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第 九 十 九 篇 說 話

因著我工作的步伐加快,無人能跟上我的腳蹤,無人能看透我的心思,但這是必經之路,這就是所說的從死裡復活的「死」(是指不能摸透我的心意,不能從我的話中領會我的意思,這是另一種死的解釋,並不是我的靈離棄),當你們與我都從這個階段過渡到身體裡的時候,便應驗了從死裡復活的本意了(也就是說,這是從死裡復活的本意)。現在你們所處的光景:摸不著我的心意,尋不見我的腳蹤,而且還不能在靈裡安靜下來,使你們心神不定。這種光景便是我提到的「苦」,在人受不了這種苦,一方面為自己的前途著想,另一方面接受我的焚燒、審判,從四面八方向你們射擊,再加上對我說話的口氣、方式摸不著一點規律,在一天的說話當中,有好幾種口氣,使你們受了極大的痛苦,這都是我工作的步驟,是我的智慧。在以後,你們在這方面還要受更大的苦,都是在顯明所有的假冒為善的人,這下該清楚了吧!這是我作工的方式,你們在這種苦的激勵下,在相當於死的痛苦之後,便進入了另一種境界,進入身體與我同掌王權,轄管萬國萬民。
為什麼近來我加重口氣說話?為什麼我的口氣變化多端,我的作工方式也是變化多端?這其中都有我的智慧。我的話是針對每一個接受這名的人說的(不管相信不相信我話能否成就的),所以應把我的話讓每個人都聽見、都看見,不要強壓,因我有我的作工方式,我有我的智慧,我就是用我的話來審判人、來顯明人、來揭露人的本性,就藉此來選我揀選的人,藉此來淘汰我沒預定揀選的人,都是我的智慧,是我的工作奇妙,這就是我在這一段作工的方式。在人,有誰能摸著我的心意呢?有誰能體貼到我的負擔呢?作工的是我,是神自己。當有一天,你們會徹底明白我說這話的意義的,會徹底清楚我為什麼要說這話。我的智慧無窮無盡、無限無量,在人根本一點也看不透,只會從我的作事當中看見一部分,但仍然有缺陷,仍然不完全,當你們完全從這一個階段過渡到下一個階段就會看清的。記住!現在是最寶貴的時代,是你們在肉身中的最後一個階段,現在的生活是最後的肉體生活,當你們從肉體進入靈界的時候,也是一切痛苦從你們身上脫離的時候,你們必大大地歡喜快樂,必會跳躍不息,但你們務要清楚,我的這些話都是對眾長子說的,因為只有長子配得這福分。進入靈界是最大的福分,是最高的福分,是最有價值的享受。現在在你們身上得到的吃、穿都只不過是肉體的享受,是恩典,我根本不看在眼裡,我工作的著重點是在下一個階段(進入靈界面向宇宙世界)。
我說過大紅龍已被我摔得粉身碎骨,你們怎麼不相信我這話呢?為啥還想著為我遭受逼迫、患難呢?這不是多餘的代價嗎?我多次提醒你們,讓你們只管享受,我自己親自作工,你們為什麼就這麼好做呢?真是不會享受!我為你們預備得完完全全,你們為什麼沒有一個到我這裡來取用呢?還是對我話定不真!對我不認識!認為我說客套話,真是糊塗(所說的預備得完完全全,是指讓你們多多仰望我,在我前多多禱告,我會親自作工的,咒詛一切抵擋我的,懲罰一切逼迫你們的)!對我話沒有一點認識!我把我的奧祕都揭示給你們,你們有幾個真正透亮了?是在深處認識了?我的寶座是什麼?我的鐵杖是什麼?有誰知道呢?一提起寶座,多數人都認為是我坐的地方,或者是指我的居所,是指我這個人,都是謬解,簡直是一塌糊塗!沒有一個是正確的,不是嗎?你們都這樣認識、這樣領會,簡直偏到了一個程度!什麼是權柄?權柄與寶座有什麼關係?寶座就是我的權柄,當眾長子高舉我的寶座之時,就是眾長子從我得著權柄之時,只有我才有權柄,所以在我才有寶座。也就是說,眾長子與我受同樣的苦之後,接受了我的所是所有,從我得著了一切,這就是得著長子名分的過程,是眾長子高舉我的寶座的時候,也是從我接受權柄的時候。這下該明白了吧!我說得都透亮,一點不含糊,讓你們人人清楚,你們都放下自己的觀念,等著接受我揭示給你們的奧祕吧!那麼鐵杖是什麼呢?以前在那個階段,是指我的嚴厲的話語,而在現在已是不同以往了,現在鐵杖指的是我的作事,也就是帶著權柄的大災大難。所以一提到鐵杖便與權柄相結合,鐵杖的本意就是針對大災大難而言的,是權柄的一部分,必須人人看清這一點,才能摸著我的心意,從我的話中得著啟示,誰有聖靈工作,誰就手中拿著鐵杖,是帶著權柄的,而且有權執行大災大難的任意一條,這是我的行政的一條。
一切一切對你們是公開的(指的是明點的部分),一切一切對你們又是隱藏的(指的是我話隱祕的部分),我說話是智慧的,有些話只讓你們明白字面意義,有些讓你們摸著其中的含義(但一般人都摸不著),因這是我的工作步驟,在你們身量達到一個程度的時候,方能告訴你們真意,這是我的智慧,是我的奇妙作為(為了成全你們,也為了徹底打敗撒但、羞辱魔鬼),當你們進入到另一個境界,才能完全明白的,必須得這麼作,因為在人的觀念當中,許多事情人根本想不通,即使是我明說了,你們也不明白,人的頭腦想的東西畢竟是有限的,許多的事必須藉著你們進入靈界,才能告訴你們,否則,人的肉體擔當不了,只能是打岔我的經營,這就是我說的「我工作的步驟」的真意。在你們的觀念當中對我有多少認識了?是一點不差的嗎?是在靈裡的認識嗎?所以我必須讓你們轉入另一種境界,來完成我的工作,來通行我的旨意。那麼究竟什麼是另一種境界呢?真是人所想像的那種超然景象嗎?真是像空氣一樣看不到、摸不著而又存在的一樣嗎?我說過的在身體裡的情形是有骨有肉、有形有像,這是一點不假的,這一點毫無疑問,必須人人相信,這是在身體裡的實在情形,而且在身體裡也不存在什麼人所厭憎的事。但究竟是什麼情形呢?當人從肉體到身體時,必須有大團體出現,也就是脫離自己肉體的家,這可說成是各從其類,肉體歸肉體,身體歸身體,現在脫離家庭的,父母的,妻子、丈夫、兒女的,便是進入靈界的開始。說到頭就是,在靈界的情形是眾長子共聚一處,歡歌跳舞,讚美歡呼我的聖名,這才是美景常新的景象,都是我的愛子,永遠對我讚美不止,永遠高舉我的聖名,這就是進入靈界的情形,這也是進入靈界的工作,這也是我說的在靈界牧養教會的情形,更是以我的本體出現在宇宙各國,出現在萬國萬民中間,帶著我的權柄,帶著我的烈怒,帶著我的審判,更帶著鐵杖來轄管萬國萬民,從中為我在萬民中、在全宇宙作了震動天地的見證,讓萬民,讓山川、湖泊、地極的萬物都向我讚美,向我歸榮耀,認識我這位創造萬物的、帶領一切的、管理一切的、審判一切的、成全一切的、懲罰一切的、毀滅一切的獨一的神自己,這才是我的本體的顯現。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