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分辨真假教會的原則

110 分辨真假教會的原則

(1)教會生活有無聖靈作工,聚會是否吃喝神的話語、真實交通真理,有無實際果效;

(2)教會帶領是否喜愛真理、追求真理,有無聖靈作工,是否真實明白真理、實行真理;

(3)教會到底是真理掌權還是惡人掌權,是追求真理之人掌權還是惡人與瞎起哄的人掌權;

(4)追求真理有聖靈作工之人的集合才是教會,惡人、渾人聚在一起是宗教場所不是教會。

相關神話語:

在每步作工的同時都對人有相應的要求。凡是在聖靈流中的人都有聖靈的同在與管教,不在聖靈流中的人則都在撒但的掌管之下,根本没有聖靈的作工。在聖靈流中的人也就是接受神新工作的人,他們就是配合神新工作的人。在這流中的人若不能有配合,不能實行神在這個時期要求的真理,那就受到管教,重則聖靈離弃。既是接受聖靈新的作工的人,那就活在聖靈的流中受到聖靈的看顧、保守。肯實行真理的有聖靈的開啓,不肯實行真理的有聖靈的管教,甚至有懲罰臨到,不管是什麽樣的人,只要是在聖靈流中的人,神都要因他的名的緣故而對每個接受他新工作的人負責。榮耀他名、肯實行他話的人得到他的祝福,悖逆他、不行他話的人受到他的懲罰。在聖靈流中的人就是接受新工作的人,既然接受了新的工作就要與神有相應的配合,不能做不盡本分的悖逆者,這是神對人的唯一要求。而不接受新工作的人那就不同了,他們都是在聖靈流以外的人,根本談不上什麽聖靈的管教或責備,這些人整天都活在肉體裏,活在頭腦中,他們所行的是按着自己的頭腦分析研究出來的道理,并不是聖靈新的工作之中的要求,更不是與神的配合。不接受神新的作工的人根本没有神的同在,更談不到什麽祝福或保守,他們的言行多數都是持守以往聖靈作工中的要求,不是真理而是道理。但這些道理與規條就足可以證明他們這些人的集合只是宗教,并不是選民或説成是神的作工對象,他們中間的所有人的集合只可稱為宗教的集大成,并不能稱為教會,這個事實是不可改變的。他們没有聖靈新的作工,所作所為充滿了宗教氣味,所活出的盡都帶着宗教色彩,没有聖靈的同在與作工,更没有資格得到聖靈的管教或開啓,這些人都是没有生命的尸體,是没有靈性的蛆蟲。他們不認識人的悖逆與抵擋,不認識人的一切惡行,更不認識神的一切作工與神的現時的心意,這些人都是無知的小人,是不配稱為「信徒」的敗類!他們無論怎麽做都不關乎神的經營,更不能破壞神的計劃,他們的言談舉止太令人噁心又令人可憐,根本不值得提起。這些不在聖靈流中的人所做的不涉及聖靈的新工作,正因為這樣,他們無論怎麽做都没有聖靈的管教,更没有聖靈的開啓,因他們都是被聖靈厭弃的不喜愛真理的人。稱他們都是作惡的人,那是因為他們憑着肉體打着神的招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在神作工的同時故意與神敵對、背道而馳,人不能與神配合已是極大的悖逆,更何况這些故意與神背道而馳的人不更有應得的報應嗎?提起他們的惡行,有些人恨不得咒詛他們,而神却不搭理他們。在人來看好像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涉及到神的名了,其實在神那兒看一點不涉及他的名,也不涉及他的見證,他們無論怎麽做都與神無關,既不涉及神的名,也不涉及神現今的作工,他們都在羞辱自己,在顯露撒但,他們是為那忿怒的日子積攢惡行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信耶和華的人在神那兒是怎麽給他們命名的?神把他們定為猶太教。那現在信耶穌的這些人,神是怎麽定規他們的?(基督教。)猶太教,基督教,在神眼中把他們看成宗教團體、教派了。為什麽神會有這樣的定規呢?凡是神定規的這些教派當中的人,有没有敬畏神遠離惡,遵行神旨意、遵行神道的人?(没有。)這就看清楚了,在神眼中,名義上跟隨神的人能不能都是神所承認的信神的人?能不能都是與神有關的人,是神拯救的對象呢?(不是。)那你們有一天能不能淪為神眼中的教派呢?(也能。)淪為教派,這是很不可思議的問題。在神眼中成為教派了,那這些人是不是神拯救的對象?是不是神家中的人呢?(不是。)這些名義上信真神而被神認為是教派的人,他們走的是什麽樣的道路?能不能説這些人走的是打着信神的旗號却從來不遵行神的道,信神却從來不敬拜神而是弃絶神這樣的道路?就是説,他們走的是信神却不遵行神的道、弃絶神的道路,他們信神却敬拜撒但,敬拜魔鬼,搞人的經營,搞人的獨立王國,走的是這樣的道路。這是不是實質?這樣的一類人與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有没有關係?(没有。)信神的人不管有多少,人的信法一旦被神定規為教派、團體,在神那兒就定規了,這些人已經不能蒙拯救了。為什麽這樣説呢?一個没有神作工、没有神引導,根本就不是敬拜神的團夥、群體,這些人敬拜的是誰?跟隨的是誰?儀式上、名義上可能跟隨了一個人,實質上跟隨的是誰?他們心裏也承認神,但事實上他們是在人的操縱之下,是在人的擺布、人的掌控之下,他們跟隨的是撒但,是魔鬼,跟隨的是神的敵勢力,是神的仇敵。這樣的一幫人神拯不拯救?(不拯救。)為什麽不拯救?這些人能不能悔改呢?(不能。)他們打着信神的旗號搞人的事業,搞人的經營,與神拯救人類的經營計劃背道而馳,最後的結局就是遭神厭弃,神不可能拯救這些人,這些人也不可能悔改,他們已經被撒但擄去了,完全交給撒但了。信神能不能蒙神稱許在乎人信神的時間長短嗎?在乎人守什麽樣的儀式、守哪些規條嗎?神看不看人的作法?看不看人數的多少?神揀選了一部分人,這一部分人能不能蒙拯救,神要不要拯救這些人,神是根據什麽衡量?根據這些人走什麽樣的道路。恩典時代神所告訴人的真理雖然没有現在多,没有現在這麽具體,但是那個時候神照樣能成全人,照樣有人能蒙拯救。那現在這個時代的人聽了這麽多真理,也明白了神的心意,如果不能遵行神的道,不能走上蒙拯救的道路,最終的結局會是什麽?最終的結局與基督教、猶太教的人是一樣的,没有什麽區别,這是神的公義性情!你無論聽了多少道,明白了多少真理,你還能跟人走,跟撒但走,最終也不能達到遵行神的道,不能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樣的人類是要被神厭弃的。被神厭弃的這些人在外表來看會講很多字句道理,明白了很多真理,但就是不能敬拜神,就是不能敬畏神遠離惡,就是不能完全順服神,這樣的一幫人在神眼中被定為教派、人的團體、人的團夥、撒但的寄居地,統稱撒但團夥,這就被神徹底厭弃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到底什麽是神家?如果在理論上定義的話,有真理掌權的地方,以神話為實行原則的一班人的集合就是神家。……神家是神作工、説話的地方,是神拯救人的地方,是神的話得以讓人實行、落實的地方,是神的旨意、神的心意得以通行、暢通無阻的地方,也是神的經營計劃得以落實、成就的地方。總之,神家是神掌權的地方,是神話掌權、真理掌權的地方,而不是哪個人施行權力,搞個人經營,實現個人願望、個人企圖、個人宏圖偉業的地方。

——摘自《揭示敵基督·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天下》

一處教會不管有多少人盡本分,是兩個人也好,還是幾十個人也好,這一群人一旦失去聖靈作工,就不是經歷神作工了,就與神的作工無關無份了,就成了宗教團體了,那這夥人是不是就很危險了?他們臨到任何事都不尋求真理,也不按着真理原則行事,而是受人的擺布,受人的操縱,甚至有很多人盡本分從來不禱告,從來不尋求真理原則,只問人,只聽人的,只看人的臉色行事,人的指揮棒指哪兒他就打哪兒。他覺得信神尋求真理渺茫、很難,感覺聽人的、依靠人最現實又容易,他就來個簡單易行的,事事都問人,事事都聽人的。結果他信神這麽多年,從來没有一件事臨到的時候來到神的面前禱告尋求神的意思,尋求真理,然後達到明白真理,按着神的心意去做去行,他從來没有過這樣的經歷。這樣的人是不是在信神呢?我就納悶,為什麽有些人一旦到一個人群中,他就很容易在形式上從信神變成了信人,從跟隨神一下子就變成了跟隨人?為什麽變得這麽快?信神這麽多年為什麽還能這麽做?信神這麽多年,在他心裏居然從來没有神的地位,從來就與神無關,做事、説話、生活、為人處事,甚至盡本分事奉神,他的所做所行,他所流露出來的一切行為,他所有的表現,甚至他的每一個心思意念都與信神無關,那這個人這些年是屬于真心信神的人嗎?信神的年頭能不能説明人信神的身量大小,能不能證明人與神的關係是否正常?絶對不能。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假帶領常常説一些表面上對的話來迷惑人、誤導人,對人的生命進入産生了不良的影響,也造成了一些不該出現的後果。假帶領的這些所謂的屬靈的説法、措辭,也可以説是一些邪説謬論,外表聽起來似乎没什麽問題,但是對人的生命進入、對人所走的道路形成了攔阻、攪擾、迷惑,甚至有些人因此對神産生了誤解,對神的話産生了懷疑、抵觸。這就是假帶領的説法給人帶來的影響。假帶領用這些邪説謬論教導人,使得人在跟隨神的同時對神不斷地産生觀念、防備、懷疑。這樣,在假帶領的迷惑、影響之下,新的宗教産生了。這個新的宗教就如兩千年前的基督教,只遵守人的説法、人的教導,比如保羅或某某使徒的教導,却并不遵行神的道。假帶領的這些作法迷惑人,攪擾人走正常的、正當的追求真理的道路,把人從追求真理的正軌上帶到了假屬靈的路上,也帶到了一種宗教式的信仰中。人在假帶領的迷惑、帶領與教導之下,不斷産生一些與真理毫不相關的但外表看起來又很對的理論、説法、作法或觀點。這些東西恰恰與真理相違背,與真理毫不相干。但是在假帶領的帶領之下,人都把這些東西當成真理,人都誤認為這些東西就是真理,人只要會講、能説,只要心裏相信、口裏承認,那人就得着真理了。在這些思想觀點的誤導之下,人不但不能進入真理實際,不能進入神話、實行神話,活在神話當中,反倒離神的話越來越遠。人做什麽事似乎有神的話作根據,但是這些所謂的神的話根本就與神的要求、神的心意没有關係,與真理原則没有關係。那與什麽有關呢?與假帶領的教導、假帶領的意思以及假帶領的個人意願、領受有關係。假帶領的這種帶領法把更多的人帶到了宗教儀式、規條裏,帶到了字句道理中,帶到了知識、哲學裏。與敵基督相比,假帶領雖然没有將人帶到他的面前,帶到撒但面前,但是人的心同樣被這些邪説謬論占有。當人被這些邪説謬論占有,誤認為自己已經得着生命的時候,人與真理、與神的話、與神的要求就徹底地、完全地敵對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分辨假帶領 二》

凡是敵基督掌權的教會就不能稱為教會了,經歷過的人應該都有體會,那不是一種安静、喜樂、人人向上的氣氛,而是烏烟瘴氣,每一個人心裏都特别躁動、不安,感覺心神不得安寧,就好像有什麽大禍要發生似的。敵基督説話做事能帶來一種氣氛,人心裏渾濁,對正面事物、反面事物分辨不清。另外,敵基督迷惑人久了,人心離神越來越遠,人與神的關係都不正常了,就像活在宗教裏一樣,名義上信神,心裏却没有神。還有一個現實的問題,就是教會中會造成分裂,喜愛真理的人因聚會没有享受、不得釋放,都想離開教會自己聚會。教會裏有聖靈作工的時候,無論人明不明白真理,大家在一起心往一處使勁,那個氣氛是比較安寧、穩定的,没有躁動。而敵基督一做事就有一種躁動、詭异的氣氛,他在那兒一攪和,幫派就出現了,人就互相防備、互相論斷、互相攻擊,背後拆台。很明顯,敵基督扮演的是什麽角色?就是撒但的差役。敵基督做事的後果:一個是弟兄姊妹之間互相論斷、互相猜忌、互相防備;另外,男女之間没有什麽界限,慢慢就厮混在一起了;再一個,人心裏异象模糊,也不注重實行真理了,也不知怎麽做合乎真理原則了,原來明白的那點東西都没了,心思渾濁了,都跟着敵基督瞎做,就注重在外面做、外面跑了。有的人就能感覺到跟從敵基督真是没有路啊,如果都是追求真理的人在一起聚會、盡本分那多有享受啊。敵基督一掌權,聖靈就不作工,弟兄姊妹裏面都黑暗了,信神盡本分都没勁了,這要是時間長了,不就被神淘汰了嗎?

——摘自《揭示敵基督·做事詭异,獨斷專行,從不與人交通,并且强制人順服》

敵基督把他們的家天下變成了社會團體,變成了敵基督的團夥。他們行可憎毁壞之事,做事、説話就是外邦人的做派,每一個人都油嘴滑舌,油腔滑調,痞性十足,陰險邪惡,誰也不接受真理。他們在外表上偽裝得客客氣氣,講文明、懂禮貌、懂規矩,甚至有教養、有素質、有人品,事實上個個都是陰險、卑鄙、狡詐、邪惡之徒。他們之間互相勾結,拉關係,講勢力,講排場,講在社會上的族群關係,講誰在社會上的勢力大、地位高、名望高,誰在社會上的手腕高,神的話、真理、神的行政還有他們的信仰在這裏絲毫看不見,他們的信仰是一場游戲,也是一種欺騙。這些邪惡之徒把神的家變成了一個社會團體,變成了互相勾結的邪惡之徒的家天下,還口口聲聲説「我們在信神,我們在神家中盡本分,我們在神家做了怎樣的事,我們是如何跟隨神的,我們是如何給弟兄姊妹謀福利、辦事的,是如何幫助、扶持弟兄姊妹的,我們是如何團結的」等等這些冠冕堂皇的説法。他們用邪惡的方式,用人的手段,用撒但的處世哲學,用撒但對待邪惡人類的方式對待弟兄姊妹,把這樣的方式在神家中如法炮製,還覺得自己是在為神家辦事,是在幫助弟兄姊妹,是在榮耀神、見證神,豈不知這些行為、作法的實質背後就是敵基督在操控局面。敵基督把跟隨神的人籠絡在他們的權下,把教會變成了他們的家天下,變成了社會團體,變成了在撒但權下的人的團體。這樣的團體還是神家嗎?(不是。)敵基督這麽做噁不噁心?(噁心。)你們有没有見過這樣的敵基督團夥?當你進入到他們中間的時候,你的感覺是什麽?外表看他們一團和氣,但當你跟他們交通真理、交通神心意的時候,他們表現出來的態度與他們外表的一團和氣截然相反,那就是特别地反感,特别地不感興趣。你一交通真理,他就覺得你是局外人,你一交通教會工作,他更覺得你是局外人,你一交通教會工作的具體細節到底做没做、做得怎麽樣的時候,他就該犯睏了,該露出鬼相了,又抓腦袋又摳耳朵,又打哈欠又流眼泪,甚至還打噴嚏。這不是邪靈附體了嗎?為什麽一交通真理這些人的鬼相就出來了呢?他們個個不都挺有愛心的嗎?怎麽一交通真理就不感興趣了呢?這是不是被顯明了?辦外面事他們不是熱心挺大、挺有忠心嗎?有忠心這不就是有實際嗎?有實際那聽人交通真理他們應該高興才對,應該有渴慕的心才對,為什麽會出現邪靈附體的現象呢?這就證明他們平時的一團和氣全是假的,真理把他們顯明了。

——摘自《揭示敵基督·把神家當作個人的家天下》

每處教會都有攪擾教會的人,都有打岔神工作的人,這些人都是撒但化裝打入神家的。這類人尤其會假冒,到我面前恭恭敬敬,點頭哈腰,活像一隻癩皮狗,他們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獻出自己的「一切」,到弟兄姊妹面前却又是一副醜相,見到實行真理的人就打擊、排擠,見到比自己厲害的人就奉承、吹捧,在教會中横行霸道。可以説,幾乎多數教會之中都有這樣的「地頭蛇」「哈巴狗」。他們在一起鬼頭鬼腦,互相擠眉弄眼,誰也不實行真理,哪一個的毒汁多就是「魔頭」,哪一個的威望高就在他們的同夥中立旗杆。這些人横行在教會之中,散布消極,釋放死亡,想幹什麽就幹什麽,想説什麽就説什麽,没有人敢攔阻,充滿撒但性情。他們這樣一攪擾,就給教會帶來死亡氣氛。在教會中那些行真理的人遭到弃絶,不能盡上自己的所能,而那些攪擾教會、散布死亡的人在教會中横行,而且多數人都隨從,這樣的教會簡直就是撒但掌權,就是魔鬼作王。教會中人若不起來弃絶那些魔頭,這些人也遲早要被斷送的,以後對這樣的教會應采取措施,若是能行點真理的人也不尋求,那這個教會就被取締了。若在一處教會中没有一個肯行真理的人,没有一個能站住神見證的人,這個教會就徹底隔離,必須斷絶與其他教會的來往,這叫埋葬死亡,這叫弃絶撒但。在一處教會中若有幾個地頭蛇,還有一些没有一點分辨的「小蒼蠅」隨着,教會中人如果看完真理之後還不能弃絶這些地頭蛇的捆綁、擺布,那到最終將這些糊塗蟲都淘汰,雖然這些小蒼蠅不作什麽大凶,但他們是更詭詐的人,是更圓滑的人,類似這樣的人都淘汰,一個不留!屬撒但的就歸給撒但,屬神的必尋求真理,這是人的本性决定的。讓那些隨從撒但的都滅亡吧!對這樣的人一點不可惜。讓那些尋求真理的人都得着供應,讓其盡情地享受神話。神是公義的,是不會偏待人的。你是魔鬼你就行不出真理,你是尋求真理的人也絶不會被撒但擄去,這是確定無疑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110 分辨真假教會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