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確定自己位置的原則

75 確定自己位置的原則

(1)要根據自己的特長與恩賜選擇本分,只要多數人看為合適就應確定屬于自己的本分;

(2)盡好自己的本分就是找到自己的位置了,盡好自己的本分就是站好受造之物的地位了;

(3)盡本分應順服神家安排,如果自己感覺不合適,可以與帶領工人交通,選擇合適的本分;

(4)無論盡何本分都應禱告神、依靠神,凡事尋求真理按原則辦事,就能達到合格的盡本分。

相關神話語:

在神的整個經營計劃當中,神早就計劃好了,你來人間多少次,末世你生在哪個家族、哪個家庭裏,你的家庭是什麽條件,你是男性還是女性,你有什麽特長,你是什麽文化,你有什麽樣的口才,你是什麽素質、什麽長相,你多大年齡來到神家開始盡本分,到什麽時間盡什麽本分,一步一步神早就給你定好了。在你還没有出生的時候,在你前幾代來人世間的時候,神就把你在最後這一步作工中所要盡的本分都給你安排好了。這可不是玩笑啊!連你現在能在這兒聽道,神都給你命定好了,這都不是小事!另外,你的身體狀况怎麽樣,你多大歲數有哪些閲歷,盡哪方面本分你能承擔起來,你有那個能力、才幹,這些神早就給你命定好了。也就是説神要用你,在給你這個托付、使命之前,神就把你這個人預備好了。所以説,你逃跑能行嗎?你三心二意能行嗎?這對不起神哪!人背叛自己的本分,這是最大的悖逆,這是罪大惡極的事。神用心良苦,從萬世以前就預定好你走到今天,給你這個使命,那這個使命是不是就是你的責任?是不是你這一生活着的價值?如果神給你的使命你没盡到,你活着還有什麽用?神給你這個條件、這個素質,給你這樣的能力、這樣的才幹,預備你活到這個年齡做這個事該具備的所有條件,但是你不去做,你逃避,你總要過好日子,總要追求世界,用神所給你的去伺候撒但,神能喜悦嗎?神能高興嗎?你不盡你的使命,不完成神的托付,你從神的審判台前逃走了,在神那兒是怎麽定規這樣的人的?就是沉淪滅亡了!你不可能再有來生、再有來世了,神不可能再托付你做任何的事了,在你身上没有使命了,你就没有機會了,這就麻煩了!神會説:「這個人在我眼中逃過一次,從我的審判台前,從我的面前逃走了,不履行使命,没完成托付,到此為止,這個人的生命就到此結束了,畫上句號了,再也不用問了。」這事可悲吧!

你們今天能在神家盡上本分,不管盡的本分大小,不管是出力的還是用腦的,是辦外事的還是辦内務的,哪個人盡本分都不是偶然發生的,這哪是你的選擇啊,那是神帶領的。神托付你了,你才有這個感動,才有這個使命感、責任心,你才能去盡這個本分。外邦人中長相好的、有知識的、有本事的多了,神看中他們了嗎?没有,神就看中你們這班人了,讓這班人在他的經營工作當中擔任各種角色,盡各種各樣的本分、各種各樣的責任,最後神的經營計劃結束了,成就了,這是多榮耀、多榮幸的事!所以説,人盡本分受點苦,有點撇弃、花費,有點付出,在世界上失去了地位,失去了名利,似乎是神都給剥奪了,但是人得着了更大的、更好的東西。人從神得着什麽了?你盡好本分,完成神的托付,你的一生為你的使命、為你的托付而活着,你這一輩子活得有價值,你才是真正的人!為什麽説你是真正的人呢?因為神選擇了你,讓你在神的經營中盡上了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是你活着最大的意義、價值。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的實行原則》

你們做人的原則是什麽?應該本本分分做人,找準自己的位置,站好自己的位置。好比説,有的人擅長某方面業務,能掌握好原則,那你就把好這個關;有的人能提供一些思路、亮點,讓大家能够借題發揮把這個本分盡得更好,那你就提供思路。你能找準自己的位置,跟弟兄姊妹和諧配搭,這就盡上本分了,這就是本本分分做人。本來你只能提供點思路,但是你還想提供其他的,結果費了很大的勁也提供不出來,别人一提供出來你就不舒服,就不想聽了,你心裏就難受、受轄制,説神不公義,埋怨神,這就是野心。人有野心是受什麽性情支配的?是狂妄性情支配的。這些情形在你們身上肯定隨時都能出現,如果你們不能尋求真理解决,没有生命進入,在這方面不能有變化,那你們盡本分的合格度、純潔度就很低。這些事如果做不到,那把榮耀歸給神這事你們也很難做到。有些人有兩三方面特長,有些人有一方面特長,有些人什麽特長也没有,這些事你們如果都能正確對待,這就找到自己的位置了。找到自己位置的人,他就能本本分分做人,就能把本分盡好。總找不到自己位置的人,吃着碗裏的總想够着鍋裏的,有什麽利益臨到手伸得都挺長,總有自己的野心,還認為這是體貼神心意,是忠心盡本分,這就錯了,這是錯謬地領受「忠心」。你想忠心、想合格地盡本分,你有這個追求、有這個願望,你首先得找準自己的位置,然後把自己能做到的盡心、盡意、盡力地做到,這就合格了,這樣盡本分就有純潔度,這才是真正的受造之物該做的。首先你得明白什麽是真正的受造之物,一個正常的受造之物不是超人,而是一個踏踏實實地在地上活着的人,一點也不超凡。什麽叫不超凡呢?就是你無論能站多高、蹦多高,其實你實際的高度還是那麽高,你没有超凡的本領。如果你總想超越其他人,凌駕于其他人之上,這是撒但的狂妄性情支配的,這是你的錯覺,其實你達不到,也不可能達到,神没給你那樣的才幹、本領,也没給你那樣的實質。你别忘了你是一個正常、普通的人類中的一員,没有與其他人不同的地方,所不同的就是你的長相、家庭、出生的年代與其他人不一樣,你的特長、恩賜與其他人可能有所不同。但是有一點你别忘了,再不同也僅僅是這點兒不同,你的敗壞性情與其他人是一樣的,你盡本分所要遵守的原則與目標、方向跟其他人是一模一樣的,只不過是各人的擅長、恩賜不同而已。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做人該有的原則》

有的人認為自己有一方面的恩賜、特長,很擅長盡這方面的本分,就極力推薦自己。當然,神家也不會讓他失望,神家珍惜人才,對于各類人都會物盡其用,你有哪方面特長、恩賜,在哪方面能發揮你的强項,神家都會極力地推舉,也極力地使用,不會埋没你。比如説,有的人覺得自己有文采,喜歡文學,會寫點東西,具備這方面特長,神家就安排他作文字方面的工作。但是他做了一段時間之後效果不怎麽樣,神家看他有這方面特長、愛好僅僅是他個人主觀意願的事,但論他的才幹與素質根本不勝任這項工作。那怎麽辦?能不能將就着用,説「你這個人有熱心,雖然才幹不高,素質一般,但是只要你願意,肯下功夫,神家就將就用你了,讓你一直在這兒做,做不好也没事,神家睁一眼閉一眼,不用調换了」?這是不是神家處理這類事的原則?(不是。)那通常遇到這種情况怎麽辦?(根據他的素質和特長安排適合他的本分。)這是不是很正當的事?但有些人就通不過,那他的人性是不是有問題?什麽問題呢?他説:「我這一輩子在外邦世界就想當個文人,做記者、作家或編輯這一類工作,但是因為家庭條件等各方面原因,没做上自己喜歡的工作,現在來神家終于能如願以償了,又説我素質不行,做得不好,不勝任這項工作,不讓我做了。這意味着我這一生最大的願望不能實現了,自己的喜好、願望不能如願了,别的工作我還不喜歡,我就喜歡做跟自己興趣有關的工作,但現在神家不讓做了。」正常情况下,人臨到本分調整該怎麽辦?(順服。)為什麽要順服?神家安排人盡什麽本分不是根據人的喜好,是根據工作果效。你們説,神家是不是應該按照個人的喜好來安排本分?是不是應該在滿足個人喜好的前提之下來用人?(不是。)哪一條合乎神家用人原則?哪一條合乎真理原則?根據工作果效,根據神家工作的需要。你是有那麽點愛好、興趣,有那麽點願望,但是你的願望、興趣、愛好應不應該凌駕于神家工作之上?如果你一味地堅持,説「我就要做這個,不讓我做這個我就不想活了,我就不想盡本分了,不讓我做這個我做什麽也没心思,做什麽我也不用全勁」,這是不是可耻的事?為了滿足你個人的願望、興趣與愛好犧牲神家的工作果效,這合不合真理?(不合真理。)不合乎真理的事人應該怎麽對待?有的人説:「應該犧牲小我,成就大我。」這話對不對?是不是真理?(不是。)這是一句渾話,是迷惑人的話,偽裝的話。這話如果用到盡本分上,那你就是褻瀆神。為什麽説是褻瀆神?神不需要你犧牲自己,神是要求人實行真理,背叛肉體,你實行不了真理就盡不好本分。你盡不好本分神家就剥奪你盡本分的權利了嗎?剥奪你接受神話的權利了嗎?剥奪你吃喝神話、實行神話的權利了嗎?等等都没有。没有剥奪你蒙拯救的機會和權利,只是因着你不適合盡這個本分,就把你調换到適合你盡的本分、環境當中,僅此而已,這是很正常的事,也是很容易理解的事,人應該正確對待。什麽是正確對待呢?就是臨到這個事的時候,首先一點,你得接受神家對你的評價。雖然你主觀上愛好這項業務,但事實上你并不能勝任,也不擅長這項業務,所以這項工作你就作不了,那就得把你調换到其他本分中。這是不是正確領受?你首先應該領會到這個。在操練了一段時間之後,神家一看你還是不行,素質够不上,不勝任這個本分,那就别趕鴨子上架了,神家不為難你,不强人所難。那這個事的顯明對你來説是不是一件好事?首先,讓你理性地對待自己的喜好與願望。你之前有那麽點愛好,愛好文學,愛好寫作,這只是一厢情願的愛好,單方面的愛好,主觀意願的一種表現,與你的真實才幹、素質是有距離的。通過一段時間的試用,讓你清楚地了解,也讓神家以及周圍的弟兄姊妹都清楚地了解你的真實才幹與素質,這對你來説是好事,最起碼讓你知道自己的素質高低,能正確地對待自己了。你對自己的認識不再停留在興趣愛好與意願當中了,最起碼你對自己的素質有一個準確的認識與評估,那你是不是就踏實一些了?對于自己能不能做、能做什麽,你就不停留在想象、意願當中,而是更踏實、更實在、更準確了。這是一方面,這對認識自己是有積極作用的。另一方面,也是最關鍵的,就是不管你能認識到什麽程度,或者你是否認識到這些,面對神家對你的安排,首先最起碼應該具備的態度就是順服,不應該挑挑揀揀,有個人的打算與選擇,這是最應該具備的理智。如果説現在你認識不到,那也没事,只要你心存順服,接受,在接下來的光陰當中不斷地長進,還能認真對待本分,有忠心,這些認識不到的問題在逐步經歷的過程當中就會一點一點地有認識,神是不會虧待你的。

——摘自《揭示敵基督·没有地位或没有得福的希望就想退去》

夢想與現實往往是有衝突的,很多時候人認為自己的夢想很正當,豈不知夢想與現實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夢想只是你一厢情願,只是你一時的興趣,很多時候是人任性或者是空想出來的東西,跟現實是不相符的。人的夢想太多,往往會出現什麽錯誤?就會忽略自己眼前、當下該作的工作,忽略現實,把現時自己該盡的本分、該作好的工作、該盡到的義務與責任推到一邊,不當回事,然後放縱自己的夢想,想幹什麽就幹什麽,想怎樣做就怎樣做。這樣,人不但不能真實地盡好自己的本分,更重要的是耽誤神家工作,攪擾神家工作。有很多人不明白真理,也不追求真理,他們把盡本分當成什麽?當成是一種工作、一種愛好、一種興趣的投入,不把它當成神交給的一種任務、使命與自己該盡的責任,更不追求在盡本分的過程當中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所以,在盡本分過程當中,有些人吃點苦就不願意了,就想逃避,碰到一些難處、受到一些挫折的時候,就打退堂鼓,又該逃避了。他不尋求真理,就琢磨逃避,像烏龜似的,一有事就躲到殻裏,等没事了再出來,這樣的人有很多。尤其有一些人,讓他擔任一樣本分的時候,他不琢磨怎麽能盡到忠心,怎麽能盡好這個本分、作好這項工作,而是琢磨怎麽能推卸責任,怎麽能不挨對付,怎麽能不擔責任,怎麽能在出現問題或者失誤的時候全身而退。他先考慮自己的後路,先考慮自己的喜好、興趣,而不是考慮自己怎麽能在盡本分的過程當中盡上自己的本分,盡上忠心。這樣的人能不能得着真理?他不在真理上下功夫,這山望着那山高,今天想做這個,明天想做那個,看誰的本分都比自己的好,都比自己的輕省。他就不在真理上下功夫,不琢磨自己有這些想法是什麽問題,他不解决這些問題,總在外面作法上看,誰出頭露面了,誰得上面賞識了,誰能跟上面接觸,誰作工作不用挨對付,就總琢磨這些事。你們説,總琢磨這些事的人能不能達到忠心地盡本分?永遠達不到。那這種盡本分的人屬于哪類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首先有一點是肯定的,這類人不追求真理,他就追求在神家混,能享點福,能出名,能露臉,像在社會上混一樣。這類人論實質屬于哪類人?這就是不信派。

——摘自《揭示敵基督·只讓人順服他,而不是順服真理、順服神(一)》

明白什麽是素質好、什麽是素質差,看清自己的素質與本性實質,這對認識自己有益處。把自己的位置找準了,做事就能更準確一些,能準確地衡量自己人就不張狂了,做事就老實本分多了。人不認識自己會産生很多的麻煩。有的人素質一般還總覺得自己素質高,總覺得自己有領導才能,心裏總有一種想當領導、當組長的衝動,可是總也没有人選他,他是不是因此受攪擾啊?人受這些東西攪擾,心裏不踏實,本分就盡不好,同時還會做一些愚昧的事、丢人現眼的事,做一些没理智、讓神厭憎的事。所以説,首先得把這些最基本的敗壞性情的流露用認識自己的方式解决了,比如狂妄、没理智,總認為自己素質好,比别人强,應該指導别人等等,把這些問題解决了,這樣你就能踏踏實實地盡好本分了,做人也本分多了,外表那些張牙舞爪、囂張、高高在上,覺得自己與衆不同,等等這些作法與想法就攪擾不了你了,你就變得成熟多了,最起碼有一個端莊正派的聖徒體統了,這樣你才能來到神面前。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要盡好本分明白真理最關鍵》

神家用人是物盡其用、量體裁衣,恰到好處。如果你人性好但素質差,那你就盡心、盡力盡好本分,不是非得做帶領工人才能得神稱許。你即使願意操心,但是做帶領要操的這份心你操不了,做帶領該具備的素質你不具備,你够不上,那該怎麽辦?那你就别强求,别為難自己了,你能挑五十斤的擔子你就挑五十斤,别逞能,説「五十斤不行,我要挑更大的擔子,我要挑一百斤,累死我也願意」。你做不了帶領工人也不會累死,但你耽誤神家工作,影響神家工作進展的速度,影響神家工作效率,耽誤多少人的生命長進,這個責任你負不起,因為你素質不够。所以,你有自知之明的話就應該主動提出辭職,推選素質好、合格的、比你强的人做帶領工人,這是明智之舉,這樣做才是真有人性、真有理智、真明白真理、實行真理的人。你總覺得,「我雖然素質差,但是我人性好,我願意操心,願意受苦付代價,我有心志,我做什麽比你們有韌性,我心胸寬大,不怕對付修理,不怕試煉,就算素質差點怎麽了?」這不是定罪你,只是給你分分類,讓你認清楚自己到底能做什麽,適合做什麽,適合盡哪方面本分。再一方面,現在面臨的最現實的一個問題就是你素質太差了,你盡不了帶領的本分,不適合做帶領,你如果做帶領的話,神家的工作就被你耽誤了。你喜歡忙,你有人性,願意操心,願意付代價,那有適合你作的工作,有你該盡的本分,神家會合理安排的。不讓你當帶領這是根據神家的規定、原則,但是神家絶對不會因為你素質差就剥奪你盡本分的權利、剥奪你信神跟隨神的權利。這合不合適?這個事還用不用細交通了?有些素質差的人一聽,琢磨琢磨,「可别交通了,這臉都没地方放了,我知道自己素質差,以後不做帶領工人了,做個組長、負責人就行了,或是打雜、做飯、打掃衛生,做什麽都行。我就任勞任怨,順服神家安排,順服神的擺布,素質差這也是神的恩待,有神的美意,神作的没錯」。你能這樣看事就行了,這個問題就不多交通了。總之,對素質差的這類人咱們只是針對問題解剖,揭露事實的真相,讓更多的人對這類人有正確的態度和觀點,也讓這類人對自己素質差的問題有正確的態度、正確的觀點,然後準確地定位自己,找到自己適合的位置與本分,讓自己所付的代價、受苦的心志得到合理的使用、發揮。這不影響你明白真理,不影響你實行真理,也不影響你在神家、在神面前的形象。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分辨假帶領 八》

有些人説:「我這人挺好的,也没做什麽抵擋神的事,為神還受了很多苦,神怎麽還這麽修理對付我呢?神怎麽總不搭理我,總不高抬我呢?」還有些人説:「我這人老實巴交的,在娘胎裏就信神了,一直信到現在,我多單純哪!我撇家捨業地為神花費,心裏還想着神多麽愛我,現在一看神也不是那麽愛人哪,我感覺自己被冷落了,我對神灰心失望了。」這些人犯什麽錯了?没守住自己的本位,不知道自己是誰,總覺着自己是個人物,該被神尊重、高抬或者寶愛、珍惜,人總有這些錯覺,這些偏謬、無理的要求,這就要麻煩。那人應該怎麽做,應該怎麽認識自己、怎麽對待自己,能跟神對待人的方式相吻合,人就能解决這些難處,放下對神的這些要求?有的人神家讓他做帶領,他工作作得挺好,也没做什麽打岔攪擾的事,後來神擺設一個環境把他顯明了,不讓他做帶領了,他就講理,「那些假帶領假工人或者打岔攪擾的人應該被撤换,我也没打岔攪擾怎麽也被撤了呢?」他就有點不是滋味。這是因為什麽?他覺得自己就應該有這個地位,不應該被撤换,因為自己有這些表現就有這個資格。所以,在他覺得有資格的情况下神把地位給剥奪了他就不幹了,對神的這個作法就産生觀念了。這一産生觀念他心裏不平衡了,又開始埋怨,「不是説選帶領、淘汰帶領都有原則嗎?我看這事就没原則,這個事神作得就不對!」總之,神一作傷害他利益、傷他心的事他就挑毛病。這是不是問題?這個問題怎麽解决?你得知道自己是誰,無論你有什麽樣的恩賜、特長,有多大的能耐、多大的本事,甚至在神家立過多大的功勞,跑過多少路,或者有什麽資本,這些在神那兒都不算什麽,如果在你這兒你覺得很重要,那你跟神之間是不是又産生誤解、矛盾了?這事應該怎麽解决?就得縮短你跟神之間的距離,解决這些矛盾,否認你自己認為對的、自己持守的那些東西,這樣你跟神之間的距離就没有了,你的位置就站準了,你也能順服了,也能認識到神作的都對,也能否認自己放下自己了,不把自己的功勞當成一種資本了,不跟神講條件、提要求、討賞賜了,這時候你就没有難處了。人對神所有的誤解都是怎麽産生的?就是人不知道自己半斤八兩,準確地説,人不知道自己在神眼中是個什麽東西,過高地評價自己,過高地估計自己在神眼中的地位,把自己認為的身價、資本當成神衡量人是否蒙拯救的標準,這就錯了。你得知道你在神心中是個什麽位置,神怎麽對待你都是合適的,你得知道這個,這就合乎真理了,跟神的觀點就相合了。你能按着這個去實行、去對待,你跟神之間就没有什麽矛盾了。當神再用神的方式對待你的時候,你是不是就能順服了?即便你心裏有一些不舒服,或者是覺得不如意、不理解,但是因為你已經具備這些真理,明白這些真理了,你能站好自己的地位了,你就不會與神對抗了,就是能導致你滅亡的那些行為、作法没有了。這個時候,你是不是就安全了?你安全了心裏就踏實了,這就走上彼得的路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該有的態度》

造物主無論作什麽,無論有怎樣的表現,無論是大的作為還是小的行為,他都是造物主;而受造的人類無論做了什麽,有多高的才能、恩賜,他都是受造之物。受造的人類,無論接受過造物主多少恩典、祝福,多少憐憫、慈愛,或者多少恩待,都不要認為自己與衆不同,都不要認為自己能與神平起平坐了、自己變成高級受造之物了。無論神給你多少恩賜,給你多少恩典,曾經給你多少恩待,或者給你一些特殊的才能,這都不是你的資本,你是受造之物,那你永遠就是受造之物,你永遠不要認為「我是神手中的小寶寶,神不會對我動一巴掌,神對待我的態度永遠都會是愛、呵護和輕輕的撫摸,還有輕聲細語柔和的安慰、勸勉」,反之,在造物主的眼中,你與其他受造之物一樣,神可以任意地使用你,也可以任意地擺布你,任意地安排你在各種人事物當中扮演每一個角色。這就是人應該有的認識,也是人應該具備的理智。這些話人如果能理解,能接受,人與神之間的關係就會變得更正常,人就會建立一種與神最正當的關係;這些話人如果能理解,能接受,人就會擺正自己的位置,站好自己的位置,守好自己的本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才能認識神的作為》

作為受造人類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托付,别做越格的事,别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别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耻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弃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75 確定自己位置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