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辨解剖中共與宗教界的謡言鬼話(上)

(1)謡言一:信神傳福音是擾亂社會治安,是反黨、反政府

參考聖經

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説:『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或作:給他們施洗,歸于父、子、聖靈的名)。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28:18-20)

「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萬民,原文作凡受造的)聽。」(馬可福音16:15)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使徒行傳1:8)

「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飛在空中,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啓示録14:6)

相關神話語:

神不參與人類的政治,但神却掌握着每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掌握着這個世界,掌握着整個宇宙。人類的命運與神的計劃息息相關,没有一個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能逃脱神的主宰。想知道人類的命運就必須得來到神的面前,神會使跟隨敬拜他的人類興盛,會使抵擋弃絶他的人類衰退滅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

每個時代的工作都是神親自來開頭,但你該知道神無論怎麽作工都不是來搞運動,不是來給你們開「特會」,也不是來給你們成立什麽組織,僅僅是來作他該作的工作,他作工不受任何人的限制,他願意怎麽作就怎麽作,不管人怎麽看,不管人怎麽認識,他只管作他的工作。從創世到現在已是三步工作,從耶和華到耶穌,從律法時代到恩典時代,神從未給人召開一個特會,也從未將所有的人類都召集在一起來召開一次「世界工作特會」,以此來擴展他的工作。他只是在適當的時間、合適的地點作他整個時代的開始工作,以此來開展時代,來帶領人類生活。特會是人的聚集,召集人在一起過節是人的工作,神不守節期更厭憎節期,他不召集特會更厭憎特會。現在你該明白神道成肉身作的到底是什麽工作了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三》

我在地上作工的宗旨人都得明白,就是我作工最終要得着什麽,我要作到什麽程度才是工作的終點,人跟我走到今天若不明白我作的工作到底是什麽,那不是白白地跟我走了一趟嗎?人跟隨我,當知道我的心意是什麽。我作工在地上幾千年,到了今天,我仍是在這樣作着我的工作,雖然我的工作項目特别多,但我作工的宗旨仍是不變,就如我對人雖然滿了審判與刑罰,但我仍是為了將人拯救出來,仍是為了將人作成之後更好地擴展我的福音,更好地擴展我在所有外邦的工作。所以,今天在很多人早已大失所望之時,我仍在繼續着我的工作,仍在作着我該作的工作來審判、刑罰人。儘管人都不耐煩我説的話,儘管人都無心去理睬我的工作,但我仍在作着我分内的工作,因我作工的宗旨不會變化,而且我原有的計劃也不會打破。我的審判是為了人更好地順服,我的刑罰是為了人更好地變化,我所作的雖都是為了我的經營,但不曾有一樣作工是對人無益的,因我要將這些在以色列以外的邦族都作成猶如以色列一樣的順服,作成真正的人,使我在以色列以外也有立足之地,這就是我的經營,是我在外邦的工作。到今天仍有許多人不明白我的經營,因為人并不關心這些,而是關心自己的前途與歸宿,不管我怎麽説,人仍是對我作的工作漠不關心,只是一心關注着自己明天的歸宿,就這樣下去怎能擴展我的工作呢?怎能將我的福音傳于天下呢?你們當知道,我的工作擴展之時,我要將你們分散,我擊打你們猶如耶和華擊打以色列各支派一樣,這一切都是為了我的福音遍及全地,為了將我的工作擴展外邦,使我的名被大人、小孩都尊為大,在各邦各族之人的口中都能稱頌我的聖名。在這最末了的時代,讓我的名能在外邦中被稱為大,使我的作為被外邦中的人看見,且因我的作為而稱我為全能者,讓我口之言早日得着成就。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不僅是以色列人的神,我也是外邦各族之人的神,哪怕是我咒詛的邦族。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這是我最大的工作,是我在末世作工計劃的宗旨,是我在末世所要成就的唯一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擴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廣傳福音的目的是為了什麽?從這步工作開始時就一直講,神這次來作工作是開闢時代,帶來一個新的時代,結束舊的時代,這個事實現在在咱們這些人身上已經看到了,也已經實現了。就是神作了新的工作,這些人已經接受了,已經從律法時代、恩典時代走出來了,不再看聖經,不再活在十字架之下,也不再呼喊救主耶穌的名,而是禱告現在神的名,同時接受神現在發表的話語作為人活着的生存原則、方式和目標。從這層意義上來看,這些人是不是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那更多的没有接受這個福音、没有接受這些話語的人活在什麽時代?他們還活在恩典時代。現在你們這些人的職責就是把他們從恩典時代帶出來,讓他們進入新的時代。那你光靠禱告呼喊神的名就能完成神的托付嗎?光傳講幾句神的話行不行?肯定不行。這就需要你們所有的人都有負擔去擔起傳福音這個本分,廣傳神的話,去傳揚,去擴展。什麽叫擴展?就是在你們這些人以外傳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知道神作了新的工作,然後把神的話傳給他們,用你們的經歷去見證神的作工,把他們也帶進新的時代,這樣他們就跟你們一樣了。神的心意很明顯,他不僅僅是讓你們這些聽到他話語而接受跟隨的人進入新的時代,他是要引領整個人類進入新的時代,這是神的心意,是現在跟隨神的每一個人都應該明白的一條真理。神不是帶領一撥人或者一小族人進入一個新的時代,而是要帶領全人類進入新的時代。要達到這個目的就得廣傳福音,用多種方式、多種途徑去廣傳福音。

——摘自《揭示敵基督·籠絡人心》

參考講道交通:

我們信神是根據神的話、根據真理、根據神的要求行事,不參與政治,也不搞什麽政治活動。神對信神之人最起碼的要求,首先是讓我們追求真理、實行真理,不隨從世界邪惡潮流作敗壞人類所作的那些惡,要做對人有益的事,要作光作鹽。另外,我們作為受造之物還得遵行神的旨意,為神花費、盡本分,我們既從神得着救恩,就有責任、有義務傳福音見證神,讓所有没信神,還不認識神,仍活在撒但權下的人也能來到神面前考察真道,接受真理、得着真理,達到脱去敗壞蒙神拯救,這是神的托付,也是我們所作的傳福音工作的真正意義。我們傳福音見證神與政治毫無關係,没有任何政治上的意圖和動機,也不是為了推翻哪一個政府或政黨,完全是為了把敗壞人類帶到神面前,讓人接受神的末世作工達到得潔净、蒙拯救,最後都能脱離黑暗邪惡的權勢活在光明中,都能得到神的看顧、保守和祝福。我們把人帶到神面前讓人接受神的作工、接受神的拯救,這不是什麽政治訴求,神的話裏也没有讓神選民起來推翻中共,神發表的全是真理,全是揭露人類敗壞實質的話,全是拯救人、變化人、成全人使人達到認識神、順服神的話,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根據神的話,根據神的要求。我們教會從來不搞任何政治活動,也没有任何政治口號,我們的教會生活只是交通真理認識自己,為的是得着真理順服神,活出真正人的樣式蒙神拯救。另外,我們對政治絲毫不感興趣,政治不是正面事物,更不是真理,搞政治得不着真理,不能得到神的祝福,更不能使人蒙拯救,人在官場上只能越混越敗壞、邪惡,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所以,我們信神從不參與政治,因為我們看得很清楚,只有信神才能使人越變越好,越來越有人性,越來越有良心理智,如果人真心信神追求真理,肯定能够脱去敗壞活出真正人的樣式,這就是信神達到蒙拯救的標準。

神是造物的主,只有神能拯救敗壞人類,我們傳福音見證神就是為了讓整個人類都認識造物的主,都來到造物主的面前,都能敬拜獨一真神,這是人類蒙福的路,更是人類蒙拯救的路。現在世界越來越黑暗邪惡,人類越來越敗壞,世風日下、道德淪喪,人類要想解决這些問題必須信神,必須接受神的話、接受神的作工、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從神的話中得着真理,這樣,世界黑暗邪惡的問題、人類的敗壞問題才能從根源上得到解决。所以,傳福音對于社會的穩定、人類的幸福來説是至關重要的,人類要想得到真正的幸福,社會要達到長治久安,只有一條路,就是接受神的作工、接受神的拯救,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路。千萬不要指望哪一個國家、哪一個黨派來拯救人類,更不要指望哪一個政治家、文學家、思想家來拯救人類,敗壞人類没有這個能力,只有造物的主——獨一真神完全具備拯救人類的能力。所以,我們傳福音見證神對人類是最有益處的,這是人類的需要、社會的需要,完全是正義事業,是最有意義的事,相信凡是有良心理智、有正義感的人都會支持我們傳福音,都會認同我們的觀點。

我們是因着接受全能神的話語,明白了神拯救人類的心意,認定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才開始向人傳福音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我們傳福音就是把真正的蒙拯救之道傳給人,使人在末世能够接受真道達到蒙神拯救,這是我們信神之人的本分,也是我們最真實的愛心。我們所傳的末世國度福音對人太有益處了,而中共作為執政黨,不但不能為人民辦點實事、解决點實際問題,讓人民安居樂業,而且還不務正業,喪盡天良地逼迫、抓捕、迫害我們,這是不是逆天而行、倒行逆施?為什麽中共不順從天意民心反而崇尚邪惡、抵擋正義呢?這是不是没有人性?在傳福音盡本分的過程中,許多神選民都能放下肉體的安逸享受,無論是颳風下雨還是嚴寒酷暑,都始終如一地傳揚神的國度福音,即使遭到惡語中傷,被人弃絶打駡,被中共政府抓捕迫害,仍堅持不懈地傳福音盡本分,做到仁至義盡,不管人接不接受,我們都盡到責任和愛心。如果我們知道了真道却不傳揚、見證給人,我們的良心也不平安,這樣對人也不公平。所以,我們所作的就是傳福音見證神,讓人知道真道,知道末世蒙拯救的路,我們傳福音絶不是參與政治,更不是擾亂社會治安,而是預備善行,完全是為了人類能够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潔净、拯救,能在大灾難中剩存下來,進入神為人預備的美好歸宿中,這是事實。

——摘自上面的交通

(2)謡言二:全能神教會是邪教

相關神話語:

時代的變遷、社會的發展、自然的改觀都是隨着這三步作工的變化而變化的,人類是隨着神作的工作而變遷的,并不是人類自己在發展。提到三步作工是要讓所有的受造之物、讓各宗各派的各界人士都歸在一位神的權下,不管你是哪個教派的最終都得歸服在神的權下,這工作只有神自己能作,這是任何一個教主都作不了的工作。世界雖然分為幾大派别,各個派别都有教主,都有統領,跟隨的人也分布于地球表面的不同國家,分布于不同區域,在同一個國家中就有不同的幾種派别,幾乎每一個國家都是如此,不管是大國還是小國,但不管世界各地的派别有多少種,歸根結底,全宇之下的人都是隨着一位神的帶領而生存的,并非是派别的教主或是統領帶領其生存下來的。也就是説,帶領人類的不是某個教主或統領,而是造了天地、造了萬物又造了人類的造物的主在帶領着全人類,這是事實。儘管世界有幾大宗派,但不管宗派有多大都是在造物主的權下生存的,任何一個宗派都跳不出這個範圍。人類的發展、社會的更替、自然科學的發達都離不開造物主的安排,這些工作并不是某一個教主能做到的。教主只是某一個宗派的統領,并不能代表神,并不代表是創造天地萬物的,教主可以統領整個教派的所有人士,但并不能統領天下所有的受造之物,這是人人皆知的事實。教主只能是一個統領,不能與神(造物的主)平起平坐,萬物都在造物主的手中,到最終也都得歸在造物主的手中,人類本是神造的,不管是什麽教派都得歸在神的權下,這是必然趨勢。只有神是萬物中的至高者,受造之物中最高統治者也得歸在他的權下。人的地位再高也不能把人類帶入合適的歸宿裏,誰也不能把萬物都各從其類。耶和華自己造了人類讓人都各從其類,末了還是他自己作他自己的工作,讓萬物也都各從其類,除了神以外,任何一個人都代替不了。從開始到現在作的三步工作都是神自己作的,而且是一位神作的,三步作工的事實這是神帶領全人類的事實,是誰也没法否認的,三步作工一結束就將萬物都各從其類,全部歸在神的權下,因為全宇上下只有這一位神存在,并不存在别的派别的説法。不能創造世界的就不能結束世界,創造世界的定規能將世界結束,所以説,不能結束時代只能讓人修身養性的定規不是神,定規不是人類的主,他作不了這麽大的工作,作這工作的只有一位,凡作不到的那就一定是神以外的仇敵,是邪教就不是與神相合的,不是與神相合的那就是神的仇敵。所有的工作都是這一位真神作的,整個宇宙都是這一位神掌管,不管他在以色列作工,還是在中國作工,不管是靈作工還是肉身作工,都是他自己作的,誰也代替不了,正因為他是全人類的神,他才不受任何條件的限制而自由作工,這就是最大的异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末世這步工作跟前兩步在以色列與猶太的工作就是神在整個宇宙的經營計劃,誰也不能否認,這是神作工的事實,雖然有許多工作人并未經歷也未看見,但事實總歸是事實,這是誰也否認不了的,全宇各地凡是相信神的人都會接受這三步作工的。你如果只知道某一步作工,不明白其餘的兩步作工,不明白以往神的作工,神整個經營計劃的全部真相你就説不出來,那你對神的認識就片面,因為你信神并不認識神也不了解神,你不配做神的見證人。不管你現在對這些認識得深還是淺,到最終讓你們都得有認識,都得徹底服氣,讓所有的人都看見神的全部作工,而且都服在神的權下。工作的最終萬教都歸于一教,受造之物都歸在造物主的權下,所有的受造之物都敬拜這一位真神,將所有的邪教都歸于烏有,從此不得再出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參考講道交通:

中共是無神論政黨,他們是信神的嗎?不是。他們信的是誰啊?是撒但教教主馬克思,所以中共屬于撒但教。撒但教對于神的教會當然是極端地仇恨,瘋狂地抵擋、定罪了。咱們看看中共的歷史,中共從一成立開始就信奉、高舉馬克思的《共産黨宣言》,他們是地道的無神論者,他們不承認神,他們崇拜撒但,崇拜魔王馬克思,他們把馬克思的話當作真理供奉,所以他們抵擋神、定罪神的作工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中共一直定罪基督教是邪教,定罪《聖經》是邪教書籍,對于這點你們是怎麽對待的?中共在你們眼中到底是一個什麽組織?它到底是正面的還是反面的?這些事你們如果能看透,你們就自然知道怎樣對待中共的邪説謬論與鬼話了。再看看宗教界在神的作工中一直充當的是什麽角色,宗教界原本是因神的作工而産生的,但每當神作一步新工作時,宗教界都充當了抵擋神的角色,宗教界的領袖也逐漸演變成抵擋神的人。比如在律法時代末期,主耶穌顯現作工時,猶太教的領袖就竭力地抵擋、定罪主耶穌,最後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在主耶穌的救贖福音擴展期間,猶太教多數人并没有接受主耶穌,直到現在他們還在抵擋、定罪主耶穌,這是不是事實?末世,全能神顯現作工發表許多真理,開闢了國度時代,整個宗教界都在抵擋、定罪全能神,這和猶太教抵擋、定罪主耶穌没有什麽區别,都是恨不得將發表真理的基督釘在十字架上。從這個事實來看,宗教界是抵擋神的,是被敵基督掌控的。那現在你們看見中共和宗教界都在定罪全能神教會是异端邪教,你們是不是就清楚該怎麽分辨了?

——摘自上面的交通

到底什麽是邪教?肯定不是指真正的宗教信仰説的,真正的宗教信仰是因神的作工而産生的,邪教是與真道對立的,是由撒但、各種邪靈迷惑人産生的,這是毫無疑問的。任何國家與團體的人都没有權力、資格給哪個宗教定為邪教或正教,因為敗壞人類没有真理,只有基督才是真理、道路、生命,我們只能根據神的話來分辨邪教,没有神話的根據,即使定性也是不準確的。尤其中共本身就是撒但教、邪教,它更没有資格定罪真正的宗教信仰。中共一直定罪基督教是邪教,同時也定罪了基督教的幾個團體是邪教,這是十分荒唐的事,中共的實質就是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所以它把正面事物、把真正的宗教信仰都定罪為邪教。到底什麽是正教、什麽是邪教?準確地説,凡是信真神的教會都是正教,凡是信假神、信邪靈、信撒但惡魔的都是邪教,凡是鼓吹無神論、進化論等抵擋神的邪説謬論的都是邪教。衆所周知,共産黨是德國人馬克思創建的,馬克思是信撒但的撒但教教徒,他聲稱自己就是撒但魔鬼,這樣一個地道的魔鬼創建的共産黨怎麽可能是正教呢?共産黨一貫鼓吹的就是暴力革命,是屠殺人類,它是地道的無神論。馬克思在《共産黨宣言》裏説:「一個幽靈,共産主義的幽靈,在歐洲游蕩。」現在這個共産主義幽靈已經實化成中國共産黨,可見,中共這個反動組織正是地道的邪教。中共比它的「祖師爺」馬克思更狡猾,馬克思敢公開承認他是魔鬼撒但,中共却不敢這樣説。中共極善于歪曲事實、顛倒黑白,極善于偽裝欺騙、賊喊捉賊,它能把正的説成反的、説成邪的,把邪的説成正的,它自己明明是邪惡的、反動的,還要偽裝成正面的、正義的,竭力鼓吹它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這就是中共的一貫手法。中共最善于搞賊喊捉賊的把戲,世界上最能迷惑、欺騙、玩弄、敗壞、屠殺人類的就是中共,只有中共才能把正教定為邪教,其實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是末世地道的撒但教,是典型的惡魔集團,是世界上最邪惡、最陰險的反動組織、恐怖組織,這是公認的事實,絲毫不錯!

另外,一個宗教、教會到底是不是邪教應該讓所有有信仰的人,讓世界各國的人根據普世價值觀來衡量,這樣才公正,僅憑中共制定的憲法來定哪個教是邪教,這未免有些荒唐。因為共産黨本身就是無神論,它根本就不承認神的存在,更不認識神,它是抵擋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它没有資格評論信神的事,更没有資格給任何信神的團體、教會定任何罪名。事實上,中共根據無神論和它的憲法把所有信神的團體與教會都定為邪教,包括基督教和一些其他宗教團體,并且公開把《聖經》定為邪教書籍,這是公認的事實。中共從統治中華大陸以來一直使用各種殘酷手段限制、打壓、迫害信神之人,剥奪人的信仰自由,利用輿論、政治、法律等手段對教會施壓,威嚇信神之人,不許人敬拜神、跟隨神,讓人都敬拜它、順從它,繼續接受它的統治為它效力。它還鼓吹人民的幸福是共産黨賜給的,共産黨是中國人民的「衣食父母」,真是厚顔無耻,不可理喻!可見,中國共産黨就是地道的邪黨、邪教,它比法西斯還法西斯,當今世界只有中共這個邪惡集團抵擋神最瘋狂、最凶惡,它剥削、欺詐、鎮壓人民最殘酷,屠殺、坑害人最多,早已天怒人怨。所以,這個用謊言、欺騙與暴力奪取政權的非法執政黨根本就没有資格評論哪個宗教或教會是正教還是邪教。中共雖然簽署了一些國際公約,但那也是欺騙人民、欺騙世界的作法,其實它從來不承認也不接受,更不遵守。中國的憲法根本就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法律,那是給人民定的,是限制人民、捆綁人民的工具,中共自己根本就不守法。在共産黨專政的國家裏根本就没有法,也可以説就是權大于法,中共的官員、警察曾公開説他們自己就是法,他們説的話就是法,以至于形成了現在無法無天的局面。現在,中共因抵擋神遭到了神的懲罰,神降下了各種灾難正在毁滅中共,中國人民已不相信中共所説的話,因為中共所説的話都屬于謬論邪説,都是歪曲事實、顛倒黑白、不可理喻,都是欺騙人民、麻痹人民、玩弄人民的鬼話。

——摘自上面的交通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 撒但是怎樣用謊言謬論迷惑、敗壞人類的?

    現在我們回想回想,一開始撒但敗壞人類時,那個蛇怎麼說的?一開始神怎麼說的?神對人說:你吃那棵樹上的果子就必定死。那撒但咋說的?它說:神的意思是你吃了那棵樹上的果子不一定死。你看看,它先把神話給否認了,否認神的話之後再加點東西就把人迷惑了,結果人就被撒但給敗壞了。撒但是怎麼迷惑夏娃的,撒但及各種邪靈就是怎樣迷惑敗壞人類的。

  • 怎樣才能在真道上扎下根基,不受撒但謡言迷惑?(上)

    現在聖靈所走的路也就是神現實的說話,所以人要走上聖靈所走的路就得順服、吃喝道成肉身的神的現實說話。他作的是話語的工作,一切都從他的話語說起,一切都建立在他的話語之上,建立在他現實的說話之上,無論是要定真道成肉身的神,還是要認識道成肉身的神,都要在他的話上多下功夫,否則,人都一事無成,都一無所有。

  • 神利用中共與宗教界效力顯明神的智慧、全能(上)

    撒但在我的計劃當中,始終步步尾隨,作為我智慧的襯托物,一直在想方設法打亂我原有的計劃。但我能屈服於它的詭計嗎?天地之中有誰不做我的效力品,難道撒但的詭計除外嗎?這正是我智慧的交接之處,正是我作為奇妙之處,是我整個經營計劃的實行原則。在國度建造時代,我仍不迴避撒但的詭計而繼續作我要作的工,我在宇宙萬物之中挑選了撒但的所作所為作我的襯托物,這不是我的智慧嗎?不正是我作工的奇妙之處嗎?

  • 怎樣才能在真道上扎下根基,不受撒但謡言迷惑?(下)

    對那些撒但的謬論、鬼話、謊言,人該怎麼面對?第一,否認它,不接受它,向撒但說不;第二,它的謊話不管合不合乎你的觀念想像,與神的顯現、神的作工、神道成肉身沒有關係,不矛盾。是不是這麼回事啊?(是。)那為什麼有的人聽完撒但的謊話,就說「我不信神了,神是假的」?就因為撒但在那兒說一句鬼話,他就把神的道成肉身給否了,把神發表的真理、神末世的審判工作也給否了。有的人說,就因為神能如何如何,我就不信他,他作成的事、發表的真理再真,再實際,再好,我也不信了。這是不是荒唐謬妄的人哪?(是。)太謬妄了。

  • 神利用中共與宗教界效力顯明神的智慧、全能(下)

    你看大紅龍這麼褻瀆、這麼毀謗,這是不是襯托物在效力呀?這個襯托物的效力達到了一個什麼果效?對不喜愛真理的人是把你打倒,把你捆綁,把不喜愛真理的人給攔在天國的門之外;對喜愛真理的人,是把這些人成全了,大紅龍越對基督論斷、抵擋、抹黑、褻瀆,這些人越追求真理,越解決觀念,最後達到與基督更加相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