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在肉身顯現

第 八 十 三 篇 說 話

不知我是全能的神,不知萬事萬物都在我手中!一切都藉著我而立而成指什麼說的?每個人是得福、是受禍都在乎我的成全,都在乎我的作為。人能辦成什麼事呢?人能想成什麼事呢?在這末了的時代,在這淫亂的時代,在這撒但敗壞到一個地步的黑暗世界中,能有幾個是合我意的?無論是在今天,或是在昨天,或是在不久的將來,每個人的一生都是由我而定,是得福、是受禍,是我所愛、是我所恨,是我一次就定準了的。誰敢說你的步伐是由你自己走,你的命由你自己掌握,有誰敢說?有誰敢這麼猖狂?有誰不怕我?有誰不心裡服我?有誰敢任意妄為?我當場刑罰,絕對不會再對人類施憐憫、施拯救。這次,也就是你們剛接受我名之時,是我對人類的最後一次的寬容。也就是說,我揀選了一部分人,即使是不能得福到永遠的,但也享受了我的不少恩典,所以說,沒預定你得福到永遠,也不是虧待你的事,比起那些直接受禍的強多了。
的確,我的審判已達到高峰,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是針對每一個人的,現在是烈怒的審判,以往是威嚴的審判,相對之下相差多了。以前是人臨到審判的事才稍覺著有點害怕,而現在只要是聽見一句話,就嚇得魂不附體了,甚至有的人怕我開口,只要是我的聲音發出,我一開始說話,他就嚇得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恨不得當時就鑽到地洞裡,藏到最陰暗的角落,這種人是沒法拯救了,因被邪靈所附,當我審判大紅龍、老古蛇的時候,他就縮頭縮腦,甚至怕見人,真是黑暗裡所生的撒但的後代。
以往我經常說「預定揀選」這樣的詞,究竟什麼是預定揀選呢?我怎樣預定揀選呢?沒預定揀選又是怎麼回事呢?怎樣能明白呢?這些都得我明說明點,都得我直接說出來,若在你們裡面啟示,那一類遲鈍者還誤以為是撒但送的意念呢!誣陷我!現在我就直截了當地說,不隱不瞞:在我創造萬物的時候,我預先造那些為人類效力的物質(花、草、樹、木、山、河、湖泊、五洲四海,各種昆蟲、各種鳥類、各種動物,有為人而吃,有為人看的),按著地帶的不同為人造各種糧食,一切都造好之後,就開始造人。在人當中分為兩類:一類為我所揀選預定;一類是具備撒但的素質,這一類是我創世以前所造的,但叫撒但已徹底敗壞,所以我已棄絕。我重新又造了一類為我所揀選預定的,都各所不同地具備我的素質,所以在今天我所揀選的,也各所不同地具備我的素質,雖叫撒但敗壞過,但仍然屬我,每一步都是我經營計劃的一部分。為啥說誠實人在國度裡掌權,都是我事先安排好的,那些彎曲詭詐的怎麼也誠實不來,因他由撒但所生,由撒但而佔有,一直是撒但手下的僕人,但一切又都是為成全我的旨意。我都明點出來,免得你們猜測。我成全的對象,我看顧、保守,我恨惡的對象為我效完力就從我這裡滾出去,我提起這些人就生氣,提起這些人我就恨不得當時就把他們處置了,但我作事又有節制,我作事、說話都有分寸。我能發怒一下把世界壓下去,但我預定的除外,我消氣之後就能把世界托起來,就是說,我是掌管一切的,啥時我看見世界壞到一個地步了,不能再讓人看下去了,我立時就毀滅,還不是我的一句話嗎?
我是實實際際的神自己,不行超然的神蹟奇事,但到處又充滿著我的奇妙作為。以後的路程會更加光明無比,我每一步的啟示都是我指給你們的路,都是我的經營計劃。就是說,以後的啟示更多,會越來越明顯的。即使是在千年國度裡,在不久的將來,也要讓你們隨著我的啟示、隨著我的步伐行進。一切一切都已定形,一切一切都已預備好,得福的有永遠的福分在等著你們,受禍的有永遠的刑罰在迎接他們。我的奧祕對你們來說,是太多太多了,在我看最簡單的一句話,在你們卻難得了不得,所以,我的話越說越多,因你們明白得太少太少,需要我一句一句地解釋,但不要過分著急,我按我的工作向你們說話。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