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對待被顯明淘汰之人的原則

136 對待被顯明淘汰之人的原則

(1)對信神多年始終不盡本分也不追求真理的不信派、假信徒,實屬外邦人,應該弃絶;

(2)對能忠心效力但有敗壞流露又有過犯的人不能一棍子打死,應憑愛心對待,給悔改機會;

(3)對能甘心效力但不追求真理的人,即使盡本分没有原則,只要不是作惡攪擾,就不能清除;

(4)對于不甘心效力還能常常作惡,在教會中絲毫不起好作用的必須清除、開除。

相關神話語:

現在是我擬定每個人結局的時候,不是我開始作人工作的階段,我將每個人的言語、行為以及每一個人的跟隨歷程與原有屬性或其最終的表現都一一列記在我的記事册上,這樣,無論怎樣的人都難逃我的手,都會按着我的分布而各從其類的。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别無選擇。你們都應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樣都要受懲罰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改變的。所以,受懲罰的人都是因着神的公義而受懲罰的,是因着他們自己作惡多端而遭到了報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

人類進入安息之中以前,各類人是被懲罰還是得賞賜是根據其是否是尋求真理、是否是認識神、是否是能順服看得見的神。那些雖曾效力却不認識也不順服看得見的神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這些人便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無疑就是被懲罰的對象,并且按着其惡行對其進行懲罰。神是讓人相信的,也是值得人順服的,而那些只相信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就都是不相信神而且也做不到順服神的人,這些人若到征服工作的末了還是不能做到相信看得見的神,而且仍是悖逆、抵擋在肉身中看得見的神,那這些「渺茫派」無疑就是被毁滅的對象了。就如在你們中間的人,凡是口頭承認道成肉身的神却行不出順服道成肉身的神的真理的人,到最終將都是被淘汰毁滅的對象,凡是口頭承認看得見的神而且吃喝看得見的神所發表的真理却追求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更是將來毁滅的對象,這些人都不能存留到工作結束以後的安息之中,類似這樣的人不能有一個存留在安息之中的。屬魔鬼之類的人都是不行真理的人,他們的實質都是抵擋、悖逆神的,并没有絲毫意思順服神,這類人都是毁滅的對象。你有無真理、是否抵擋神是根據你的實質,并不是根據人的外貌或人偶爾的言行。每個人是否被毁滅都是由其實質决定的,是根據他們的行事與追求真理所流露的實質而確定的。同樣是作工的人而且作同樣多的工作,人性的實質是善的、是有真理的,那就是存留的對象;人性的實質是惡的、是悖逆看得見的神的,那就是滅亡的對象。神作工或説話凡是針對人類的歸宿的都是按其實質而作合適的處理,不會有一點差錯,更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失誤,只有人作工才會摻有人的情感或摻有人的意思,神作工都是最合適的,决不會誣陷任何一個受造之物的。現在有許多人對以後人類的歸宿看不透而且也不相信我説的話,凡不信的與那些不行真理的都是魔鬼!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神作拯救工作期間將所有可被拯救的人最大限度地都拯救回來,并不丢掉一個,因他作工的目的就是為了拯救人。凡是不能在神拯救人期間達到性情變化的,凡是不能在神拯救人期間完全順服神的,都是被懲罰的對象。這步話語的工作將所有的人所不明白的道與奥秘都向人打開,以便使人都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神對人的要求,使人都能有條件去實行神的話,達到性情變化。神只是用話語來作工,并不因着人一點悖逆就將人懲罰,因為現在是拯救工作期間,若是人有悖逆就將人懲罰,那所有的人都將没有蒙拯救的機會,都將被懲罰落入陰間。話語審判人的目的就是為了達到讓人認識自己、順服神,并不是藉着話語的審判來懲罰人。在話語作工期間,要有許多人暴露出悖逆與抵擋,暴露出人對道成肉身的神的不順不服,但他并不因此而將這些人都一一懲罰,而是只將那些敗壞至極的不可挽救的人弃絶,將其肉體交給撒但,個别的將其肉體取締,其餘那些人仍繼續跟隨經歷對付修理,若是在跟隨期間仍不能接受對付修理,而且越來越墮落,這樣的人就已失去蒙拯救的機會了。每個接受話語征服的人都有好幾次機會蒙拯救,神拯救每一個人都給其放鬆到最大限度,也就是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只要人能迷途知返,只要人能悔改,神就給其機會讓其得着救恩。在人起初悖逆神時,神并没有意思要將人擊殺,而是盡量地拯救,若是人真的没有拯救餘地了那就會被神弃絶。之所以不輕易懲罰一個人就是因為神要將所有可拯救的人都拯救回來,他只是用話語來審判、話語來開啓引導,不是用刑杖來擊殺。用話語來拯救人是最後一步工作的目的、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整個人類都被撒但敗壞了,就人的本性來説都是背叛神的,但在經撒但敗壞的人當中,有的人能順服神的作工,并且能接受真理,他就能得着真理達到性情變化。有的人不注重尋求真理,只滿足于明白道理,聽見好的道理也能守着,明白道理以後也能盡點本分,讓他做什麽他也去做,人性也過得去,花費點、撇弃點、受點苦也都行,就是不在真理上求真,認為只要不犯罪就行,始終不能明白真理的實質,這樣的人到最後如果能站立得住也能剩存下來,但是他不可能有性情變化。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在大紅龍國家,我作了一步令人莫測的工作,使人都在風中摇擺,隨之許多人都隨着風的颳動而悄悄飄去,這也正是我所要揚盡的「場」,是我所盼望的,也是我的計劃。因在我作工之時,不知不覺進來許多「惡者」,但我并不急于將其趕走,而是在適當的時候將其沖散。從此,我才作生命的起源,讓那些真心愛我的人從我得着無花果樹的果子,從我得着百合花的香氣。因為在撒但寄居之地、在屬灰塵之地上無有純金存留,只有沙土,所以,面對此情,我就作了一步這樣的工作。要知道,我得着的是提煉出來的純金,不是沙土,惡者怎能存留在我的家中呢?我怎能容讓狐狸寄生在我的樂園中呢?我千方百計將其趕走,在我的心意未顯明以先,誰也不知我要作什麽,趁此機會,我便將那些惡者趕了出去,他們被迫離開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心中有神的人無論神如何試煉都不改變對神的忠貞,心中無神的人一旦神的工作對其肉體不利,他便改變了對神的看法,甚至離神而去,這都是在最終站立不住的人,都是專求得福根本無心去為神花費而貢獻自己的人,這類小人在工作結束的時候都得被「驅逐」出去,對這些人根本不講情面。没有人性的人對神根本不會有真實的愛,環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圖時便對神百依百順,一旦他們的欲望受到破壞或最終破滅時,這些人就立即起來反抗,甚至一夜之間就由一個滿面堆笑的「好心人」變成一個滿臉横肉的劊子手,竟然無緣無故地將昨日的恩人當作不可一世的仇敵,這些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若不驅逐出境豈不是心頭之患嗎?拯救人的工作并不是到征服工作結束之後就大功告成了,雖然征服工作告一段落了,但潔净人的工作并没有結束,什麽時候將人徹底潔净了,將那些真心順服神的人都作成了,將那些心中無神的偽裝分子都清除出去了,這才是工作的終結。在最終的一步工作中不能滿足神的人便是被完全淘汰的人,被淘汰的人都是魔鬼之類的人,不能滿足神的便是悖逆神的,這些人即便現在跟隨着也并不證明這些人就是以後剩餘下來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對新的工作没有認識而且還觀念重重,在教會中什麽功用都盡不上反而還各處挑撥、傳消極話,甚至在教會中胡作非為、亂打亂鬧,將那些没分辨的人攪得昏頭脹腦不知所以然,這樣的活鬼、這樣的邪靈趁早退出教會,免得教會因你而受虧損。今天這樣的作工你不害怕,明天公義的懲罰你也不害怕嗎?在教會中存在大量的混飯吃的人,存在着許多企圖破壞神正常工作的野狼,這些東西都是魔頭打發來的魔鬼,都是企圖吞吃那些無知的小羊的惡狼。這些所謂的「人」若不除去就成了教會之中的寄生蟲,都成了貪吃祭物的蛀蟲,這些卑鄙無知、下流低賤的蛆蟲遲早有一天會被懲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有一類人他對任何人都能施以愛心、幫助、寬容,唯獨對神那是勢不兩立,與神是死對頭。一涉及到真理,涉及到神所説的、神所要求的,他不但不能接受,處處打横、質疑,散布觀念,而且還做出很多不利于神家工作的事,甚至一涉及到他利益的時候,他就能起來公開與神叫囂,這樣的人是什麽人?(仇視神的人。)人的本性裏都有仇視神的一面,都有這個實質,但是有的人没這麽嚴重,那這類人為什麽能這麽仇視神呢?他是神的仇敵,是魔鬼,土話講就是活鬼!神拯救的人當中有没有這樣的活鬼?(没有。)所以,你們要是認準了教會裏哪些人是這樣的活鬼,就得趕緊把他們清除出去。如果説這個人平時表現得挺好,只是一時情形不太好,或者是身量太小不明白真理,做出點打岔攪擾的事,但不是一貫的,他的本性不是這樣的人,這就可以留用。有的人人性不太好,但是這個人有一方面長處,他願意效力,還肯吃苦,只是誰得罪他不行,他跟誰拼命,但不得罪他的時候還挺正常,他也没做什麽損人利己的事,這樣的人也可以留用,不能説他就能蒙拯救,但他最起碼可以效力,至于能不能效力到最終就看他個人的追求了。但是如果這個人是活鬼,是神的仇敵,那他絶對不能蒙拯救,這是百分之百的,這就得清除了。有些人被清除是給他一次悔改機會,給個教訓,有些人被清除就是看透他的本性了,他不能蒙拯救。人跟人不一樣,有些人被清除了雖然情形下沉、黑暗,但是本分他没有放下,他還繼續盡着本分,這樣的人跟完全不盡本分的人裏面是兩種情形,走的路途是不一樣的。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該有的態度》

那些專為自己肉體打算、喜歡安逸的人,那些似信非信的人,那些行污醫邪術的人,那些專搞淫亂、破爛不堪的人,那些偷吃耶和華祭物、偷取耶和華財物的人,那些喜歡賄賂的人,那些做夢上天堂的人,那些狂傲自大、專為自己的名利而争奪的人,那些散布輕慢之語的人,那些褻瀆神自己的人,那些專搞論斷、毁謗神自己的人,那些拉幫結夥搞獨立的人,那些高捧自己勝過高舉神的人,那些陷在淫亂中的輕浮的少男少婦、中老年男女,那些在人中間喜歡個人名利、追求個人地位的男人與女人,那些陷在罪中執迷不悟的所有的這類人不都是不可挽救的人嗎?淫亂、罪惡、污醫、邪術、褻瀆之語、輕慢之言在你們中間盛行,真理、生命之言在你們中間被踐踏,聖潔之語在你們中間被玷污。滿了污穢、悖逆的外邦之種!你們的結局歸為何處呢?那些喜歡肉體、專搞肉體邪術的、陷在淫亂罪中的人還有何臉面活着呢?你不知道你們這類人已是不可挽救的蛆蟲嗎?還哪有資格要求這要求那呢?不喜愛真理專喜愛肉體的人,到如今仍是一點不改變,這樣的人如何拯救呢?不喜愛生命之道,不高舉、見證神,而是圖謀自己的地位、高捧自己的人,到如今不仍是這樣嗎?有何拯救價值呢?人能否被拯救,不是看你的資格有多老,不是看你作工有多少年,更不是看你的資歷有多少,而是看你的追求到底有無果實。你該知道,拯救的是可結果實的「樹」,不是枝葉茂盛、鮮花繁多但不結果子的「樹」,縱使你多年流浪街頭又能怎麽樣呢?你的見證在何處呢?你敬畏神的心遠遠低于你愛慕自己、戀于情欲的心,這樣的人不是敗類嗎?怎麽可以作為被拯救的標本、模型呢?你的本性難移,你的悖逆太多,不可救藥!這樣的人不正是被淘汰的人嗎?我的工作結束之時不也正是你的末日來到之時嗎?我在你們中間作了多少的工、説了多少的話,你們曾有多少入耳了?曾有多少順服了?我的工作結束之時也是你抵擋我與我對立結束之時。在我作工期間,你們總是與我對着幹,我説的話你們從未聽從,我作着我的工作,你也作着你自己的「工作」,搞自己的小王國,你們這幫狐狗之類,盡與我對着幹!總想把那些專愛自己的人拉到自己的懷裏,你們的敬畏之心在何處?盡搞欺騙!没有順服與敬畏,都是欺騙,盡是褻瀆!這樣的人還可拯救嗎?喜歡淫亂的、好色的男人總想着把那些妖艷的淫婦拉到自己身邊來供自己「享受」,這樣的淫亂之鬼我决不拯救,恨透了你們這些污鬼,你們的「色」與你們的「妖艷」將你們毁入地獄之中,你們還有何言語呢?你們這些污鬼、邪靈太可惡!令人噁心!這樣的賤貨還可挽救嗎?陷在了罪中還能被拯救嗎?今天這樣的真理、這樣的道路、這樣的生命并没有吸引你們的心,而那些罪惡,那些錢財、地位、名利、肉體享受、男人的姿色、女人的妖艷却吸引了你們的心,你們怎有資格進入我的國中呢?你們的形象比神還高大,你們的地位比神更高,在人中間的威望更是不用提,你們竟成了人崇拜的偶像,你不是成天使長了嗎?顯明人的結局之時,也就是拯救的工作接近尾聲之時,你們中間有許多人是不可挽救的尸體,務必得淘汰。在拯救工作期間,對所有的人都是慈容善面,到工作結束之時,各類人的結局就都顯明了,那時就不是慈容善面了,因為人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了,人都各從其類了,再作拯救的工作也没有意義了,只因為拯救的時代過去了,既過去便不再重返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 七》

在弟兄姊妹中間總釋放消極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攪擾教會的,這樣的人有一天都得被開除出去,都得被淘汰。人信神若不存着敬畏神的心,若不存着順服神的心,那這樣的人不僅不能為神作什麽工作,反而成了攪擾神工作的人,成了抵擋神的人。信神的人不順服神、不敬畏神,而是抵擋神,這是信神之人的最大的耻辱。信神的人如果與不信神的人的言談、舉止都是一樣的隨便不受約束,那這人比外邦人還邪惡,是典型的惡魔。那些在教會中釋放毒言惡語的人,那些在弟兄姊妹中間散布謡言、挑撥離間、拉幫結夥的人,本應都開除出教會,但因着作工時代的不同將這些人限制起來,因為這些人定規就是被淘汰的對象。被撒但敗壞的人都有敗壞性情,但有一部分人只限于有敗壞性情,另一部分人則不是這樣,他們不僅有撒但敗壞性情,而且其本性已惡毒到極處,這類人所做的、所説的不僅限于流露撒但的敗壞性情,他們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他們所做的都是打岔攪擾神的工作,他們做的都是攪擾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破壞正常的教會生活,這些披着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對這些撒但的差役應采取毫不客氣的態度,采取弃絶的態度,這才是站在神的一邊,若不能做到這一點的都是與撒但同流合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每處教會都有攪擾教會的人,都有打岔神工作的人,這些人都是撒但化裝打入神家的。這類人尤其會假冒,到我面前恭恭敬敬,點頭哈腰,活像一隻癩皮狗,他們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獻出自己的「一切」,到弟兄姊妹面前却又是一副醜相,見到實行真理的人就打擊、排擠,見到比自己厲害的人就奉承、吹捧,在教會中横行霸道。可以説,幾乎多數教會之中都有這樣的「地頭蛇」「哈巴狗」。他們在一起鬼頭鬼腦,互相擠眉弄眼,誰也不實行真理,哪一個的毒汁多就是「魔頭」,哪一個的威望高就在他們的同夥中立旗杆。這些人横行在教會之中,散布消極,釋放死亡,想幹什麽就幹什麽,想説什麽就説什麽,没有人敢攔阻,充滿撒但性情。他們這樣一攪擾,就給教會帶來死亡氣氛。在教會中那些行真理的人遭到弃絶,不能盡上自己的所能,而那些攪擾教會、散布死亡的人在教會中横行,而且多數人都隨從,這樣的教會簡直就是撒但掌權,就是魔鬼作王。教會中人若不起來弃絶那些魔頭,這些人也遲早要被斷送的,以後對這樣的教會應采取措施,若是能行點真理的人也不尋求,那這個教會就被取締了。若在一處教會中没有一個肯行真理的人,没有一個能站住神見證的人,這個教會就徹底隔離,必須斷絶與其他教會的來往,這叫埋葬死亡,這叫弃絶撒但。在一處教會中若有幾個地頭蛇,還有一些没有一點分辨的「小蒼蠅」隨着,教會中人如果看完真理之後還不能弃絶這些地頭蛇的捆綁、擺布,那到最終將這些糊塗蟲都淘汰,雖然這些小蒼蠅不作什麽大凶,但他們是更詭詐的人,是更圓滑的人,類似這樣的人都淘汰,一個不留!屬撒但的就歸給撒但,屬神的必尋求真理,這是人的本性决定的。讓那些隨從撒但的都滅亡吧!對這樣的人一點不可惜。讓那些尋求真理的人都得着供應,讓其盡情地享受神話。神是公義的,是不會偏待人的。你是魔鬼你就行不出真理,你是尋求真理的人也絶不會被撒但擄去,這是確定無疑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真正信神的人是肯實行神話的人,是肯實行真理的人,真正能够站住神見證的人也是肯實行神話的人,是真正能够站在真理一邊的人。行彎曲、搞不義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都是羞辱神的人。在教會中搞紛争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撒但的化身,這樣的人太惡毒,那些没分辨却不能站在真理一邊的人都是心術不正、污衊真理的人,這些人是更典型的撒但的代表,是不可救藥的人,這樣的人當然也是被淘汰的對象。在神的家裏不容讓那些不行真理的人存留,不容讓那些故意拆毁教會的人存留,但現在并不作開除人的工作,只不過到最終他們被顯明而淘汰了。對這些人不作更多的無用工,是撒但就不能站在真理一邊,是尋求真理的人就能站在真理一邊。不行真理的人就不配聽真理的道,就不配見證真理,真理根本不是針對他們説的,真理是對行真理的人説的。在未顯明所有人的結局以先,對那些攪擾教會的、打岔工作的人先放在一邊不予處理,當工作結束的時候將這些人一個一個地顯明出來之後淘汰。在供應真理期間暫時不理睬他們,當全部真理都向人顯明,那時就該淘汰人了,那時也就是各從其類的時候了。那些没有分辨的人因着他們的小聰明而被斷送在惡人手中,被惡人騙走不得再回來。對這樣的人就應這麽處理,因着他們不喜愛真理,因着他們不能站在真理一邊,因着他們隨從惡人,站在了惡人一邊,與惡人聯合起來抵擋神,他們明明知道那些惡人所流露的是惡,但他們却硬着頭皮、背着真理而隨從了惡人,這些不行真理、行毁壞可憎之事的人不都在作惡嗎?他們儘管有作「王」的,有附和的,但他們抵擋神的本性不都是相同的嗎?他們還有什麽藉口説神不拯救他們呢?他們還有什麽藉口説神不公義呢?不都是他們的惡把他們毁滅了嗎?不都是他們的悖逆將他們拉向地獄了嗎?行真理的人最終將因着真理而得救、被成全,不行真理的人最終將因着真理而自取滅亡,這是那些行真理與不行真理之人的結局。我勸那些不打算行真理的人趁早離開教會,免得犯更多的罪,那時後悔也晚了,尤其是那些拉幫結夥搞分裂的人、那些教會中的地頭蛇更得早點離開。這些屬于惡狼本性的人是改變不了的,不如趁早離開教會,不要再攪擾弟兄姊妹的正常生活,免得遭到神的懲罰。那些隨幫唱柳的人也趁現在這個機會作個反省,是隨從惡人出去,還是留下來老老實實地跟隨,對這事要考慮清楚。再給你們選擇一次的機會,我等着你們的回答。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什麽是審判,什麽是真理,你都明白了嗎?若你明白了,我勸你還是服服帖帖地受審判,否則你永遠没有機會得到神的稱許,永遠没有機會被神帶入神的國中。那些只接受審判却總不能被潔净的人,也就是在審判的工作中逃走的人將永遠被神厭弃,他們的罪狀比那些法利賽人的更重、更多,因為他們背叛了神,他們是神的叛逆者,這些連效力都不配的人將受到更重的懲罰,而且是永久的懲罰。神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曾口頭對他忠心却背叛他的叛徒,這樣的人將受到靈、魂、體都受懲罰的報應,這不正是神公義性情的流露嗎?這不正是神審判人、顯明人的目的嗎?神將在審判期間作惡多端的人放在了邪靈群居之地讓其任意毁壞其肉體,他們的肉體散發着死尸的味道,這是他們應有的報應;神將那些并不忠心的假信徒、假使徒、假工人的各種罪狀一一列在他們的記事册上,在合適的時候將他們扔在污鬼之中,讓污鬼任意玷污他們的全身,使他們永遠不得超生,使他們永遠不能再見到光明;神將那些曾經一度時期效力却并未忠心到最終的假冒為善的人列在了惡人中間,讓其與惡人同流合污成為烏合之衆,最終將其滅掉;神將那些從未對基督忠心或從未獻出一點力量的人扔在一邊從不搭理,更换時代時將他們統統滅掉,他們便不再存活在地上,更談不上進入神的國中了;神將那些從未對神真心而是被逼無奈應付神的人列在了為子民效力的人中間,他們這些人僅能存活一小部分,大部分的人將同那些連效力都不合格的人一同被毁滅;最終,神將所有與神同心合意的人,神的子民、衆子以及神所預定做祭司的人帶入神的國度之中,這些都是神作工中得着的結晶。而那些并不能歸于神所劃分類别中的人則都被列在外邦人的行列之中,他們的結局是什麽你們是可想而知的。我該説的都對你們説過了,該選擇怎樣的路那都是由你們自己的選擇而决定的。你們應明白這樣一句話:神的作工從來就不等待任何一個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義性情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無情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136 對待被顯明淘汰之人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