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為神盡忠心的原則

79 為神盡忠心的原則

(1)必須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達到明白真理認識自己,脱去敗壞性情,才能為基督盡忠;

(2)必須認識基督的可愛之處太多,才能從心裏寶愛神話真理,達到真心愛神、高舉見證神;

(3)必須認識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除了基督别無拯救,才能甘願為基督花費盡上忠心;

(4)必須對基督有真實的愛、純潔的愛,達到能順服至死,才能為神盡上最後的忠心。

相關神話語:

信神就得順服神、經歷神的作工,神作那麽多工作,對于人可以説都是成全,也可以説都是熬煉,更可以説都是刑罰,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都不符合人的觀念,人所享受到的都是神嚴厲的話語。神來了,人就得享受神的威嚴、神的烈怒,但神的話不管多麽嚴厲,總之神來了就是為了拯救人、成全人。作為受造之物應該盡上該盡的本分,在熬煉之中站住神的見證,在每一次試煉之中持守住人該有的見證,為神作響亮的見證,這就是得勝者。不管神怎麽熬煉,你信心百倍,對神不失去信心,人該做的你也做到了,神要求人的就是這些,讓人的心能够完全歸向他,心裏每時每刻都向着他,這就是得勝者。神所説的得勝者是在撒但的權勢之下、撒但的圍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勢力裏人還能站住見證,還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對神的忠心,不管怎麽樣你還能持守在神面前貞潔的心,持守你對神真實的愛,這樣在神面前就站住見證了,這就是神所説的得勝者了。神祝福你的時候你追求得挺好,神不祝福你就退去了,這是貞潔嗎?既然定準這是一條真道,就得走到底,持守對神的忠心,既然看見神來在地上親自來成全你,你就應把一顆心完全給神,不管神怎麽作,或許到最後給你一個不好的結局,但你還能跟從他,這就持守住在神面前的貞潔了。所説的聖潔靈體、貞潔童女獻給神,就是在神面前持守一顆真心,人的真心就是貞潔,能對神真心的就是持守住貞潔了。這就是你該實行的。該禱告的時候你就禱告,該聚會交通的時候你就聚會交通,該唱詩的時候你就唱詩,該背叛肉體的時候你就背叛肉體,盡本分時不應付糊弄,臨到試煉時站立得住,這就是對神忠心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持守住你對神的忠心》

我要的是你現在的忠心與順服,現在的愛心與見證,即使你現在不知什麽叫見證,不知什麽叫愛心,但你還是應該將你的一切都交出來,將你唯一寶貝的忠心與順服交在我的手中。你應知道,我打敗撒但的見證在于人的忠心與順服,我將人徹底征服的見證也在于人的忠心與順服。你信我的本職工作就是為我作見證,對我忠心無二,順服到底。在我未開展下一步工作以先你當怎樣為我作見證?你又怎樣對我忠心、順服?你是在你所盡的功用上盡忠心還是甩手不幹?你是寧肯順服我的一切安排(哪怕是死,哪怕是滅亡)還是中途逃走,逃避我的刑罰?我刑罰你也是為了讓你為我作見證,讓你對我忠心、順服,也可以説,現在的刑罰是為了下一步工作的開展,為了以後工作的暢通,所以我勸你還是聰明點,别把個人的性命、把你生存的意義當作一把不值錢的沙土,你能知道我以後的工作到底是什麽嗎?我以後怎樣作工、怎麽開展工作你知道嗎?你應知道你經歷我作工的意義,更應知道你信我的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信」,你怎麽認識》

我對人歷來要求都很嚴格,若是你的忠心裏有存心、有條件,那我寧可不要你的所謂的忠心,因為我厭憎人用存心來欺騙我,用條件來勒索我,我只希望人能對我忠心無二,做任何事只是為了一個「信」字,都是為了驗證一個「信」字。我討厭你們用花言巧語來博得我的歡欣,因為我對你們向來都是以誠相待,所以我也希望你們能用真正的信來待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真是信神的人嗎?》

你能把你的身心與你的全部真實的愛都獻給神,擺在神的面前,對神能絶對順服,能絶對地體貼神的心意,不為肉體,不為家庭,不為自己的欲望,而是為神家利益,一切以神的話為原則,以神的話為根基,這樣,你的存心、你的觀點就都擺對了,你就是一個在神面前蒙神稱許的人了。神喜歡的是對他能絶對的人,喜歡的是對他能忠心無二的人,厭憎的是對他三心二意的人、對他悖逆的人,他厭憎那些信他總想享受他却不能完全為他花費的人,厭憎那些口頭愛他心却悖逆他的人,厭憎那些花言巧語搞欺騙的人。對神没有真實的奉獻、没有真實的順服的人都是大逆不道的人,都是天性太狂妄的人,尤其在實際正常的神面前不能真實順服的人更是狂妄的人,更是天使長的孝子賢孫。真實為神花費的人就是將全人擺在神面前,真心順服神的一切説話,能够實行神的話,將神的話作為你的生存根基,在神的話上能够真心尋求實行的部分,這是實際地活在神面前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的「實際」能絶對順服的人是真心愛神的人》

事奉神的人應該是神的知己,是神所喜悦的,能够對神忠心無二。不管在人背後做的,還是在人面前做的,都能在神面前獲得神喜悦,在神面前能够站立得住,不管人對你怎麽樣,你總是走自己該走的路,來體貼神的負擔,這才是神的知己。神的知己能够直接事奉神是因着他有神的重托、神的負擔,他能以神的心為心,以神的負擔為負擔,不考慮前途得失,哪怕前途一無所有,什麽也得不着,但是他總以愛神的心來信神,所以説這樣的人就是神的知己。神的知己也就是神的知心人,只有神的知心人才能急神所急,想神所想,雖然肉體痛苦軟弱,但能忍痛割愛去滿足神,神把更多的負擔加給這樣的人,神要作的藉着這樣的人見證出來。所以説這樣的人是神所喜悦的,是合神心意的事奉神的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與神一同作王掌權。當你真正成為神的知己的時候,就是你與神一同作王掌權的時候。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你們跟隨我這麽多年來并未對我有一絲一毫的「忠于」,而是圍着你們所喜愛的人、喜愛的東西團團轉,甚至無論何時何地都牢牢地挂在心上,而且從未丢弃。你們熱衷于你們所喜愛的任何一樣東西,熱愛任何一樣你們所愛的東西都是在跟隨我的同時,甚至都是在聽我話的同時,所以我説,你們都是在利用我要求你們的忠心而忠心于你們的「寵物」,珍惜你們的「寵物」。儘管你們也為我獻出一二,但這并不代表你們的全部,并不代表你們真正忠于的是我。你們將自己置身于自己熱愛的事業中,有的人忠于自己的兒女,有的人忠于自己的丈夫,有的人忠于妻子,有的人忠于錢財,有的人忠于工作,有的人忠于頂頭上司,有的人忠于地位,有的人忠于女人。為了你們所忠于的東西你們從未覺得疲乏,從未煩惱過,而是越來越渴求自己能更多更好地擁有自己所忠于的東西,而且從未放弃。對于我,對于我説的話,你們從來都是將其放在你們所有熱衷的東西的最後,而且是不得不將其排在最後一位,甚至有的人連最後一個位子都留給自己未發現的要忠于的東西,他們的心中從未有我的一點一滴。你們或許會認為我在苛求你們,我在冤枉你們,但你們可曾想過,當你們合家歡樂的時候,你們想到你們并未忠于我一次嗎?這時候你們不為此而痛苦嗎?當你們滿心歡喜接到你們勞碌得到的俸禄時,你們不為自己并未裝備足够的真理而沮喪嗎?你們何時為自己并未得到我的稱許而痛哭流涕呢?為了自己的兒女你們絞盡腦汁,費盡心思,這樣你們仍不滿足,仍然認為自己并未對兒女認真,并未獻上自己的全力,而對我呢,你們從來都是馬馬虎虎,只是在記憶中,并不是在心中長存。我對你們的良苦用心你們從來就不去體會,從來就不去體諒,只是稍作思想自己就認為可以了,這樣的「忠于」并不是我期待已久的,而是我恨惡已久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到底是忠于誰的人呢?》

我關心的仍是你們每一個的所作所為與所有表現,以此來定規你們的結局,不過我仍要聲明的是:那些在患難中并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我要告訴你們: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寬容;任何一個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

現在要求你們做到的并非是額外的要求,而都是人的本分,是所有作為人的該做到的。若你們連你們的本分都盡不到或盡不好,那不是自找苦吃嗎?不是找死嗎?還求什麽後路與前途呢?神的工作是為了人類,人的配合是為了神的經營,神將他該作的都作了之後就需人全力以赴地去實行了,需要人去配合了,人都應在神的工作之中盡上自己的全力,獻上自己的忠心,不應觀念重重、坐以待斃。神能為人獻身,人為什麽不能為神盡忠呢?神對人一心一意,為什麽人不能有一點點配合呢?神為了人類作工,為什麽人不能為了神的經營而盡點人的本分呢?工作都作到如此地步了而你們還視而不行、聽而不動,這樣的人不都是沉淪的對象嗎?神為了人類已獻出了全部,為什麽人到了今天還不能老老實實地盡點人的本分呢?對神來説工作是第一,他的經營工作最重要,對人來説實行神的話、滿足神的要求是第一,這些你們都應明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作為一個人,接受神的托付得有忠心,得對神忠心不二,不能三心二意、不負責任,憑興趣、憑心情辦事,這不是忠心。忠心指什麽?就是盡本分不受心情、環境、人事物的影響與轄制,「我從神領受這個托付,神交給我了,這是我該做的,我就當成自己的事做,怎麽做果效好就怎麽做,滿足神要緊」,你有這樣的情形,這不光是受良心支配了,這裏面有忠心。如果只滿足于把事辦成,不求效率、不求果效,覺得盡力就行了,這只是良心標準,算不上忠心。對神有忠心,這個標準比良心標準就高一些,這就不是光盡力就行了,還得盡心,心裏總得把本分當成自己分内的事,對這事有負擔,稍微有一點差錯或者稍微有一點應付糊弄的情形就受責備,覺得不能這麽做人,太虧欠神了。真有理智的人盡本分不管有没有人看着、管着都能當成自己分内的事去辦,不管神是否喜悦他,對他如何,他都嚴格要求自己盡好本分,完成神的托付,這叫忠心。這是不是比良心標準高了?良心標準很多時候受一些外面的事影響,或者只是盡力了,純潔度没那麽高。一提到忠心,能忠心地守住本分,這個純潔度就高了,就不是光出力了,這就需要你全心、全意、全身心地投入到本分當中,有時候肉體就得受點苦,心思全用在這上面,很多環境臨到的時候,你不能受這些事影響、轄制,不能受這些事捆綁,個人的私事就得往後放,你得付不少代價,得放下自己的利益、臉面、情感、肉體享受、安逸,甚至青春年華、婚姻、前途都得放下,這就達到忠心了。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才有真快樂》

人一開始實行真理都是有些勉勉强强的,就拿盡本分忠心這事來説,你對盡本分有點認識了,對忠于神也有點認識,真理上也明白,但是什麽時候你能完全達到忠心,達到名副其實地盡本分呢?這得需要一段過程。在這個過程當中也可能你受了不少苦,有人對付你,有人指責你,大家眼睛都盯着你,你才開始覺察到自己有錯了,認識到還是自己不好,盡本分没有忠心不行,不能應付糊弄啊。聖靈在裏面開啓你,在你做錯事的時候責備你,在這過程當中你對自己有些認識,知道你盡的本分裏面摻雜太多,個人的存心太多,奢侈欲望太多。你認識到這些東西的實質後,能來到神面前禱告,有真實悔改,這樣這些不潔净的東西就能得着潔净。你常常這樣尋求真理解决自己的實際問題,就逐步走上信神的正軌了。人的敗壞性情越得潔净,生命性情就越有變化。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對性情變化該有的認識》

要達到在凡事上盡上忠心滿足神心意,不是光盡一方面本分就行了,得接受神所給的任何一樣托付,無論是合乎你口味的、你興趣以内的,還是你不喜歡的,你從來没做過、有難度的,你都應該接受、順服,不但要接受,而且要積極主動地配合,去學習、去進入,哪怕吃苦,哪怕自己臉上没光、不露臉,也得盡上自己的忠心。你得把它當本分去盡,不是當成自己的事業,而是當成本分。對本分該怎麽理解?就是造物主——神交給一個人所要做的事,這個時候人的本分就産生了。神交給你的任務,神交給你的托付,這就是你的本分,你以這個為目標去追求,你真有愛神的心,你還能拒絶嗎?不應該拒絶,應該接受過來,這就是實行的路。實行的路是什麽?(在凡事上盡上忠心。)在凡事上盡上忠心滿足神心意,這裏的重點在哪兒?在凡事上。「凡事」就不一定是你喜歡的,也不一定是你擅長的,更不一定是你熟悉的,有時候得需要你學習,有時候有難度,有時候得需要受苦,但無論是什麽事,只要是神托付給你的,你就應該從神領受過來,當成自己的本分,達到盡上忠心滿足神心意,這就是實行的路。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才有真快樂》

不管神怎麽要求,只要能盡上你的全力,望你在神面前最後為神盡忠,只要能看見神在寶座之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哪怕在此之時正是你的死期,你也應在合目之時發出笑聲、露出笑臉的。你要在自己的有生之日中為神盡自己最後的本分。以往的彼得是為神倒釘十字架,但你應在最後滿足神,為神耗盡你所有的能量,受造之物能為神做什麽呢?所以你應提前將自己擺上任神擺布,只要神高興、樂意就任着他作,人有何資格發怨言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四十一篇》

數年的經歷過去了,經歷了熬煉之苦、刑罰之苦的人類變得飽經風霜,雖然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與「浪漫」,但却不知不覺中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懂得了神拯救人多年的良苦用心。慢慢地,人開始恨惡自己的野蠻,恨惡自己的難以馴服與對神的種種誤解與奢求。時光不能倒流,逝去的往事成了人懺悔的記憶,神的話語與神的憐愛也成了人新生活的動力。人的傷口在一天天愈合,身體强壯了,站立起來看到了全能者的面目……原來他一直守候在我的身旁,他的笑容、他的美麗容顔還是那樣動人,他的心還是那樣牽挂着他造的人類,他的雙手還是當初那樣的温暖而有力。人似乎回到了伊甸園中的時刻,但此時的人不再聽從蛇的引誘,不再躲避耶和華的面容,雙膝跪拜在神的面前,迎着神的笑臉,獻上最珍貴的祭物——噢!我的主,我的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79 為神盡忠心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