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第 九 十 篇 說 話

一切瞎眼的人都得從我這裡出去,不得存留片刻,因我要的是能認識我的,能看見我的,能從我得著一切的。誰真能從我得著一切呢?這樣的人必是少的,這樣的人也必蒙我的祝福,我愛這些人,我要把這樣的人一個一個地挑出來,作我的左膀右臂,作我的彰顯,要讓萬國萬民因著這些人而對我讚美不息,向我歡呼不止。錫安山哪!升起那得勝的旗幟向我歡呼吧!因我踏遍宇宙地極,走遍山河萬物的每一個角落,又重新回到了這裡,我是帶著公義、審判、烈怒、焚燒,更是帶著我的眾長子凱旋歸來,一切我恨惡的東西,我厭憎的人、事、物都被我甩得遠遠的,我已得勝,我已完成我要作的一切。誰敢說我沒完成工作?誰敢說我沒得著我的長子?誰敢說我沒有凱旋歸來?定規是撒但的種類,是難以得到我赦免的對象,是瞎子,是污穢的鬼,我最恨惡,我要從這些東西身上開始顯明我的烈怒,顯明我的審判的全部,要讓我的焚燒的火焰燃遍整個宇宙地極,而且是照亮每一個角落,這是我的行政。
明白我的話之後,應從我的話上得到安慰,不得作耳旁風,天天有審判的話語臨到,你們為什麼就那麼痴呆麻木呢?為什麼不與我配合呢?難道就願意下地獄嗎?我說我對我的長子、眾子、子民是以憐憫為懷的神,你們怎麼認識?這不是一句簡單的話,應從積極方面領受。瞎眼的人類啊!我多次拯救你們,讓你們從撒但的手裡出來,從刑罰中出來得我的應許,你們為什麼不體諒我的心呢?就這樣能使你們有一個得救的嗎?我的公義、威嚴、審判對撒但是不留一點情面的,但對你們,是為了拯救你們,你們就是摸不著我的性情,不知道我作事的原則。你們以為我作事不分輕重,不分對象,何等愚昧!我對一切的人、事、物都能看透,他的本質究竟是什麼,我完全清楚,也就是說,一個人裡面存著什麼東西,我完全看透。她是淫婦或是妓女,我都能看透,誰背後搞什麼,我都知道。不要在我面前賣弄自己的姿色,臭貨一個!趕快從我這裡滾開!我不使用這樣的人,免得羞辱我名!不能見證我名,而是起了反作用,敗壞門風!快從我家裡把她驅逐出去,我不要,耽延一分一秒我也不容讓!像這些人怎麼追求也白搭,因在我的國中的全是聖潔無一點污點的,連同我的子民在內,我說不要就是不要,不要等著我回心轉意,我才不管你以前對我多好!
我天天向你們揭示奧祕,你們知道我說話的方式嗎?我是按著什麼來揭示我的奧祕呢?你們知道嗎?你們常說我是按時供應你們的神,對這些方面你們又是怎樣領會呢?我是按著我工作的步驟一項一項地把我的奧祕顯明給你們,按著我的計劃,更是按著你們的實際身量來供應你們(提到供應都是指國度裡的每個人說的)。我說話的方式是:對我家裡的人是安慰、供應加審判,對撒但不留一點情面,全是焚燒、烈怒。我要用我的行政把那些不是我預定揀選的,從我家中一個一個地趕出去,不要著急,我都讓他們顯出原形(最後為我兒效力)之後,再回到無底深坑,否則,我絕不罷休,絕不鬆手。人常常提到地獄、陰間,這兩個詞是指啥說的,這兩個詞有何區別呢?難道就真是陰冷、黑暗的角落嗎?人的頭腦總是打岔我的經營,自己亂琢磨,還認為不錯呢!都是自己的想像。陰間、地獄都是指叫撒但、邪靈住過的污穢的殿宇,也就是說,誰叫撒但、邪靈佔據過,那他就是陰間,就是地獄,一點錯沒有!為什麼我以前一再強調我不住污穢的殿宇,原因就在此處,我(神自己)還能住陰間、地獄嗎?不是胡鬧嗎?我說過幾次了,你們仍然不明白我的意思。陰間比地獄更嚴重地叫撒但敗壞,作為陰間的對象是嚴重到一個地步了,像這些人我根本就沒預定;作為地獄的對象是我預定之後又淘汰的對象。總之,對這些人我一個也沒揀選。
人往往都是謬解我話的能手,若不是我一點一點地明點、明說,你們有誰能明白呢?即使是我說的話你們還是半信半疑,何況沒提到的事。現在,各個國家都從內部開始互相紛爭,工人與領導,學生與老師,人民與國家幹部,等等一切令人動盪不安的活動,先從各個國家內部發起,都是為我效力的一部分。為啥說是為我效力呢?難道我是幸災樂禍嗎?我是坐而不管嗎?絕對不是這樣!因這些都是撒但最後的垂死掙扎,這些都是為了從反面來襯托我的大能,襯托我的奇妙作為,這些都是見證我的有力見證,也是攻擊撒但的武器。就在世界各國互相爭奪土地、爭奪權勢的時候,我的眾長子與我一同作王來收拾他們,使他們萬萬沒有想像到,在這種惡劣的環境條件下,我的國度徹底實現在人間,而且是在他們爭權想審判別人的時候而被別人審判,被我的烈怒焚燒,何等可憐!何等可憐!我的國度實現在人間,這是何等榮耀的事!
作為一個人(無論是我國中的子民,還是撒但的後裔),都得看見我的奇妙作為,否則,我絕不罷休,即使是你甘願接受我的審判,卻沒看見我的奇妙作為也不行,必須是人人心服、口服、眼服,一個不能輕易放過,都得向我歸榮耀,即使是大紅龍,在最終我也要讓它起來為我得勝而對我讚美,這是我的行政,記住了嗎?必須人人對我讚美不息,人人向我歸榮耀!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