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對待宗教神學理論的原則

153 對待宗教神學理論的原則

(1)宗教神學理論是真理的假冒品、偽裝貨,都是似是而非的道理,使人定規神、抵擋神;

(2)宗教神學理論并非出于聖靈開啓,而是出于人的觀念想象、邏輯推理,是騙子的謊言;

(3)宗教神學理論不是真理,不能拯救人,人越追求神學知識越狂妄自大而否認真理抵擋神;

(4)宗教神學理論極具迷惑力,若信神不追求真理最容易被宗教理論迷惑、控制,走向滅亡。

相關神話語:

基督教所有這些研究神學、研究聖經甚至是研究神作工歷史的人,他們是不是真信的?他們跟神口中所説的信徒、神的跟隨者有没有區别?在神眼中他們是不是信神的?(不是。)他們是研究神學的,是研究神的。他們研究神跟研究其他的一樣不一樣?一樣,他們跟研究歷史、研究哲學、研究法律、研究生物、研究天文的人是一模一樣的,只不過他們不喜歡科學,不喜歡生物,不喜歡其他學科的東西,他們偏偏喜歡神學。這些人在神所作的工作當中尋找蛛絲馬迹來研究神,研究出來的結果是什麽?能不能研究出神的存在?永遠不能。那他們能不能研究出神的心意?(不能。)為什麽?因為他們活在字句裏,活在知識裏,活在哲學裏,活在人的頭腦、心思裏,他們永遠不會看到神,永遠得不到聖靈的開啓。神把他們定性為什麽?不信派,外邦人。這些外邦人、不信派混在所謂的基督徒這個群體裏充當信神的人,充當基督徒,事實上他們對神有没有真實的敬拜?有没有真實的順服?没有。為什麽會這樣呢?有一樣是肯定的,因為他們從心裏不相信神創造了世界、神主宰萬有、神會道成肉身,更不相信神的存在。這個不相信指什麽説的?懷疑、否認,他們甚至還有一種態度,就是不希望神所説的那些預言尤其涉及灾難的那些話能兑現、應驗。這就是他們對待信神的態度,也就是他們所謂的信的實質與本來面目。這些人研究神是因為他們對待神學這門學問、知識特别感興趣,也對神所作工作的歷史事實感興趣,他們純粹就是一夥研究神學的知識分子。這些「知識分子」不相信神的存在,那當神來作工的時候,當神的話語應驗的時候,他們怎麽對待?當他們聽説神道成肉身,作了新工作的時候,他們的第一反應是什麽?「不可能!」誰傳講神的新工作他們就定罪誰,甚至要殺了那個人,這是什麽表現?這是不是正宗的敵基督的表現?他們仇視神的作工,仇視神話語的應驗,更仇視神所道成的肉身,「你不道成肉身,你的話語不應驗,那你就是神;你的話語應驗了,你道成肉身了,那你就不是神」,言外之意是什麽呢?就是有他們在就不許神道成肉身。這是不是正宗的敵基督?這是地道的敵基督。宗教界有没有這種論調?這種論調的聲音很高,而且也很强烈,「神道成肉身這不對,不可能!如果是道成肉身那就是假的!」有些人説,這些人是不是受迷惑了?根本就没有受迷惑這個説法,他根本就不是真信的,他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神道成肉身,不相信神作的創世的工作,更不相信神曾經釘十字架救贖全人類的工作。他所研究的神學在他那兒就是一種歷史事件,就是一種學説、一種理論。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七》

法利賽人假冒為善的主要表現在哪裏?就是他們只研讀聖經,不尋求真理。他們讀神的話也不禱告、不尋求,而是研究神的話,研究神説了哪些話、作了哪些事,從而把神的話變成一種理論、一種學説來教導其他人,這就叫研讀。那他們為什麽研讀呢?他們研讀的是什麽?在他們眼中看,這不是神的話,不是神的發表,更不是真理,而是一種學問。這種學問在他們眼中看應該傳播、應該傳揚,這才是傳揚神的道、傳揚福音,這就是他們所謂的布道,他們布的道都是神學。

……法利賽人把他們所掌握的那些神學、理論當成一種知識,當成一種定罪人、衡量一個人對錯的工具,甚至把它用在了主耶穌身上,主耶穌就是這樣被定罪了。他們衡量一個人、對待一個人從來不根據他的實質,也不根據他所講的話語的對錯,更不根據他所説話語的來源是什麽、源頭是什麽,只根據他們所掌握的那些死的字句、死的道理來定罪,來衡量。這樣,這些法利賽人即便知道主耶穌所作的不是犯罪,没有違背律法,他們還是定他的罪,因為主耶穌所講的與他們所掌握的知識、學問,還有他們所講的神學理論外表看是不相符的。而這些法利賽人恰恰就死咬着這些字句,死咬着這些知識不放,最後的結果只能是什麽?他們不承認主耶穌就是彌賽亞的到來,也不承認主耶穌所説的有真理,更不承認主耶穌所作的是合乎真理的。他們找了莫須有的罪名定罪主耶穌,其實在他們心裏知不知道他們所定的這幾樣罪是不成立的?應該是知道的,那他們為什麽還能定罪呢?(他們不願意相信他們眼中高大的神會是主耶穌這樣一個平凡的人子的形像。)他們是不想接受這個事實,他們不接受這是什麽性質?這是不是帶點跟神理論的意思?意思是:神能這麽作事嗎?神要是道成肉身那得出生在地位顯赫的家族裏,另外,他得接受文士、法利賽人的培訓,學習這些知識,還得讀多少經,具備了這些知識之後才能擔當起「道成肉身」這個稱呼。他們認為:一方面,你不具備這個資格,你不能是神;另一方面,你不具備這些知識,你就作不了神的工作,你更不能是神;還有一方面,你作工作不能出聖殿,你現在不在聖殿裏,總在那些罪人中間,那你作的工作就超出神作工的範圍了。他們這些定罪的根據是從哪兒來的?是從聖經裏,也是從人的頭腦裏,從人所接受的神學教育裏來的。因為他們被觀念、想象、知識充滿了,他們認為這些知識就是對的,就是真理,就是根據,無論什麽時候神都不能違背這些作事。他們尋不尋求真理?不尋求。他們尋求的是個人的觀念、想象和個人的經驗,他們想憑藉這些來定規神、衡量神的對錯。這樣做最終的結果是什麽?定罪了神的作工,將神釘在了十字架上。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七》

那些在宗教裏信主的人,他們是怎麽淪為基督教的?為什麽現在把他們定性為教派,而不是神的家,不是神的教會,不是神作工的對象?他們有教義,他們把神曾經作過的工作、神曾經説過的話編輯成一本書,編成教材,然後又開設學校,收納、培訓各種神學人士。這些神學人士學的是真理嗎?(不是。)那他們學的是什麽?是神學知識,與神的作工、神所説的真理根本一點兒關係都没有,他們就是這樣淪為基督教的。基督教所崇尚的東西是什麽?如果你到了一個教堂,人家問你信神幾年了,你説剛信,他就不搭理你了,但是如果你夾着一本《聖經》進去了,你説「我從某某神學院剛畢業」,那他就請你上座,這就是基督教。那些在講台上站着的、有頭有臉的都是讀過神學的,是神學院培養出來的具備神學知識、神學理論的一班人,他們基本上是支撑基督教的主體。基督教就培養出這樣一些人,讓他們上台講道,各處傳道、作工作。他們認為有了這些神學生,有了講道的牧師、神學人士這些人才,這就是基督教存在的價值,這就是他們的本錢。如果一個教堂的牧師是神學院畢業的,聖經講得好,又讀過一些屬靈書籍,有點知識、口才,那這個教堂就人丁興旺,比其他教堂的名聲就高多了。那基督教這些人所崇尚的是什麽?知識。這些知識是怎麽來的?從古代流傳下來的。古代就有經,一代一代傳下來,人就都這麽讀、這麽學,一直傳到現在。人把聖經分成各種段落,編輯成各種版本讓人去研讀、去學習,但他們學習的不是怎麽明白真理、認識神,不是怎麽明白神的心意,達到敬畏神遠離惡,而是研讀這裏面的知識,頂多在裏面查一下聖經的奥秘,看看哪個時期應驗了《啓示録》的哪一段預言,什麽時候大灾難來到,什麽時候千禧年來到,就研究這些。他們研究的與真理有關嗎?没有。與真理無關的事他們為什麽研究?他們越研究越覺得自己明白的多,裝備的字句道理多,資本也就越高。資格越高他們覺得自己本事越大,越覺得信神信到家了,越能得救進天國。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七》

宗教裏那些信主的人都注重背誦一些聖經的名章名句,誰背得越多誰就越屬靈,誰背得越多大家就越佩服誰,那個人的威望就高,地位也就高。其實,在現實生活當中他看待世界、看待人類、看待各種人的觀點與世人是一樣的,没有什麽改變。這就證實了一件事:他所背的那些章節根本就没有成為他的生命,明擺着就是一些理論、宗教道理,没有改變他的人生。如果你們所走的道路跟宗教人士一樣,那你們就是在信基督教,不是在信神,不是在經歷神作工了。有些信神時間短的人就羡慕那些信神時間長,説話有根有據的人,看人家往那兒一坐,説兩三個小時不成問題,他就開始學,學這些屬靈的詞彙、説法,學那個人的言談舉止,再背誦一些屬靈的章節,終于熬到有一天,年頭也够了,往那兒一坐就開始高談闊論、滔滔不絶,但細聽起來,都是些廢話、空話、字句道理,很顯然這就是一個宗教騙子,騙了自己又騙别人,這是多麽可悲的事啊!你們可别走那條路,一走那條路就毁了,不好回頭了。把那些東西當寶貝,當成生命,到哪兒就跟人比那些,除了有撒但敗壞性情之外,又加了一些屬靈的理論,又加了一些假冒為善的成分,這人就不光是噁心了,而是太噁心了,没有廉耻,讓人看着肉麻,看不下去。所以,現在把曾經跟隨主耶穌的人所信的教派稱為基督教,是一個教派,就是他們信神只拘泥于形式,没有任何生命性情的變化,他們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追求從神來的真理、道路、生命,而是追求做法利賽人,是與神敵對的,把這樣的一撮人定性為基督教。「基督教」這個名稱是怎麽來的?就是因着他們假冒自己是聖潔的,假冒自己是屬靈的,假冒自己是善良的,是真實跟隨神的,而否認所有的真理,否認所有從神來的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他們借用神曾經説過的話偽裝自己,武裝自己,包裹自己,最後以這些為資本到處騙吃騙喝,打着信神的幌子到處招摇撞騙,與人比試、較量,以這個為榮耀、為資本,還想騙得從神來的福氣、賞賜,這就是他們所走的道路。也就是因為他們走這樣的道路,所以最後被定性為基督教。現在來看,「基督教」這個名稱是好還是不好啊?它是一種耻辱的記號,不是什麽榮耀、光彩的事。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實行真理的人才有敬畏神的心》

改變人的性情最好還是先扭轉人内心深處這些中毒至深的東西,讓人都從改變思想道德做起,首先,都看清那些宗教儀式、宗教活動,年月、節期都是神所恨惡的,都能擺脱這些封建思想的束縛,將人濃厚的迷信色彩都消除净盡,這些都包括在人的進入中。你們都得明白神為什麽把人從世俗裏帶出來,又為什麽將人從規條裏帶出來,這是你們進入的大門,雖然與你們的屬靈經歷毫無關係,但就這些最攔阻你們的進入,最攔阻人認識神,這些東西成了一張「網」,將人都壟斷在其中。有很多人看聖經看得太多,對聖經的許多章節都可以背下來,在今天的進入當中,人不知不覺便用聖經來衡量神的作工,似乎神的這步作工的根據是聖經,發源地是聖經。當神的工作與聖經相合,人便對神的工作極力地擁護,對神也刮目相看;當神的工作與聖經對不上號時,人便急得滿頭大汗,找神作工的根據,若神作的在聖經裏根本没提到,人便對神置之不理了。可以説,多數人對神今天的作工都是小心翼翼地接受、挑挑揀揀地順服、漫不經心地認識,對以往的東西總是留一半、捨一半,這叫進入嗎?抱着别人的書籍總是當寶貝,而且當作打開國度大門的「金鑰匙」,對神今天的要求人根本不聞不問,更有許多「聰明的專家」左手持着神的説話,右手捧着他人的「名著」,似乎是想從「名著」裏找着今天神説話的根據,以便充分證明神説的話是正確的,而且還結合「名著」給别人講解,似乎是在「作工」。説老實話,在人中間有許多「科研人員」根本没把今天的最新科研成果,而且是史無前例的科研成果(指神的作工、説話、生命進入的路)看在眼裏,所以人都是「自食其力」,靠着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到處「傳道」,炫耀「神的美名」,而自己的進入却是摇摇欲墜,離神的要求似乎是相差從創世到現在一樣的遥遠。神的工作談何容易?似乎人已立定心志,將自己一半留給昨天,一半帶到今天,一半交給撒但,一半送給神,似乎這樣做人才覺得心安理得,稍覺得安慰。人的内心世界太陰險,又怕失去明天,又怕丢掉昨天,深怕得罪撒但,又怕觸犯今天的似乎是但又似乎不是的神。因着人的思想道德修養太差勁,所以人的分辨能力特别差,根本不知道今天的工作到底是不是神作的,或許是因為人的封建迷信思想太嚴重,早已將迷信與真理、神與偶像劃分在一個類别中,人都無心去分辨這些東西,似乎人絞盡腦汁對這些東西仍是分不清楚,所以人都停下脚步不再走前面的路了。所有的這些都是因為人缺乏正確的思想教育而造成的後果,給人的進入帶來了極大的難處,因而人對真神作的總是不感興趣,對人做的(例如人心目中的偉人)總是猶如烙印一樣「鍥而不捨」,這些不都是人該進入的最新課題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三》

參考講道交通:

宗教裏的那些牧師、學者,念神學、研究神學的人,他們看完一篇神的話之後,都不是從實際經歷當中尋求真理、尋求對神的真實認識,而是從字句上研究,從理論上研究,最後得出一個什麽結論。他們得出的結論都是道理,因為這些結論是他們專門從書本上研究、推敲出來的,不是靠他們自己經歷得出來的。從書本字面上,從聖經所記載的事上研究得出一個結論,産生一種理論,這就叫神學理論,那裏面没有對神話的實際經歷認識,没有聖靈的開啓光照。聖靈開啓光照人的認識是超過字面的,是字面的語言没法表達的,是最實際、最真實的認識,是從聖經中怎麽研究也得不到的。聖靈是在人尋求真理、實行經歷神話的時候才開啓光照人。所以,今天神讓咱們經歷神的話,咱們在經歷過程中如果獲得了聖靈的帶領、開啓光照,對神話就能産生真實的認識,這個真實的認識是人從書本上、從神話字面上怎麽研究也研究不出來的,這是人的思維達不到的,人怎麽想象也想象不出來,這是對神的實際認識。現在我們就是在經歷神話、經歷神的作工,所以最終我們就能達到對神有真實的認識。那些宗教學者、宗教專家永遠也不會真實認識神,他們無論怎麽在神話字面上下功夫研究也没有用,最終神還要定他們的罪。他們信神走的不是經歷神話獲得聖靈開啓的路,他們是憑着自己的頭腦在研究、想象、推敲,最後産生出一種理論,這種理論是荒唐、不實際的,被神定為謬論,所以,神不承認他們是認識神的人,他們都是最荒唐、最謬妄的人。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

在整個宗教界裏,有聖經知識、神學知識的人太多了,這些人為什麽作不了神的工作?因為人的聖經知識、神學知識都是謬妄的知識,絲毫代替不了真理,更不能成就神的工作,不能拯救人。今天我們從神的話中看見了,神的話都是真理,所有的聖經知識、神學知識與神所發表的真理都是格格不入的。人明白聖經知識、神學知識越多,越容易抵擋神、定罪神。那到底什麽是真理?神學知識裏有真理嗎?聖經知識裏有真理嗎?這些都不是真理。聖經知識是人寫出來的,是按着人的思維總結出來的,不是神的話,神的話才是真理。聖經知識和神的話是兩碼事,不能相提并論。人有神學知識、聖經知識為什麽能抵擋神,能論斷神,能成為敵基督?因為知識太多只能敗壞人,只能使人狂妄自大,只能使人更加瘋狂地抵擋神。尤其是聖經知識、神學知識太多的人抵擋神更厲害。就像兩千年前那些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像保羅一類的人,他們都是祖祖輩輩信耶和華的人,研究聖經研究了一兩千年,聖經知識是最豐富的,但最後都成了抵擋神的罪魁,都成了道成肉身的神的仇敵,這就是聖經知識、神學知識「造就」出來的一批批的敵基督。有人説:「鑽研聖經、研究神學到底有什麽不對呀?」研究聖經、研究神學,那不是認識神的途徑,研究那些只能使人越來越背叛神,離真理越來越遠。認識神只有靠經歷神作工、經歷聖靈作工才能達到果效,研究神學、研究聖經知識不能使人獲得聖靈作工,研究那個没用。神在國度時代所成全的人、所使用的人就不具備聖經知識、神學知識,也不是知識分子,那為什麽能被神使用呢?原因是什麽?因為神成全的不是有知識的人,神成全的是誠實人,是喜愛真理、追求真理的人,是像彼得那樣的人。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

念神學、追求知識能不能使人達到認識神?不但不能使人達到認識神,反而會使人離神越來越遠,越來越抵擋神。許多知識,包括神學知識,都是與真理相敵對的,所以,越是注重神學知識的人,抵擋神越厲害,最後都成了基督的仇敵。今天我們接受基督的作工,接受基督的拯救,對神開始有了一些認識,能把世界、把知識看透,把神學理論看透,并且能背叛撒但,放弃這些知識,這就是開始進入蒙拯救的正軌了。如果人真明白真理了,對撒但的哲學法則、撒但的知識、撒但的謬論都能看透,都會分辨、解剖,都能弃絶、背叛,這樣的人就完全達到蒙神拯救了。現在我們達到這個地步没有?如果讓你解剖一種撒但哲學,你能不能用真理把它徹底批倒、批臭?如果從世界的書架上隨便拿出一本書,你能不能發現那裏面有哪些違背真理的謬論?如果從宗教裏隨便拿出一本書,你能看清它裏面的謬論,還能發現它的錯誤之處在哪兒、違背真理的地方在哪兒、跟哪些真理不相合,你能達到這個程度,你就是明白真理了,你就有真理了。如果你接觸一個信神的人,不管他是什麽人物,是牧師也好,長老也好,他説出一句話來,你一聽就知道他所説的話謬在什麽地方、錯在什麽地方、違背哪方面真理,這才能證明你真明白真理了。你們現在没有達到這個身量,説明你們還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真理的後果就是還能被撒但迷惑,還能受人的迷惑,還能跟隨假牧人、假先知。如果宗教裏的人給你一本書,你一看這書覺得都是讓人學好的,都没錯,這就證明你没有分辨,没有真理。什麽時候你能把各種各樣的宗教謬論,把凡是抵擋神的人類和抵擋神的宗教界的一切謬論都駁倒,都解剖透,都徹底批臭,那就證明你真有身量了,你能做神的見證人了。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

153 對待宗教神學理論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