

我以前説過的話,多數你們至今仍然不明白,仍然是在疑惑之中,不能滿足我的心,什麽時候對我的話句句定真了,才是你們生命長大的時刻。在我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對我説的時間你們怎麽看?怎麽解釋?都是謬解!而且多數人還與我較真,想藉此抓我的把柄,不知好歹!小心我擊殺了你!當有一天真相大白了,你們會完全明白的,我現在仍然不告訴你們(現在是顯明人的時候,必須人人小心謹慎起來,方能滿足我的心意),我要讓我的話來顯明一切的人,是真是假都要顯出原形,是妓女、是淫婦我也得讓她顯明出來,我説過,我作事不動一手一脚,只用我的話來顯明。我不怕你裝,我的話一説出,你不得不顯出原形,你裝得再好,我也必會看清的,這是我作事的原則——只用話語,不費絲毫力量。人都為我的話能否應驗而捏着一把汗,都為我着急、替我憂愁,真是不必要的心血、無用的代價。為我操心,你自己的生命長大了嗎?你自己的命運怎麽樣了?多多問問自己,不可應付,人人都應為我的工作而着想,從我的作事、説話當中來看見我的本體,來對我更加認識,認識我的全能,認識我的智慧,認識我創造萬物的手段、方法,從而對我贊美不止。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行政的手在哪些人身上,我的工作在哪些人身上,我要作的是什麽,我要完成的是什麽,這是每個人必須達到的,因這是我的行政。我既説必成,誰也不要隨便分析我的話,都要從我的話中看見我作事的原則,從中認識什麽是我的烈怒,什麽是我的咒詛,什麽是我的審判,都在乎我的話語,應是每個人,而且是在每句話中當看見的。

第一百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