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對待神話的原則

4 對待神話的原則

(1)必須相信神的話絶對是真理,不管是否合人觀念,不管人能否明白,都應接受、順服;

(2)必須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才能認識自己敗壞的實質真相,使敗壞性情得着潔净;

(3)對不明白的神話應禱告神,尋求真理,注重實行經歷,才能達到明白真理進入實際;

(4)必須實行經歷神話語,才能達到明白真理認識神,才能認定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相關神話語:

我的説話是面向全人類的真理,不是專為某一個人或某一類人而發表的。所以,你們只管從真理的角度上來領受我的話語,而且態度一定要專一、誠懇,不要忽略我話語的每一個字句與我所説的所有真理,不要用輕慢的態度來對待我的所有説話。在你們的生活當中我看見你們做了大量的與真理無關的事,所以我特别要求你們都要做真理的奴僕,不要做邪惡與醜陋的奴役,不要踐踏真理、玷污神家的每一個角落。這就是我要告誡你們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

我只希望你們能做到不枉費我的苦心,更能了解我的良苦用心,把我的説話都能當作你們做人的根本,無論是你們願意聽的或是不願意聽的,無論是你們很喜歡接受的還是難為情接受的,都要當作一回事,否則,你們的隨隨便便、滿不在乎的性情與神態會很傷我心,更會很讓我厭憎的。我很希望你們都能把我的話語翻來覆去讀上千萬遍,甚至能銘刻在心,這樣才不辜負我對你們的期望,而如今你們的生活却都不是這樣,相反却都是沉浸在荒淫的酒足飯飽之中,無人用我的話語來充實自己的内心與靈魂,由此我才總結出人的本來面目:無論何時人都是會背叛我的,没有一個人能絶對忠于我的説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一》

我給了你們許多警告,也賜給了你們許多為了征服你們的真理,如今你們都感覺自己比以往充實了許多,也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懂得許多信實之人該具備的常識,這些都是你們多年來的收穫。我不否認你們的成果,但我也很坦然地説我也不否認你們這麽多年來對我的種種悖逆與背叛,因為你們中間没有一個聖人,而是毫不例外的都是被撒但敗壞的人,是基督的仇敵。到如今你們的過犯與你們的悖逆還是多得不可勝數,所以也難怪我總是在你們面前嘮嘮叨叨,我也不想這樣與你們共處,但為了你們的前途、為了你們的歸宿,我還是在這裏再嘮叨一次。希望你們多多諒解,更希望你們都能相信我所説出來的一字一句,更能從我的説話中體會我的深切含義。不要疑疑惑惑,更不要將我的話語隨手撿起之後便隨意弃之,這是我所難以忍受的。你們不要論斷我的話語,更不要輕慢對待我的話語,不要説我總是試探你們,更不要説我説的話没有準確性,這些都是我難以忍受的。因為你們對待我、對待我的話總是那樣顧慮重重、視而不理,所以我鄭重地告訴你們每一個人:不要把我的話與哲學聯繫在一起,不要把我的話與騙子的謊言連在一起,更不要以藐視的眼光來應付我的話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過犯會將人帶入地獄》

真理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能作人的生命,能作人行路的方向,能讓人脱去敗壞性情,達到敬畏神遠離惡,成為順服神的人,成為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成為一個神所喜愛、神所悦納的人。既然真理這麽寶貴,人應該以怎樣的態度、怎樣的觀點來對待神的話,對待真理?很顯然,對于真實相信神的人來説,對于有敬畏神之心的人來説,神的話是人的命根子,人應該寶愛神的話,吃喝神的話,享受神的話,接受神的話作人的生命,作人行路的方向,作人隨時的幫助與供應,按照真理所説的、所要求的去活、去實行、去經歷,順服真理對人的要求,順服真理給予人的種種要求與説法,而不是研究、分析、猜測、懷疑。真理是人隨時的幫助,是人隨時的供應,能作人的生命,那人就應該把真理當作最寶貴的東西來對待,因為人要依靠真理活着,依靠真理達到滿足神的要求,達到敬畏神遠離惡,依靠真理在日常生活當中找到實行的路途,掌握實行的原則,達到順服神,人也要依靠真理達到脱去敗壞性情,成為蒙拯救的人,成為合格的受造之物。

——摘自《揭示敵基督·藐視真理,公然違背原則,無視神家安排(七)》

接受神話語的審判我們不要怕受苦,也不要怕疼痛,更不要怕神的話刺透我們的心,我們應該多看神審判刑罰、揭示我們敗壞實質的話語,多看多對號,别往别人身上對,而是要往自己身上對號,哪一樣在我們身上都不少,都能對上號,不信你去經歷經歷。有的人讀神的話跟自己對不上號,覺得有些話不是説他的,是説别人的,比如,神揭示人是淫婦、妓女,有的姊妹覺得她對丈夫忠心不二,這話不是説她的,有的姊妹覺得自己還没有結婚,也没有搞過淫亂,這話也不是説她的,有的弟兄覺得這話是針對女性説的,跟他没關係,還有的人認為神這樣説話太難聽,他接受不了,甚至有的人説神説話也有不準確的地方,這樣對待神話的態度對不對?人都不會在神話裏反省自己,這裏的「妓女」「淫婦」就是指人的淫亂敗壞説的,無論你是男是女,結没結婚,人都有淫亂敗壞,怎麽能跟你没關係呢?神的話揭示的是人的敗壞性情,不管男女敗壞程度都是一樣的,這是不是事實呀?我們得先認識到,神所説的每一句話不管是難聽還是好聽,不管讓你感覺是苦還是甜,我們都應該接受過來,這是我們對待神話該有的態度。這是什麽樣的態度?是敬虔的態度,忍耐的態度,還是抱着受苦的態度?我告訴你們,都不是。信神必須得認定神話是真理,既然是真理,我們就應該有理智地去接受,不管我們能否認識到、能否承認,我們首先該有的態度就是把神的話一點不差地接受過來。神所説的每一句話都有每一句話的情形,就是每一句話他不是外表一個現象,更不是外表一個規條或者人一個簡單的行為,不是這樣。你如果把神的每一句話看成人一個簡單的行為,一個外表的現象,那你就不通靈了,你不明白什麽是真理。神的話深奥,深奥在哪兒?就是神每一句話語説的、揭示的是人的敗壞性情,是人生命裏實質的東西,根深蒂固的東西,是實質的東西,不是外表的現象,更不是外表的行為。從外表的現象上也可能你看着每一個人都挺好,但是神為什麽説有些人就是邪靈、有些人就是污鬼呢?這就是你看不着的東西了。所以説,不能憑現象、不能憑外表看的來對號神的話。這樣交通之後,你們對待神話的態度是不是能有點轉變呢?不管轉變多大,最起碼你們以後再看到這類的話不能跟神講理了,不能説「神説話太難聽了,這一頁我不看,翻過去!我找點祝福、應許的話看看,安慰安慰我的心」,不能再這樣挑着揀着看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的重要性與追求真理的路途》

有的人裝備真理是為了幫助别人,為了事奉神,為了把教會帶好,這個觀點正不正?無論你聽了多少道,你打算做什麽,我告訴你一個最要緊的事,這是最正的一個觀點:不管你盡什麽本分,你是不是帶領,你首先要把神的話跟自己對號,在自己身上先落實,不要把這些話當成作工作的一個工具或者作工作的積累,這樣你的工作肯定能作好。如果你總想把這些話跟别人對號,或者作在别人身上,或者當成你作工的資本,那你就麻煩了,你走的正是保羅的路,一點都不差。因為你有這個觀點,你肯定是把這些話當成道理、當成理論了,你想去釋放,你打算去作工,這就是很危險的事。如果你把神話往自己身上對號,自己先有實行,首先變化的是你自己,進入的是你自己,你自己有收穫了,你才能有身量、有資格也有能力去勝任你要作的工作。你自己没有一點身量,根本一點經歷、進入都没有,你作工作也都是瞎作、瞎跑,没有什麽實際果效。無論你聽到哪方面的真理實際,你就往自己身上對號,把這話落實到自己的生活當中,落實到自己的實行當中,那你肯定會有收穫,會有變化;如果你把這話就裝到肚子裏,記在頭腦裏,那你永遠不會有變化。聽交通的時候你得揣摩:「這話説的是哪方面的情形?指的是哪些方面的實質?我應該在哪些事上運用這方面的真理?每當做跟這方面真理有關係的事的時候,我是不是按照這方面真理去實行的呢?實行的時候我的情形是不是能跟這話對上號?如果對不上號,我是不是應該尋求、交通或者等候?」你們在生活當中是不是這麽實行的?如果不是,那你們生活當中没有神也没有真理,都是憑着字句道理活着,或者憑着自己的興趣、信心、熱心活着。没有真理作實際的人就是一個没有實際的人,没有神話作實際的人就是一個没有進入神話的人。這話你們能聽明白吧?你們能領受這話最好,但是不管你怎麽領受,不管你能聽懂多少,最關鍵的就是你能把你所領受到的帶到生活當中去實行,這樣你的身量才能長大,你的性情才能變化。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最基本的實行》

許多人天天捧着神的話閲讀,甚至將神話語中的經典部分都銘記在心,當成至寶,而且到處傳講神的話,以神的話來供應他人、幫助他人。他們認為這樣做就是在見證神、見證神的話,這樣做就是在遵行神的道,他們認為這樣做就是在憑神的話活着,這樣做就是將神的話帶入了現實的生活中,這樣做就能蒙神的稱許,就能蒙拯救、得成全。他們在傳講神話語的同時却從來不遵照神的話去實行,也從來不按照神話語的揭示與自己對號入座,而是利用神的話騙取他人的崇拜與信任,利用神的話搞個人的經營,利用神的話騙取、偷竊神的榮耀,他們妄想利用傳揚神話語的機會獲得神的作工與神的稱許。多少年過去了,這些人不但没能在「傳講神話語」的過程中得到神的稱許,不但没能在「見證神説話」的過程中找到自己該遵守的道,不但没有在「以神的話供應幫助他人」的過程中幫助、供應了自己,不但没能在這些過程中認識神,對神産生真正的敬畏,反而對神的誤解越來越深,對神的猜忌越來越嚴重,對神的想象越來越誇張。他們在神話語理論的供應與帶領之下似乎如魚得水,似乎游刃有餘,似乎找到了他們的人生目標,似乎找到了他們的使命,似乎獲得了新生,似乎蒙了拯救,他們似乎在對神話語朗朗上口的背誦中得到了真理,明白了神的心意,找到了認識神的途徑,似乎在對神話語傳講的過程中常常與神面對面,他們也常常被「感動」得痛哭流涕,常常被神話語中的「神」帶領似乎不斷地在明白神的良苦用心,同時也明白了神對人的拯救,明白了神的經營,認識了神的實質,了解了神的公義性情。在此基礎上,他們似乎更加確信神的存在,似乎更加認識神的尊貴,似乎更加感覺神的偉大、超凡。他們沉浸在對神話語表面的認識中,似乎他們的信心加增了,受苦的心志加强了,對神的認識加深了,豈不知他們在未實際經歷神話語以先對神的一切認識與想法都來自于他們一厢情願的想象與猜測。他們的信心經不住神的任何考驗,他們所謂的屬靈與身量根本經不住神的試煉、神的檢驗,他們的心志只不過是一座在沙土上建造起來的空中樓閣,他們所謂的對神的認識也只不過是他們頭腦想象出來的成果罷了。事實上,這些在神的話語上「頗下功夫」的人從來就不知道什麽是真實的信心,什麽是真實的順服,什麽是真正的體貼,什麽是對神真實的認識。他們將理論、想象、知識、恩賜、傳統與迷信,甚至人的道德觀都拿來作為信神、跟隨神的本錢與武器,甚至作為信神、跟隨神的根基,同時他們也將這些本錢與武器作為認識神的法寶,作為他們迎接、應付神的檢驗、神的試煉、神的刑罰審判的法寶。最終,他們收穫的依然是充滿宗教意味的、充滿封建迷信的、充滿傳奇的、怪异的、詭秘的對神的定論,他們對神的認識和定義與只相信上蒼、相信老天爺的人如出一轍,而神的實際、神的實質、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等等與真實的神自己有關的一切都與他們的認識失之交臂,無關無份,甚至南轅北轍。這樣,他們雖在神話語的「供應與滋養」之下,但却不能真正地走上敬畏神、遠離惡的道,真正的原因就在于他們從來就没有與神相識過,也從來没有與神有過真正的「接觸」與交往,所以,他們不可能與神相知,也不能産生對神真正的相信、跟隨與敬拜。他們如此對待神話語、對待神的觀點與態度注定他們一無所獲,注定他們永遠走不上敬畏神、遠離惡的道,他們追求的目標與方向意味着他們永遠是神的仇敵,意味着他們永遠都不能蒙拯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是達到敬畏神遠離惡的途徑》

神發表真理是對渴慕真理、尋求真理、喜愛真理的人説的,那些注重字句道理總好高談闊論的人得不着真理,這樣的人都是玩弄自己的人,他看神話的觀點不對,歪脖子看錶——觀點不正。有的人就會研究神話,神話怎麽説得福的,怎麽談歸宿的,若不合自己的觀念就消極了,不追求了,這説明他對真理不感興趣,所以對真理就不求真,只能接受合他觀念想象的真理。這種人信神雖然還有熱心,想方設法地做點好事,好好地表現自己,但都是為了以後有個好歸宿。他雖然也過教會生活,跟着吃喝神話,但不容易進入真理實際、得着真理。還有些人吃喝神話光走過程,明白點字句道理就以為得着真理了,這太愚蠢了。神的話是真理,但人看完神的話不一定就能明白真理,就能得着真理。你吃喝神話如果没有得着真理,那你得着的就是字句道理。你不知道什麽是得着真理,别看你拿着神的話,看完之後你也不明白神的心意,盡得些字句道理。你首先該明白神的話不是那麽簡單,神話很深奥,你不經歷幾年怎麽能明白神話呢?一句神話就够人經歷一生的,你讀神話不明白神的心意,不明白神説話的用意、根源以及要達到的果效、要成就的是什麽,這些你不明白,怎麽能叫明白真理呢?你把神話看過多少遍,也許能背很多字句,但是你一點變化没有,一點長進没有,跟神的關係還是像原來一樣疏遠,對神還是像原來一樣有隔閡、有猜疑,不理解神,還能跟神講理由,對神還有觀念,還能抵擋神,甚至能褻瀆神,這怎麽叫得着真理呢?雖然人人都有一本神話,每天都看神話,交通真理的亮光也都記録下來了,但最終每個人達到的果效都不一樣。有些人注重道理,有些人注重怎麽實行,有些人願意看高深的奥秘的東西,有些人願意看以後歸宿的事,有些人願意看行政,有些人願意看安慰的話,有些人願意看預言,人注重的都不一樣。有些人就願意看聖靈向衆教會的説話,就願意當「我兒」,這樣的人到最終能得着什麽呢?現在還有些初信的人説:「神安慰人的話多好啊,『我兒啊,我兒啊』,在世上誰這麽安慰你呀!」他都不知道那話是針對誰説的。有些人接受一兩年還不明白,還恬不知耻地説這樣的話,也不覺臉紅,不覺害臊,這是明白真理嗎?不明白神的心意還敢站「兒子」的地位呢!這些人看神話都明白什麽了?盡謬解神話!不喜愛真理的人看神話也得不着真理,他不喜愛真理你再交通他也不注重;喜愛真理的人看完神話就能尋求摸神的心意,就考察、交通真理,這樣的人才有希望得着真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有真理實際才能帶領人》

聽神的話、順服神的要求這是人的天職,至于神説了什麽,不關人的事。不管神説了什麽,神對人提出了怎樣的要求,神的身份、神的實質、神的地位是不變的,他永遠是神。你認定他是神,你唯一的責任、你應該做的就是聽他的話,這就是實行的路。研究神的話,分析神的話,探討神的話,拒絶神的話,頂撞神的話,悖逆神的話,否認神的話,這都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做的,這是神厭憎的,是神不願意在人類身上看到的。實行的路到底是什麽?其實很簡單,學會聽話,用心去聽,用心去接受,用心去理解、去領會,然後用心去做、去落實、去執行。你心裏所聽到的、所領會的要與你的實行緊緊地挂鈎,不要脱節,你所實行的,你所順服的,你手中所做的,你雙腿所為之奔跑的每一件事,都與你心裏所聽到的、所領會到的挂鈎,這就做到順服造物主的話了。這就是實行的路。

——摘自《揭示敵基督·附篇三 挪亞、亞伯拉罕如何聽神的話、順服神(二)》

挪亞是一個普通的敬拜神、跟隨神的人類中的一員,當神的話語臨到他的時候,他的態度不是慢慢騰騰、磨磨蹭蹭、不急不慌,而是特别認真地聆聽神的話,特别小心地、用心地聆聽神所説的每一句話的字字句句,用心去聆聽、去記住神對他吩咐的每一件事,一點不敢怠慢。他對待神的態度,對待神話語的態度是有敬畏神之心的,讓人看見他心裏是有神的地位的,對神是有順服的。他仔細地聽神在説什麽,神説話的内容是什麽,神讓他做什麽,他用心去聽,不是在分析,而是在接受,心裏没有拒絶,没有反感,没有不耐煩,而是静静地、仔細地、用心地在心裏記着神對他所要求的每一句話、每一件事。當神囑咐完他每一件事的時候,挪亞用自己的方式把神所説的、所托付他要做的每一件事的細節記述下來,然後放下手中的活計,打破原來的生活常規,打破原有的生活計劃,開始籌備神所托付他要做的每一件事,開始籌備神要求他造方舟所需要的每一樣物資。對待神的話,對待神的要求,對待神話中所要求的每一個細節,他都不敢怠慢,他用自己的方式將神所要求他的、所托付他的每一件事的重點、細節都記述下來,反覆揣摩、斟酌。接下來,挪亞要做的就是去尋找神讓他籌備的每一樣材料。當然,在神吩咐完他要做的每一件事情之後,他用自己的方式將神所托付、所吩咐的每一件事作出一個詳盡的計劃、部署,然後一步一步地按照自己的計劃、部署,也按照神所要求的每一個細節、每一個具體的步驟去落實,去執行。整個過程當中,挪亞所做的每一件事,無論是大事小事,無論在人看是起眼的還是不起眼的,都是神所吩咐的,都是神話中所提到的、所要求的。從挪亞接受完神的托付之後的種種表現上來看,他對待神話語的態度不是僅僅聽一聽就完事了,更不是聽完之後選擇自己心情好的時候、環境好的時候或者有利的時機再去做,而是放下手中所有的活計,打破生活的常規,將神所吩咐的造方舟這件事當作以後生活和人生當中最大的一件事情去落實。他對待神托付的態度、對待神話語的態度不是漫不經心,不是敷衍,不是任性,更不是拒絶,而是悉心聆聽神的話,用心去記、去揣摩,他對待神話語的態度是接受,是順服。在神看,這才是神所要的真正的受造之物對待神話語該有的態度,這個態度裏面没有抗拒,没有敷衍,没有任意妄為,也没有人意的摻雜,完完全全就是一個受造的人類該有的態度。

——摘自《揭示敵基督·附篇三 挪亞、亞伯拉罕如何聽神的話、順服神(二)》

亞伯拉罕是一個誠實的人,他對待神話的唯一態度就是聽、接受、順服,神怎麽説他就怎麽聽,假如神説這個東西是黑的,他一看即使不黑,也認定是黑的,神説這個東西是白的那就是白的,就這麽簡單。神説要賜給他一個孩子,他琢磨琢磨,「我一百歲了,神説要賜給我一個孩子,那我感謝神,感謝我主」。他没有那麽多想法,就是相信神。這個相信裏面的實質是什麽?他相信神的實質,相信神的身份,他對造物主的認識是真實的。不像有些人嘴上説相信神有創造萬物的能力,相信神造人類,心裏却懷疑,「人不是猿猴變的嗎?神造萬物我怎麽没看着呢?」每當聽到神説話的時候,他在心裏都畫幾個大大的問號。神所説的每一個事實、每一件事情、每一樣吩咐,在他那兒都得仔細地、用心地、小心謹慎地去研究、去分析,否則的話,説不定哪次不加小心就上當受騙了,就被坑了。而亞伯拉罕却不是這樣,他帶着一顆單純的心,他擁有一顆單純的心聆聽神的説話,只不過這一次神的説話讓他受了痛苦,但是他的選擇仍然是相信、順服,他相信神的話不會改變,神的話要成為現實,神的話就是受造人類應當執行、順服的對象,面對神的話,受造的人類没有選擇的權利,更不應該分析研究,這是亞伯拉罕對待神話的態度。所以,儘管他很痛苦,儘管他内心對兒子的這一份不捨、這一份愛、這一份疼讓他感到了極大的壓力、痛苦,但他仍然選擇把孩子還給神。為什麽要還?神没要的時候可以不用主動地還,但是神要了必須還給神,没有理由可講,人不應該講理,這是亞伯拉罕的態度。他帶着這樣一顆單純的心來順服神,這是神要的,這也是神想要看到的。亞伯拉罕在獻以撒這件事情上所能達到的,他在神面前所表現的,是神所要看到的,也是神對他的考驗。但是,神并没有像對待挪亞一樣對待亞伯拉罕,没有把事情的原委、經過,把事情的一切都告訴給亞伯拉罕,亞伯拉罕只知道一件事情,神要讓他把以撒還回去,僅此而已。他并不知道神作這件事情是在考驗他,也并不知道他經受此次考驗之後神要在他與他的後代身上成就怎樣的事情,神并没有告訴他這一切,就是簡單的一句吩咐,一個要求。神説的這句話雖然很簡單,也很不近人意,但不負所望的是,亞伯拉罕如神所願按着神所要求的把以撒獻在了祭壇上。從他的一舉一動來看,他的獻不是走走形式,不是敷衍,而是真心的,發自内心肺腑的。儘管有不捨,儘管有痛苦,但是面對造物主的要求,亞伯拉罕選擇了人類中間任何一個人都不能選擇的一種方式,按照造物主的要求絶對地順服,不折不扣地順服,没有理由,也没有任何附加條件,神讓怎樣就怎樣。他能達到神所要讓他做的這些,他具備了什麽?一方面具備了對神真實的信,確認造物主就是神,就是他的神、他的主,是主宰萬物的,是創造人類的,這是真實的信。另一方面,他有一顆單純的心,相信造物主所説的每一句話,也能够簡單地、直白地接受造物主所説的每一句話。再一方面,無論造物主所要求的事情難度有多大,給他帶來的痛苦有多大,他選擇的態度是順服,不講理、不抵觸、不拒絶,而且是完完全全地順服,按着神要求的,按照神所説的字字句句,所下達的命令去做,去實行。正如神所要求的,正如神所要看到的,亞伯拉罕將以撒獻在了祭壇上,獻給了神,他所做的這一切證實了神選擇的這個人是對的,是神眼中的義人。

——摘自《揭示敵基督·附篇三 挪亞、亞伯拉罕如何聽神的話、順服神(二)》

是神的子民,會寶愛神的話,會珍惜神的話,會敬畏神的話,會尊重神所説的每一字、每一句,每一種説話方式,以及每一個説話角度與每一段的説話内容。只有神的仇敵常常嘲笑、蔑視神的説話,在心裏小視神的説話,不把神的説話當成真理來對待,不把神的説話當成造物主的發表來對待,所以他們在心裏常常想要篡改神的話,要隨意解釋神的話。他們試圖用他們的方式,用他們的思維模式、思維邏輯來改動神的話,讓神的話合乎敗壞人類的口味、敗壞人類的觀點、敗壞人類的思維模式與哲學,最後企圖用這種方式贏得更多人的贊賞。神的話無論是哪一部分内容,無論是在什麽方式下説的,站在什麽角度上説的,都是神的話。為了敗壞的人類能够更容易讀懂、更容易領會、更容易得着神的話,明白神話中的真理,神在更多的時候是用人類的語言、人類的方式,用人類更容易理解的方式、語氣還有説話邏輯來説明神的心意,來告訴人類該進入的。但恰恰是這種不起眼的方式,不起眼的口氣,還有不起眼的種種用詞,成了敵基督定罪神、否認神話是真理的把柄。敵基督常常用知識,用名人的著作,甚至名人的演講、措辭、口風還有氣節來與神的話作比較,他們越是這樣比較,越覺得神的話太不值得一提了,越覺得神的話太淺顯了,他們就越想改動神話,越想矯正神的説話,矯正神的説話口氣、説話方式以及神説話的一種角度。不管神怎麽説話,不管神的説話給人類帶來多大的益處,在敵基督的心裏,他總也不把神的話當成是真理。他不會在神的話當中尋找真理,尋找實行原則,尋找人生命進入的路途,而是始終如一地帶着研究的觀點,帶着學習的態度,帶着深入研究、探討的態度來對待神的話,研究來研究去,探討來探討去,他還是覺得神的話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動、需要修整。所以對于敵基督來説,他們從接觸神的話那天開始,到他們信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之後的今天,在他們内心深處仍然覺得神的話没有人所説的生命,也没有人所説的真理,更没有人所説的通往國度的大門、進入天堂的通道,他們看不到,發現不了。所以,在他們那兒的感覺是什麽呢?「怎麽越信越覺得神的這些話普通尋常呢?越信越覺得神的這些話没有真理啊。」這是一種什麽徵兆?是好的徵兆還是壞的徵兆?(壞的。)壞在哪兒啊?把神信到這份上,這是不是信到家了,信到頭了?

——摘自《揭示敵基督·藐視真理,公然違背原則,無視神家安排(五)》

本來我要供應你們更多的真理,但因着你們對真理的態度太過冷淡,我也就只好作罷,我不願將我的心血白白浪費掉,不願看到人拿着我的話却到處做抵擋我、毁謗我、褻瀆我的事情,因着你們的種種態度,又因着你們的人性,我只是將一小部分對你們來説是很重要的話語供應給你們,作為我在人類中間的試驗工作。到現在為止,我才真正證實了我所作的决定與計劃都是合乎你們的需要的,更證實了我對人類的態度是準確的。你們多年來在我面前的行為給了我從未得到的答案,這個答案的問題就是「人在真理、在真神面前的態度到底是什麽」。我在人身上傾注的心血證實了我對人愛的實質,而人在我面前的所作所為也證實了人恨惡真理、與我為敵的實質。無論什麽時候,我都在關心着每一個曾跟隨我的人,但無論什麽時候,每一個跟隨我的人都不能領受從我來的話語,甚至根本就不能接受從我來的「建議」,這是我最痛心的事。從來就没有人能理解我,更没有人能接受我,哪怕我的態度是誠懇的,我的語言是柔和的。每個人都在按着個人原有的意思作我所托付的工作,不尋問我的意思,更不問我的要求,他們都是在悖逆我的同時還説是在忠心地事奉我。許多人都認為他們不能接受的真理就不是真理,他們實行不出來的真理就不是真理,在這些人身上,我的真理成了被人否認的東西、被人弃絶的東西。與此同時,我便成了被人口頭承認是神但又被人認為并不是真理、道路、生命的局外人。没有人知道這樣一個道理:我的話語是永不改變的真理,我是人生命的供應,是人類唯一的引路人;我話語的價值與意義不是根據人類是否承認與接受而確定,而是根據話語本身的實質而確定的,即使在這個世界上没有一個人能領受我的話語,但我話語的價值與對人類的幫助是没有一個人能估計出來的。所以,面對許多悖逆我話語的人,反駁我話語的人,或是根本就對我的話語不屑一顧的人,我的態度只有一個:讓時間與事實作我的見證,證實我的話語就是真理、就是道路、就是生命,證實我所説的一切都是對的,都是人該具備的,更是人該接受的。我要讓所有跟隨我的人都知道這樣一個事實:不能完全接受我話語的人,不能實行我話語的人,不能在我的話語中找到目標的人,不能因我的話語而得到救恩的人,都是被我的話語定罪的人,更是失去我救恩的人,我的刑杖將永不離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當思想自己的所作所為》

4 對待神話的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