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順服神話真理的原則

158 順服神話真理的原則

(1)必須認識神的話都是真理,無論是否合人的觀念都應接受,不能有選擇地接受順服;

(2)對已明白的神話真理必須實行經歷,不管明白真理深淺都要在實行經歷中達到明白透亮;

(3)必須順服神話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達到對自己的敗壞實質有認識,才有真實悔改;

(4)必須順服神話的權柄,無論何人只要説的符合神話真理就應接受順服,神話是最高權柄。

相關神話語:

在每一個時代神作工在人中間的時候神都賜給人一些話語,告訴人一些真理,這些真理就是人當持守的道,是人當遵行的道,是人能達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也是人在生活中、在人生歷程中該實行、該持守的,這就是神要發表話語給人的目的。這些話語從神那兒發表出來,人就應該持守,人持守了就得着生命了。人如果不持守、不去實行,在生活當中没有活出神這些話,那人就不是在實行真理;不是在實行真理就不是敬畏神遠離惡,就不能滿足神;人不能滿足神就不能得到神的稱許,這樣人的結局就没有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

整個人類都被撒但敗壞了,就人的本性來説都是背叛神的,但在經撒但敗壞的人當中,有的人能順服神的作工,并且能接受真理,他就能得着真理達到性情變化。有的人不注重尋求真理,只滿足于明白道理,聽見好的道理也能守着,明白道理以後也能盡點本分,讓他做什麽他也去做,人性也過得去,花費點、撇弃點、受點苦也都行,就是不在真理上求真,認為只要不犯罪就行,始終不能明白真理的實質,這樣的人到最後如果能站立得住也能剩存下來,但是他不可能有性情變化。要想敗壞得潔净,生命性情得變化,必須得喜愛真理,能接受真理。什麽是接受真理?就是你無論有什麽敗壞性情,或者在你的本性裏有哪些大紅龍的毒素,神話揭示出來你就承認,就順服,無條件地接受,没有理由,没有選擇,根據神話認識自己,這就是能接受神話。無論神怎麽説,説得多扎心,不管用什麽詞語,只要是真理就能接受,只要合乎事實真相就能承認,凡是神的話不管明白幾分都能順服,就是弟兄姊妹交通出聖靈開啓的亮光也能接受順服,這樣的人追求到一個地步就能得着真理達到性情變化。不喜愛真理的人即使人性不錯,但在真理上稀裏糊塗不求真,也能做點好事,也能為神花費,也能撇弃,却得不着性情變化。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接受神話語的審判我們不要怕受苦,也不要怕疼痛,更不要怕神的話刺透我們的心,我們應該多看神審判刑罰、揭示我們敗壞實質的話語,多看多對號,别往别人身上對,而是要往自己身上對號,哪一樣在我們身上都不少,都能對上號,不信你去經歷經歷。有的人讀神的話跟自己對不上號,覺得有些話不是説他的,是説别人的,比如,神揭示人是淫婦、妓女,有的姊妹覺得她對丈夫忠心不二,這話不是説她的,有的姊妹覺得自己還没有結婚,也没有搞過淫亂,這話也不是説她的,有的弟兄覺得這話是針對女性説的,跟他没關係,還有的人認為神這樣説話太難聽,他接受不了,甚至有的人説神説話也有不準確的地方,這樣對待神話的態度對不對?人都不會在神話裏反省自己,這裏的「妓女」「淫婦」就是指人的淫亂敗壞説的,無論你是男是女,結没結婚,人都有淫亂敗壞,怎麽能跟你没關係呢?神的話揭示的是人的敗壞性情,不管男女敗壞程度都是一樣的,這是不是事實呀?我們得先認識到,神所説的每一句話不管是難聽還是好聽,不管讓你感覺是苦還是甜,我們都應該接受過來,這是我們對待神話該有的態度。這是什麽樣的態度?是敬虔的態度,忍耐的態度,還是抱着受苦的態度?我告訴你們,都不是。信神必須得認定神話是真理,既然是真理,我們就應該有理智地去接受,不管我們能否認識到、能否承認,我們首先該有的態度就是把神的話一點不差地接受過來。神所説的每一句話都有每一句話的情形,就是每一句話他不是外表一個現象,更不是外表一個規條或者人一個簡單的行為,不是這樣。你如果把神的每一句話看成人一個簡單的行為,一個外表的現象,那你就不通靈了,你不明白什麽是真理。神的話深奥,深奥在哪兒?就是神每一句話語説的、揭示的是人的敗壞性情,是人生命裏實質的東西,根深蒂固的東西,是實質的東西,不是外表的現象,更不是外表的行為。從外表的現象上也可能你看着每一個人都挺好,但是神為什麽説有些人就是邪靈、有些人就是污鬼呢?這就是你看不着的東西了。所以説,不能憑現象、不能憑外表看的來對號神的話。這樣交通之後,你們對待神話的態度是不是能有點轉變呢?不管轉變多大,最起碼你們以後再看到這類的話不能跟神講理了,不能説「神説話太難聽了,這一頁我不看,翻過去!我找點祝福、應許的話看看,安慰安慰我的心」,不能再這樣挑着揀着看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的重要性與追求真理的路途》

無論做什麽事都要學會尋求真理、順服真理,只要是按真理做的那就是對的,哪怕是一個小孩説出來的,哪怕是一個最不起眼的小弟兄、小姊妹説出來的,只要合乎真理,那這個事做出來的結果就是好的,就是合神心意的,就看你的出發點是什麽,你處理這個事的原則是什麽。你的原則是出于人意的,出于人的思想、人的觀念、人的想象、人的情感、人的眼光,那這個事你處理得就不對,因為源頭不對。你的觀點如果是根據真理原則,是按着真理原則去處理的,那你處理得肯定就是對的。有時候人一時接受不了,當時有觀念或者心裏不舒坦,但是過一段時間會有印證。合神心意的事越往後看着越好,不合神心意的事,按着人意、人為做的,這個事的後果就越來越不好,都會有印證。做什麽事别講按誰的不按誰的,也别定規,先尋求、禱告,然後摸索,大家在一起交通。交通的目的是為了什麽?就是為了能够準確地按神的心意去做,行在神的心意上。這話可能有點大,但要是説為了能够準確地按着真理原則去辦事這就更現實一些,達到這個就行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解决敗壞性情的路途》

人追求生命進入是根據神的話,以前説一切都是因着神的話而成就,但人都没看見事實,今天這一步你進入經歷就完全透亮了,是為以後的試煉打好基礎。不管神怎麽説,你只管進入他的説話裏,神説開始刑罰人你就受刑罰,神説讓人死你就受試煉,你總活在神的最新説話裏,到最後神的話語就把你成全了,越進入神的話裏面,被成全得越快。為什麽一再交通讓你們認識、進入神的話?只有往神的話裏面去追求、去經歷,進入神説話的實際之中,聖靈才能有機會在你身上作工。所以説,在神每個作工方式中,你們都是參賽者,到最後不管受苦輕重都有一份「紀念品」。為了達到你們最後被成全,你們得進入神的一切説話之中。聖靈成全人不是聖靈單方面作,還得需要人的配合,需要所有人有意識地去配合。不管神怎麽説,你只管進入他的説話之中,這對你們的生命更為有利,一切都是為了達到你們性情有變化。當你進入神的話中,你的心被神感動,神在這步作工當中要達到的是什麽你都能認識,而且有心志達到。在刑罰時代,有的人認為是作工方式,不相信神的話,結果他没受熬煉,從刑罰時代出來什麽也没得着,什麽認識也没有。有的人他真進到這話裏了,一點疑惑也没有,説神的話千真萬確,人就該受刑罰,在這裏挣扎一段時間,前途命運都放下了,從這裏走出來以後性情就有些變化了,對神也有更深的認識了。從刑罰裏面出來的人都覺得神可愛,他知道神的那步作工是神的大愛臨到了,是神愛的征服、愛的拯救,并且還説神的意念總是好的,神在人身上所作的都是愛而不是恨。那些不相信神話的人,對神話不注重的人,在刑罰時代没受熬煉,結果聖靈不隨着他,他什麽也没得着。那些進入刑罰時代的人雖然受了熬煉,但聖靈在他裏面隱藏作工,結果生命性情有了變化。有些人看外表好像很積極,整天高高興興,但是他没進入神話熬煉的那個情形裏,什麽變化也没有,這就是不相信神話的後果。你不相信神的話聖靈就不在你身上作工,神是向所有相信他話的人顯現,相信、領受神話的人能得着神的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變化的人都是進入神話實際的人》

聽神的話、順服神的要求這是人的天職,至于神説了什麽,不關人的事。不管神説了什麽,神對人提出了怎樣的要求,神的身份、神的實質、神的地位是不變的,他永遠是神。你認定他是神,你唯一的責任、你應該做的就是聽他的話,這就是實行的路。研究神的話,分析神的話,探討神的話,拒絶神的話,頂撞神的話,悖逆神的話,否認神的話,這都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做的,這是神厭憎的,是神不願意在人類身上看到的。實行的路到底是什麽?其實很簡單,學會聽話,用心去聽,用心去接受,用心去理解、去領會,然後用心去做、去落實、去執行。你心裏所聽到的、所領會的要與你的實行緊緊地挂鈎,不要脱節,你所實行的,你所順服的,你手中所做的,你雙腿所為之奔跑的每一件事,都與你心裏所聽到的、所領會到的挂鈎,這就做到順服造物主的話了。這就是實行的路。

——摘自《揭示敵基督·附篇三 挪亞、亞伯拉罕如何聽神的話、順服神(二)》

挪亞是人類中間敬畏神、順服神、完成神托付的一個最值得人效法的人物,是神稱許的,也是現在跟隨神的人該效法的對象。他身上最珍貴的東西是什麽?他對待神的話只有一種態度,那就是聽而接受,接受而順服,順服到死,就是一種這樣的最珍貴的態度獲得了神的稱許。他對待神的話不是應付了事,不是敷衍,不是在心裏研究、分析、抵觸、拒絶,然後將其抛之腦後,而是認真地聆聽,心裏一點一點地接受,然後就琢磨如何落實神的話,如何實行神的話,如何能够按照神話的原意去落實而不走樣。在揣摩着神話語的同時,他心裏暗暗告訴自己:「這是神的話語,這是神的吩咐,這是神的托付,我責無旁貸,必須順服,不要漏掉任何一樣細節,不要違背神的任何一個意思,也不要忽視神話中所説的每一個細節,否則的話就不配稱為人,就對不起神的托付,也對不起神的高抬。如果神所説的、神所托付的我在此生不能完成,將會留下遺憾,更會愧對神的托付、神的高抬,無顔回到造物主的面前。」挪亞心裏所想的、所尋思的,他的每一樣觀點、每一個態度都决定了他如何能够將神的話實行出來,將神的話變成現實,將神的話落實到實處,讓神的話通過他能够應驗,通過他能够變成實際的東西,不要讓神的話落空。從挪亞心裏所想的、所産生的每一個心思意念與他對待神的態度上來看,挪亞這個人值得神托付事情,是神所信任的人,也是神所看中的人。神察看人的一言一行,察看人的心思意念,在神看,挪亞能這麽想,神没有選錯人,他擔得起神的托付,擔得起神的信任,他能够完成神的托付,在整個人類中間他是不二人選。

——摘自《揭示敵基督·附篇三 挪亞、亞伯拉罕如何聽神的話、順服神(二)》

亞伯拉罕是一個誠實的人,他對待神話的唯一態度就是聽、接受、順服,神怎麽説他就怎麽聽,假如神説這個東西是黑的,他一看即使不黑,也認定是黑的,神説這個東西是白的那就是白的,就這麽簡單。神説要賜給他一個孩子,他琢磨琢磨,「我一百歲了,神説要賜給我一個孩子,那我感謝神,感謝我主」。他没有那麽多想法,就是相信神。這個相信裏面的實質是什麽?他相信神的實質,相信神的身份,他對造物主的認識是真實的。不像有些人嘴上説相信神有創造萬物的能力,相信神造人類,心裏却懷疑,「人不是猿猴變的嗎?神造萬物我怎麽没看着呢?」每當聽到神説話的時候,他在心裏都畫幾個大大的問號。神所説的每一個事實、每一件事情、每一樣吩咐,在他那兒都得仔細地、用心地、小心謹慎地去研究、去分析,否則的話,説不定哪次不加小心就上當受騙了,就被坑了。而亞伯拉罕却不是這樣,他帶着一顆單純的心,他擁有一顆單純的心聆聽神的説話,只不過這一次神的説話讓他受了痛苦,但是他的選擇仍然是相信、順服,他相信神的話不會改變,神的話要成為現實,神的話就是受造人類應當執行、順服的對象,面對神的話,受造的人類没有選擇的權利,更不應該分析研究,這是亞伯拉罕對待神話的態度。所以,儘管他很痛苦,儘管他内心對兒子的這一份不捨、這一份愛、這一份疼讓他感到了極大的壓力、痛苦,但他仍然選擇把孩子還給神。為什麽要還?神没要的時候可以不用主動地還,但是神要了必須還給神,没有理由可講,人不應該講理,這是亞伯拉罕的態度。他帶着這樣一顆單純的心來順服神,這是神要的,這也是神想要看到的。亞伯拉罕在獻以撒這件事情上所能達到的,他在神面前所表現的,是神所要看到的,也是神對他的考驗。但是,神并没有像對待挪亞一樣對待亞伯拉罕,没有把事情的原委、經過,把事情的一切都告訴給亞伯拉罕,亞伯拉罕只知道一件事情,神要讓他把以撒還回去,僅此而已。他并不知道神作這件事情是在考驗他,也并不知道他經受此次考驗之後神要在他與他的後代身上成就怎樣的事情,神并没有告訴他這一切,就是簡單的一句吩咐,一個要求。神説的這句話雖然很簡單,也很不近人意,但不負所望的是,亞伯拉罕如神所願按着神所要求的把以撒獻在了祭壇上。從他的一舉一動來看,他的獻不是走走形式,不是敷衍,而是真心的,發自内心肺腑的。儘管有不捨,儘管有痛苦,但是面對造物主的要求,亞伯拉罕選擇了人類中間任何一個人都不能選擇的一種方式,按照造物主的要求絶對地順服,不折不扣地順服,没有理由,也没有任何附加條件,神讓怎樣就怎樣。他能達到神所要讓他做的這些,他具備了什麽?一方面具備了對神真實的信,確認造物主就是神,就是他的神、他的主,是主宰萬物的,是創造人類的,這是真實的信。另一方面,他有一顆單純的心,相信造物主所説的每一句話,也能够簡單地、直白地接受造物主所説的每一句話。再一方面,無論造物主所要求的事情難度有多大,給他帶來的痛苦有多大,他選擇的態度是順服,不講理、不抵觸、不拒絶,而且是完完全全地順服,按着神要求的,按照神所説的字字句句,所下達的命令去做,去實行。正如神所要求的,正如神所要看到的,亞伯拉罕將以撒獻在了祭壇上,獻給了神,他所做的這一切證實了神選擇的這個人是對的,是神眼中的義人。

——摘自《揭示敵基督·附篇三 挪亞、亞伯拉罕如何聽神的話、順服神(二)》

我在你們的生活中向你們顯現,而你們總是不知不曉,甚至你們對我根本不認識。我説的話幾乎百分之五十在你們身上是審判,達到一半的果效,使你們都失魂落魄,其餘的一半是教給你們生活、做人的言語,對你們來説似乎不存在,又似乎是你們聽見了玩童的言語一般,對其總是「含蓄」地一笑,之後便不了了之。對這些你們從來不關心,總是以你們的好奇之感來觀察我的作為,以至于你們今天都落在黑暗之中,難以尋見光明,在黑暗中哀號了。我要的是你們的順服,是無條件的順服,而且更要求你們對我説的話都應完全定準,不應采取忽略的態度,這樣挑挑揀揀地應付更不應該,更何况你們對我的説話、作工總是漠不關心呢?我的工作是作在了你們中間,我的言語賜給你們的又甚多,但你們若是這樣應付我,我就只好將你們未曾得着的也未曾實行的都賜予外邦家族,受造之物有誰不在我手中呢?你們中間的人多數都是「高壽年邁」,無精力再接受我這樣的工作,總是猶如寒號鳥一樣得過且過,從不認真對待我口之言。那些年少之人又甚是虚浮放縱,對我作的工作更是不理睬,也無心去品味筵席上的佳肴,而是猶如小鳥一樣飛出鳥籠遠走「他鄉」了。這樣的老人、這樣的少年又怎能于我有益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年老之人、年少之人説的言語》

本來我要供應你們更多的真理,但因着你們對真理的態度太過冷淡,我也就只好作罷,我不願將我的心血白白浪費掉,不願看到人拿着我的話却到處做抵擋我、毁謗我、褻瀆我的事情,因着你們的種種態度,又因着你們的人性,我只是將一小部分對你們來説是很重要的話語供應給你們,作為我在人類中間的試驗工作。到現在為止,我才真正證實了我所作的决定與計劃都是合乎你們的需要的,更證實了我對人類的態度是準確的。你們多年來在我面前的行為給了我從未得到的答案,這個答案的問題就是「人在真理、在真神面前的態度到底是什麽」。我在人身上傾注的心血證實了我對人愛的實質,而人在我面前的所作所為也證實了人恨惡真理、與我為敵的實質。無論什麽時候,我都在關心着每一個曾跟隨我的人,但無論什麽時候,每一個跟隨我的人都不能領受從我來的話語,甚至根本就不能接受從我來的「建議」,這是我最痛心的事。從來就没有人能理解我,更没有人能接受我,哪怕我的態度是誠懇的,我的語言是柔和的。每個人都在按着個人原有的意思作我所托付的工作,不尋問我的意思,更不問我的要求,他們都是在悖逆我的同時還説是在忠心地事奉我。許多人都認為他們不能接受的真理就不是真理,他們實行不出來的真理就不是真理,在這些人身上,我的真理成了被人否認的東西、被人弃絶的東西。與此同時,我便成了被人口頭承認是神但又被人認為并不是真理、道路、生命的局外人。没有人知道這樣一個道理:我的話語是永不改變的真理,我是人生命的供應,是人類唯一的引路人;我話語的價值與意義不是根據人類是否承認與接受而確定,而是根據話語本身的實質而確定的,即使在這個世界上没有一個人能領受我的話語,但我話語的價值與對人類的幫助是没有一個人能估計出來的。所以,面對許多悖逆我話語的人,反駁我話語的人,或是根本就對我的話語不屑一顧的人,我的態度只有一個:讓時間與事實作我的見證,證實我的話語就是真理、就是道路、就是生命,證實我所説的一切都是對的,都是人該具備的,更是人該接受的。我要讓所有跟隨我的人都知道這樣一個事實:不能完全接受我話語的人,不能實行我話語的人,不能在我的話語中找到目標的人,不能因我的話語而得到救恩的人,都是被我的話語定罪的人,更是失去我救恩的人,我的刑杖將永不離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當思想自己的所作所為》

158 順服神話真理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