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界為什麽極力定罪、抵擋全能神與全能神教會?

參考聖經

「你們再聽一個比喻:有個家主栽了一個葡萄園,周圍圈上籬笆,裏面挖了一個壓酒池,蓋了一座樓,租給園户,就往外國去了。收果子的時候近了,就打發僕人到園户那裏去收果子。園户拿住僕人,打了一個,殺了一個,用石頭打死一個。主人又打發别的僕人去,比先前更多,園户還是照樣待他們。後來打發他的兒子到他們那裏去,意思説:『他們必尊敬我的兒子。』不料,園户看見他兒子,就彼此説:『這是承受産業的。來吧,我們殺他,占他的産業!』他們就拿住他,推出葡萄園外,殺了。」(馬太福音21:33-39)

「祭司長和法利賽人聚集公會,説:『這人行好些神迹,我們怎麽辦呢?若這樣由着他,人人都要信他,羅馬人也要來奪我們的地土和我們的百姓。』……從那日起,他們就商議要殺耶穌。」(約翰福音11:47-53)

「因為世上有許多迷惑人的出來,他們不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這就是那迷惑人、敵基督的。」(約翰二書1:7)

「凡靈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出于神的,從此你們可以認出神的靈來。凡靈不認耶穌,就不是出于神,這是那敵基督者的靈。你們從前聽見他要來,現在已經在世上了。」(約翰一書4:2-3)

「他大聲喊着説:『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或作:牢獄。下同),并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因為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啓示録18:2-3)

相關神話語:

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的實質嗎?他們對彌賽亞充滿幻想,而且他們只相信彌賽亞會來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們到今天還在等待彌賽亞,因為他們并不認識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麽是真理的道。你們説,他們這樣的愚頑、這樣的無知會得到神的賜福嗎?他們能見到彌賽亞嗎?他們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耶穌口中所説的真理的道,更是因為他們并不了解彌賽亞的緣故,就因為他們并未見過彌賽亞,并未與彌賽亞相處,所以他們都犯了空守彌賽亞的名却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的實質的錯誤。而這些法利賽人的實質則是頑固、狂妄、不服從真理,他們信神的原則是:無論你講的道有多高,無論你的權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彌賽亞那你就不是基督。他們這樣的觀點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太荒唐?我再問你們:你們對耶穌没有絲毫的了解,那麽你們是不是極容易重犯當初法利賽人的錯誤呢?你會分辨什麽是真理的道嗎?你真會保證你自己不會抵擋基督嗎?你會隨從聖靈的作工嗎?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抵擋基督,那我説你已是在死亡的邊緣中生活了。不認識彌賽亞的人都能做出抵擋耶穌、弃絶耶穌、毁謗耶穌的事來,不了解耶穌的人都能做出弃絶耶穌、辱駡耶穌的事來,而且更能將耶穌的再來看成是撒但的迷惑,更多的人將會給重返肉身的耶穌定罪,你們不感覺害怕嗎?你們面臨的將是褻瀆聖靈、撕毁聖靈向衆教會的説話、唾弃耶穌口中所發表的言語。你們如此的昏沉又能從耶穌得着什麽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時候了》

那些在大教堂裏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没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没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着神的旗號却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脚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在神面前自以為貴的人都是最卑賤的人,自以為卑的人則是最為貴的人,自以為認識神作工而且能眼望着神而對别人大肆宣傳神作工的人都是最無知的人,這樣的人都是没有神見證的人,都是狂妄自大的人。自以為認識神太少但的確有實際經歷、的確對神有實際認識的人則是最被神所喜愛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有見證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能被神成全的人。不明白神心意的人是抵擋神的人;明白神心意但却不實行真理的人是抵擋神的人;吃喝神話但却違背神話實質的人是抵擋神的人;對道成肉身的神有觀念而且存心悖逆的人是抵擋神的人;論斷神的人是抵擋神的人;凡是不能認識神而且不能見證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為什麽説宗教界那些人不是信神的乃是作惡的,是魔鬼一類的呢?説他們是作惡的,就是因為他們不明白神的心意,也不能看見神的智慧。神作的工從不向他們顯明,他們都是瞎眼的人,他們看不見神的作為,是被神離弃的人,根本没有神的看顧、保守,更談不上聖靈的作工,没有神作工的人都是作惡的,是抵擋神的。所説的抵擋神是指不認識神的人説的,是指嘴裏承認神但却不認識神的人,是指跟隨神但却又不順服神的人,是指享受神的恩典但却不能為神站住見證的人。人不明白神作工的宗旨,不明白神在人身上作的工作,就不能達到合神心意,也不能做到為神站住見證。人之所以抵擋神,一方面是因為人的敗壞性情,另一方面是因為人不認識神,不明白神作工的原則與神對人的心意,這兩方面綜合起來構成了人抵擋神的歷史。最初信神的人抵擋神是因為人有抵擋神的本性,信神多年的人抵擋神是因為人不認識神而造成的,另外也附加人的敗壞性情。神未道成肉身期間衡量人是否抵擋神是根據人是否遵守天上的神所定的律例,就如律法時代,凡是不守耶和華律法的就是抵擋神的;凡是偷吃耶和華祭物的,凡是抵擋耶和華所看中的人的,都是抵擋神的,都是被石頭砸死的對象;凡是不孝敬父母的,凡是打人、駡人的都是不守律法的人,不守耶和華律法的都是抵擋耶和華的人。到了恩典時代就不同了,凡是抵擋耶穌的都是抵擋神的人,凡是不順服耶穌口中之言的都是抵擋神的人,這時對于「抵擋神」的定義就更準確、更實際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歷經敗壞的人都活在撒但的網羅中,都活在肉體中,活在私欲中,根本没有一個人能與我相合。那些自稱與我相合的人則都是崇拜渺茫的偶像的人,他們雖稱我的名為聖,但他們所行的道却與我背道而馳,他們的言語滿了狂妄、自信,因為他們本都是與我為敵的,都是與我不相合的。他們天天在聖經裏尋找我的踪迹,隨便找一段「合適」的話就讀起來没完没了,而且當作「經」來背誦,他們不知道怎樣與我相合,不知道什麽是與我為敵,只是一味地念「經」。他們把根本就没看見過的、根本就看不着的渺茫的神定規在了聖經之中,在閑暇之餘就拿起來看看。他們在聖經的範圍之内信仰我的存在,他們把「我」與「經」畫為等號,没有「經」就没有「我」,没有「我」就没有「經」。他們并不在乎我的存在,并不在乎我的作為,而是非常、特别在乎每一句經文,甚至更多的人認為没有經文的預言我就不該作任何一件我願意作的事情。他們把經文看得太重要了,可以説他們把字句看得太重要了,以至于他們用聖經的章節來衡量我的每一句説話,用聖經的章節來定我的罪。他們尋求的不是與我相合之道,他們尋求的不是與真理相合之道,而是尋求與聖經的字句能相符合的道,他們認為凡是與聖經不合的一律不是我的作工,這些人不都是法利賽人的孝子賢孫嗎?那些猶太的法利賽人以摩西的律法來定耶穌的罪,他們不尋求與當今的耶穌如何相合,而是認真地對待每一句律法,以至于他們最終以耶穌不守舊約律法、以耶穌并不是彌賽亞為罪名而將本來無罪的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的本質是什麽?不就是他們并不尋求與真理相合之道嗎?他們只留心經文的字字句句,却并不在意我的心意與我的作工步驟和作工方式。他們并不是尋求真理的人,而是死守字句的人;他們不是相信神的人,而是相信聖經的人,説得透徹點,他們都是聖經的看家奴。為了維護聖經的利益,為了維護聖經的尊嚴,為了維護聖經的名望,他們竟然將仁慈的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這樣做只是為聖經打抱不平,只是為了維護聖經的字字句句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他們寧可斷送自己的前途,寧可得不到贖罪祭,也要將與經文的規定不合的耶穌處死。難道他們不都是每一句經文的走狗嗎?

如今的人又是怎樣呢?為了上天堂、為了得恩典,人都寧願將已經來到的釋放真理的基督趕出人間;為了維護聖經的利益,人都寧願將真理的到來全部抹煞掉;為了維護聖經的永遠存在,人都寧願將第二次重返肉身的基督再次釘在十字架上。人的心地如此惡毒,人的本性如此與我敵對,又怎能得到我的拯救呢?我在人中間生活人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將我的光照耀在人的身上之時,人仍舊不知道我的存在,當我的烈怒降在人的身上之時人更加否認我的存在。人都尋求與字句相合,與聖經相合,却無一人來到我前尋求與真理相合之道。人都在仰望天上的我,人都特别在乎天上的我的存在,却没有一個人在乎活在肉身中的我,因為活在人中間的我簡直太渺小了。那些只尋求與聖經的字句相合的人,那些只尋求與渺茫的神相合的人,在我的眼中看為卑賤,因為他們崇拜的是死的字句,崇拜的是能賜給人萬貫家産的神,崇拜的是并不存在的任人擺布的神。這樣的人又能從我得着什麽呢?人的卑賤簡直不堪言語,這些與我為敵的人,這些對我有無限的索取的人,這些并不喜愛真理的人,這些悖逆我的人,怎能與我相合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神的作工在一直向前發展,雖然作工的宗旨不變,但他作工的方式在不斷地發生變化,這樣,那些跟隨神的人也在不斷地變化。神的作工越多人對神的認識就越全面,而且人的性情也隨着神的作工在相應地變化着。但因着神的作工總是在變化,那些不認識聖靈作工的人、那些謬妄的不認識真理的人都成了抵擋神的人。神的作工總是不符合人的觀念,因他的作工總是常新不舊,他不重複舊的工作,而是作他以前從未作過的工作。因着神不作重複的工作,又因着人總是用以往的神的作工來衡量神今天的作工,所以神的每一步新時代的工作都很難開展,人的難處太多了!人的思想太守舊了!人都不認識神的作工,但人又都定規神的作工。人離開神就失去了生命,失去了真理,失去了神的祝福,但人又都不接受生命,也不接受真理,更不接受神對人類的更大的祝福。人都想得着神但又不容許神的作工有變動,那些不接受神新工作的人都認為神的工作是一成不變的,都認為神的工作總是停滯不前。他們認為只要守住律法就能得着神永遠的救恩,只要悔改認罪就能永遠滿足神的心意,他們認為神只能是律法下的神,神只能是為人釘十字架的神,認為神不應該也不能超越聖經。就他們的「認為」將他們牢牢地釘在了舊的律法之下,釘在了死的規條之中。還有更多的人認為,神無論作哪一步新的工作都得有預言根據,而且在作每一步新工作的同時都得啓示所有的「真心跟隨他的人」,否則就不是神的作工。本來人就不容易認識神,再加上人謬妄的心與人自高自大的悖逆本性,這樣人就更不容易接受神新的作工了。人對神新的作工不細心考察,也不虚心領受,而是采取藐視的態度,等着神的啓示,等着神的引導,這些不都是人悖逆、抵擋神的表現嗎?這些人怎麽能獲得神的稱許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啓示」呢?》

由于神的作工總有新的進展,這樣,有了新的作工隨之也就有了過時的、舊的作工。這些舊的作工與新的作工并不矛盾,乃是相輔相成的,是一步一步接續下來的。因為有新的作工,舊的東西當然得淘汰。例如多少年來人的一些實行與人慣例的説法,再加上人多年的經驗與教訓,在人心中就形成了形形色色的觀念。因着神并未將其本來的面目、原有的性情向人全部公開,再加上多少年來那些古往今來的傳統學説的流傳,更有利于人觀念的形成。可以説,人信神的過程中,由于各種觀念的薰陶,人對神的種種觀念的認識在不斷地形成,不斷地發展,以至于許許多多事奉神的宗教家成了神的仇敵。所以説,宗教觀念越强的人越是抵擋神的人,而且越是神的仇敵。因着神作工總是常新不舊,從不形成規條,而且在不斷地發生着不同程度的變化、更新,這樣的作工是神自己原有的性情的發表,也就是神原有的作工原則,也是神為了完成他的經營的一種作工的手段,若不這樣作工,人不會變化,不能認識神,撒但不會被打敗,所以,他的作工在不斷地發生着似乎是無規律但又是周期性的變化。而人的信神法也就大不相同了,持守舊的已經熟練了的規條、制度,而且是越舊越合乎人的口味,人這如同石頭一樣的敲都敲不動的愚笨腦袋怎能容得下神這麽多令人不解的新的作工與説話呢?人都討厭常新不舊的神,只喜歡舊的老掉牙的、走不動的白髮蒼蒼的神。就這樣,因着神與人各有「所好」,人便成了神的仇敵,甚至更多的矛盾存到今天,就是神作了幾乎六千年新工作的今天,這些矛盾已經不可挽回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現時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許多人抵擋神攔阻聖靈工作不就因為對神的多種多樣的作工并不認識,而且還以自己僅有的一點知識、道理來衡量聖靈的作工嗎?這些人雖然經歷淺薄,但又生性驕蠻、放縱,輕視聖靈的工作,忽視聖靈的管教,而且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舊道理來「印證」聖靈的工作,還裝模作樣,滿以為自己學識淵博,可以横貫世界内外,豈不知道這樣的人都是被聖靈厭弃的人,都是被新時代淘汰的人嗎?到神面前公開抵擋神的人不都是賣弄自己風騷的那些知識短淺的小人嗎?僅有一點聖經知識就想縱横天下「學術界」,僅有一點淺薄的教人的道理就想來扭轉聖靈工作,企圖按着他大腦的運行軌迹來轉圈,鼠目寸光就想一睹神六千年工作的風采,這樣的人還有什麽理智可言!其實越是對神有認識的人越不輕易評價神的工作,而且只是稍談一點對神現時工作的認識,但并不隨意下斷案;越是對神没有認識的人越是狂傲不自量力的人,越能大肆宣傳神的所是,而且盡是道理毫無實據,這樣的人是最無價值的人。拿聖靈的工作當兒戲的人都是輕浮之人!遇到聖靈新的作工不是慎重地對待而是信口開河、隨意評價,任着自己的性子否認聖靈工作的正確性,而且還辱駡或褻瀆,這樣輕慢的人不都是對聖靈工作不認識而且又天生驕縱的狂妄之徒嗎?就這樣的人即使到有一天接受了聖靈新的作工也不會得着神的寬容,他不僅不把為神作工的人放在眼裏,而且還褻瀆神自己,這樣的亡命徒今生來世都不會得着赦免的,永遠是地獄中滅亡的對象!這些輕慢放縱的人又都是打着信神招牌的人,越是這樣的人越容易觸犯神的行政,那些天性放蕩、從不服人的狂徒不都是走這樣的路嗎?不都是這樣日復一日地抵擋着常新不舊的神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妖魔鬼怪在世横行一時,將神的心意、將神的心血封閉得滴水不漏,真是罪大惡極,怎能不叫神着急?怎能不叫神生發怒氣?嚴重地攔阻、抵擋神的工作,太悖逆!就連那些大小妖精都狗仗人勢,隨風起浪,明知真理故意抵擋,悖逆之子!似乎它的閻王爺現在登上了帶着「王」的寶座,它便悠閑自得、目中無人。有幾個尋求真理、隨從正義?都是猪狗一般的畜生帶着一群臭蒼蠅在糞堆裏摇頭晃腦、興妖作怪,自以為自己的「閻王爺」是最大的「王」,豈不知自己是臭蒼蠅一個?而自己却倚仗着猪狗爹娘污衊神的存在,渺小的蒼蠅認為自己的爹娘大如齒鯨,豈不知自己太小而爹娘却是比自己大幾億倍的骯髒的猪狗?不知自身的卑賤却仰賴着猪狗身上的「腐臭之氣」到處横行,妄想繁殖後代,不知羞耻!挂着緑色的翅膀(指打着信神的旗號)便自以為了不起,到處炫耀自己的美麗、漂亮,將自身的污穢都偷偷地甩在了人的身上,而且還洋洋自得,似乎用自己一雙挂着五彩的翅膀來掩蓋自身的污穢,從而逼迫真神的存在(指宗教界的内幕)。人哪裏知道,蒼蠅的翅膀縱然美麗迷人,但它畢竟是一個滿腹骯髒、滿身毒菌的小小的蒼蠅,倚仗着猪狗爹娘横行于世(指逼迫神的宗教界的官員倚仗國家的大力支持而背叛真神、背叛真理),猖狂已極,似乎猶太法利賽人的幽魂又隨着神遷回了大紅龍國家,遷回了它的老巢,開始了又一次的逼迫工作,接續它幾千年的工作,這夥敗類,終歸得滅亡于地!似乎幾千年後的污鬼更加「老奸巨猾」,總想暗自破壞神的工作,詭計多端,要將幾千年前的悲劇重新「上映」在它的故國,逼得神幾乎要高呼出聲來,恨不得返回三層天將其滅絶。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七》

參考講道交通:

我們從宗教界多數牧師長老對待全能神的顯現作工與神所發表的一切真理的態度上就能看見,宗教界多數牧師長老都不喜愛真理、不接受真理。全能神所發表的一切話語都是真理,都是拯救人類、賜人類生命的言語,都是神選民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為什麽宗教界多數牧師長老都反對、定罪呢?他們為什麽這樣仇恨真理、拒絶真理?為什麽還能與神争奪神選民,總想把神的羊像私有財産一樣控制在自己手裏,還攔阻人接受末世基督歸向神,甚至編造各種謊言定罪神的末世作工,迫害基督?這就完全顯明了他們仇恨真理、敵視基督的撒但本性實質,已經徹底暴露出他們正是與撒但一夥的敵基督惡魔。這就讓人聯想到恩典時代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他們之所以追捕、迫害主耶穌,完全是為了保住他們的地位、飯碗,他們極其害怕以色列人接受、順服基督而弃絶他們,所以他們才把主耶穌當作仇敵對待,將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如今,神在末世道成肉身顯現作工帶來了國度時代,神選民傳福音見證神却遭到了宗教界牧師長老的瘋狂抵擋與封鎖、限制,這説明他們與恩典時代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一樣仇恨真理,與基督為敵,神在末世以道成肉身的方式顯現作工就把他們徹底顯明了。可見,宗教界多數牧師長老都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他們信神并不是真心為神花費,他們最害怕教堂裏的人看見神的顯現作工接受真道弃絶他們,所以他們就瘋狂抵擋末世基督,與神為敵,甚至不惜編造、散布各種謡言來迷惑人,竭力攻擊、論斷、定罪神的末世作工。事實足以證明,宗教界的牧師長老都是為了地位、飯碗作工,是為了讓人崇拜跟隨他們,把他們當神對待,他們偷享神的祭物、竊取神的榮耀,根本就不是敬畏神的人!這些在宗教裏掌權的不信派不正是地道的敵基督嗎?不正是撒但的差役嗎?難道人真不能識破他們事奉神却抵擋神的真相與實質嗎?難道人信神就甘願被他們迷惑、控制成為他們的犧牲品嗎?人信神若被宗教界敵基督迷惑、控制而不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達到蒙拯救,那就太悲哀了!

——摘自上面的交通

參考人的交通:

當初猶太教的法利賽人聽了主耶穌所講的道,明知道主耶穌的話有權柄、有能力,是出于神的,他們為什麽還要定罪、抓捕主耶穌,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按理説,既然他們已經發現了主耶穌的話是真理,就應該向神禱告尋求,看看主耶穌到底是不是彌賽亞,這樣神肯定會開啓他們的。但他們不禱告神,也絲毫不尋求,就直接定罪主耶穌説僭妄的話,尤其他們還多次質問主耶穌是不是彌賽亞,主耶穌直接告訴他們了,他們還是不接受。這就足以説明,法利賽人太狂妄自大了,他們太崇拜聖經了,他們并没有把發表真理的基督放在眼裏,他們的邏輯是:不管主耶穌發表多少真理,不管主耶穌的話多麽有權柄、有能力,只要不叫彌賽亞,他們就定罪、抵擋,而且還要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你們説這些猶太教的領袖是不是仇恨真理的魔鬼?如果主耶穌不發表真理,他們還會對主耶穌有這樣的仇恨嗎?這就完全暴露出法利賽人仇恨真理的撒但本性了,這是法利賽人抵擋主耶穌的根源所在。正如主耶穌揭露法利賽人所説的:「我將在神那裏所聽見的真理告訴了你們,現在你們却想要殺我,……我既然將真理告訴你們,為什麽不信我呢?出于神的,必聽神的話;你們不聽,因為你們不是出于神。(約8:40-47)現在我們看清楚了猶太教領袖為什麽抵擋、殺害主耶穌,就不難理解末世宗教界的牧師長老為什麽瘋狂抵擋、定罪全能神了。經歷神作工的人都有這樣的體會,凡是仇恨真理的人都能論斷神、定罪神、抵擋神。末世全能神作審判工作就是藉着發表真理來審判人、潔净人,能接受真理的人就能脱去撒但性情得潔净、蒙拯救,不能接受真理的人撒但性情就没法變化,還會照樣抵擋神、背叛神。那些宗教界的牧師長老為什麽偏偏定罪、褻瀆全能神呢?不就是因為全能神發表許多真理征服、拯救了一班人嗎?全能神的作工把他們顯明了,所以他們就仇恨神、定罪神,他們的撒但本性就徹底暴露出來了。神為什麽恨惡、咒詛這些被顯明的敵基督?就是因為他們搞獨立王國,與神争奪神選民,把神的羊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裏,不允許人考察、接受真道,他們成了坑害人、吞吃人靈魂的惡魔,他們觸犯了神的性情,所以才遭到了神的定罪、咒詛、懲罰。

——摘自《國度福音經典問答(選編)》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 怎樣才能在真道上扎下根基,不受撒但謡言迷惑?(上)

    現在聖靈所走的路也就是神現實的說話,所以人要走上聖靈所走的路就得順服、吃喝道成肉身的神的現實說話。他作的是話語的工作,一切都從他的話語說起,一切都建立在他的話語之上,建立在他現實的說話之上,無論是要定真道成肉身的神,還是要認識道成肉身的神,都要在他的話上多下功夫,否則,人都一事無成,都一無所有。

  • 怎樣才能在真道上扎下根基,不受撒但謡言迷惑?(下)

    對那些撒但的謬論、鬼話、謊言,人該怎麼面對?第一,否認它,不接受它,向撒但說不;第二,它的謊話不管合不合乎你的觀念想像,與神的顯現、神的作工、神道成肉身沒有關係,不矛盾。是不是這麼回事啊?(是。)那為什麼有的人聽完撒但的謊話,就說「我不信神了,神是假的」?就因為撒但在那兒說一句鬼話,他就把神的道成肉身給否了,把神發表的真理、神末世的審判工作也給否了。有的人說,就因為神能如何如何,我就不信他,他作成的事、發表的真理再真,再實際,再好,我也不信了。這是不是荒唐謬妄的人哪?(是。)太謬妄了。

  • 撒但是怎樣用謊言謬論迷惑、敗壞人類的?

    現在我們回想回想,一開始撒但敗壞人類時,那個蛇怎麼說的?一開始神怎麼說的?神對人說:你吃那棵樹上的果子就必定死。那撒但咋說的?它說:神的意思是你吃了那棵樹上的果子不一定死。你看看,它先把神話給否認了,否認神的話之後再加點東西就把人迷惑了,結果人就被撒但給敗壞了。撒但是怎麼迷惑夏娃的,撒但及各種邪靈就是怎樣迷惑敗壞人類的。

  • 中共政府為什麽瘋狂鎮壓、迫害全能神與全能神教會?

    為什麼舉國上下這樣瘋狂地迫害全能神教會?根源在哪兒?就是因為大紅龍太害怕全能神了,太害怕全能神發表的真理的道,太害怕中國人民看見全能神的話接受全能神、跟隨全能神。所以它認為全能神才是它的心頭大患,甚至比敵國更可恨,更可怕,所以調動軍隊來剷除全能神教會。

  • 神是怎樣對待聽信撒但謡言背叛神之人的?

    我關心的仍是你們每一個的所作所為與所有表現,以此來定規你們的結局,不過我仍要聲明的是:那些在患難中並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於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我要告訴你們: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著我的寬容;任何一個忠於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