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的說話作工成就了啟示錄預言

遼寧省 康健

如今已是末世,主耶穌早已回來了,他就是道成肉身全能神。全能神作了一步話語審判人、潔淨人的工作,這工作不是獨立成一體的,而是在耶和華神、主耶穌作工的基礎上所作的一步進深拔高的工作。但是有人卻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違背了啟示錄22章18-19節的預言『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什麼,神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這書上的預言,若有人刪去什麼,神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份』,全能神的作工是在聖經啟示錄預言上的加添,誰若跟隨了全能神,就失去了天國裡的份。」其實,這話是對神與神的作工不認識之人的臆想與猜測,是因不了解「啟示錄」的背景所說的話,是完全違背事實真相的,根本不成立!

了解聖經的人都知道,聖經啟示錄是使徒約翰被羅馬皇帝流放到拔摩海島時所看見的異象,時間大約在主後90多年,新約聖經還沒編排出來,那時更沒有新舊約全書,所以,啟示錄22章18-19節中提到的「這書」根本不是指現在的整本聖經,也不是指舊約聖經,而是指「啟示錄」這一卷書說的,人若把經文中所說的「這書」當成今日的聖經,那就是人領受上的問題了。另外,我們還應注意經文上的話指的是「人」不能在預言上加添什麼、刪去什麼,並不是指神不能加添或刪減,因為預言是關於神自己將來要作的事,預言只有神自己來作工時才能應驗,人根本不能隨意加添或刪減。我們不能因著這兩節經文而把神末世的作工限制在啟示錄的預言中,定規神也不能在預言書以外作工說話。因為神是造物的主,他掌管一切,他完全有權柄在預言以外作他自己的工作,這是任何人都攔阻不了的,也是任何人都定規不了的。聖經啟示錄中說的「不能加添或刪減」是神對人的要求,人若反過來把神對人的要求往神身上套,以聖經的字句規條來約束神、限制神,不允許神在聖經以外再有新的作工與說話,這不是本末倒置嗎?舊約聖經申命記12章32節說:「凡我所吩咐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不可加添,也不可刪減。」這都是人當守的,並不是用來要求神的。當恩典時代主耶穌作工時,主耶穌卻並不守這些,而是根據當時之人的需要提出了更多合適的要求。比如:在律法時代要求人要以眼還眼、以牙還牙,而主耶穌來了卻說「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馬太福音5:39);律法規定要恨你的仇敵,而主耶穌來了卻說「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馬太福音5:44);舊約律法時代人敬拜神都是在聖殿裡,主耶穌來了卻不進聖殿,而是在曠野、鄉村講道傳福音,要求人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神;律法規定人在安息日不可做工,當守安息日,而主耶穌卻在安息日給人醫病趕鬼等,還說「人子是安息日的主」(馬太福音12:8);舊約律法規定人犯罪必須獻祭贖罪,而主耶穌卻要求人認罪悔改就可罪得赦免;還有舊約時代人都要獻燔祭、素祭、平安祭等,男人必須受割禮,主耶穌一來把這些規條都廢除了;等等。主耶穌的作工廢掉一些舊的規條律例,對人提出新的要求,這都是神自己的工作,然而在守律法之人的眼中都超出了聖經,是在律法以外作了加添、刪減,所以猶太人拿著耶和華神的律法定主耶穌的罪(參閱約翰福音19:7)。這是人沒有理智的表現,人不應該拿神對人要求的「不可加添,也不可刪減」這話反過來約束神、要求神,人更不應該用神以往作過的舊工作來定規神現時的新工作。神是萬物的主宰,神作工是按自己的經營計劃、自己的自由意志作,無需與人商量徵得人的同意,受造的人更無權干涉;無論神怎麼作都是公義的,因神的實質是公義;無論神怎麼作都是真理,都是人類最現實最實際的需要,因神的實質是真理;無論神怎麼作都能給真心信神、追求真理的人帶來生命,因神的實質是生命的源頭。神的作工、神的說話從來不受任何人事物、地理、時間的限制,更不受聖經字句的限制。全能神說:「新約時代耶穌所作的工作是開闢了新的工作,他並不按照舊約的工作作,不按照舊約耶和華所說的那些話去套,他要作他自己的工作,他是作一些更新的工作,是比律法更高的工作。所以他說:『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就按照他所成就的,有許多規條給打破了。在安息日他帶著門徒經過麥地時掐麥穗吃,他並不守安息日,還說『人子是安息日的主』。當時按照以色列民的規矩,誰不守安息日就拿石頭把誰打死,而耶穌不進聖殿,也不守安息日,他所作的這些工作在舊約時代耶和華並沒作。所以,耶穌所作的工作已經超出了舊約律法,已經高過舊約律法,他不按照舊約律法去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 一》)從神的話中我們看到,神作工從不持守老舊的東西,而是根據人現實的需要作更新更高的工作,這是神歷來作工的原則。

神是信實的,凡神所說的話、神的預言都要成就,都要應驗,天地廢去,神的話一筆一畫也不會廢去,都要成全。啟示錄5章1-5節說:「我看見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裡外都寫著字,用七印封嚴了。我又看見一位大力的天使大聲宣傳說:『有誰配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呢?』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沒有能展開、能觀看那書卷的。因為沒有配展開、配觀看那書卷的,我就大哭。長老中有一位對我說:『不要哭。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從經文中看到,神末世還要作「展開書卷,揭開七印」的工作,也就是說,神要親口向人類發聲說話,發表威嚴烈怒獅子的性情,作審判的工作,他是審判人類的神,不再是任人牽、任人殺的贖罪羔羊。啟示錄10章1-4節說:「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大力的天使從天降下,披著雲彩,頭上有虹,臉面像日頭,兩腳像火柱。他手裡拿著小書卷,是展開的。他右腳踏海,左腳踏地,大聲呼喊,好像獅子吼叫。呼喊完了,就有七雷發聲。七雷發聲之後,我正要寫出來,就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七雷所說的,你要封上,不可寫出來。』」從這幾節經文中我們知道:「七雷發聲」約翰並沒有寫出來,也就是說聖經上根本沒有「七雷發聲」的內容。綜上兩處經文可見,「小書卷」「七雷發聲」的內容在聖經中都沒有記載。這樣看來,如果用「在預言裡不可加添、不可刪減」這話來定規神的作工,定規神不能在聖經以外有新的說話,那麼「小書卷」怎麼能打開呢?神末世怎麼施行審判呢?神若不展開「小書卷」,人怎麼能知道「小書卷」的內容呢?怎麼能明白一切的奧祕呢?人怎麼能知道「七雷發聲」的內容是什麼呢?那聖經的預言又怎麼能應驗呢?末世全能神來了,發表了許多真理,揭開了歷世歷代人都不明白的奧祕,正應驗了啟示錄中的預言,正是七雷的發聲,是羔羊展開的書卷,這已成為鐵證如山的事實!全能神說:「那些能順服真理、順服神作工的人都將歸在第二次道成肉身的神——全能者的名下,這些人都能接受神的親自帶領,得著更多、更高的真理,得著真正的人生,看見前人所未看見的異象:『我轉過身來,要看是誰發聲與我說話;既轉過來,就看見七個金燈臺。燈臺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衣,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他的頭與髮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腳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他右手拿著七星,從他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啟示錄1:12-16)這異象就是神的全部性情的發表,而這全部性情的發表也正是此次道成肉身的神工作的發表。在陣陣刑罰、審判之中,人子將其原有的性情以發聲說話的方式發表出來,讓所有接受他刑罰審判的人看見了人子的真正面目,這面目正是約翰看見的人子的面目的真實寫照(當然,不接受神在國度時代作工的人對這些根本看不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必須認識神末世發表的一切真理才是永遠的生命之道

然而,預言和成就的事實是有很大區別的,預言不可能把還沒有發生的事提前詳細地都記載出來,所以我們不能說預言的應驗是對聖經的加添。就如舊約預言彌賽亞要來,在以色列人的心中都知道彌賽亞要來拯救他們,也知道要有童女懷孕生子,起名叫以馬內利,要成為贖罪祭,等等,但對彌賽亞具體如何來,來了怎樣作人的贖罪祭他們並不清楚,而且這些預言只是字句,並不是成就後的事實。當主耶穌來作工時,舊約所記載的關於彌賽亞的預言都應驗了,那我們能說新約(即主耶穌的作工)是在舊約預言上的加添嗎?當然不是。雖然主耶穌的新工作在當時的人看不合乎舊約聖經,也不合乎人的觀念,與耶和華的作工說話不同,但主耶穌作的並不是刪減、加添律法,而是成全了律法。主耶穌的工作是在律法時代作工的基礎上作的一步新的工作,是完善了律法,讓人有新的實行,對神有了新的認識。正如主耶穌說的:「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馬太福音5:17)因為舊約聖經沒有詳細地記載新約主耶穌的工作,所以人便認為主耶穌的工作超出了舊約律法,又加添了新的誡命,但在神看他只是作他計劃中的工作。主耶穌的工作是神在律法工作的基礎之上作的一步新的、拔高的工作,成就了先知的預言。同樣,神的末世作工是成就新約聖經的預言,是神在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的一步新工作,我們能說是對聖經的加添嗎?主耶穌早就告訴我們:「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翰福音16:12-13)神末後的這步工作正應驗了主耶穌這話,神末世的說話已將歷代以來隱藏的奧祕向人打開,帶來了許許多多我們從沒聽過的真理,給人帶來了得潔淨蒙拯救進入國度的路。全能神末世的作工是在耶和華神、主耶穌兩步作工的基礎上作的一步更新的工作,是比前兩步更拔高的工作。

全能神說:「耶穌作的工作只不過比聖經舊約更高一步,以這來開展一個時代,帶領一個時代。為什麼他說『我來了不是要廢掉律法乃是要成全律法』呢?但在他作的工作中有許多跟舊約以色列人所實行的律法、所守的誡命不一樣,因他不是來守律法,而是要成全律法。在成全的過程中包括許多實際的東西,他作得更現實、更實際,而且活了,不是死守規條。以色列人不是守安息日嗎?到耶穌那時他就不守安息日了,因為他說人子就是安息日的主,安息日的主來了,他願意怎麼作就怎麼作,他是要成全舊約律法的,也是來改變律法的。今天所作的完全根據現在作,但仍是在律法時代耶和華工作的基礎上的,並不是超越這些範圍,像人當警戒口舌,不犯淫亂罪,這不也是舊約律法嗎?現在對你們的要求就不僅僅限制在十條誡命中了,乃是比以前更高的誡命、更高的律法,並不是把那個廢去了,因為每步工作都是在前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當時耶和華在以色列作的,如要求人獻祭、孝敬父母、不可拜偶像、不打人、不罵人、不犯姦淫罪、不抽煙、不喝酒、不吃死物、不喝血,到現在你們不也在這些基礎上實行嗎?在以前的基礎上作到現在,雖然以前的律法不提了,對你又有了新的要求,但這些律法並不是廢去了,乃是拔高了,說廢去了就是時代老舊了,但有一部分誡命你永遠也得守著。以往的誡命人已經實行出來了,已經成為人的所是了,就如不抽煙、不喝酒等等,這些就不需要再特別強調了,在這個基礎上再根據你們現在的需要、根據你們的身量、根據現在所作的工作再定新的誡命。頒布新時代的誡命,並不是把舊時代的誡命廢去,乃是在這基礎上拔高了,讓人做得更完全了,更實際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一》)神的話使我們看到神一步步的作工表面上看好像矛盾,其實是一個很完整的整體,每步工作都是在原來的基礎之上的進深與拔高,人不能將神的工作割裂開來,不能說主耶穌的工作是對舊約聖經的加添,更不能說神末後的作工說話是對整本聖經的加添。認識神必須認識神的三步作工,單一認識其中的一步或兩步對神拯救人的工作認識得都不全面、不完整,只有認識神的三步作工才能認識神的全部性情,認識神的智慧與奇妙。

弟兄姊妹,聖經記載的只是神在律法時代、恩典時代所作的工作,以及關乎神末世作工的預言,並沒有詳細記載神末世怎麼作工、怎麼拯救人,所以,我們要正確看待聖經。神沒來的時候,我們必須按照聖經中神的話所教導的去做,追求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但當神開闢新時代作新的工作時,我們就要跟上神的腳蹤,接受神新的作工說話,不能用聖經記載的神作過的工作來定規神新的作工,更不能說神的新工作、新說話是聖經的加添。神能超出舊約律法作新約時代的工作,同樣神也能超出聖經作末世的工作,全能神的作工說話是前兩步工作的拔高,更是啟示錄預言的成就與應驗。如今,全能神已道成肉身來在人類中間,發表真理開始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我們不能再硬著頸項拒絕接受神末世的作工與說話,都當放下觀念,效法主耶穌的門徒,從聖經中走出來,存著敬畏神的心尋求、考察神末世的作工與說話,神會開啟我們明白神的心意,跟上神的腳蹤,這樣我們才能得到那盼望已久的末世救恩!

相關內容

  • 神的作工為何隱祕?

    神隱祕作工的目的是為了顯明人,顯明人的義是為了拯救,顯明人的惡是為了懲罰。也就是在隱祕作工期間,把那些抵擋神之人的惡行顯明出來,同時也顯明了那些真心信神之人的義行,以便賞善罰惡。藉此讓人看見神的智慧和奇妙,實際與全能,更讓人看到他威嚴、烈怒不容人觸犯的公義性情,而這一切都是神在隱祕作工期間成就的,這是神的榮耀。

  • 「三位一體的神」這個說法成立嗎?

    在主後三百多年,尼西亞一次宗教會議上,曾對神的獨一性和多位性有過一番爭辯,最後確立了「三位一體的神」這個說法,從此以後,這個說法就流傳下來了,我們今天常說的「三位一體的神」這個說法就是這麼形成的。交通到這裡我們應該明白了,「三位一體的神」這個說法並不是起初就有的,而是人根據「父與子」的說法和其他經文的記載推論出來的。

  • 如何分辨神的話與人的話

    我們從耶和華的說話與主耶穌的說話中就能看見,神的話語是開闢新時代、結束舊時代的話語,是賜給人新時代的行路方向的話語。而人的說話則不同了,人的說話不能開闢新時代,不能指給人新時代的行路方向,只能是在神作工說話的基礎上談自己的看見和認識,以便使跟隨神的人能更好地明白神的話。

  • 到底是誰錯了

    神的作工又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時期:由恩典時代轉成了國度時代;由以往的讓人認罪悔改轉成了除去人的罪性,成為聖潔;由耶穌的憐憫、慈愛轉成了神公義的刑罰審判;由以往的在各宗派作工轉成了在跟隨全能神腳蹤的一班人身上作工;由以往的專召世上的罪人轉成了揀選耶穌名裡的弟兄姊妹;由耶穌口中的恩言轉成了神口中的兩刃利劍……雖然神末世的工作與主耶穌的工作大不相同,但都是一位神作的,都是為了拯救人。主耶穌的作工是為了救贖人,赦免人的罪;神末世的工作是為了在此基礎上解決人的罪性,使人徹底脫離撒但的權勢,結束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這樣,神末世的工作錯了嗎?

  • 異端邪教不是人能定規的

    往往神作的工作都大大出乎人的預料,都是人的大腦難以接受的。因為人只是地上的蛆蟲,而神則是充滿天宇之間的至高無上者;人的大腦好比是一坑臭水,生出來的只是蛆蟲,而神的意念所指揮的每一步作工則都是神智慧的結晶。人總想與神較量,那我說最終吃虧的會是哪一方這是不言而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