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否認自己背叛肉體的原則

49 否認自己背叛肉體的原則

(1)必須根據神話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看透肉體被撒但本性控制的真相,就能真實恨惡肉體;

(2)越是人認為不可能的事、越是不合人觀念想象的事越應該尋求真理,否認自己順服神;

(3)人的觀念想象與人的感覺再對也不是真理,神的話語再不合人的觀念也是真理;

(4)必須凡事尋求真理原則,放弃自己的主張、看法,背叛肉體才能實行出真理活出人樣。

相關神話語:

人若真能將人生的正道看透,將神經營人的宗旨看透,人就不至于將個人的前途命運挂在心上當寶貝的,人就没心思再侍候自己那猪狗不如的爹娘。人的命運前途不正是當代所謂的彼得的「爹娘」嗎?人與其親如骨肉,肉體的歸宿、肉體的將來到底是活着見神,還是死後靈魂去朝見神,肉體的明天是在患難一樣的大火爐裏,還是在火的焚燒之中,等等這些關乎人的肉體是受禍還是受苦的問題(這裏受苦指得福,苦指將來的試煉對人的歸宿有益處;禍指站立不住或指受迷惑,或指灾中「不幸遇難」,性命難保,靈魂并無有合適的歸宿)不正是現在在此流中的每個有頭腦、有理智的人所最關注的一大要聞嗎?人的理智雖然健全,但或許人想的都并非完全合乎人的理智所該具備的,因為人都很茫然,人也都盲從,對人該進入的人都應該瞭如指掌,對患難中(指在火爐的熬煉中)該進入的、火的試煉中人該具備的更應理清頭緒,别一味地侍候自己那猶如猪狗一樣的、螞蟻臭蟲不如的爹娘(指肉體),何苦為其苦苦思索、費盡心思、絞盡腦汁呢?肉體本不屬你,而是在那控制你又掌握撒但的神的手中(原指本屬撒但,因撒但也在神的手中,所以話只好這樣説,因為這樣説更有説服力,是指人并非完全在撒但權下,而是在神手中)。你活在肉體的痛苦之中,但肉體是屬你的嗎?肉體是由你掌握的嗎?何必為肉體掏空心思呢?何必為你那早已被定了罪的、早已被咒詛的、早已被污鬼玷污了的腐臭了的肉體而痴痴地求告神呢?何必將撒但的同幫總挂在胸前呢?你不擔心肉體會把你真正的前途、美好的盼望、人生的真正的歸宿給斷送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營人的宗旨》

對末世作的工作你若能看透「三分」(僅有的三分,就是對今天聖靈的作工能看透,對末世神作的話語的工作能看透),你也不至于像今天一樣再「侍候」「孝敬」你那敗壞了多少年的肉體了。你應看透,人類發展到今天已是史無前例之况,再不會像歷史的車輪一樣繼續轉下去了,你的發了霉的肉體早已滿是蒼蠅,怎麽會有能力將神發展到今天的歷史的車輪給倒轉呢?怎能將末世的猶如啞巴一樣的鐘重新撥響而繼續順時針旋轉呢?又怎能將迷霧一樣的世界重新變化呢?你的肉體能重振山河嗎?你的肉體僅有的一點「功能」果真能恢復你原來所嚮往的那種人類世界嗎?你真能將你的子孫後代都教育成「人」嗎?現在你明白了嗎?你的肉體到底屬于什麽?神拯救人的原意、成全人的原意、變化人的原意本不是給你創造美麗的家園,也并不是給人的肉體帶來安息,而是為了他的榮耀,為了他的見證,也為了人明天更好的享受,讓人類早享安息,但仍不是為了你的肉體,因為人是神經營的本錢,人的肉體却僅是一個附屬物(「人」都是有靈有體的物,而肉體却僅是一個腐朽之物,即肉體本是經營計劃當中的工具)。你應該知道,神成全人、作成人、得着人給人的肉體帶來的都是刀劍與擊打,帶來的本是不盡的苦難,是火的焚燒,是無情的審判、刑罰、咒詛和漫無邊際的試煉,這就是經營人的工作的内幕、實情。但這一切都是針對人的肉體,把一切敵對的矛頭都無情地指向人的「肉體」(因人本是無辜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他的榮耀與見證,為了他的經營,因為他的作工并不單為了人,而是為了整個計劃,為了成就他原有的造人的心意。所以,人所經歷到的或許有百分之九十都是苦難與火的試煉,而很少甚至没有像人的肉體所盼望的甜蜜而美滿的日子,更無法享受到神與人的肉體共度良宵的幸福時刻。肉體本是污穢的,所以人的肉體看到的、享受到的盡是不近人意的猶如没有正常理智一樣的神的刑罰,因為神要顯明他的「不近人意」的、不容人觸犯的、恨惡仇敵的公義性情,他是「不擇手段」地將其所有的性情都公布于衆,結束他的長達六千年的與撒但争戰的工作——救贖全人類、毁滅老撒但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營人的宗旨》

臨到一件事需要你受痛苦,此時你當明白神的心意是什麽,你該怎樣體貼神的心意,你不能滿足自己,得先把自己放下,肉體是最卑賤的,你得尋求滿足神,你得盡到你的本分。當你這樣想的時候,神在這事上就特别開啓你,而且你的心也得到安慰了。遇到一件事,不管大事小事先把自己放下,把肉體看作是最低賤的東西。你越滿足肉體,它越得寸進尺,這次滿足它,下次它還有要求,總這樣做人就更寶愛自己的肉體了。肉體總有奢侈的欲望,總讓你滿足它,總讓它裏面得享受,或吃、穿,或發脾氣,或體貼自己的軟弱,懶惰……你越滿足它,它的欲望越大,而且越來越放蕩,達到一個地步,人的肉體能存有更深的觀念,能悖逆神,能高捧自己,而且對神的工作也疑惑。你越滿足肉體,肉體軟弱越多,總感覺没人體貼你的軟弱,你總認為神作得太過分了,而且還會説:「神怎麽這麽嚴厲呢?為什麽總對人不放鬆呢?」人滿足肉體太厲害,太寶愛肉體,就能把自己斷送了。如果你真實愛神,不滿足肉體,你就看見神所作的太合適、太好,咒詛你的悖逆、審判你的不義是應該的。有時神責打、管教你,興起環境來磨煉你,逼着你到神面前,你總感覺神所作的太好,這樣你似乎覺着没有多大痛苦,而且覺着神太可愛了。你如果體貼肉體軟弱,説神作得太過分,那你就覺着你總在痛苦之中,總有憂傷,而且對神所作的一切工作也都模糊,似乎神根本不體恤人的軟弱,不知道人的難處,你就總覺着你一個人孤苦伶仃,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這時你就發怨言了。你越這樣體貼肉體軟弱,越覺得神作得太過分,到最後嚴重到一個地步,你否認神作的工,開始抵擋神,裏面就滿了悖逆的東西。所以説,你得背叛肉體,不能體貼它,「什麽丈夫(妻子)、兒女、前途、婚姻、家庭這些都没有!我心裏只有神,我得好好滿足神,不能滿足肉體」,你有這個心志才行。總有這個心志,實行真理,放下自己的時候,稍用勁一努力你就能行出來。從前傳説有個農夫,在路上看見一條蛇凍僵了,他撿起來放在懷裏,蛇醒過來之後把農夫咬死了。人的肉體就像蛇一樣,本質就是傷害人的性命,等到你肉體完全得逞的時候,也就是你斷送性命的時候。肉體是屬于撒但的,它裏面總有奢侈的欲望,總想為自己,總願享福,貪享安逸,不着急不上火,無所事事,你滿足肉體到一個地步,到最後它要把你吞滅。就是説,你這次滿足它了,下次它還讓你滿足它,它總有奢侈的欲望,總有新的要求,藉着你體貼肉體的機會讓你更寶愛肉體,活在肉體的安逸之中,你若總是勝不過它,最後就把你自己斷送了。你在神面前能不能得着生命,最後是什麽結局,就看你自己怎麽實行背叛肉體。神拯救了你,也揀選預定了你,但你現在不願意滿足神,不願意實行真理,不願意以自己真實愛神的心來背叛自己的肉體,到最後就把自己坑了,那你就要受極大的痛苦。你總體貼肉體,慢慢撒但就把你侵吞了,你也没有什麽生命了,也没有什麽靈的感動了,到有一天你裏面就徹底黑暗了。你活在黑暗之中,撒但就把你擄去了,你心裏再也没有神了,那時你就會否認神的存在而離開神。所以,要想愛神得付出一番苦的代價,得受苦,并不須外面怎麽熱心、怎麽吃苦,或多看看書、多跑跑路,乃是能放下人裏面的東西:奢侈的想法,個人的利益,己的打算,觀念,存心。這才是神的心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

神對付人外表性情也是神的一部分工作,就像對付人外表不正常的人性,人的生活方式、生活習慣、風俗習慣,以及外表的作法、人的熱心。但他讓人實行真理變化性情,主要對付的是人裏面的存心與觀念。如果你只對付外面的性情,那好做到,就如你愛吃好東西,不讓你吃,這些你容易做到,但涉及到裏面的觀念就不好放下,這就需要背叛肉體了,需要人付一番代價,在神面前受苦。尤其是人的存心,從信神到現在人存有許多不對的存心,你不實行真理的時候,覺得自己的存心都對,當遇到事時就看見自己裏面有許多不對的存心,所以説,神成全人的時候就使人發現自己裏面有許多觀念攔阻人認識神。當你認識到自己的存心不對時,你能不按着自己的觀念去實行,不按自己的存心去實行,每一件事都能為神作見證,站住立場,這就證明你背叛肉體了。當你背叛肉體時裏面不免有一番争戰,撒但讓人隨從它,讓人隨從肉體的觀念,維護肉體的利益,但神的話還在人裏面開啓光照,在這個時候,看你是隨從神還是隨從撒但。神讓人實行真理的時候,主要是對付人裏面的東西,對付人不合神心意的想法與觀念,聖靈在人心裏感動人,開啓光照人。所以説,每件事背後都是一場争戰,每一次實行真理,每一次實行愛神,都是一場大的争戰,似乎人的肉體平安無事,其實人的内心深處有一場生死戰,經過一場激烈的争戰,思前想後最後才分勝負,真是令人哭笑不得。因為人裏面有許多存心不對,或神作許多工與你的觀念不相合,所以説,在人實行真理的時候背後都有一場大的争戰,當人實行這一真理之後,背後不知流了多少傷心的泪,最後横下一條心來滿足神。因為有争戰人才受了苦,才受了熬煉,這是真實的受苦。當有争戰臨到的時候,你能真實地站在神一邊,就能達到滿足神。實行真理裏面受痛苦,這是必經之路,如果實行真理的時候人裏面的東西都對,就不需要神成全了,就没有争戰了,人也就不受痛苦了,就因為人裏面有許多不合神用的地方,有許多肉體的悖逆性情,所以才需要人更深地學習背叛肉體的功課,這才涉及到神所説的讓人與他同受的「苦」。遇到一些難處,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我願意滿足你,願意受盡最後苦來滿足你的心,不管遭遇多大挫折,我也得滿足你,豁出性命我也得滿足你!」你有這個心志,這樣一禱告,你就能站住見證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

追求真理該有毅力,該有心志,這次没滿足神的心意,能恨惡自己,暗自下决心,下次保證滿足神的心意,這次没體貼神負擔,下次遇見這事堅决背叛肉體,一定要滿足神心意,這才是好樣的。有的人自己的心思意念對不對都不知道,這樣的人是糊塗蟲!你要攻克己心,背叛肉體,你首先得明白你的存心對不對,然後才能做到攻克己心,若你不知道自己的存心對不對,你能達到攻克己心、背叛肉體嗎?即使你背叛也是糊塗背叛。你應知道背叛你不對的存心,這就叫背叛肉體。當你知道自己的存心、心思意念不對時,你趕緊回頭走正確的路,你首先在這方面攻破,從這方面來操練進入,因為你的存心對不對自己最清楚。不對的存心得到矯正,能够為着神,這時就達到攻克己心的目的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體貼神心意達到被成全》

如果臨到的事不涉及你的觀念,你還能正常地吃喝神話,正常地盡本分,一旦這個事與你的觀念産生碰撞了,超出你的觀念了,産生矛盾了,你怎麽解决?是讓觀念放任自流,還是對付、克制、背叛?有些人臨到事有觀念了,他不但不放下觀念,還找人散布,找機會發泄,讓别人也有觀念,有的人還講理,説「你們説神作的事都有意義,我看這個事就没什麽意義,就不合真理,碰到不合真理的事我就得説,得堅持正義呀!」這麽做合不合適?怎麽做是正確的路途?有些人有觀念了,他琢磨琢磨,意識到是自己與神的關係不正常,對神産生誤解了,自己有這樣的觀念問題很嚴重,若不解决很危險,容易對神産生抵觸、質疑甚至是背叛,他就禱告神,放下自己的觀念,先否認自己錯誤的觀點,然後尋求真理。這樣時間長了,他的觀念雖然没有解剖透,也没能完全放下、解决,但是真理在他裏面主導着他的思想、行為,也引導着他盡本分,他盡本分没受影響。或許有一天臨到一個事,他這個觀念就解决了。這是不是正確的實行法?有些人對神對他的一個安排或者是作法有點不滿,他就有觀念了,之後盡本分也没心思,也不好好盡了,一直處在一種消極情形中,心裏帶着抵觸、不滿,也帶着怨氣,這種行為對不對?這事好不好解决?比如,你認為自己很聰明,我説你二杆子不通靈,你聽完之後就生氣、抵觸,「没有一個人敢説我不通靈,今天我是第一次聽到,這話我接受不了。不通靈能帶領教會嗎?能作這麽大的工作嗎?」産生矛盾了吧,應該怎麽辦?臨到這事人容不容易反省自己?什麽樣的人能反省?接受真理、尋求真理的人就能反省。首先你得能否認自己,即便對自己認識得不準確,感覺不到自己對錯,或者愚昧到什麽程度,但是一聽神説你是二杆子不通靈,雖然自己没有知覺,但這就是神對你本性實質的一個定義,雖然跟你自己認為的不一樣,但你得把這話當成真理接受過來和自己對號。接下來在跟别人一起辦事、相處的時候,通過比較你看到自己不但不通靈,還特别愚昧,發現自己這個問題嚴重了,這是不是就能完全接受神所説的了?你得接受這些話,先從一個規條、一個定義或者是一個概念上來接受,然後在實際生活當中想辦法對號入座,想辦法去認識、經歷,這樣時間長了,你對自己就有一個準確的評價了。這時你對神還有誤解嗎?你與神之間在這個事上没有分歧了,你還能對抗神對你的評價嗎?你就能接受了,就不悖逆了。你能接受真理把這些事認識透了,你就能往前走一步,你要是不接受,你永遠都是原地踏步,不會有長進的。接受真理重不重要?(重要。)人對神的觀念得放下,對神所説的話不能有任何的敵意、抵觸,這才是接受真理的態度。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解决觀念才能進入信神正軌 一》

人對神産生誤解、觀念的時候,首先得承認神是真理,人没有真理,肯定自己是錯的,這是不是一種形式?如果你只是把這種實行法流于一種形式,流于表面,那你能不能認識到自己的錯?永遠不能。這得有幾個步驟,首先得看自己所做的是否合乎原則,先别看存心,有時候你存心對,但你實行的原則是錯的。為什麽説實行的原則錯了呢?也可能你尋求了,但你根本就不明白什麽是原則,也可能你根本就没尋求,就是憑着自己的好心、熱心,憑着自己的想象與經驗做事,這一做結果出錯了,你自己能想象得到嗎?你預料不到錯就産生了,那你是不是就得被顯明啊?被顯明你還跟神較勁,這錯在哪兒?最大的錯不是因為你做錯了一件事,觸犯原則了,造成一些損失或者有一些後果,而是你做了錯事之後還持守,還不能承認錯誤,還憑着自己的觀念想象與神對抗,否認神的作工是對的,這是最大的錯,最嚴重的錯。為什麽説人這種情形是對抗的情形?不管人能否認識到神所作的、神所主宰的是對的,有什麽意義,首先人不能認識自己是錯的,這就是一種對抗的情形。要解决這種情形該怎麽辦?之前説到尋求神的心意,這對人來説不太實際。有些人説:「不太實際那是不是就不用尋求了,有些可以尋求明白的也不用尋求了,省了這一步。」可不可以這樣?如果這麽做,這人是不是没救了?這樣的人領受偏謬。尋求神的心意對人來説比較繞遠一些,要走捷徑比較現實的是得先否認自己,先放下自己,認識到自己做的是錯的,是不合真理的,然後再尋求真理原則,就是這樣一個步驟。這個步驟看起來雖然簡單,但是實行起來有很多難處,因為人有敗壞性情,有各種想象、各種要求,也有欲望,會影響人否認自己、放下自己,這不是那麽容易的事。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解决觀念才能進入信神正軌 三》

不管是哪方面的問題、哪方面的情形都可以用真理來解决。無論是哪方面問題,只要你接受真理,把真理從理論變成你自己的實際去實行、去進入,那不管你是什麽樣的人都會有變化,都會有長進,這是絶對的,這肯定是真實的。重點就在乎人的心與人的選擇,在于人臨到事的時候是背叛神還是聽從神、順服神的話,也在于人臨到事是選擇滿足肉體私欲,還是能够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按着神的話去做,重點在于這些。那些一味地選擇滿足肉體、滿足私欲,隨從肉體喜好、願望的人,他總也體嘗不到實行真理的意義、價值。相反,能够背叛肉體,放下自己的打算、自己的私欲,能按真理來實行,進入真理實際,這樣的人就逐步能體會到實行真理的意義,能體會到實行真理的樂趣、享受,也逐步能體會到神所説這話的意義,神要求人這麽做的意義、價值在哪兒。人這樣做的結果是什麽呢?就是人對待正面事物會越來越喜歡,對反面事物的分辨能力會越來越强,也會越來越厭憎、反感、鄙視反面事物,人有了這些情形、表現之後,人對神的信心就會越來越大。人常常這樣實行,就會恨惡自己的敗壞、邪惡、狂妄、自私、悖逆、抵擋,會對自己的本性實質産生恨惡,産生厭憎、反感,同時也反感身邊接觸到的反面事物,會産生這些情形。這是在認識自己方面達到的。另外,産生這些厭憎、恨惡的同時,人對真理的態度有什麽改變呢?人會渴慕自己能够有身量、有足够的心志實行真理,也有願望能够進入真理實際,滿足神的心意,做一個有良心、有理智、有真理實際的受造之物,也渴慕能够順服神,能够順服神所擺設的一切環境,不悖逆神,能够滿足神的心意。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凡事尋求真理才能進入真理實際》

人對自己認識太淺根本解决不了什麽問題,生命性情也絶對不會變化,必須認識自己達到一個深度,就是認識自己的本性了,自己的本性裏包括哪些成分,這些東西出于什麽,從哪兒來的,另外,你對這些東西到底能不能恨起來,你看没看見自己醜陋的靈魂、邪惡的本性。如果真看見自己的真相了,人就該開始恨惡自己了,在恨惡自己的時候你再實行神話就能背叛肉體了,就有力量能實行真理,也不覺着費勁了。為什麽許多人做事都隨從肉體喜好呢?因為他覺着自己不錯,覺着自己這麽做挺合適、挺正當的,没有什麽錯誤之處,甚至完全正確,所以他能理直氣壯地去做。真認識自己的本性到底是什麽東西,多麽醜陋,多麽卑鄙,多麽可憐,以後他就不那麽自高狂妄了,也没有以往那樣洋洋得意了,他覺着:「我得脚踏實地的,得實行點神話了,要不咱這人真够不上人的標準,也没有臉活在神面前了。」他把自己真看得渺小了,看自己真算不得什麽了,這個時候他實行真理也是輕鬆的,看上去才有幾分人模樣。人真恨惡自己的時候才能背叛肉體,如果不恨惡自己背叛不了肉體。真恨惡自己這裏面具備一些東西:第一,認識自己的本性了;第二,看見自己貧窮可憐了,看見自己太渺小算不得什麽了,看見自己可憐、骯髒的靈魂了。真看透自己本相了,達到這個果效就真認識自己了,可以説認識自己到位了,這時候才能恨惡自己,甚至咒詛自己,真覺得人被撒但敗壞太深了,完全没有人的模樣了,有一天如果真臨到死的威脅,他覺着:「這是神公義的懲罰,還是神公義呀,我這人該死!」這個時候他不會發怨言了,更不會埋怨神,就覺着自己太貧窮可憐,太污穢敗壞,在神那兒就該滅,這樣的靈魂不配活在地上,所以他對神没有抵擋,更没有背叛。他如果不認識自己,還覺着自己不錯,當死亡威脅他的時候,他就覺着:「我信神信得這麽好,我這麽追求,我付出這麽多,我受苦這麽多,最終神還讓我死,我不知道神的公義在什麽地方。神為什麽讓我死呢?像我這樣的人死了,那誰還能蒙拯救啊?人類不就完了嗎?」他對神第一有觀念,第二有怨言,一點順服没有,像保羅一樣臨死也不認識自己,當神的懲罰臨到時後悔也晚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自己主要是認識人的本性》

49 否認自己背叛肉體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