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站住見證的原則

37 站住見證的原則

(1)必須注重吃喝神話,真實認識神的作工,有异象作根基,臨到試煉患難才有真實信心;

(2)只有具備約伯的信心,才能在試煉中忍受痛苦,寧可咒詛自己也不埋怨神背叛神;

(3)臨到試煉患難必須安静在神面前,尋求神話的引導,學會依靠神,才能站立得住;

(4)無論撒但怎麽迷惑、試探、迫害都能禱告神,能放弃生死,就能順服神、忠于神。

相關神話語:

作為受造之物應該盡上該盡的本分,在熬煉之中站住神的見證,在每一次試煉之中持守住人該有的見證,為神作響亮的見證,這就是得勝者。不管神怎麽熬煉,你信心百倍,對神不失去信心,人該做的你也做到了,神要求人的就是這些,讓人的心能够完全歸向他,心裏每時每刻都向着他,這就是得勝者。神所説的得勝者是在撒但的權勢之下、撒但的圍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勢力裏人還能站住見證,還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對神的忠心,不管怎麽樣你還能持守在神面前貞潔的心,持守你對神真實的愛,這樣在神面前就站住見證了,這就是神所説的得勝者了。神祝福你的時候你追求得挺好,神不祝福你就退去了,這是貞潔嗎?既然定準這是一條真道,就得走到底,持守對神的忠心,既然看見神來在地上親自來成全你,你就應把一顆心完全給神,不管神怎麽作,或許到最後給你一個不好的結局,但你還能跟從他,這就持守住在神面前的貞潔了。所説的聖潔靈體、貞潔童女獻給神,就是在神面前持守一顆真心,人的真心就是貞潔,能對神真心的就是持守住貞潔了。這就是你該實行的。該禱告的時候你就禱告,該聚會交通的時候你就聚會交通,該唱詩的時候你就唱詩,該背叛肉體的時候你就背叛肉體,盡本分時不應付糊弄,臨到試煉時站立得住,這就是對神忠心了。若你没持守住人該做的,那你以前受的苦、立下的心志都歸于徒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持守住你對神的忠心》

為神作響亮的見證,主要還是關乎你對實際的神有没有認識,關乎到你能不能順服在這個既普通又正常的人面前,甚至順服至死,你真以這個順服為神作了見證,那就説明你被神得着了。能順服至死,在他面前没有一點怨言,不論斷,不毁謗,没觀念,没有别的存心,這樣神就得着榮耀了。順服在人所瞧不起的普通人面前,而且能順服至死,没有一點觀念,這是真實的見證。神要求人進入的實際,就是要求你能順服他所説的話,能够實行他所説的話,能够俯伏在實際神面前,認識自己的敗壞,而且能够在他面前敞開心,最後藉着他的這些話被他得着。這些話把你征服了,使你完全順服在他的面前,這時神就得着榮耀了,神就以這個來羞辱撒但,就以這個來結束他的工作。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你對他的實際没有觀念,也就是在這個試煉中你站立住了,你這個見證就作好了。若有一天你對實際的神有完全的認識,能像彼得一樣順服至死,你就被神得着了,也就被神成全了。神所作的不符合你的觀念,對你就是個試煉,如果符合你的觀念,就不需要你受苦了,就不需要你受熬煉了,就因着他的作工太實際,不符合你的觀念,需要你放下觀念,所以説對你是一個試煉。因着神的實際,所有的人都處在試煉之中,他作工實際,不超然,實際的説話、實際的發聲你認識透了,没有一點觀念,而且他作工越實際你越能真實愛他,這樣你就被神得着了。神得着的一班人是認識神的人,也就是認識神的實際的人,更是能對神的實際作工順服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的「實際」能絶對順服的人是真心愛神的人》

什麽是站住見證呢?有些人説他就這麽跟着,不管能不能得着生命,他也不追求生命,但也不退去,只承認這一步工作都是神作的,這不是失去見證了嗎?這樣的人就連被征服的見證也没有。被征服的人不管怎麽樣都跟着,而且能追求生命,他不僅信實際的神,更知道順服神的一切安排,這是有見證的人。没見證的人始終也不追求生命,到如今仍然是跟着混日子過,即使是你跟着也不見得你已被征服,因你對今天神的作工根本没認識。被征服也是有條件的,并不是凡是跟着的人就被征服了,因你心裏根本不明白你為什麽要跟隨今天的神,你也不知你是怎樣走到今天的,是誰將你維持到今天的。有些人信神整天都是稀裏糊塗,所以你跟着不見得是有見證。到底什麽是真正的見證呢?這裏所説的見證共分兩部分:一部分是被征服的見證,另一部分是被成全的見證(當然這是將來更大的試煉之後的見證,是在患難以後的見證),也就是你能在患難、試煉中站立住了,你就有了第二步的見證了。現在關鍵的是作第一部分見證,就是你能在這一次一次的刑罰與審判的試煉中站立住,這就是被征服的見證了。因為現在是被征服期間(你該知道,現在也就是神在地作工期間,神道成肉身來在地的主要工作就是藉着審判、刑罰來征服地上這班跟隨他的人),你能否作出被征服的見證來,不僅看你能否跟隨到底,更重要的就是看你經歷這一步一步的作工能否對神的刑罰與審判有真正的認識,看你對這所有的作工能否有真正的看見。不是你跟隨到底即可蒙混過關,你得能做到甘願降服在這一次又一次的刑罰與審判中,能對你所經歷的這一步一步的工作有真實認識,對神的性情能達到認識、順服,這就是要求你作的最終被征服的見證。被征服的見證主要還是指你對神的道成肉身有認識,這步見證關鍵是針對神的道成肉身,不在乎你在世人或執政掌權的面前如何做、如何説,主要在乎你能否順服神口裏的一切説話與他的一切作工。所以,這步見證是對着撒但作的,是對着所有的衆仇敵——不相信神能第二次道成肉身來作更大的工作,以至于不相信神能重返肉身這一事實的所有的魔鬼、仇敵,即所有的敵基督——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所有的衆仇敵。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 四》

末了一步的見證即你能否被成全的見證,就是在你領受了道成肉身的神口中的一切話之後,對神有了認識,能够有所定真,你將神口裏的一切的話都活出來,達到神對你要求的「彼得的風格」「約伯的信心」這些條件,以至于順服至死,將自己完全交出來,最終成為一個合格的「人」的形象,即一個經歷神的審判刑罰被征服、成全之人的形象,這就是最終的見證,是一個最終被成全之人該作的見證。這就是所作的兩步見證,都是互相聯繫的,哪一步都不可缺少。但你得知道一點,今天我要求你作的見證不是針對世人,也不是針對任何一個人,而是針對我對你所要求的而言的,衡量的標準就是你是否達到我的滿意,你是否能完全合乎我對你們每個人的要求標準,這是你們當明白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 四》

你没有神話作實際就没有實際身量,等到進入試煉的時候你必定會倒下,那時你的真實身量就顯明出來了。平時追求進入實際的人,臨到試煉的時候就明白神作工的目的是什麽,作為一個有良心、渴慕神的人就應以實際行動來報答神的愛,没有實際的人臨到點小事就站立不住了,有實際身量和没有實際身量就是不一樣。為什麽同樣都吃喝神話,有些人在試煉中能站立住,有些人却逃跑了呢?明顯區别就是没有實際身量,没有神的話作實際,神的話在他裏面没扎根,一臨到試煉他就没路了。有些人為什麽在試煉中能够站立得住?就是因為他明白真理,有异象了,他明白神的心意、神的要求,他在試煉當中就能站立住了,這是實際身量,也是生命。有些人也看神的話,但就是不實行、不求真,不求真的人就是不注重實行的人,没有神話作實際的人就是没有實際身量的人,這樣的人在試煉當中站立不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

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争戰。比如,你對弟兄姊妹産生成見,你想説一些話,覺得神不喜悦,但不説裏面還難受,這時裏面就開始争戰了,「是説呢,還是不説呢?」這就是争戰。所以説,每一件事臨到都有一場争戰,當你裏面有争戰時,藉着你實際地配合,實際地受苦,神就作工在你身上,最後你裏面就能放下這件事,自然而然火就消了,這也是你與神配合的果效。做每一件事都需要人付出一定的心血代價,没有實際的受苦,達不到滿足神,根本談不到滿足神,只不過是空喊口號!就這些空口號能滿足神嗎?撒但與神在靈界争戰的時候,你該怎麽滿足神,該怎麽為神站住見證?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你從外表看事好像不大,但這些事臨到就能看出你這個人到底愛不愛神,若愛神就能為神站住見證,如果没實行愛神,説明你不是一個實行真理的人,你没有真理,也没有什麽生命,是糠皮!每臨到一件事,都是神需要人為他站住見證的時候,别看現在你没臨到什麽大事,不作什麽大的見證,但在日常生活的細節當中,都關乎到神的見證,讓弟兄姊妹佩服,讓家裏人佩服,讓周圍的人都佩服,等到有一天外邦人進來,對你的所做所行都佩服,看見神作得實在太好了,在你身上就是一個見證。雖然你没有什麽見識,素質又差,但通過神的成全,你能滿足神,能體貼神的心意,看見神在這素質最差的人身上作了這麽大的工作,人認識了神,都成了在撒但面前的得勝者,對神忠心到一個地步,那這班人就是最有骨氣的人,這是最大的見證。雖然大的工作你作不了,但你會滿足神,他不能放下觀念,你能放下觀念,他不會在實際經歷中見證神,你會用自己的實際身量、實際行動去報答神的愛,為神作響亮的見證,這才叫實際的愛神。如果你做不到這一點,那你在家裏人當中、在弟兄姊妹中間、在世人面前就没有見證。在撒但面前你作不了見證,撒但會嘲笑你,拿你當兒戲、當玩物,經常捉弄你,使你神魂顛倒。或許在以後要有一些大的試煉臨到,但現在你能有一顆真實的心去愛神,不管以後的試煉多大,無論什麽事臨到,你都能站住見證,能滿足神,這樣你的心就能得安慰了,以後不管遇見什麽大的試煉也不怕了。以後的事你們看不透,你們只能在現在的光景之中來滿足神。你們也不能作什麽大的工作,應注重在實際生活中經歷神的話來滿足神,作出剛强響亮的見證,使撒但蒙羞。雖然肉體没得到滿足,受了痛苦,但你滿足了神使撒但蒙羞了。你如果總這樣實行,神在前面就給你開闢出路了,到有一天大的試煉臨到,别人都跌倒,但你還能站立住,因着你的代價,神保守你站立住,不跌倒。在平時你能實行出真理,以真實愛神的心去滿足神,神在以後的試煉中絶對保守你,雖然你愚昧、身量小、素質差,但神却不偏待你,這就看你的存心對不對了。現在你能滿足神,在細節小事上都不放過,凡事滿足神,有一顆真實愛神的心,把真心獻給神,雖然有些事你看不透,但你能到神面前擺正存心,尋求神心意,為滿足神去做一切的事,或者弟兄姊妹弃絶你,但你的心是在滿足神,并不是貪圖肉體享受,你總這樣實行,在大試煉臨到時就蒙保守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

神作每一步工作都有人該配合的路:神熬煉人,讓人在熬煉之中有信心;神成全人,讓人有信心被神成全,願意接受神的熬煉,願意接受神的對付、修理;神的靈在人裏面作工,給人開啓、給人光照,讓人去配合、去實行。在熬煉之中神不説話、不發聲,但仍有人該作的工作,你持守住原有的,還能禱告神,還能親近神,還能站住在神面前的見證,這樣你就盡到自己的本分了。在神的作工當中你們都看清了,神試煉人的信心與人對神的愛心,這需要人更多地禱告神,更多地到神面前享受神的話,如果神開啓你使你明白了神的心意,你却一點不實行,那你將什麽也得不着。實行神話時還能禱告神,享受神話時總在神面前尋求,裏面對神充滿信心,不灰心,不冷淡;不實行神話的人聚會的時候很有勁,回到家裏面就黑暗了,有的甚至也不願聚會了。所以,你必須看清人該盡的本分是什麽,你不知道神的心意到底是什麽,但你能盡上自己的本分,該禱告的時候還禱告,該實行真理的時候還得實行真理,人該做的你都做到了,你持守住了原有的异象,這樣你就好接受神下一步的工作。若神隱藏作工的時候你不追求那就麻煩了,神發聲説話、聚會講道你聽得很有勁,神不説話你就没勁了、後退了,這屬于什麽人?這是隨大流的人,没立場,没見證,没异象!多數人都是這樣,如果總這樣下去,到有一天大試煉臨到,你就落入懲罰之中了。在神成全人的時候最講立場,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你都不疑惑,盡到人的本分了,真心持守住神讓你實行的,也就是記住神的囑托,不管神現在怎麽作,不忘記神的囑托,對神的工作不疑惑,站住立場,持守住見證,一步一步得勝,最終被神成全為得勝者。神的每一步試煉你都能站立得住,到最後還能站立得住,這是得勝者了,這是一個被神成全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持守住你對神的忠心》

你經歷約伯的試煉,同時也是經歷彼得的試煉。約伯受試煉的時候站住了見證,最終耶和華向他顯現,他站住見證才有資格見神的面。為什麽説「我向污穢之地隱藏,向聖潔之國顯現」?就是説,你這個人聖潔了,站住見證了,才有臉見神的面,站不住見證就没臉見神的面。在熬煉之中退去了,或在熬煉之中發怨言了,没站住見證,讓撒但嗤笑你,那你就得不着神的顯現。你如果像約伯一樣,雖在試煉當中咒詛自己的肉體,但他不埋怨神,能恨惡自己的肉體,從不發怨言,不以口犯罪,那就站住了見證。當你受熬煉到一個地步也能像約伯一樣,在神面前百依百順,對神没有别的要求了,也没有觀念了,那時神就向你顯現。現在神不向你顯現,因為你有許多觀念,有許多個人的成見,有許多私心雜念、個人的要求、肉體的利益,没資格見神的面,你見着神就該用自己的觀念來衡量了,那神就被你釘在十字架上了。許多事臨到不符合你的觀念,但你能放下,從中認識神的作為,在熬煉之中顯出你愛神的心,這才是站住見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

約伯對神的敬畏與順服是人類中的典範,他的完全正直達到了人該具備的人性的巔峰。他雖然没有看到神,但他却體會到神的真實存在,他因着自己的體會而敬畏神,又因着對神的敬畏而能順服神,任由神奪去他的所有却没有任何怨言,而且俯伏在地告訴神此時此刻哪怕奪去他的肉體他也心甘情願,没有任何怨言,他的這一切表現都是因着他完全正直的人性。就是説,因着約伯此人單純、誠實、善良,所以對于他體會、感受到的神的存在他堅信不移,在此基礎上他按着神所引導他的或他在萬物中看到的神的作為而要求自己、規範自己在神面前的心思、行為、表現與行事原則,久而久之,他便因着他的經歷對神有了真實的、實際的敬畏,同時,也達到了遠離惡事,這就是約伯所持守的「純正」的由來。約伯具備了誠實、單純、善良的人性,也具備了敬畏神、順服神、遠離惡事的實際經歷與「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的認識,因而他才能在撒但如此惡毒的攻擊中站住見證,也能在神的試煉臨到時不讓神失望,給神滿意的答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約伯的信心、順服與約伯戰勝撒但的見證給了人莫大的幫助與鼓勵,從約伯身上人看到了自己蒙拯救的希望;看到了人憑着信心與對神的順服、敬畏是完全可以打敗撒但、戰勝撒但的;看到了只要人能順服神的主宰、神的安排,只要人有失掉一切也不弃掉神的决心與信心,人便可以讓撒但蒙羞失敗;看到了只要人有寧可丢掉性命也要站住見證的决心與毅力,撒但便聞風喪膽、倉皇退却。約伯的見證給了後人一個警示,這個警示告誡人,人若不戰勝撒但就永遠不能擺脱撒但的控告與攪擾,也永遠不能擺脱撒但的攻擊與殘害。約伯的見證也給了後人一個啓示,這個啓示讓人明白了人只有做完全、正直的人才能敬畏神、遠離惡事;明白了人只有敬畏神、遠離惡事才能為神作剛强響亮的見證;人只有為神作了剛强響亮的見證,才能永遠不受撒但的控制而活在神的引領、保守之下,這才是真正的蒙拯救。約伯此人的人性品質、人生追求是每個追求蒙拯救之人所該效法的,他一生的活出與他在試煉中的表現是每個追求「敬畏神、遠離惡事」之道的人的寶貴財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彼得在刑罰中能這樣禱告:「神哪!我肉體悖逆,你刑罰我,你審判我,我以你的刑罰、以你的審判為喜樂,即使你不要我,但我能從你的審判之中看見你的聖潔、公義的性情。你審判我,讓别人能在你的審判之中看見你的公義性情,我也就心滿意足了。只要能把你的性情發表出來,使你的公義性情讓所有的受造之物都看見,而且藉着你的審判能够使我愛你的心更純潔,能達到一個義人的形象,你這樣的審判是美善的,因你的美意本是此。我知道我身上的悖逆還很多,仍不配到你面前,我願更多地讓你審判,或是環境惡劣或是大的患難,無論你怎麽作,對我來説都是寶貴的,你的愛太深了,我願任你擺布,没有一點怨言。」這是彼得經歷神作工的認識,也是彼得愛神的見證。……彼得被成全之後,就是他快終年的時候,他説:「神哪!假如我的壽數還能延續幾年的話,我願達到更純潔地愛你,更深地愛你。」他釘十字架的時候心裏還禱告:「神哪!現在是你的時候到了,就是你給我預備的時候到了,我得為你上十字架,為你作這個見證,願我的愛能滿足你的要求,願我的愛更純潔,我今天能為你死,為你釘十字架,我心裏感到安慰,感到踏實,這是因為我能為你釘十字架,能够滿足你的心願,我能把我自己都獻給你,把我自己的生命都獻給你,我心裏感到無比的欣慰。神哪!你實在可愛,假如説以後你還讓我活着,我更願意愛你,只要是活着,我就要愛你,我願意愛你更深。我是因着不義、因着罪而得着你的審判、你的刑罰、你的試煉,我更看見你的公義性情,這是我的福氣,因我能更深地愛你,即使你不愛我,我也願意這樣愛你。我願意看見你的公義性情,因這使我更能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我總覺得我現在活着更是有意義的,因為我是因着你的緣故而上十字架,為你死是有意義的,但我還不算滿足,因為我對你認識太少,我知道我不能完全滿足你的心願,我還給你的太少,在我有生之年中,我没能把全部都還給你,我差得太遠,此時回想起來倍覺虧欠,只能用這一刻來彌補我所有的過失、所有的未還報給你的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現在你該知道怎樣被征服,被征服之後人的表現是什麽,你説你被征服了,你能不能順服至死?不管有没有前途你都能跟隨到底,不管環境怎麽樣你能對神不失去信心,最後得達到約伯的見證——順服至死,達到彼得的見證——愛神至極,達到這兩方面見證。一方面像約伯,他物質東西没了,肉體的病痛臨到他,但是約伯不弃絶耶和華的名,這是他的見證。彼得能够愛神至死,到死的時候還愛神,上十字架還愛神,不想自己的前途,也不追求自己美好的盼望、奢侈的想法,只追求愛神、順服神的一切安排,你得達到這個標準才算是見證,才是被征服以後被成全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内幕 二》

37 站住見證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