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分辨敵基督惡魔的原則

118 分辨敵基督惡魔的原則

(1)敵基督惡魔都是狂妄自大、誰也不服,從不高舉神、見證神,最擅于講字句道理迷惑人;

(2)敵基督惡魔都是仇恨真理、抵擋真理,絲毫不認識自己,没有自知之明,特别狂妄自是;

(3)敵基督惡魔只喜歡争權奪利,總想迷惑人、牢籠人、控制人搞獨立王國,讓人都順服他;

(4)凡屬敵基督惡魔都是對聖靈使用之人懷有刻骨仇恨,百般論斷詆毁攻擊,企圖取而代之。

相關神話語:

神對敵基督的定義是什麽?與神敵對,那是神的仇敵呀!跟神敵對,與真理敵對,仇視真理,仇視神,仇視一切正面事物,這不是一個普通的人一時軟弱、愚昧,有點錯誤的思想、錯誤的觀點,或是有點偏謬的領受,與真理不相符,不是這些。那是敵基督,是神的仇敵,他是仇視一切正面事物,仇視一切真理,仇視神的一切性情、實質的一個角色。這個角色在神那兒怎麽看?神不拯救!這些人藐視真理、厭煩真理,就是這個性質。這不是揭露大衆的普通的敗壞性情,比如狂妄或者有點剛硬、有點詭詐,這裏揭露的是邪惡、凶惡與厭煩真理,是在敗壞性情當中最嚴重的表現、性情,是撒但最典型、最實質的東西,而不是在普通的敗壞的人身上流露一點敗壞性情,對真理構不成什麽威脅或者是形不成一種勢力,這是一種與神敵對的勢力,他們能攪擾教會、控制教會,能拆毁、打岔神的經營工作。這是普通的敗壞的人做的事嗎?絶對不是,所以説你不要輕看這事。有些人也有邪惡性情,有的表現在自私卑鄙上,有的表現在性情凶惡上,不容許别人欺負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敵基督有什麽不同呢?他主要的性情不是狂妄,他是邪惡得厲害。他的邪惡主要表現在什麽地方?就是做事詭异,普通有心眼兒的、有點文化、有點社會閲歷的人都很難測透他,這就上升到邪惡了,不是詭詐了。他能玩陰謀、玩手段,玩得比一般人「高級」,一般人不是他的對手,對付不了他,這就是敵基督。為什麽説一般人對付不了他呢?就是他邪惡得太厲害了,對人極具迷惑性。為什麽要把敵基督的表現拿出來交通呢?就是敵基督太能迷惑人了,一迷惑就是一片,就像瘟疫似的,具有殺傷力,一傳染就是一片,傳染的速度快、範圍廣,傳染率、死亡率都比普通的病高,這後果是不是嚴重了?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四》

敵基督的實質最明顯的一個特徵就是專權,大權獨攬,誰説的都不聽,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裏,任何人的説法、作法,任何人的見識、觀點、長處,在他眼裏都不如他,都没有資格參與他要做的事,也都没有資格被他諮詢、給他提出意見,就是這樣的性情。這是不是敵基督的一方面特徵?有些人説這是不是人格低下啊?用人格來説就有點太淺了,這哪是人格低下啊,這就是性情、本性,本性太凶惡。為什麽説是本性太凶惡呢?他把神家的工作、教會的利益據為己有,當作私有財産,所以他作神家工作的時候考慮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只是自己的地位、臉面。他排斥所有在他眼中對他的地位、聲望能構成威脅的人,打壓、孤立這些人,甚至有一些在教會當中可用的、適合盡一些特殊本分的人,他也排斥、打壓。他絲毫不考慮神家工作,絲毫不考慮神家利益,只要對他的地位構成威脅,對他不服、没把他看在眼裏的,他就排斥,不讓你靠近,不讓你做他的配搭,不讓你在他負責的工作範圍裏擔任任何的重要角色,或者起到任何重要的作用,他就排斥這些人。這些人做任何的好事,對神家有利的事,他都不讓顯在弟兄姊妹面前,不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些人無論立多大功,為神家做了多大的好事,他都掩蓋、縮小,不讓弟兄姊妹知道。另外,他在弟兄姊妹中間常常説這些人的毛病、敗壞,説這些人狂妄、鑽牛角尖、鑽人鑽事,好出賣神家利益,好胳膊肘往外拐,愚昧,等等,找各種毛病來排斥、打壓這些人。其實在神家當中的很多人,有些人有一方面的特長,有些人就是稍微有點毛病但還能盡一些本分,這些人是適合盡本分的,合乎盡本分人員的原則,但是在敵基督來看,他認為什麽呢?「我眼裏可不揉沙子,你想在我的班子裏擔任角色,跟我争上下,那是不可能的,你想都别想。你能耐比我大,口才比我好,文化比我高,人緣也比我好,我的風頭要是被你搶去怎麽辦?讓我跟你配搭,想都别想!」他考慮神家的利益嗎?不考慮。他就考慮自己的地位保不保,所以他寧可損失神家的利益也不用這些人,這是排斥。另外,他培養那些没什麽能耐的、窩囊的、好使唤的、聽話的、愚昧的渾人,那些没見識、没主見、不明白真理的人,就專門培養這些人。……這樣做對神家的工作有利嗎?没利。那他考不考慮這些?他考慮的是什麽?「我跟哪些人在一起工作、配搭能順心,能刷存在感,能顯明我的價值,我就找什麽樣的人。」他那些跟班就是一幫不通靈的渾人,臨到事誰也不尋求真理,誰也不明白真理,誰也不按真理原則辦事,可是有一樣他喜歡,就是這些人臨到什麽事都找他,都聽他的。這就是他找配搭的原則。找一幫渾人、廢物作工作,捧臭脚,最後神家的有些工作就耽誤了,在利益上、工作進度上都受到影響,但是這些人什麽知覺也没有,還説「那又不是我一個人的責任」。大家都説不是自己的責任,那這個責任到底是誰的?出問題了誰都不擔責任,這些人這些年聽道都聽哪兒去了?事實都擺在眼前了還不承認,這是什麽東西?這個事實就證明他選的那些人都不行,不接受真理。敵基督這一類人,他們專門跟這些不接受真理、不喜愛真理的渾人、窩囊廢、卑鄙小人打成一片,就籠絡這些人,跟這些人配搭得特别和諧、親密、順暢,這是什麽東西?這算不算敵基督團夥啊?你把他們的「祖宗」一撤,底下那幫孝子賢孫就不願意了,論斷説上面不公平,抱成一團替他打抱不平。敵基督這一類人就光是一些惡人嗎?有些敵基督他也是窩囊廢,也没什麽大能耐,但是有一樣,他特别喜愛地位。你别以為他没能耐、没文化就不喜歡地位了,那就錯了,你没把敵基督的實質看透,只要是敵基督就喜歡地位。既然説敵基督不能與任何人配搭,那他怎麽還培養一幫臭魚爛蝦,培養一幫捧臭脚的呢?他是要跟這些人配搭嗎?如果他真能跟這些人配搭的話,那這句話就不成立了。不能與任何人配搭,這個「任何人」也包括他培養的這些人。那他培養這些人幹什麽?培養一幫好使唤、好擺弄的,没有主見、他説什麽都聽的人,然後與他共同維護他的地位。他要是靠自己勢單力孤地維護地位也有點難、有點吃力,所以他就培養一幫這樣的人,培養一幫所謂的他眼中的屬靈人,又肯吃苦,又能維護「神家利益」,一個人能幹多樣活,什麽事又都能諮詢他、問他,他認為這就是與人配搭了。這是配搭嗎?他是找一幫人來發號施令,來做好他自己的工作,來穩固他自己的地位,這不叫配搭,這叫搞個人的經營。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八》

敵基督的高舉見證自己與普通人有什麽不一樣?普通人也常常誇耀自己、顯露自己讓人高看,也會有這些性情與情形的表現,這裏的區别點在哪兒?你如果能把這個説清楚,你就能看透敵基督的實質到底是什麽了。你如果弄不清楚,把所有有時高舉自己或者誇耀自己的表現都歸結為敵基督的範疇,這是不是犯概念性錯誤了?那怎麽能把這事區分清楚呢?有意識地高舉見證自己與無意識地高舉見證自己有什麽性質上的區别?(存心有區别。)這就是區别點。普通人有敗壞性情,他高舉、炫耀自己就是為了顯露,顯露完就完事了,他不管别人是高看還是低看,他的意圖不太明確,就是一種性情的支配、一種性情的流露,僅此而已。這種性情如果通過追求真理、接受對付修理和審判刑罰,能逐漸地减輕,人慢慢地越來越有廉耻、有理性,他這類行為會越來越少,他會定罪這樣的行為,會收斂、約束自己。這是無意識地高舉見證自己。有意識地高舉見證自己跟無意識地高舉見證自己這裏面的性情是一樣的,但是性質不一樣,有意識地高舉見證自己是有意圖的,他不是隨便説一説,他每次高舉見證自己都帶着一定的存心與不可告人的目的,都帶着撒但的野心、欲望來做這樣的事。外表看是同樣一種表現,都是在高舉見證自己,但是無意識地高舉見證自己在神那兒的定義是敗壞性情的流露,而有意識地高舉見證自己在神那兒是怎麽定義的?是為迷惑人,他的意圖就是讓人高看、崇拜、仰望然後追隨,他做這事的性質就是迷惑。所以説,一有想迷惑人,想達到占有人、讓人追隨這樣的意圖,他説話、做事的時候就會用一些手段、方式,不明白真理、身量小或者根基比較淺的人就容易受迷惑,容易被誤導,對這類事就没有分辨了。他們不但没有分辨,反倒還能仰望、高看他,時間久了還會崇拜甚至追隨。日常生活當中最常見的一個現象就是,有的人當時聽完講道好像挺明白,過後一臨到事不會解决,來到神面前尋求也得不到什麽結果,最後還得找帶領,每次一有事他就想到帶領,就像人抽大烟抽習慣了似的,成癮了。所以,敵基督高舉見證自己無形中對那些身量小没有分辨、愚昧無知的人來説就成為一種毒品了,他們一有事就去找敵基督,什麽事大家商量完之後,明明已經明白真理原則了也不敢下定義,也不敢去辦這事,就等着他們仰望的那個「主子」來拍板、下定義、作决策,「主子」要是不説一句話,誰辦這事心裏都没底。這是不是中毒了?這些小民能中這麽深的毒,敵基督得做多少工作、下多少毒藥啊?他要是常常解剖自己、認識自己,常常把自己的軟弱、錯誤、罪過都向大家敞開的話,大家能不能這麽崇拜他?絶對不能。看來他在這事上没少下功夫,才取得了這樣的「成績」,這就是他要的成果。大家離了他不知怎麽做事,臨到事就没有原則,就不知所措,可見他在控制這些人期間下了多少毒,做了多少功課!他要是只説三言兩語,這些人能不能這麽受他轄制?絶對不能。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二》

有些人對待上面工作安排的態度太放肆了,他認為:上面是作工作安排的,我們是在下面作工作的,有些話、有些事我們就可以靈活運用,到下面就可以改動,因為上面只是説,我們是實際做,我們了解教會裏的情况,上面不了解教會的情况,所以説教會這些人、這些工作交給我們,我們就可以隨便做,怎麽做都可以,誰都無權干涉。在他那兒事奉神的原則就是:我認為對的我就聽,我認為不合適的我就不聽,我就可以反抗,跟你對着幹,我就可以不給你執行、落實,你説的話我覺得不合適我給你改動改動,通過我濾過了再往下發,如果没通過我點頭同意不許印。别處都把上面的安排原樣發下去了,他却把他改動之後的工作安排發到他帶領的區域,他這種人總想把神撥到一邊,恨不得讓人都跟他,都信他。在他的心目中,神有些地方還不如他,他應該也是神,人都應該信他,就是這個性質。你們如果看明白了這事,他被撤换了你還能哭嗎?還同情他嗎?還會覺着「上面作得不合適,上面作得不公義,怎麽把這麽能受苦的人撤掉了?」他受苦是為誰呀?為他自己的地位。他是在事奉神嗎?是在盡本分嗎?他對神有忠心、有順服嗎?他純屬是撒但的差役,他作工作是魔鬼掌權,是破壞神經營計劃、攪擾神工作的,他那是什麽信?純屬是魔鬼、敵基督!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什麽叫觸犯神》

神不道成肉身時,衡量人是否是抵擋神是根據人對天上看不見的神是否敬拜、是否仰望,那時對于「抵擋神」的定義不是那樣實際的,因為人看不見神,也不知道神到底是什麽形像,到底如何作工、如何説話,人對神没有一點觀念,都是在渺茫之中信神,因着神没向人顯現。所以無論人如何在想象之中信神,神都不定人的罪,也不對人有太高的要求,因為人根本看不見神。當神道成肉身來在人中間作工時,人都看見了神,都聽見了神的説話,看見了神在肉身的作為,那時人的觀念都成了泡沫,但那些看見在肉身中顯現的神的人,若存心順服就不被定罪,若是故意抵擋的就被定為是抵擋神的人,這樣的人就是敵基督,是故意抵擋神的仇敵。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不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是抵擋神的人,明白了神作工宗旨但却不去追求滿足神的人更是抵擋神的人。那些在大教堂裏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没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没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着神的旗號却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脚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裏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什麽也説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説:「我們信神得問問帶領。」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什麽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脚石了?這類人就屬于保羅一類的人。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搞獨立王國的人是什麽人?(敵基督。)為什麽叫敵基督呢?「敵」首先是敵視,敵視基督,敵視神,敵視真理。什麽叫敵視?(站在對立面。)(仇恨。)仇恨神的人,站在神的對立面的人能不能接受真理?能不能喜愛真理?肯定不能。他的第一個表現就是不喜愛真理,誰一説真理,他當面没表現出什麽,但心裏不接受,他從内心深處是抵觸的。抵觸的同時,他對所有的正面事物,比如順服神、忠心盡本分、做誠實人、凡事尋求真理,等等所有的這一切真理,他有没有一點主觀意願上的嚮往與喜愛?絲毫没有。所以説,以他這樣的本性實質,他已經站在真理與神的對立面了。那不可避免的,這樣的人心裏不喜愛真理,不喜愛正面事物。比如,做帶領的人得能接受弟兄姊妹的不同意見,得能跟弟兄姊妹敞開亮相,并且能够接受弟兄姊妹的指責,不站地位,對這些正確的實行法敵基督會怎麽想?他可能會説:「讓我聽弟兄姊妹的意見,那還是帶領嗎?那還有地位、還有威信嗎?還能讓人怕嗎?不能讓人怕,没有威信,作什麽工作呀?」敵基督就是這種性情,絲毫不接受真理,越是正確的實行法他越是抵觸,他不承認這些正確的實行法就是實行真理。他認為的真理是什麽?就是得用鐵腕、用惡行、用殘酷的方式、用陰謀手段對待所有的人,不能憑真理、憑愛心、憑神話,他的道是邪惡的道。這是敵基督這一類人的本性實質,也是他們的行事方式與出發點、源頭,他們的動機、存心就是這樣的。他們常常流露的動機、存心的實質就是敵基督的實質,不喜愛真理,仇恨真理,這是他們的實質。那站在真理與神的對立面是什麽意思?就是仇恨真理,恨惡正面事物。比如,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就應該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無論神怎麽説人都應該順服,因為人是受造之物,他怎麽想呢?「我是受造之物不假,但順服那也得看是什麽情况,首先我個人得得利,我可不能受屈,我的利益得放在第一位,如果有賞賜、有大福讓我順服行,如果賞賜没了、歸宿没了那我就不能順服」,他這麽看。再比如説,神讓人做誠實人,他認為什麽?傻子才做誠實人,聰明人不做誠實人。這些是不是不接受真理的態度?這種態度的實質是什麽?就是仇恨真理。這類敵基督就是這個實質,他們的實質决定了他們走什麽樣的道路,他們走什麽樣的道路也决定了在盡這樣的本分期間他們要做哪些事。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一》

有的人有一些敵基督的表現,有一些敵基督性情的流露,但是同時他也接受真理、承認真理,也喜愛真理,這是可拯救的對象。有一些人不管他外表怎麽樣,他的本性實質仇視真理、厭惡真理,你一講真理、一講道他心裏就厭煩、抵觸,就犯睏、睡覺,覺得没意思,即便他明白了也不感興趣,或者外表看着挺認真,但是他用另外一種態度,或用一種知識、理論來衡量,這樣不管他看了多少神話、聽了多少道,最終他裏面追求地位、追求世界、與神敵對、仇視真理的態度不會有絲毫的轉變,這就是典型的敵基督。所以,你説他的作法是籠絡人心,他高舉見證自己是與神争奪地位,是迷惑人,是撒但、敵基督的作法,他接不接受這種定罪啊?他不接受,他認為,「我這麽做是正當的,我就這麽做,不管你怎麽定罪,不管你怎麽説,我也不放弃這個追求、這個願望還有這種作法。」這就定性了,這是敵基督。你怎麽説也扭轉不了他的觀點,還有他的存心、意圖和他的野心、欲望,這就是典型的敵基督的本性實質。不管環境怎樣變,不管周圍的人事物怎樣變,不管時代怎樣變,也不管神顯了什麽神迹奇事,神給了他多少恩典,甚至給了他什麽懲罰,他的意圖是永遠不會變的,他行事為人、做事的方式是永遠不會變的,他仇視真理的態度永遠都不會變。别人指出他這樣做是高舉見證自己、迷惑人,他會改换一種説話方式,讓人挑不出問題,誰也分辨不出來,他采用一種更狡猾的方式繼續從事自己的經營,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這就是敵基督的表現,也是敵基督的實質使然。就是神説要懲罰他,説他的結局到了,他是可咒可詛的,這能不能改變他的實質?能不能改變他對真理的態度?能不能改變他對地位、名利的喜愛?改變不了。把被撒但敗壞的人改變成有正常人性、能敬拜神的人,這是神作的工作,這個能達到。把魔鬼,把外表披着人皮但實質屬撒但的、在撒但陣營裏敬拜撒但敵視神的這樣的人變成正常的人,有没有可能?没有這個可能,神不作這樣的工作,神拯救的人類不包括這樣的人。那這樣的人在神那兒怎麽定規?他是屬撒但的,不是神揀選、拯救的對象,神不要這樣的人。他無論在神家呆多久,受了多少苦或者做了什麽,他的意圖是不會變的,他不會放弃他的野心與欲望,更不會放弃他與神争奪人、與神争奪地位的這種存心與欲望,這樣的人就是活生生的敵基督。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二》

敵基督都是死不悔改,誓死要與神對抗、敵對到底,即便他心裏承認有神,承認神造了人類、神能拯救人類,但是因為他的本性,他改變不了他所走的道路,也改變不了他與神敵對的這個實際狀况。所以,敵基督這一類人做事的實質就是在不斷地用各種手段、各種方式來達到他們占有地位的目的,來達到他們籠絡人讓人跟隨、讓人崇拜的目的。也可能他們内心深處并不是有意與神争奪人類,但是有一樣是肯定的,就是他們即便不與神争奪人類,他們也想在人中間擁有地位、擁有權勢。即便有一天他們意識到自己是在與神争奪地位而有所收斂,但是他們會用另外的方式在人中間獲得地位,達到名正言順。總之,敵基督所做的一切,即便外表看是在忠心地盡本分,是在真實地做神的跟隨者,但是他們想控制人,想在人中間獲取地位、獲取權力的野心是不會改變的。神無論説了什麽話、作了什麽事,無論對人有怎樣的要求,他們都不會按神的話、按神的要求來做他們該做的,來盡他們的本分,他們也不會因為明白了神的話、明白了真理之後而放弃對權力、地位的追求,他們的野心始終占有着他們的全人,控制、主導着他們的行為、思想,也主導着他們所走的道路,這就是敵基督。這裏突出什麽了?有些人説:「敵基督是不是就是跟神争奪人,不承認神?」他們也可能承認神,而且真真切切地承認、相信神的存在,也願意做神的跟隨者,也願意追求真理,但是有一樣是永遠都不會變的,那就是對權力與地位的野心他們不會放弃,他們不會因着環境或者因着神對他們的態度而放弃自己對地位與權力的追求,這就是敵基督的特徵。一個人無論受了多少苦,或者明白了多少真理,進入了多少真理實際,對神有多少認識,但在這些外表的現象、表現之外,他對地位、權力的野心與追求從來都不會收斂、不會放弃,這一點就决定了他的本性實質到底是什麽。神把這類人定為敵基督是極為準確的,這是根據他們的本性實質决定的。也可能以前有些人認為敵基督就是跟神争奪人類,其實有時候他不一定非得是跟神争,他就是對地位、權力的認識、領會還有需要與正常人不一樣。正常人有時候有點虚榮心,在人中間争個面子、説法,争個名次,這是正常人的野心,一旦他這個帶領被撤换没地位了,他也就算了,隨着環境的變化或者身量的增長,隨着真理的進入,還有明白真理程度的進深,他的野心會逐漸地淡化,就是他走的道路、行進的方向會有變化,他對地位、權力的追求會一點一點地减弱,他的欲望會逐漸地减少。但是敵基督就不一樣了,他對地位、權力的追求是不會放弃的,無論在任何時候,在任何環境、任何人群當中,無論他年齡多大,他的野心是不變的。他的野心不變是怎麽看出來的呢?比如説他是一處教會的帶領,他要控制這處教會所有的人,到了另外一處教會,他不是帶領,但他還想站地位,就是不管到什麽地方他都想掌權,這是不是被野心充滿了?他的表現超出正常人性的範圍了,這是不是有點不正常?這個不正常指什麽説的?就是他的表現不是正常人性該有的,那這是什麽表現?是什麽支配的?這是本性支配的,這是邪靈。這跟正常的敗壞不一樣,這就是區别。敵基督不擇手段、忘我地追求着地位與權力,這就是他們的本性實質,是他們的本相、真相。他們不但與神争奪地位,也與人争奪地位,不管人願不願意、同不同意,他們都一厢情願地、主動地來控制人,做人的帶領,到哪兒都想當頭兒,都想説了算,這是不是他們的本性?大家願不願意聽你的?選你、推舉你了嗎?同意讓你説了算嗎?没有人願意讓他説了算,也没人聽他的,但他還想説了算,這是不是有問題了?這是厚顔無耻,不知羞耻。這類人當帶領是敵基督,不當帶領也是敵基督。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三》

神選民應該怎麽對待敵基督?必須分辨、揭露、檢舉、弃絶。敵基督不管怎麽當上帶領的,他都是抵擋神的,你不能接受敵基督的帶領,你也不能承認他是你的帶領,因為他所做的不是在帶領你進入神話,他是想拖你下地獄,拖你跟他一樣走敵基督的道路,讓你跟他合起夥來共同抵擋神,拆毁、攪擾神的工作。他拉攏你與他同流合污,你同不同意?你如果同意,向他妥協、告饒,被他降服了,你就没有見證,你就是背叛真理、背叛神的人,這樣的人不能蒙拯救。人要達到蒙拯救得具備什麽?首先得具備分辨撒但敵基督的能力,得具備這方面真理。只有具備了這方面真理才能保證信神不崇拜人、跟隨人,會分辨敵基督的人才能真實地信神、跟隨神、見證神。分辨敵基督首先得學會看透人、看透事,看透敵基督的實質,看透他背後所做一切事的陰謀、手段、存心與目的,這樣你就能站立住了。要想蒙拯救,首先第一關得學會打敗撒但,把外界的干擾與敵勢力都打敗、戰勝。你有身量了,具備了足够的真理能與撒但勢力争戰到底,然後打敗它,這樣你才能够安安穩穩地追求真理,平平安安、踏踏實實地走在追求真理蒙拯救的道路上。這一關如果過不了,可以説你就很危險,你還容易被敵基督擄去,活在撒但的權勢之下。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一》

你既信神就得信神的所有説話,信他的所有作工,也就是説,你既信神就得順服神,若做不到這一點那就無所謂信與不信了。你信神多年從來不會順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説話,而是讓神順服你,按照你的觀念來,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這樣的人怎麽能順服神那些不合人觀念的作工説話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擋神的人,這是神的仇敵,是敵基督。對神新的作工總是抱着敵對的態度,從來没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從來没有甘心的順服與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從來不會順服任何一個人,在神面前他自以為是最會講「道」的人,是最會作别人工作的人。對自己原有的「寶貝」從來不捨弃,而是作為傳家寶來供拜,來給别人講,以此來教訓那些崇拜他的糊塗蟲。這樣的人在教會中的確有一部分,可以説,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們把講「道」(理)作為自己的最高職責,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們都在厲行着他們神聖不可侵犯的職責,没有人敢碰他們,也没有一個人敢公開指責他們,他們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個時代之中。這幫惡魔企圖聯起手來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讓這樣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那些只存一半順服的人都不能走到最終,更何况這幫根本没有一點順服之心的惡霸呢?神的作工不是人輕易就能得着的,就是人使上全身的力量也只能得着一部分而達到最終的被成全,更何况企圖破壞神工作的天使長的後代呢?它們不更是没有被神得着的希望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118 分辨敵基督惡魔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