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分辨各種邪靈的原則

113 分辨各種邪靈的原則

(1)凡是被鬼附或常有邪靈作工的人都是邪靈,凡是仇恨真理瘋狂抵擋神的惡魔都是邪靈;

(2)凡是假冒神長子或假冒天使,或所有不見證真神只見證自己,或想修煉成神的,都是邪靈;

(3)凡不能純正領受神話,特别謬妄荒唐,總是謬解神話、釋放謬論的人,肯定都是邪靈;

(4)凡是否認神、攻擊神、褻瀆神,特别仇恨真理、仇恨正面事物與神選民的,肯定都是邪靈。

相關神話語:

大紅龍的表現是:抵擋我,不明白、理解我話的意義,經常逼迫我,想用計謀來打岔我的經營。撒但的表現:與我争奪權力,想占有我的選民,釋放消極的話語迷惑我民。魔鬼的表現(接受我名以外的所有的不信派,都是魔鬼):貪圖肉體享受,沉醉在邪情私欲之中,活在撒但的捆綁之下,對我有的抵擋、有的支持(但并不證明是我的愛子)。天使長的表現是:説話張狂,没有敬虔,常常以我的口氣教訓人,只注重在外表模仿我,我吃什麽他吃什麽,我用什麽他用什麽,總之,想與我平起平坐,有野心,但没有我的素質,不具備我的生命,是廢料一塊。撒但、魔鬼、天使長都是大紅龍的典型的示範,所以説,凡不是我預定揀選的,都是大紅龍的子孫,就是這麽絶對!這些都是我的仇敵(但撒但的攪擾除外,你的本性是我的素質,那就誰也改變不了,因現在仍然活在肉體當中,偶然有撒但的引誘,那是難免的,但務要時時小心才是),所以,在衆長子之外的大紅龍的子孫,我都廢弃,他的本性永遠改變不了,是撒但的素質,彰顯的是魔鬼,活出的是天使長,這是一點不錯的。所説的大紅龍并不是一條大紅龍,而是與我相對的邪靈,「大紅龍」是它的代名詞,所以説,所有的聖靈以外的靈都是邪靈,也可以説成是大紅龍的子孫,這一點應人人都透亮。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九十六篇》

現在如果出現一個又能顯神迹奇事、又能趕鬼、又能醫病,能顯許多异能的人自稱是耶穌來了,這是邪靈的假冒,屬于邪靈模仿耶穌作的。記住一點!神不作重複工作,耶穌的那步工作已經完成了,神以後再不作那步工作了。神作的就不符合人的觀念,就像在舊約預言彌賽亞要來,結果耶穌來了,如果再來一個彌賽亞,那就不對了。耶穌來過一次,這次如果「耶穌」再來那就不對了,一個時代一個名,哪一個名都是有時代性的。在人的觀念裏,神總得顯神迹奇事,總得醫病趕鬼,總得像耶穌一樣,在這次神絶不那麽作。若是神在末世還顯神迹奇事、趕鬼醫病,跟耶穌作的一模一樣,那神的工作就重複了,耶穌的工作就没有意義、没有價值了。所以,神一個時代作一步工作,神每作一步工作之後,邪靈緊接着模仿,撒但尾隨神之後神又變一種方式。神作完一步工作,邪靈會模仿,這點你們該清楚。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現時作工的認識》

有些人讓邪靈附了,一個勁兒地喊「我是神!」結果被顯明了,因他代表錯了,代表的是撒但,聖靈并不理睬。你説得再高,喊得再響,也是受造之物,是屬撒但的。我從來也不喊「我是神,我是神的愛子!」但我所作的就是神的工作,還用喊嗎?用不着高捧,神自己作自己的工作,也不需要人給他一個地位,也不需要人給他一個尊稱,他的工作就代表他的身份與地位。耶穌在受浸以先不也是神自己嗎?不也是神道成的肉身嗎?難道他是神的獨生子是從被見證之後才當的嗎?在他没作工作以先不早就有了名叫「耶穌」的這個人了嗎?你帶不出新路來,你代表不了靈,你不能發表出靈的工作,不能發表出靈的説話,你作不了神自己的工作,靈所作的你作不了,神的智慧、奇妙、難測,神刑罰人的所有性情你發表不出來,再稱神也不管用,只有其名并無其實。神自己來了誰也不認識,但他還繼續作工作,而且是代表靈作工,不管你稱他為人也好,稱他為神也好,稱他為主也好、為基督也好,或稱她為姊妹都可以,但他作的工是靈的工作,代表神自己的工作,他不在乎人對他的稱呼,人對他的稱呼還能决定他的作工嗎?不管你對他怎麽稱呼,但從神來説,他是神的靈道成的肉身,代表靈,是靈稱許的。你帶不出新時代的路來,你結束不了舊時代,也開闢不了新的時代,作不了新的工作,就稱不了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

有些人説他裏面時時有聖靈作工,這是不可能的!若説他時時有聖靈同在,這還現實,若説他每時每刻思維正常,理智也正常,這也現實,這説明他有聖靈同在。如果説他裏面時時刻刻都有聖靈作工,都有神的開啓,都有聖靈的感動,每時每刻都有新的認識,這就屬于不正常!這就太超然了!這樣的人百分之百是邪靈!就是神的靈來在肉身還有吃飯、休息的時候,更何况人呢?被邪靈附着的人好像没有肉體的軟弱,什麽都能捨、都能撇,也没情感,又能受苦,絲毫不感覺累,好像超脱肉體了,這不是太超然了嗎?邪靈作工就是超然,人根本達不到!没分辨的人看見這樣的人就羡慕,説他信神可真有勁,真有信心,從不軟弱!其實這是邪靈作工的表現,因為正常的人必有人性的軟弱,這是有聖靈同在的人的正常情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 四》

有些人平時没事的時候挺正常,説話交流也都挺正常,看着像是個正常人,也不幹壞事,但到聚會讀神話的時候,交通真理的時候,就突然犯病了,有的聽不下去,有的犯睏,還有的發病,一直説心裏難受不想聽,然後他本人就什麽也不知道了,這是怎麽回事?邪靈附體了。邪靈附體為什麽就一個勁兒地説「不想聽」這三個字呢?這事人有時候看不透,但是邪靈清楚。敵基督裏面就有這個靈,你問他為什麽仇視真理,他説他没有仇視,他嘴硬不承認,其實他心裏知道自己就是不喜愛真理。没讀神話的時候,他跟人相處還像個正常人,你不知道他裏面是什麽東西,一讀神話,「不想聽」這三個字就説出來了,這就是本性暴露了,他就是這個東西。神話招惹他了,還是揭示他了,還是觸到他的傷痛了?都没有,就是大家讀讀神話,他就説不想聽,這是不是犯邪?什麽叫犯邪?就是不明原因地仇視一種東西,仇視正面事物,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麽回事,他説,「一聽神話我就不想聽,一聽誰見證神我心裏就反感,我也不知道為什麽。看誰追求真理,看誰喜愛真理,我就想跟他較勁,我就總想駡他,想背後害他,想整死他」,這是他的實話,這就是犯邪了。事實上,敵基督裏面壓根兒就不是正常人的靈,壓根兒就没有正常人性,歸根結底就是這麽回事。

——摘自《揭示敵基督·邪惡、陰險與詭詐(一)》

你們有没有見過這樣的敵基督團夥?當你進入到他們中間的時候,你的感覺是什麽?外表看他們一團和氣,但當你跟他們交通真理、交通神心意的時候,他們表現出來的態度與他們外表的一團和氣截然相反,那就是特别地反感,特别地不感興趣。你一交通真理,他就覺得你是局外人,你一交通教會工作,他更覺得你是局外人,你一交通教會工作的具體細節到底做没做、做得怎麽樣的時候,他就該犯睏了,該露出鬼相了,又抓腦袋又摳耳朵,又打哈欠又流眼泪,甚至還打噴嚏。這不是邪靈附體了嗎?為什麽一交通真理這些人的鬼相就出來了呢?他們個個不都挺有愛心的嗎?怎麽一交通真理就不感興趣了呢?這是不是被顯明了?辦外面事他們不是熱心挺大、挺有忠心嗎?有忠心這不就是有實際嗎?有實際那聽人交通真理他們應該高興才對,應該有渴慕的心才對,為什麽會出現邪靈附體的現象呢?這就證明他們平時的一團和氣全是假的,真理把他們顯明了。

——摘自《揭示敵基督·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天下》

神為了讓弟兄姊妹長分辨、實際地學習功課,安排了一個被鬼附的人生活在弟兄姊妹中間。這個人一開始説話、辦事正常,理智各方面都正常,在人看没什麽毛病,但是通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弟兄姊妹發現這人説話總是不着調、没頭没尾,後來又發生一些超常的事,他總告訴弟兄姊妹他看見什麽什麽了,神啓示他什麽什麽了。比如,今天神啓示他要蒸饅頭,不蒸饅頭不行,結果第二天他正好要出門,直接帶着饅頭出門,就不用做别的了。明天神又在夢裏啓示他出門往南走,二十里以外有一個人在等着他,他去了一看,正好有一個信耶穌的人迷路了,他就給這人見證神的末世作工,這人接受了。他總得着啓示,總聽着聲音,總有一些超然的事發生。每天吃什麽,去哪兒,做什麽事,與誰接觸,他不按照正常人性的生活規律,也不找神的話作根據、作原則,也不找人交通,而是總等聲音、等啓示、等异夢。這人正不正常?(不正常。)有些人分辨出來了,説「這傢伙雖然没有披頭散髮、光着身子在大街上跑,但是看他這些表現就是邪靈」。從弟兄姊妹開始分辨,一點點地對他有分辨,直到有一天他犯病,不穿衣服、披頭散髮就跑出來了,説瘋話了,鬼顯形了,這事終于有結果了。那弟兄姊妹在這個期間對他是不是有分辨了?對什麽是邪靈,什麽是邪靈作工,還有有邪靈作工的人有什麽表現,是不是有見識了?(是。)當然,一部分人有見識、有分辨了,有一部分人説不定也會受迷惑,一直到他犯病才分辨清楚。但不管是受迷惑還是有分辨,如果神不擺設這樣的環境,人能不能對什麽是邪靈作工有清楚的認識?(不能。)那神擺設這樣的環境,神作這件事的意義、目的到底是什麽?就是為了讓人實際地長分辨,學習功課,分辨這類人。如果光説什麽是邪靈作工,就像上學老師教課文似的,没有實際的演習、操練,人得着的永遠就是一個道理、一種説法。只有你親身經歷了,親眼看見了,親耳聽到了,你才能説清楚到底什麽是邪靈作工,邪靈作工都有哪些具體表現,再遇到這類人你就能分辨、弃絶,能準確地解决、處理這件事。

——摘自《揭示敵基督·不相信神的存在,否認基督的實質(一)》

在教會中存在着許多没分辨的人,迷惑人的事出現之時,他們偏偏站在撒但一邊,説他們是撒但的差役他們還覺着太冤枉,説他們没有分辨,而他們每次總是站在非真理一邊,没有一次非常時期是站在真理一邊的,没有一次站起來為真理而争辯的,他們真是没分辨嗎?為什麽他們偏偏站在撒但一邊呢?為什麽他們從不為真理説一句公平合理的話呢?真是他們一時的糊塗而造成的嗎?越是没分辨的人越不能站在真理一邊,這説明了什麽?是不是説明没分辨的人是喜歡罪惡的人?是不是説明没分辨的人是撒但的孝子賢孫?為什麽他們總能站在撒但一邊與撒但同言共語呢?他們的一言一行、他們的表情就足以證明他們并不是什麽喜愛真理的人,而是厭憎真理的人。他們能站在撒但一邊就足以證明撒但太愛他們這些為撒但而奮鬥一生的小鬼,這不都是明擺着的事實嗎?你若真是喜愛真理的人,那為什麽行真理的人不能看在你的眼裏,那些不行真理的人稍一動神色你就馬上隨從呢?這是什麽問題呢?我不管你有無分辨,我不管你付多大代價,我不管你的勢力有多大,我不管你是地頭蛇還是旗杆,你的勢力大那只不過是借助撒但的力量,你的威望高那只不過是因着在你周圍不行真理的人太多了,你没被開除出去是因為現在不作開除的工作,而是作淘汰的工作,現在不着急開除你,只等着那一天淘汰你之後再懲罰你——誰不行真理就要被淘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參考講道交通:

邪靈作工最明顯的特徵就是超然,邪靈説話或指示人做事都顯得不正常、不合情理,甚至違背正常人性的道德、人倫,都是屬于迷惑人、攪擾人、敗壞人的性質,只能坑害人、折磨人、吞吃人,對人没有絲毫的造就、益處。邪靈附在人身上,人就感覺惶恐不安,有的人甚至變態或者發呆,還有的人做事特别急切,顯得急不可待。總之,邪靈附在人身上,人就變得人不人鬼不鬼,失去正常人性理智。這足以證明邪靈的實質就是邪惡、醜陋的,正是撒但的實質。

有邪靈作工(被鬼附)之人的主要表現:

1.有邪靈作工的人常指示人做這做那,或者告訴人什麽話,或者常説假預言;

2.有邪靈作工的人禱告時常説任何人都聽不懂,甚至連其本人也聽不懂的所謂的「方言」,有的人還能自己「翻方言」;

3.有邪靈作工的人總得啓示,特别頻繁,邪靈一會兒指示他這個,一會兒指示他那個,使他惶惶不可終日;

4.有邪靈作工的人總是急切地要做這做那,好像急不可待,也不考慮環境是否許可,甚至半夜三更就能跑出去,表現極不正常;

5.有邪靈作工的人特别狂妄,没有理智,説話總是居高臨下、强迫命令,讓人不知所措,如同惡魔一樣强人所難;

6.有邪靈作工的人不會交通真理,更不理睬神的作工,他目中無神,總想一手遮天,并且能胡作非為攪擾破壞教會的正常秩序;

7.有邪靈作工的人往往莫明其妙地冒充自己是什麽人物,説自己是誰的靈或是誰派來的,讓人都聽他的;

8.有邪靈作工的人往往都是理智不正常的人,他絲毫不能明白真理,根本就不具備領受能力,也没有聖靈的開啓,且思維混亂,領受東西特别謬妄;

9.有邪靈作工的人特别注重作工教訓人,他的所説所做都是在打擊人、捆綁人、敗壞人,直到把人的心都打散、打消極,使人都消極得爬不起來他才善罷甘休,他所作所為盡是打岔攪擾、胡作非為,純屬惡魔坑害人、玩弄人、吞吃人,一旦得逞他就高興了,這是邪靈作工的主要目的;

10.有邪靈作工的人在生活中的表現十分不正常,眼睛冒着凶光,説出話來特别陰冷,如同惡魔下界一般,他的日常生活也没有規律,反覆無常,如同没有經過馴化的野獸一般,讓人反感、厭憎,這正是惡魔所捆綁之人的表現。

以上十條就是邪靈作工的主要表現。凡是具備其中任意一條者肯定就是有邪靈作工的人,準確地説,凡是有以上邪靈作工表現的人,不管具備其中哪一條,都是有邪靈作工的人。有邪靈作工之人往往對有聖靈作工、能交通真理的人特别恨惡,而且有意遠離,往往越是好人他越是要打擊、定罪,越是糊塗人他越是竭力奉承、吹捧,而且特别願意接觸。邪靈的作工都是顛倒黑白,把正面的説成反面的,反面的説成正面的,這正是邪靈所為。邪靈作工的表現雖然很多,但只要用真理來衡量、分辨就容易識破了。因為邪靈作工的後果與聖靈作工的果效是完全相反、相敵對的。凡是經歷過聖靈作工、比較明白真理的人就容易識破邪靈作工,經歷太少的人就不容易分辨了。

被鬼附的人都是理智不正常的人,説話歇斯底里、胡説八道,這就是明顯的被鬼附的表現。當然,這與惡魔投胎、魔王出世是不同的,惡魔投胎的人外表看着也正常,但他特别仇恨真理,處處與真理敵對、與正義敵對,還能瘋狂抵擋神的作工,這也是邪靈附體,但這屬于先天的魔王投胎。先天的魔王投胎與後天的邪靈所附雖然外表有所區别,但本性實質都是邪惡的撒但本性,都屬于邪靈。明顯的被鬼附之人容易分辨,有些不太明顯的,外表看着好像正常,但細觀察還是不正常,這樣的人肯定也有邪靈作工。凡是理智不太正常、能胡作非為的人肯定是被鬼附的人,嚴格地説,凡是有「邪靈作工十條表現」中任意一條表現的人都屬于被鬼附的人。若有邪靈作工(不管哪一條表現),只要持續幾個月或一兩年就屬于被鬼附的人;若只是偶爾幾天有邪靈作工,頂多一兩個月就消失恢復正常了,以後再没有出現過,這就屬于有過邪靈作工的人,不能當作被鬼附的人處理。分辨是否屬于邪靈作工的表現,必須在這十條範圍之内,在十條範圍以外的表現就不一定屬于邪靈作工。比如,有人説夢游屬于邪靈作工,邪情私欲嚴重屬于邪靈作工,這裏面是有區别的,不是絶對的。單憑這些現象還不能肯定屬于邪靈作工,如果表現特别不正常,達到没有理智,這才屬于有邪靈作工或者被鬼附了。如果偶然有點特别表現,或看見什麽、聽見什麽、夢見什麽,絶不能定性為有邪靈作工。所以,有邪靈作工的主要表現還是在「十條」之内,這樣分辨相對可靠、準確。對看不太透的事要保守一些,否則容易坑害人、冤枉人。

分辨邪靈作工的原則簡單説有以下十條:

1.凡是冒充神或基督的是被邪靈所附的人。

2.凡是冒充天使之靈的是被邪靈所附的人。

3.凡是冒充神又道成肉身的是被邪靈所附的人。

4.凡是將神發表的話説成是他説的話,或讓人把他的話當神的話對待的,這是被邪靈所附的人。

5.凡是冒充聖靈使用之人讓人跟隨、順服的,這是被邪靈所附的人。

6.凡是常説方言、翻方言,能看見各種超然的异象,常能聽見裏面有聲音指示的,這是被邪靈所附的人。

7.凡是裏面常有靈的超然説話,或者常能聽見靈的聲音或看見鬼,明顯神經有些失常,這是被邪靈所附的人。

8.凡是喪失正常人性理智常説鬼話,自言自語、信口胡説的,這是被邪靈所附的人。

9.凡是神經有時不正常,表現有些呆傻,或有時瘋癲,不能正常與人交通談話的,這是被邪靈所附的人。

10.凡是平時表現挺正常,但説不定幾個月或一兩年受到刺激就能犯神經病,犯病時與被鬼附的人完全一樣,這樣的人雖然有時正常,但也屬于被邪靈所附的人。(若有人多年以前犯過神經病,但後來一直未犯,這就不屬于被邪靈所附的人。)

凡是有邪靈作工持續幾個月甚至一兩年的,準確地説就是屬于被鬼附,這樣的人必須開除。如果有邪靈作工時間不長,偶爾幾次就消失了,以後再没犯過,對這樣的人就不能定性為有邪靈作工的人,免得給人帶來精神壓力。只要人能追求真理、明白真理,以往無論有過邪靈攪擾還是邪靈作工都不應該再追究、提及。因為如果人現在能明白真理,有聖靈開啓光照,這就可以肯定是有聖靈作工的人,是神作工拯救的對象,這樣的人肯定没有邪靈作工,這是絶對的。如果人信神多年,始終没有聖靈開啓光照,不能明白真理,就像不通靈的人一樣,這樣的人神不要,他説不定就有邪靈作工。有邪靈作工的人即使信神多年,對神也没有絲毫認識,連真實的信心都不具備,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而有聖靈作工的人光景越來越正常,明白真理越來越透亮,進入實際越來越有路,生命性情越來越有變化,這也是有目共睹的事實。所以,人如果有聖靈作工就絶對没有邪靈作工,如果真有邪靈作工就不可能再有聖靈作工,這是可以肯定的事實,這也是分辨人有無聖靈作工的原則。

——摘自《工作安排》

113 分辨各種邪靈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