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第 九 十 六 篇 說 話

我要刑罰一切從我生但又不認識我的人,來顯明我的烈怒的全部,顯明我的大能,顯明我的全智。在我一切都是公義,絕對沒有不義,沒有詭詐,沒有彎曲,誰若是彎曲詭詐的必定是地獄之子,必定是生在陰間的,在我一切都公開,說成必成,說立必立,無人能改變,無人能效仿,因我是獨一的神自己。在即將臨到的事上,所有的我預定揀選的長子團中的人,都要一一顯露出來,凡是在長子團以外的都要藉此被我淘汰,我就這麼作工,就這麼完工。現在顯明一些人,只不過是為了我的眾長子能看見我的奇妙作為,但在以後,我就不這麼作工,而是從大局出發,不是一個一個地顯形(因為鬼和鬼基本都一樣,只挑幾個作示範就足夠了)。作為長子的人人心裡都有數,不用我明說(因為到一定時候必會一一顯明)。
說到作到是我的本性,在我無隱藏遮蔽,凡是該明白的,我就都告訴你們,但不該知道的,那我絕對不說,免得你們站立不住,不要因小失大,這樣太不值得。相信我是全能的神,就一切都成了,一切變得輕鬆加愉快了,我就這麼作事,誰相信讓誰看見,不相信的我就不讓他知道,讓他永遠不明白。在我無情又無義,誰若觸犯我的刑罰,我就定斬不饒,對誰都一樣,我跟誰都一樣,沒有一點私人感情,我更不憑情感行事,又怎能不讓人看見我的公義、威嚴呢?這是我的智慧,是我的性情,無人能改變,也無人能認識透。我的手一直在指揮一切,一刻不停,我一直在安排一切為我效上犬馬之勞。為著成全我的經營計劃,不知有多少人是為了我而效力,到最後,眼看著福分卻享受不到,何等可憐!但無人能改變我的心,這是我的行政(一談到行政便是無人能更改的,所以在以後的說話當中,若是我定意的,那定規是我的行政。切記!不可觸犯!免得受損失),也是我的經營計劃的一部分,是我自己親自作工,不是哪一個人能做到的,我必須得這麼作,必須得這麼安排,足見我的全能之所在,足以顯明我的烈怒。
在我的人性方面,多數人仍然不認識、不清楚,我說過幾次了,你們還是隱隱約約,不太了解,不過,這是我的工作,現在,在這個時候,誰認識就認識,不認識我也不勉強,只好是這樣了,我已說透了,在以後我就不說了(因為說得太多了,說得太透亮了,認識我的,必定有聖靈工作,那無疑是長子中的一個,不認識我的定規不是,說明我已從他身上收回我的靈)。但到最後,我要讓每個人都認識我,從我的人性、神性兩方面對我完全認識,這是我工作的步驟,必須得這麼作,這也是我的行政,必須得人人口稱獨一真神,而且對我讚美不止,歡呼不息。
我的經營計劃已經全部完成,一切早已成就。在人看,我的許多工作都在進行著,但是我早已安排妥當,就等著按著我的步驟一項一項地完成(因在創世之前我就預定好了,誰能在試煉中站立得住,誰不能被我揀選預定,誰不能在我的苦上有份,在我苦中有份的,也就是我預定揀選的,那我一定保守他超脫一切)。誰是哪種角色,我心裡都有數,是效力的,是長子中的,還是眾子、子民中的我都清楚,我是瞭如指掌。在我以前說過的是長子的,在現在仍然是,在以前說不是的,現在依舊不是,我作事不後悔,不輕易改變,說啥就是啥(在我沒有輕浮),絕不改變!那些為我效力的永遠效力,是我的牛,是我的馬(但這些人永遠不通靈,我用他時就有用,不用他時就殺了。談到牛馬便是不通靈、不認識我、不順服我的,即使是聽話順服而且單純、誠實的,那也是標準的牛馬)。現在有多數人在我面前放蕩,不受約束,亂說亂笑,指手畫腳,他只看見我人性的一方面,但未看見我神性的一方面,在我的人性方面,這些可以過關,可以勉強饒恕,但在我的神性方面就不是那麼容易了。在將來我要定你褻瀆我的罪,也就是說,我的人性好觸犯,但神性難觸犯,誰稍有抵觸,立即審判,絕不耽延,不要以為你跟我這個人相處多年了、熟悉了,你就亂說亂做,我才不管那麼多呢!不管是誰,我一律以公義相待,這才是我的公義。
奧祕一天一天地揭示於眾,而且一天比一天透亮,按著啟示的步驟,足見我的工作運行的步伐,這是我的智慧(我不明說,開啟我的眾長子,蒙蔽大紅龍的子孫)。今天我更要藉著我的兒子把我的奧祕揭示給你們,在人無法想像得到的事,我今天揭示給你們,讓你們認識透徹、認識清楚,而且這一奧祕在所有的長子之外的人身上都存在,但無人能明白,雖然在每一個人裡面都有,但沒有一個人能認識到。我所說的是啥呢?我在這一段工作中,在這一段的發聲中總提到大紅龍、撒但、魔鬼、天使長,這些是什麼呢?它們的關係是什麼呢?在這些物中間有什麼表現呢?大紅龍的表現是:抵擋我,不明白、理解我話的意義,經常逼迫我,想用計謀來打岔我的經營。撒但的表現:與我爭奪權力,想佔有我的選民,釋放消極的話語迷惑我民。魔鬼的表現(接受我名的以外的所有的不信派,都是魔鬼):貪圖肉體享受,沉醉在邪情私慾之中,活在撒但的捆綁之下,對我有的抵擋、有的支持(但並不證明是我的愛子)。天使長的表現是:說話張狂,沒有敬虔,常常以我的口氣教訓人,只注重在外表模仿我,我吃啥他吃啥,我用啥他用啥,總之,想與我平起平坐,有野心,但沒有我的素質,不具備我的生命,是廢料一塊。撒但、魔鬼、天使長都是大紅龍的典型的示範,所以說凡不是我預定揀選的,都是大紅龍的子孫,就是這麼絕對!這些都是我的仇敵(但撒但的攪擾除外,你的本性是我的素質,那就誰也改變不了,因現在仍然活在肉體當中,偶然有撒但的引誘,那是難免的,但務要時時小心才是),所以,在眾長子之外的大紅龍的子孫,我都廢棄,他的本性永遠改變不了,是撒但的素質,彰顯的是魔鬼,活出的是天使長,這是一點不錯的。所說的大紅龍並不是一條大紅龍,而是與我相對的邪靈,「大紅龍」是它的代名詞,所以說,所有的聖靈以外的靈都是邪靈,也可以說成是大紅龍的子孫,這一點應人人都透亮。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