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對待前途命運的原則

141 對待前途命運的原則

(1)神創造一切、主宰一切,人的命運在神的手中,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天經地義;

(2)根據神話選擇自己的道路,相信神作的一切都公義,是死是活應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3)按照神的要求真心為神花費,不管得福受禍都應追求真理、認識自己才有自知之明;

(4)認識神的公義性情就能真實順服神、盡好人的本分,自然就能放下個人的前途命運。

相關神話語:

神是主宰萬物的那一位,神是管理萬物的那一位,他創造了萬有,他管理着萬有,同時他也在主宰、供應着萬有,這就是神的地位,這就是神的身份。對于萬有來説,對于萬物來説,神的真實身份是造物的主,也是萬物的主宰,神擁有這樣的身份,在萬物中是獨一無二的。任何一個受造之物,在人類中的,還有在靈界的,都不能以任何的方式或者以任何的藉口來冒充或替代神的身份、神的地位,因為具有這樣身份的、具有這樣能力的、具有這樣權柄的、能主宰萬物的在萬物中只有一位,那就是我們的獨一無二的神自己。他活在萬物中,在萬物中行走,他也能升為至高,在萬物之上,他能降卑為人,成為有血有肉的人中間的一分子,與人面對面,與人同甘共苦,同時,他掌管着萬有,决定着萬有的命運,决定着萬有前行的方向,他更引導着全人類的命運,引導着全人類前行的方向。這樣的一位神是任何一個有生命的人都應當敬拜的,都應當順服的,也都應當認識的。所以,無論你是人類中間的哪一部分人,你是人類中間的哪種人,信神,跟隨神,敬畏神,接受神的主宰,接受神對你命運的安排,這是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有生命的人唯一的選擇,也是必須的選擇。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十》

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没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没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着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總之,無論神怎麽作工都是為了人類,正如神所造的天地萬物也都是為人效力的,造月亮、太陽、星辰都是為了人,造動物、植物是為了人,造春、夏、秋、冬是為了人,等等這些都是為了人的生存。所以,無論神怎麽刑罰人、審判人都是為了拯救人,即使剥奪人的肉體盼望,仍是為了潔净人,而潔净人則是為了人的生存。人的歸宿都在造物主的手中,人怎麽能自己掌握自己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在你們跟隨神這麽多年之後,你們對命運的認識與世人有什麽實質性的區别呢?是否真的認識到了造物主的命定,認識到了造物主的主宰呢?有些人對「這就是命」這一句話深有感觸與體會,但在他心裏絲毫不相信神的主宰,不相信人的命運是在神的安排擺布之下,也不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就如人在大海的浪濤裏身不由己,只能隨浪漂流,只能消極被動地等待,只能認命,却并不承認人的命是由神主宰的,也并不能主動地去認識神的主宰,從而達到認識神的權柄,順服神的擺布與安排,不再與命運抗争,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活在神的引導之下。也就是説,人認命了不等于人就順服造物主的主宰了;人相信命運不等于人就接受、承認、認識了造物主的主宰了;人相信命運,只不過是人承認了這一事實與這一外表的現象,并不等于人認識了造物主如何主宰人類的命運,也不等于人承認了造物主是主宰萬物命運的源頭,更不等于人能順服造物主對人類命運的擺布與安排。如果一個人只相信命運,甚至對命運深有感觸,却不能從中認識、承認、順服、接受造物主對人類命運的主宰,那他的此生便是悲劇一場,依舊是白活一世,空虚一場,依舊不能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受造人類,被造物主認可。真正對造物主的主宰有認識、有經歷的人,他的情形應該是積極的,并不是消極無奈的,而是在承認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同時,在心裏對人生對命運也有了一個準確的定義——人的一生都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當人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回顧自己所度過的人生的每一個階段,看到了每一步無論走得是艱辛還是順利都是神在引領着,神在安排着,是神的精密計劃也是神的精心安排,讓人在不知不覺當中走到了今天,能接受造物主的主宰,接受造物主的拯救,這是一個人此生莫大的福氣!如果一個人對待命運的態度是消極的,那就證實了他是在對抗神為他安排的一切,他没有順服的態度。如果一個人對待神主宰人命運一事的態度是積極的,當他回顧自己走過的路,真實地體會到了神的主宰的時候,他便有了更真實的願望要順服神所安排的一切,也更有决心有信心讓神擺布他的命運,不再悖逆神。因為他看到當人不知道命運是怎麽回事、不明白神主宰的時候,人自己任着自己的性子在迷霧中摸爬滚打、跌跌撞撞,那段路程走得太艱辛,也太心酸。所以當人認識到神主宰人命運的時候,聰明人便選擇認識、接受神的主宰,告别「靠自己的雙手來創造美好人生」的痛苦的日子,而不是繼續與命運抗争,也不是繼續以自己的方式追求所謂的人生目標。没有神的日子,看不到神的日子,人不能真切地認識神主宰的日子,每一天都過得没有意義,毫無價值,苦不堪言。無論一個人身處何方,身兼何職,人的生存方式與人的追求目標給人帶來的都是無盡的心酸與難以釋然的痛苦,讓人不堪回首。人只有接受了造物主的主宰,順服造物主的擺布與安排,追求得着真正的人生,人才能逐步擺脱所有的心酸與痛苦,擺脱人生的一切虚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對有關神主宰人類命運的這些真理有清晰、準確的認識與領會,這是每一個人的必修課,是每個人認識人生、得着真理的關鍵所在,也是人每天都要面臨的認識神的基本功課與生活,這是任何人都避不開的。如果有人想走捷徑達到這個目標,那我告訴你,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有人想逃避神的主宰,那更是不可能的!因為神是人唯一的主,神是人命運唯一的主宰者,所以人自己不可能主宰自己的命運,人也不可能超越人的命運。無論一個人的能力有多大,都不可能影響更不可能擺布、安排、左右與改變他人的命運,只有獨一無二的神自己才能主宰人的一切,因為只有獨一無二的神自己擁有主宰人類命運的獨一無二的權柄,所以只有造物主是人類獨一無二的主宰者。神的權柄不僅主宰受造的人類,而且也主宰着任何人看不見的非受造之物與宇宙星空,這是不争的事實,這個事實是真實存在的,没有一人一物能改變。如果有的人依然不滿足于現狀,覺得自己有某一方面特長,有某一方面能力,依然抱着僥幸的心理想改變或擺脱現在的處境,或者試圖想借助人為的努力來幫助自己改變自己的命運,以達到出人頭地、名利雙收的目的,那我説你是自找苦吃、自討没趣、自掘墳墓!早晚有一天你會知道你的選擇是錯誤的,你的努力是徒勞的,而你與命運抗争的野心、欲望與你自己不軌的行為必將帶你走上一條不歸路,也必將讓你為此付出沉痛的代價。雖然現在你看不到這個後果的嚴重性,但是當你對神主宰人類命運的真理經歷體驗得越來越深的時候,你就會逐步體會到我今天所説這一番話的所指與其中的真實含義了。你到底是不是有心有靈的人,是不是喜愛真理的人,就看你這個人對神的主宰、對真理是什麽樣的態度,當然這也决定你能否真正明白與認識神的權柄。如果你的一生從來都没有感受到神的主宰安排,更不能承認、接受神的權柄,那你這個人就徹底地報廢了,定規是神厭弃的對象,這是你自己所走的路與你的選擇决定的。而那些在神的作工中能够接受神的試煉、接受神的主宰、順服神的權柄,逐步對神的話有了真實經歷的人得着了對神權柄的真實認識與對神主宰的真實體驗,真正地歸服到了造物主的面前,這些人才是真正蒙拯救的人。因着他們認識了神的主宰,接受了神的主宰,因而他們對神主宰人類命運的這一事實有了準確真實的體驗與順服,當他們面臨死亡的時候,他們會如約伯一樣具有不懼怕死亡的心態,能够如約伯一樣一切順服神的擺布安排,没有個人的選擇,也没有個人的意願,這樣的人才能以真正的受造人類的身份歸回到造物主的身邊。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對現在的工作或以後的工作人都明白一些,但對以後人類到底進入什麽歸宿人却不明白。作為受造之物該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神怎麽作人就怎麽跟,我告訴你們怎麽走你們就怎麽走,你没法自己擺弄自己,你掌握不了自己,一切任神擺布,都掌握在神的手中。若神作工作提早給人一個結局,給人一個美好的歸宿,以此來吸引人,讓人來跟隨他,與人搞交易,這就不叫征服,也不是作人的生命。用一個結局控制人來换取人的心,這并不是成全人,并不能得着人,乃是用歸宿來控制人。人最關心的就是以後的結局,最終的歸宿,到底有没有好的盼望。若是征服人的工作中給人一個美好的盼望,在征服人以前先給人一個合適的歸宿來讓人追求,這樣不但達不到征服人的果效,反而影響征服工作的果效。就是説,征服工作是藉着奪去人的命運前途與審判、刑罰人的悖逆性情而達到果效的,并不是與人搞交易,即給人祝福、恩典而達到的,乃是藉着剥奪人的「自由」、取締人的前途從而看人的忠心而達到的,這才是征服工作的實質。若是起初就給人一個美好的盼望,之後再作刑罰、審判的工作,這樣,人接受刑罰、審判是在有前途的基礎上而接受的,到最終也達不到所有的受造之物無條件地順服、敬拜造物的主,只是一味地愚昧順服,或是一味地索取,并不能將人的心完全征服。所以,這樣的征服工作并不能將人得着,更不能為神作見證,這樣的受造之物并不能盡自己的本分,只能講條件,這就不叫征服,而是憐憫與賜福。人的最大難處就是命運、前途總挂在心上成了偶像,人都是為着命運、前途而追求神,并不是因着對神的愛而敬拜神,所以,征服人務必把人的私心、把人的貪心、把人那些最攔阻敬拜神的東西給對付掉,這就達到了征服人的果效。所以,最起初征服人時務必得先將人的野心、將人最致命的東西給取締,以此來發現人愛神的心,來改變人對人生的認識,改變人對神的看法,改變人生存的意義,這樣,人愛神的心就純潔了,就是人的心被征服了。但神對所有的受造之物的態度并不是單為了征服而征服,而是為了得着而征服,為了他的榮耀而征服,為了恢復起初人原有的模樣而征服,若單是為了征服而征服,這就失去征服工作的意義了。就是説,若只是把人征服,之後對人置之不理,把人的生死置之度外,這就不是經營人類了,也不是為了拯救人類了,只有將人征服之後再得着,最終將人類都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這才是所有的拯救工作的中心,才達到拯救人的目的,即將人帶入人類美好的歸宿之中進入安息,這才是所有受造之物該有的前途,也是造物的主該作的工作。若是人作工作就太有限了,只能將人作到一個地步,但并不能將人帶入永遠的歸宿之中,人不能决定人的命運,更不能保障人的前途與以後的歸宿,而神作的工作就不同于人作的工作了,他既造人就帶領人,既拯救人就把人拯救得徹底,將人完全得着,既帶領人就能將人帶入合適的歸宿之中,他既造人、既經營人就要對人的命運前途負責,這才是造物的主作的工作。雖然征服工作是藉着取締人的前途而達到的,但人到最終還得被帶入神為人預備好的合適的歸宿中。正因為是神作人,所以人才有歸宿,人的命運才有着落。這裏提到的合適的歸宿并不是以往取締的人的前途盼望,這是兩碼事。人自己所盼望的、所追求的是人在追求肉體奢侈欲望時所盼望的,并不是人該有的歸宿,而神給人預備的則是人被潔净之後所該得的祝福、應許,是神在創世後就給人預備好的,不摻有人的選擇、人的觀念、人的想象、人的肉體。這歸宿不是為某一個人而預備的,而是所有人類的安息之地。所以,這歸宿是人類最合適的歸宿。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每逢提到歸宿你們都特别認真地對待,而且你們每個人對關于歸宿的事都特别敏感,有的人恨不得給神磕上幾個響頭,以求得好的歸宿,我知道你們的急切心理,這些都不予言表。你們無非就是不想讓自己的肉體落入灾難之中,更不想讓自己的以後落入永久的懲罰之中,你們只想讓自己活得更自在一些,活得更安逸一些。所以,提到歸宿你們就特别動心,深怕自己稍不留意就得罪神因此而受到應有的報應。而且你們為了自己的歸宿不惜委曲求全,甚至為了歸宿你們中間很多一度油頭滑腦的人都突然變得特别誠懇、特别柔順起來,誠懇的樣子讓人看了寒心入骨。不管怎麽樣,你們的心都是「誠實」的,從始到終你們都毫不隱瞞地將你們内心的秘密向我敞開,或是埋怨,或是欺騙,或是忠心。總之,你們都很坦率地向我「交代」你們最深處的本質的東西,當然我也從不迴避這些東西,因為這一切都司空見慣了。你們寧願為最後的歸宿下火海,也不願為了得着神的稱許而丢掉一根頭髮。不是我對你們太教條主義,而是你們太没有忠誠的心來面對我所作的一切,這話或許你們都不明白,那就讓我來作一個簡單的解釋:你們需要的不是真理、生命,不是做人的原則,更不是我煞費苦心的作工,而是你們肉體所擁有的一切(錢財、地位、家庭、婚姻等等)。對于我的話語或作工你們根本就是不屑一顧,所以我用兩個字概括你們的信,那就是「敷衍」。你們絶對忠心的事那你們就不惜一切去達到,而對于信神的事我發現你們并没有不惜一切,而是相對地忠心、相對地認真,所以我説凡是没至誠的心的人都是信神失敗的人。仔細地想想,你們中間失敗的人是否很多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談歸宿》

歸宿、命運對你們來説都很重要,而且關係重大,你們認為若是不謹小慎微地做事那就等于没有了歸宿,等于毁掉了自己的命運。但你們可曾想過,若是為了歸宿而付出的人仍是徒勞,這樣的付出不會是真情,只有假象與欺騙,若是這樣,那為了歸宿而付出的人將迎來最後一次失敗,因為人信神的失敗都是由欺騙而造成的。我説過,我不喜歡人奉承我,不喜歡人如何對我溜鬚或是怎樣對我熱心,我喜歡誠實的人來面對我的真理與我的期望,更喜歡人能對我的心體貼入微,甚至能做到為我付出一切,這樣我的心才能得到安慰。現在你們的身上有多少我不喜歡的東西呢?又能有多少我喜歡的東西呢?難道你們没有人發現你們為了歸宿而付出的種種醜態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談歸宿》

人若真能將人生的正道看透,將神經營人的宗旨看透,人就不至于將個人的前途命運挂在心上當寶貝的,人就没心思再侍候自己那猪狗不如的爹娘。人的命運前途不正是當代所謂的彼得的「爹娘」嗎?人與其親如骨肉,肉體的歸宿、肉體的將來到底是活着見神,還是死後靈魂去朝見神,肉體的明天是在患難一樣的大火爐裏,還是在火的焚燒之中,等等這些關乎人的肉體是受禍還是受苦的問題(這裏受苦指得福,苦指將來的試煉對人的歸宿有益處;禍指站立不住或指受迷惑,或指灾中「不幸遇難」,性命難保,靈魂并無有合適的歸宿)不正是現在在此流中的每個有頭腦、有理智的人所最關注的一大要聞嗎?人的理智雖然健全,但或許人想的都并非完全合乎人的理智所該具備的,因為人都很茫然,人也都盲從,對人該進入的人都應該瞭如指掌,對患難中(指在火爐的熬煉中)該進入的、火的試煉中人該具備的更應理清頭緒,别一味地侍候自己那猶如猪狗一樣的、螞蟻臭蟲不如的爹娘(指肉體),何苦為其苦苦思索、費盡心思、絞盡腦汁呢?肉體本不屬你,而是在那控制你又掌握撒但的神的手中(原指本屬撒但,因撒但也在神的手中,所以話只好這樣説,因為這樣説更有説服力,是指人并非完全在撒但權下,而是在神手中)。你活在肉體的痛苦之中,但肉體是屬你的嗎?肉體是由你掌握的嗎?何必為肉體掏空心思呢?何必為你那早已被定了罪的、早已被咒詛的、早已被污鬼玷污了的腐臭了的肉體而痴痴地求告神呢?何必將撒但的同幫總挂在胸前呢?你不擔心肉體會把你真正的前途、美好的盼望、人生的真正的歸宿給斷送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營人的宗旨》

一個人的結局、歸宿不是根據人的意願决定的,也不是根據人的喜好與想象决定的,最終這件事的决定權在造物主那兒,在神那兒。在這事上人應該配合的是什麽?人只有一條路可以選,追求真理,明白真理,聽神的話,達到蒙拯救,最終人才有好的結果,才有好的命運,與之相反的,那人的前途命運會怎樣就可想而知了。所以在這件事上,你不要看神給了你什麽應許,神對人類的結局是怎麽説的,神給人類預備了什麽,這些跟你無關,那是神的事,你搶不來,你要不來,你也换不來。作為一個受造之物,你該做的是盡上你自己的本分,全心、全意、全力地做你該做的,剩下的關于前途命運的事,以後人類歸宿的事,那不是你能决定的,這事在神的手中掌握,這一切都由造物主來主宰、來安排,跟任何一個受造之物都没有關係。有的人説:「跟我們没有關係,為什麽要告訴我們呢?」雖然跟你們没有關係,但跟神有關係,這事只有神才知道,只有神才能説出來,只有神有資格應許給人類這些。神知道神就不應該説嗎?你不知道你的前途命運是什麽還要追求前途命運,這就錯了。神没讓你追求這個,神只是知會你一聲,如果你錯誤地認為這是神讓你把它當作追求目標,那你就太没理智了,你就不具備正常人性的思維了。對于神的所有應許,你知道就行了。你得承認一個事實:無論什麽樣的應許,是好的、一般的,還是人喜歡的或者人不太感興趣的,都由造物主來主宰,來安排,來定規。只有按着造物主所指定的正確的方向、路途去走、去追求,才是受造之物的本分與義務,至于最終你能得着什麽,你在神的哪個應許當中有份,這一切都根據你的追求,根據你所走的道路,也根據造物主的主宰。

——摘自《揭示敵基督·盡本分只為出人頭地、滿足自己的利益與野心,從不考慮神家利益,甚至出賣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為代價换取個人的榮譽(九)》

現在你該知道怎樣被征服,被征服之後人的表現是什麽,你説你被征服了,你能不能順服至死?不管有没有前途你都能跟隨到底,不管環境怎麽樣你能對神不失去信心,最後得達到約伯的見證——順服至死,達到彼得的見證——愛神至極,達到這兩方面見證。一方面像約伯,他物質東西没了,肉體的病痛臨到他,但是約伯不弃絶耶和華的名,這是他的見證。彼得能够愛神至死,到死的時候還愛神,上十字架還愛神,不想自己的前途,也不追求自己美好的盼望、奢侈的想法,只追求愛神、順服神的一切安排,你得達到這個標準才算是見證,才是被征服以後被成全的人。現在人如果真認識自己的實質,認識自己的地位,還追求什麽前途、盼望?不管神是否成全我,我得跟隨神,神現在作的一切都好,都是為了我,為了讓我們的性情能够變化,脱離撒但的權勢,使我們生在污穢之地却能够脱離污穢,擺脱污穢,擺脱撒但的權勢,能够從撒但的權勢下出來:這是你該認識的。當然對你是這樣要求的,在神那兒只不過是征服,使人裏面有順服的心志,能够一切任神擺布,這就成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内幕 二》

你信神跟從神你得有愛神的心,你得脱去敗壞性情,你得追求滿足神的心意,你得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你既信神、跟從神就得為神獻上一切,不應有個人的選擇與要求,你得做到滿足神的心意,既是一個被造的人,那你就應順服造你的主,因你本不能掌握自己,也没有掌握自己命運的本能。你既作為一個信神的人,就應追求聖潔,追求變化。你既然是一個受造之物就應守住自己的本分,應安分守己,不要超越自己的本分,這并不是轄制你,也并不是用教條來壓制你,而是你盡本分的路途,是一個行義之人所能做到的,也是該做到的。……神造了萬物,就讓一切的受造之物都歸到他的權下,都順服在他的權下,他要掌管萬有,讓萬有都在他的手中,凡是受造之物,包括動物、植物、人類、山河、湖泊都得歸在他的權下,天上的萬物,地上的萬物,都得歸在他的權下,不能有任何選擇,都得順服他的擺布,這是神定規的,也是神的權柄。神掌管着一切,使萬物都有層有次,都按着神的意思各從其類、各居其位,再大的物也不能超越神,都為神所造的人類而服務,没有一物敢叛逆神或向神提出别的要求的。所以説,作為一個受造的人也得盡到人的本分,不管人是萬物當中的主人也好,或是萬物的管理者也好,人在萬物中的地位再高也是在神權下的小小的人,僅僅是一個小小的人,一個受造之物,人永遠不能高于神。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所該追求的就是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就是没有一點選擇地來追求愛神,因為神就是值得人愛的。追求愛神的人,不應追求個人的利益,不應追求個人的盼望,這是最正確的追求法。你所追求的是真理,實行的是真理,得到的是性情的變化,那你所走的路就是正確的路。你所追求的是肉體的福氣,實行的是自己的觀念中的真理,性情没有一點變化,對肉身中的神没有絲毫的順服,而且仍是活在渺茫中,那你所追求的定規將你帶入地獄,因為你走的路是失敗的路。你是被成全還是被淘汰都在乎你個人的追求,也就是: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141 對待前途命運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