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還報神愛的原則

172 還報神愛的原則

(1)經歷神審判刑罰認識到自己的敗壞實質,看到神對人的愛太大,竭力追求愛神;

(2)神發表太多真理賜給人作生命,神的拯救之恩浩大,甘願盡好本分還報神的愛;

(3)經歷試煉熬煉蒙神保守站住見證,享受神的恩典太多,願一生一世永遠見證神;

(4)經歷神的作工敗壞得着潔净,生命性情有了變化,看見神太可愛,甘願為神花費一生。

相關神話語:

我現在賜給你們的高過摩西,勝過大衛,我也要求你們的見證高過摩西,你們的言語高過大衛。我給你們百倍,我也要求你們還給我百倍,要知道,賜人類生命的是我,接受我生命為我作見證的是你們,這是你們的本分,是我臨到你們而且是你們當為我做的。我將我的一切榮耀都賜給了你們,我將以色列選民未曾得着的生命賜給了你們,你們理當為我作見證,理當為我獻青春、捨性命。我將我的榮耀賜給誰,誰就得為我作見證,為我捨命,這是我早命定好的。我的榮耀賜給你們是你們的福氣,將我的榮耀見證出去這是你們的本分,你們若只為着福氣而信我,那我的作工便無有多大意義,而且你們也并非是在盡你們的本分。以色列人看到的只是我的憐憫、慈愛與偉大,猶太人看到的僅是我的忍耐與救贖,他們僅是看見我的很少很少的靈的作工,甚至他們所明白的僅是你們所聽見、所看見的萬分之一,你們所看見的超過他們中間的祭司長。你們今天明白的真理高于他們,你們今天看見的多于律法時代的,也超過恩典時代的,你們經歷的更超過摩西與以利亞。因為以色列人明白的僅是耶和華的律法,看見的僅是耶和華的背影;猶太人明白的僅是耶穌的救贖,得着的僅是耶穌賜給的恩典,看見的只是猶太家族中耶穌的形像。今天你們所看見的有「耶和華的榮耀」「耶穌的救贖」與我今天的所有作為,又親耳聽見我靈的説話,領略了我的智慧,認識了我的奇妙,得知了我的性情,而且我將我經營計劃的全部又告訴給你們。你們看見的不僅是慈愛、憐憫人的神,而且看見了滿有公義的神,看見了我的作工奇妙,也認識了我滿載烈怒、威嚴,更知我曾將震怒倒在以色列之家,今天又臨到了你們。你們明白我在天的奥秘超過以賽亞,又超過約翰,你們比歷代聖徒更知我的可愛與可敬。你們所領受的不僅僅是我的真理、道路、生命,而是高過約翰的更大的异象與啓示;你們明白了更多的奥秘,也看見了我的本來的面目;你們接受了我的更多的審判,對我的公義性情更有認識。所以説,你們生在了末世,但你們明白的是先前的與以往的,也經歷了今天的,而且是我親自作的。我對你們的要求并不過分,因我給你們的太多了,你們在我身上看見的也太多了,所以要求你們向歷代的聖徒為我作見證是我的唯一心願。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信」,你怎麽認識》

你們今天所承受的高過歷代的使徒、先知,甚至高于摩西、高于彼得。福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得着的,得付許多代價,那就是你們得具備被熬煉的愛,具備極大的信心,具備神所要求達到的許多真理,而且能够面向正義不屈不撓,而且有至死不變愛神的心,需你們的心志,需你們的生命性情變化,你們的敗壞得醫治,接受神的一切擺布,不埋怨,甚至能順服至死,這是你們該達到的,是神作工的最終目的,是神對這班人的要求。他既賜給你們,他也必要向你們索取,他也必向你們提出合適的要求。所以神作的一切都不無道理,從此看見神為什麽一再作高標準、嚴要求的工作,所以你們對神要充滿信心。總之,神作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們,都是為了你們能够有資格接受他的産業,與其説為了神自己的榮耀,倒不如説是為了拯救你們,為了成全這班在污穢之地受害至深的人,神的心意你們該明白。所以,我勸許多愚昧無見識、無理智的人還是不要試探神,不要再抵擋了,神已忍受了所有人所没有忍受的痛苦,神早已替人受了更多的屈辱,還有什麽放不下的?還有什麽能比神的心意更重要?還有什麽能高于神的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麽簡單嗎?》

你能用具有時代意義的合適的語言,將神在每個時代發表的性情具體地表達出來嗎?你經歷神末世的作工,你能把神的公義性情具體地説出來嗎?能把神的性情見證得清楚準確嗎?你將怎樣將自己的看見與經歷告訴給等着你牧養的那些飢渴慕義的、可憐的、貧窮的、虔誠的宗教信徒?等候你去牧養的人將會是什麽樣的「人物」呢?你能想象得到嗎?你肩負的重任、你的托付、你的責任,你都知道嗎?你的歷史使命感何在?你將怎樣做好下一個時代的主人?你的主人翁的感覺是否强烈?萬物的主人怎麽解釋?真是生物與世界的所有的物質的主人嗎?你對下步工作的進展怎麽打算?等着你去牧養的人該有多少?你的任務是否很重?他們貧窮、可憐、瞎眼,不知所措,落在黑暗之中哀號,路在何方?多麽渴慕光明猶如流星一樣,突然降下來驅散這將人壓抑了多少年的黑暗勢力。苦苦巴望,日思夜想,有誰盡都知曉?這苦難深重的人竟然在光劃過之日仍被囚禁在黑暗的監牢裏不得釋放,何時不再哀哭?這些從未有過安息的脆弱的靈竟這樣慘遭不幸,無情的繩索、凝固了的歷史早將其封鎖在其中,哀哭之聲誰曾耳聞?愁苦之態誰曾目睹呢?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憂傷着急,怎忍看着親手造的無辜的人類遭受這樣的折磨呢?人類畢竟是經受過毒害的不幸者,雖然今天幸存下來,但誰知人類早已經歷了惡者的毒害。難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嗎?你不願因愛神而努力地將這些幸存者都拯救回來嗎?不願獻上自己所有的力量來還報那愛人如愛自己骨肉的神嗎?你到底是怎麽認識被神使用來度過自己不平凡的一生的?你真有心志、有信心活出一個有意義的「虔誠的、事奉神的人」的一生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以後的使命,你當怎麽對待》

你若真有良心,你該有負擔,該有責任心,説:「不管是征服還是成全,我都得把這步見證作好。」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能被神徹底征服,最終能够滿足神,以愛神的心來還報神的愛,把自己完全獻上來還報神的愛,這是人的責任,是人該盡的本分,人應有這個負擔,得把這個托付完成,這才是真正信神的人。現在你在教會裏所做的,是不是盡到自己的責任了?這就根據你個人有没有負擔和你自己的認識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 三》

有的人這樣説:「我跟隨神那麽多年,享受神那麽多恩典、那麽大祝福,在神的話語上受熬煉、受審判,使我明白了許多,看見了神的愛,我得感謝神,得報答神的恩典,以死來滿足神,憑着良心來愛神。」人只憑着良心的感覺不能感覺到神的可愛,只憑着良心愛神就没勁,若你只説報答神的恩典、報答神的愛,愛神的勁就起不來,憑良心感覺愛神是一種消極的作法。為什麽説是一種消極的作法呢?這是現實問題,就你們這樣的一種愛是什麽愛呢?是不是屬于糊弄神、應付神?多數人這樣認為:愛神没有奬賞,不愛也是一樣受刑罰,總之别犯罪就可以了。所以説,憑良心感覺去愛神、報答神的愛這是一種消極的作法,不是心靈自發的愛神。所説的愛神應是人内心深處真實的感受。有人説:「我追求神、跟從神是我自己願意的,現在神要撇弃我,我還要跟着他,不管他要不要我,我還得愛他,到最後非得着他不可。把我的心獻給神,不管神怎麽作,我一生跟從神。無論如何,非得愛神不可,非得着神不可,不得着神我决不罷休。」你有這個心志嗎?

信神的路就是愛神的路,你信神就得愛神,但愛神不是單指報答神的愛,也不是憑良心感覺去愛神,乃是單純地愛神。有時候人只憑良心并不能感覺神的愛,為什麽以前總説「願神的靈感動我們的靈」呢?怎麽不説感動人的良心愛神呢?就是人的良心不能感覺神的可愛,如果你不服氣這話,你用良心感覺感覺神的愛,都是當時有勁過後就没勁了。只用良心感覺神可愛,當禱告時有勁,過後勁就没了,消失了,這是怎麽回事?只用良心唤不起對神的愛,當你的心真實感覺到神的可愛之時,那時你的靈便受了神的感動,這時,你的良心才能發揮原有的功能。就是説,人在靈裏受了神的感動,人的心有了認識受了激勵,也就是有了經歷之後才能有效地用良心愛神。用良心愛神,這不是錯事,這只是最低限度的愛神,人的「只要對得起神的恩典」的愛根本不能促使人積極進入。當人獲得一些聖靈的作工,就是在實際經歷中看見神的愛了,體嘗到神的愛了,而且對神有認識了,確實看見神太值得人愛,而且可愛的成分太多,那時人才能真實地愛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真實的愛是自發的》

神刑罰、審判人都是他工作的需要,更是人的需要,人就得需要刑罰、審判,這樣才能達到愛神。現在你們是心服口服了,但遇見一點挫折就不行了,還是身量太小,還得需要更多地經歷這樣的刑罰、審判,達到更深的認識。現在你們只是多少有一點敬畏神的心了,也害怕神了,知道這是真神,但對神還是没有多少愛,更没達到有純潔的愛,你們認識得太淺,身量還是不够。真遇到一個環境,還没有見證,積極方面的進入太少,根本不知如何實行,多數人都是消極、被動,只是偷着在心裏愛神,却没有實行的路,目標也不明確。一個被成全的人,不單具備正常的人性,他所具備的真理超過了良心的格,達到高于良心標準,他不僅是用良心還報神的愛,更是認識了神,看見了神是可愛的,是值得人愛的,在神有許多讓人愛的地方,人不得不愛他。被成全之人的愛神是為了滿足個人的心志,是自發的愛,不講報酬的愛,没有交易的愛,只講認識神而愛神,他不管神給不給恩典,只要能滿足神就行。他不跟神講條件,愛神也不是用良心來衡量:你給我了,我就還給你愛,你若不給我,我也没什麽還給你。被成全的人他總認為:神是造物的主,他把這工作作在我們這些人身上,我既然有這個機會、有這個條件、有這個資格能被他成全,我就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就該滿足他。正如彼得所經歷的,當他最軟弱的時候他禱告:「神哪!無論何時何地,你知道我都想念着你,無論何時何地,你知道我都願意愛你,但是我的身量太小,軟弱無力,我的愛太有限,我對你的真心實在太少,與你的愛相比,我簡直不配活着,我只希望我這一生之中不白活着,不僅是能够還報你的愛,更能把自己的所有都獻給你。只要滿足你,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我就心安了,没有什麽别的要求。雖然我現在軟弱無力,但我不能忘記你的囑托,不能忘記你的愛。我現在僅僅是還報你的愛,神哪!我心中難受萬分,如何能將我心中的愛還給你,能盡上我的所能,能够滿足你的心願,能够將我所有的都獻給你,人的軟弱你都知道,我怎樣才能够得上你的愛呢?神哪!你知道我身量小,你知道我的愛太少,在這樣的環境裏我怎樣才能盡上我的所能呢?我知道我應該還報你的愛,我知道我應該把自己的所有都給你,但現在我身量實在太小。求你加給我力量,加給我信心,讓我更能有純潔的愛獻給你,更能把自己所有的都獻給你,不僅是能够還報你的愛,更能達到讓我體嘗你的刑罰、審判、試煉,以至于更重的咒詛。你讓我看見了你的愛,我没法不愛你,我今雖軟弱無力,但我又怎能忘記你呢?你的愛、你的刑罰、你的審判都使我認識了你,但我又感到我無法滿足你的愛,因你太偉大了,我如何才能把自己的所有都獻給造物的主呢?」他有這個要求,但身量不够,此時的彼得心如刀絞,痛苦萬分,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他不知如何是好,但他仍然繼續禱告,「神哪!人的身量是幼小,人的良心也是脆弱的,我只能達到還報你的愛,現在我不知道怎麽能够滿足你的心意,只願盡上我的所能,盡上我的所有,把我自己所有的都獻給你,無論你審判,無論你刑罰,無論你賜給,無論你奪取,你讓我都毫無怨言。多少時候當你刑罰審判我的時候,我裏面總有怨言,總也達不到純潔,總不能滿足你的心願,出于無奈才還報你的愛,我此時更恨惡我自己。」彼得是因着尋求更純潔的愛才作出這樣的禱告的,他是在尋求,也是在祈求,更是在自責,向神認罪,覺得虧欠神,覺得恨惡自己,但又帶有幾分憂傷、消極,他總有這種感覺,自己總好像够不上神的心意,不能盡上自己的所能。在這樣的環境中,彼得仍追求約伯的信心,他看見了約伯當時信心那麽大,是因約伯看到一切都是神賜給的,神奪去他的一切也是理所當然,神願意給誰就給誰,那是神的公義性情,約伯并没有什麽怨言,還是能稱頌神。彼得也認識了自己,他心裏禱告説:「現在我不能只滿足于用良心還報你的愛,還給你多少愛,因我的意念太敗壞,不能將你看成是造物的主。因我仍不配愛你,我要達到能够將我所有的都獻給你,心甘情願,對你所作的都認識,没有一點選擇,讓我看見你的愛,而且能够有贊美你的聲音,能够稱頌你的聖名,讓你在我身上得着大的榮耀,我願意為你站住這個見證。神哪!你的愛何其寶貴,又何等美麗,我怎能願意活在惡者手中呢?我不是你造的嗎?我怎能活在撒但的權下呢?我寧願讓我的全人都活在你的刑罰之中,我也不願意活在那惡者的權下,我願將我的身心都獻給你的審判,都獻給你的刑罰,只要我能得着潔净,能把自己所有的獻給你,因我厭憎撒但,不願活在它的權下。藉着審判我發表你的公義性情,我心甘情願,没有一點怨言,只要能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我願一生陪伴你的審判,因此認識你的公義性情,脱離惡者的權勢。」他總這麽禱告,總這麽尋求,達到較高的境界,不僅是能够還報神的愛,更重要的是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不僅是良心不受控告,而且能够高過良心標準。他這樣的禱告不斷地達到神的面前,以至于他的心志越來越高,他愛神的心也越來越大。儘管他痛苦萬分,但他仍不忘記愛神,仍然在尋求,達到能够明白神的心意。他禱告中有這樣一段話:我只做到報答你的愛,根本没有為你在撒但面前作見證,我根本没有挣脱撒但的權勢,還活在肉體之中,我願以我的愛來打敗撒但,來羞辱撒但,來滿足你的心意,我願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你,絲毫不交給撒但一點,因撒但是你的仇敵。他越往這方面尋求,越受感動,他對這些事認識得越來越高,不知不覺他認識了當脱離撒但的權勢,將自己完全歸給神,這是他所達到的境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現在你該看清,彼得所走的路到底是什麽,你如果對彼得所走的路看清楚了,你對現在所作的工作就定準了,你就不至于發怨言或消極了,或盼望什麽了。你應該體驗到彼得當時的心情:他達到悲痛欲絶,不求什麽前途了,也不求什麽得福了,不追求世界名利、福樂、榮華富貴,只追求活出一個最有意義的人生,就是報答神愛,把自己最寶貴最寶貴的獻給神也就心滿意足了。他時常禱告耶穌説:「主耶穌基督,我曾經愛過你,但我没有真心愛你,我雖然嘴上説信你,但我却没有真心愛過你,我只是仰望過你,只是崇拜過你,只是想念過你,并没有愛過你,并没有真實信過你。」他總禱告立心志,總受耶穌那些話的激勵,以這為動力。後來經歷一段時間,耶穌試煉他,更激起了他渴慕耶穌的心,他説:「主耶穌基督啊!我多麽想念你,我渴望見到你。我所缺少的太多太多,没法彌補你的愛,我求你快把我取走,什麽時候才是你需要我的時候?什麽時候才是你取走我的時刻?什麽時候再能見到你的面呢?我不願再活在肉體當中,不願再敗壞下去,也不願再悖逆下去,我願意把自己的所有都完全獻給你,早日地獻給你,不願再惹你傷心。」他當時也這麽禱告,但他不明白耶穌當時要成全他什麽。他受試煉極度痛苦時,耶穌又向他顯現,説:「彼得,我要成全你成為一粒果子,是我成全之後的結晶,我要享受。你真能為我作見證嗎?我要求你做到的你做到了嗎?我所説的話你活出了嗎?你曾經愛過我,雖然你愛我,但你活出我了嗎?你為我做過什麽?你認識到自己不配接受我的愛,但你為我做過什麽?」彼得看見自己還没為耶穌做過什麽,又想起以前向神的起誓願意為神捨命,他就没怨言了,以後再禱告就比這强多了。他又禱告説:「主耶穌基督啊!我曾經離開過你,你也曾經離開過我,我們曾經有分别的時候,也有相聚的時候,但是你愛我勝過一切,我多次悖逆你,多次惹你傷心,這些我怎能忘記?你在我身上作的工作,你托付我的,我時時挂在心上,從來没有忘記,你在我身上作的工作,我已經盡我所能了。我能做什麽你知道,能盡什麽功用你更知道,我願任你擺布,我願意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獻給你。我能為你做什麽只有你知道,雖然撒但這樣愚弄我,我也悖逆過你,但我相信你不因那些而記念我的過犯,相信你不按着那些來對待我。我願意把自己的一生都獻給你,我不求什麽,我也没有什麽别的希望和打算,我只求能按着你的意思去做,照着你的旨意去做,我願喝你的苦杯,任你擺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認識「耶穌」的過程》

172 還報神愛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