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分辨各種惡人的原則

116 分辨各種惡人的原則

(1)惡人特别仇恨真理,從來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更不接受修理對付;

(2)惡人都是不可理喻,善于顛倒黑白、歪曲事實,好整人治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3)惡人絲毫没有良心理智,無論作多少惡、殘害人到什麽程度都毫無知覺,如冷血動物;

(4)凡是惡人都不讀神話,不交通真理,只注重名利地位與個人利益,只為名利地位説話。

相關神話語:

在大紅龍國家,我作了一步令人莫測的工作,使人都在風中摇擺,隨之許多人都隨着風的颳動而悄悄飄去,這也正是我所要揚盡的「場」,是我所盼望的,也是我的計劃。因在我作工之時,不知不覺進來許多「惡者」,但我并不急于將其趕走,而是在適當的時候將其沖散。從此,我才作生命的起源,讓那些真心愛我的人從我得着無花果樹的果子,從我得着百合花的香氣。因為在撒但寄居之地、在屬灰塵之地上無有純金存留,只有沙土,所以,面對此情,我就作了一步這樣的工作。要知道,我得着的是提煉出來的純金,不是沙土,惡者怎能存留在我的家中呢?我怎能容讓狐狸寄生在我的樂園中呢?我千方百計將其趕走,在我的心意未顯明以先,誰也不知我要作什麽,趁此機會,我便將那些惡者趕了出去,他們被迫離開我。對待惡者,我就是這樣作,但其仍有為我效力的一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現在我是要盡快地作成一班合我心意的人,能貼着我負擔的人。但我不能不清理、不能不潔净我的教會,教會是我的心臟。我恨惡一切攔阻你們吃喝的惡人,因為有個别人不是真心要我的人,這些人滿了詭詐,他們不是真心親近我,這些人都是惡人,都是攔阻我旨意通行的人,都是不實行真理的人。他們滿了自是、張狂,有野心,愛站地位,説得好聽,背後不實行真理,這些惡人都要被剪除,掃除净盡,被留在灾中熬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四篇》

在弟兄姊妹中間總釋放消極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攪擾教會的,這樣的人有一天都得被開除出去,都得被淘汰。人信神若不存着敬畏神的心,若不存着順服神的心,那這樣的人不僅不能為神作什麽工作,反而成了攪擾神工作的人,成了抵擋神的人。信神的人不順服神、不敬畏神,而是抵擋神,這是信神之人的最大的耻辱。信神的人如果與不信神的人的言談、舉止都是一樣的隨便不受約束,那這人比外邦人還邪惡,是典型的惡魔。那些在教會中釋放毒言惡語的人,那些在弟兄姊妹中間散布謡言、挑撥離間、拉幫結夥的人,本應都開除出教會,但因着作工時代的不同將這些人限制起來,因為這些人定規就是被淘汰的對象。被撒但敗壞的人都有敗壞性情,但有一部分人只限于有敗壞性情,另一部分人則不是這樣,他們不僅有撒但敗壞性情,而且其本性已惡毒到極處,這類人所做的、所説的不僅限于流露撒但的敗壞性情,他們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他們所做的都是打岔攪擾神的工作,他們做的都是攪擾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破壞正常的教會生活,這些披着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對這些撒但的差役應采取毫不客氣的態度,采取弃絶的態度,這才是站在神的一邊,若不能做到這一點的都是與撒但同流合污。真正信神的人心裏總有神,總存着敬畏神的心,存着愛神的心。信神的人辦事應存着小心謹慎的心,所作所為都應按神的要求,都應能滿足神的心,不應任着自己的性子,想怎麽做就怎麽做,這樣不合乎聖徒的體統。人不能打着神的旗號到處横行,到處招摇撞騙,這是最悖逆的行徑。家有家規,國有國法,更何况神的家呢?不更有嚴格的標準嗎?不更有行政嗎?人可以自由隨便,但神的行政却不讓人隨意「改動」,神是不容人觸犯的神,神是擊殺人的神,這些難道人不知道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惡人喜歡邪惡、凶惡、惡毒的東西,所有這些與反面事物有關的他都喜歡,一説正面事物,説這個事對人有益處,是從神來的,他聽了不喜歡,不感興趣,這就没法蒙拯救。真理説得再好,這道再真,他就是提不起興趣,一説吃喝玩樂、嫖、賭、偷、搶來勁了,這就是性情凶惡、邪惡,心地不善良,所以他喜愛不了正面事物。在他心裏是怎麽看待正面事物的?他藐視,瞧不起,他會嘲笑。説到做誠實人,他認為「做誠實人盡吃虧,我才不做呢!你做誠實人你傻,你看你盡本分吃苦耐勞,從來不考慮自己的後路,從來不考慮自己的身體,累垮了誰管?我不能累着」。若有人説「咱得給自己留後路啊,不能傻乎乎的一個勁兒地賣力氣,得把自己的後路預備好,然後再多少出點力氣就行了」,這麽一説對他的心思了,他高興了,一説絶對順服神,忠心花費盡本分,他就厭憎、反感,聽不進去。這樣的人是不是凶惡?凡是這類人性情都凶惡,你一講真理,一講到實行,涉及到他的利益他就反感,不想聽,「整天講真理、講實行原則,整天講做誠實人,做誠實人能當飯吃啊?説實話給錢哪?我靠騙就能得利」,這是什麽邏輯?這是强盗邏輯。這性情是不是凶惡?心地善不善良?(不善良。)這樣的人得不着真理。所以他那點奉獻、花費、撇弃都是有目的的,他早就盤算好了,自己獻一個就能得十個,他才覺着合算,這是什麽性情?邪惡又凶惡。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自己才能追求真理》

惡人所具備的主要的一方面性情就是凶惡。凶惡的人對待任何人善意的勸解、提示,甚至有時候給他指出一些缺點,他的態度不是感謝,不是謙卑地接受,而是仇視、恨惡,更甚至能産生報復。有人對付一個敵基督,説:「你這段時間盡本分盡顯露自己,盡的本分一塌糊塗,你對得起神嗎?你盡本分期間任意妄為不按原則辦事,你為什麽不尋求真理?為什麽不按原則辦事?弟兄姊妹跟你交通你為什麽不搭理?為什麽還按你自己的做?」就這幾個「為什麽」,就這幾句最平常的話,也是揭露他實質流露的話,就惹惱他了。他心想,「為什麽?没有為什麽,我想怎麽做就怎麽做!你對付我,你算老幾啊?」他嘴上雖然没有公開這麽説,但是心裏却産生了一種報復、仇視的怒火。這怒火會産生什麽?「你憑什麽對付我?你根據什麽説我任意妄為?我就任意妄為了,你能把我怎麽樣?我長這麽大還没有人敢跟我這麽説話呢!只有我跟别人這麽説話的份,没有别人跟我這麽説話的份,能教訓我、配教訓我的人還没出生呢!就憑你也想教訓我?」這就産生仇恨了。産生仇恨之後,就以敵基督凶惡的性情來看,他能不能就到此為止?絶對不能。緊接着他在心裏就會盤算:「對付我的這個人在教會當中有没有勢力?我要是報復他能不能有人為他説話?我要是整治他教會能不能處理我?有辦法了,我不報復他本人,我要做一件人不知鬼不覺的事,我打聽打聽他叫什麽,他家在哪兒,家裏還有什麽人,我得報復他,我不能就此罷休,我怎麽能受這個氣呢?我信神不是來受氣的,不是來讓人隨便欺負的,我是來得福的,我是來進天國的。人活臉面樹活皮,不蒸饅頭争口氣,你欺負我,不拿我當人物待,我就讓你吃不了兜着走,咱們就比比看誰厲害,看誰能鬥過誰!」幾句簡單的真話、實話就激怒了敵基督,就能讓他産生這麽大的仇恨,産生這麽大的怨恨,就能讓他如此興師動衆地下功夫去報復一個人。當然,他不是只選擇一種人來報復,而是誰對他有威脅,誰能看透他,誰明白真理能揭露他的實質、能對付修理他,誰正直能説實情、能揭他的老底,他就恨誰。甚至有的人説,「誰對付我,我就要跟誰過不去,誰對付修理我,讓我在得福的事上没份,讓我被神家開除,那我就跟誰没完。我在世上就是這樣,没人敢惹我,到現在敢惹我的人還没出生呢!」他們臨到對付修理的時候就放出這樣的狠話。他們放出狠話并不是在嚇唬某個人,也并不是為了保護自己説説而已,而是他們真要做事。所以有一些帶領工人碰到這樣的人就不敢碰、不敢惹,而是一直維護着,結果使這些人習慣成性,在教會裏一個勁兒地打岔攪擾,控制了弟兄姊妹,灾禍就這樣釀成了。更甚至有些敵基督因為弟兄姊妹對他的作法加以揭露、彙報,他知道之後為了報復弟兄姊妹,就把弟兄姊妹交給大紅龍,交給政府,這是不是凶惡?(是。)所以,把敵基督、惡人當成弟兄姊妹這絶對是錯的。如果你没分辨,把敵基督、惡人當成弟兄姊妹加以澆灌、喂養,當成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來提拔、重用,更甚至委以重任,那你這個帶領就作大惡了,就在敵基督的惡上有份了,就該被淘汰了。

——摘自《揭示敵基督·盡本分只為出人頭地、滿足自己的利益與野心,從不考慮神家利益,甚至出賣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為代價换取個人的榮譽(八)》

有的人惡到一定程度,他對别人的仇恨太大,他們之間的關係除了仇恨没有别的,就是把他們分開聚會也不行,他們還找機會互相攻擊,打口水仗,想方設法地騷擾弟兄姊妹,那對這類人就得按原則辦事,把他清除出教會。這類人是不是惡人啊?從他仇視人的程度上就能看出,誰都不能得罪他,誰都不能碰着他、傷着他,不能損害他一丁點兒,否則他就會給你點顔色瞧瞧,就跟你没完没了,他的人性裏没有一丁點兒忍耐、寬容、包容。他做人的原則是什麽?「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就是誰得罪他都不行。這是不是惡人的邏輯啊?惡人的邏輯就是這樣,誰都不能負他,碰到他一丁點兒都不行,就變成他的仇人了,他就不依不饒、没完没了了,這就是惡人。在這種情况下,在惡人没形成嚴重的攪擾之前,就得盡快地、及時地把他清出去,别等他在教會中做事,别等他給多數弟兄姊妹帶來攪擾。

如果一個人被定性為惡人,還用不用跟他交通了?不用給機會了,你給惡人機會這不合原則。為什麽不合原則?根據他的實質,他是永遠都不會悔改的,在他的字典裏就没有「悔改」這兩個字。你怎麽交通他也不會放下自己的意願、想法、利益,什麽都不放下,他咬住的事情誰也勸解不了,他要是恨上誰早晚得報復,這樣的人還能悔改嗎?他都不能悔改了,你都看透他是惡人了,你還給他機會,這是不是愚昧啊?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分辨假帶領 十四》

惡人、敵基督在一起怎麽打交道?他們打交道的手段基本上就是嘻嘻哈哈,互相吹捧、阿諛奉承。敵基督走到哪兒,那些惡人就擁到哪兒,就像臭蒼蠅似的總往一起聚。他們聚在一起不幹正事,就議論誰説誰的壞話了,誰説帶領的問題了,看誰不順眼就琢磨怎麽把他排擠出去,就商量這些整人治人的事。另外,他們還商量怎麽跟上面對着幹,如果有人要反映他們的問題,他們怎麽才能提前知道,知道之後怎麽應對,這夥「惡人幫」就商量這些事。他們在一起從不交通哪些弟兄姊妹軟弱、消極了,盡本分没信心了,或者因為什麽事有點受迷惑了,該怎麽幫助扶持,或者教會哪方面工作果效不好,看看有没有什麽解决的辦法、路途,他們不商量這些事。他們就商量誰對他們不滿,誰能威脅到他們的地位,誰要反映他們的問題,誰跟上面有聯繫。商量完之後就到各處教會去執行,一執行把教會攪得亂七八糟,人心惶惶,最後弟兄姊妹之間互相猜忌,互相拆台,互相揭露,他們的目的就得逞了。敵基督帶教會就這麽帶。如果惡人聽他的,他就保護惡人,如果惡人不聽他的,他就先把惡人處理了。如果那個惡人隨從他,能被他招安、拉攏,他就讓惡人成為他的幫凶,成為他幹壞事的幫手、眼綫,打入弟兄姊妹中間,打聽都有誰在背後説帶領的壞話了,誰對帶領有意見了,誰在神話上有什麽看見要分辨帶領了,帶領做哪些事露餡了,下面誰反映帶領的問題了,誰總想跟上面聯繫。他們就專門觀察這些事,然後在一起商議對策,今天琢磨開除這個,明天琢磨開除那個,名正言順地通過投票把這些人都開除了。敵基督就做這些事,就這麽帶領教會,有敵基督在的地方,有惡人在的地方,教會就烏烟瘴氣,這叫魔鬼掌權。魔鬼掌權還有好啊?只能給神選民帶來灾難。

——摘自《揭示敵基督·迷惑、拉攏、威脅、控制人》

每處教會都有攪擾教會的人,都有打岔神工作的人,這些人都是撒但化裝打入神家的。這類人尤其會假冒,到我面前恭恭敬敬,點頭哈腰,活像一隻癩皮狗,他們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獻出自己的「一切」,到弟兄姊妹面前却又是一副醜相,見到實行真理的人就打擊、排擠,見到比自己厲害的人就奉承、吹捧,在教會中横行霸道。可以説,幾乎多數教會之中都有這樣的「地頭蛇」「哈巴狗」。他們在一起鬼頭鬼腦,互相擠眉弄眼,誰也不實行真理,哪一個的毒汁多就是「魔頭」,哪一個的威望高就在他們的同夥中立旗杆。這些人横行在教會之中,散布消極,釋放死亡,想幹什麽就幹什麽,想説什麽就説什麽,没有人敢攔阻,充滿撒但性情。他們這樣一攪擾,就給教會帶來死亡氣氛。在教會中那些行真理的人遭到弃絶,不能盡上自己的所能,而那些攪擾教會、散布死亡的人在教會中横行,而且多數人都隨從,這樣的教會簡直就是撒但掌權,就是魔鬼作王。教會中人若不起來弃絶那些魔頭,這些人也遲早要被斷送的,以後對這樣的教會應采取措施,若是能行點真理的人也不尋求,那這個教會就被取締了。若在一處教會中没有一個肯行真理的人,没有一個能站住神見證的人,這個教會就徹底隔離,必須斷絶與其他教會的來往,這叫埋葬死亡,這叫弃絶撒但。在一處教會中若有幾個地頭蛇,還有一些没有一點分辨的「小蒼蠅」隨着,教會中人如果看完真理之後還不能弃絶這些地頭蛇的捆綁、擺布,那到最終將這些糊塗蟲都淘汰,雖然這些小蒼蠅不作什麽大凶,但他們是更詭詐的人,是更圓滑的人,類似這樣的人都淘汰,一個不留!屬撒但的就歸給撒但,屬神的必尋求真理,這是人的本性决定的。讓那些隨從撒但的都滅亡吧!對這樣的人一點不可惜。讓那些尋求真理的人都得着供應,讓其盡情地享受神話。神是公義的,是不會偏待人的。你是魔鬼你就行不出真理,你是尋求真理的人也絶不會被撒但擄去,這是確定無疑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不追求上進的人總願意别人也跟自己一樣消極、懶惰,不行真理的人就嫉妒那些行真理的人,不行真理的人總想迷惑那些糊塗没分辨的人。這些人釋放的東西能够使你墮落、下滑、光景不正常、裏面黑暗,使你遠離神,使你寶愛肉體、遷就自己。不喜愛真理、總是應付神的人没有自知之明,這樣的人的性情引誘人犯罪,引誘人抵擋神。他不行真理也不讓别人行真理,他寶愛罪,不恨惡自己,他不認識自己也攔阻别人認識自己,攔阻别人渴慕真理。受他迷惑的人看不見光明,落在黑暗之中,不認識自己,對真理模糊,離神越來越遠。他不行真理也攔阻别人行真理,把那些糊塗蟲都拉到他的面前。與其説他信神,倒不如説他信的是他的老祖宗,信的是他心中的偶像。那些口頭跟隨神的人最好睁大眼睛看看自己信的到底是誰,你信的到底是神還是撒但。若你知道自己信的不是神而是你的偶像,那你最好不要説自己是信神的;若你不知道自己到底信誰,那你最好也不要説自己是信神的,這樣説是褻瀆!信神不是勉强,你們不要説信我,這話我早聽够了,我不願再聽見,因你們信的都是你們心中的偶像,你們信的都是你們中間的地頭蛇。那些聽見真理就摇頭、聽見死亡之語就滿臉堆笑的人都是撒但的子孫,都是被淘汰的對象。在教會中存在着許多没分辨的人,迷惑人的事出現之時,他們偏偏站在撒但一邊,説他們是撒但的差役他們還覺着太冤枉,説他們没有分辨,而他們每次總是站在非真理一邊,没有一次非常時期是站在真理一邊的,没有一次站起來為真理而争辯的,他們真是没分辨嗎?為什麽他們偏偏站在撒但一邊呢?為什麽他們從不為真理説一句公平合理的話呢?真是他們一時的糊塗而造成的嗎?越是没分辨的人越不能站在真理一邊,這説明了什麽?是不是説明没分辨的人是喜歡罪惡的人?是不是説明没分辨的人是撒但的孝子賢孫?為什麽他們總能站在撒但一邊與撒但同言共語呢?他們的一言一行、他們的表情就足以證明他們并不是什麽喜愛真理的人,而是厭憎真理的人。他們能站在撒但一邊就足以證明撒但太愛他們這些為撒但而奮鬥一生的小鬼,這不都是明擺着的事實嗎?你若真是喜愛真理的人,那為什麽行真理的人不能看在你的眼裏,那些不行真理的人稍一動神色你就馬上隨從呢?這是什麽問題呢?我不管你有無分辨,我不管你付多大代價,我不管你的勢力有多大,我不管你是地頭蛇還是旗杆,你的勢力大那只不過是借助撒但的力量,你的威望高那只不過是因着在你周圍不行真理的人太多了,你没被開除出去是因為現在不作開除的工作,而是作淘汰的工作,現在不着急開除你,只等着那一天淘汰你之後再懲罰你——誰不行真理就要被淘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真正信神的人是肯實行神話的人,是肯實行真理的人,真正能够站住神見證的人也是肯實行神話的人,是真正能够站在真理一邊的人。行彎曲、搞不義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都是羞辱神的人。在教會中搞紛争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撒但的化身,這樣的人太惡毒,那些没分辨却不能站在真理一邊的人都是心術不正、污衊真理的人,這些人是更典型的撒但的代表,是不可救藥的人,這樣的人當然也是被淘汰的對象。在神的家裏不容讓那些不行真理的人存留,不容讓那些故意拆毁教會的人存留,但現在并不作開除人的工作,只不過到最終他們被顯明而淘汰了。對這些人不作更多的無用工,是撒但就不能站在真理一邊,是尋求真理的人就能站在真理一邊。不行真理的人就不配聽真理的道,就不配見證真理,真理根本不是針對他們説的,真理是對行真理的人説的。在未顯明所有人的結局以先,對那些攪擾教會的、打岔工作的人先放在一邊不予處理,當工作結束的時候將這些人一個一個地顯明出來之後淘汰。在供應真理期間暫時不理睬他們,當全部真理都向人顯明,那時就該淘汰人了,那時也就是各從其類的時候了。那些没有分辨的人因着他們的小聰明而被斷送在惡人手中,被惡人騙走不得再回來。對這樣的人就應這麽處理,因着他們不喜愛真理,因着他們不能站在真理一邊,因着他們隨從惡人,站在了惡人一邊,與惡人聯合起來抵擋神,他們明明知道那些惡人所流露的是惡,但他們却硬着頭皮、背着真理而隨從了惡人,這些不行真理、行毁壞可憎之事的人不都在作惡嗎?他們儘管有作「王」的,有附和的,但他們抵擋神的本性不都是相同的嗎?他們還有什麽藉口説神不拯救他們呢?他們還有什麽藉口説神不公義呢?不都是他們的惡把他們毁滅了嗎?不都是他們的悖逆將他們拉向地獄了嗎?行真理的人最終將因着真理而得救、被成全,不行真理的人最終將因着真理而自取滅亡,這是那些行真理與不行真理之人的結局。我勸那些不打算行真理的人趁早離開教會,免得犯更多的罪,那時後悔也晚了,尤其是那些拉幫結夥搞分裂的人、那些教會中的地頭蛇更得早點離開。這些屬于惡狼本性的人是改變不了的,不如趁早離開教會,不要再攪擾弟兄姊妹的正常生活,免得遭到神的懲罰。那些隨幫唱柳的人也趁現在這個機會作個反省,是隨從惡人出去,還是留下來老老實實地跟隨,對這事要考慮清楚。再給你們選擇一次的機會,我等着你們的回答。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116 分辨各種惡人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