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遭受中共政府鎮壓迫害的2018年年度報告

目 錄

一、概要

(一)「宗教中國化」政策下的中國宗教現狀

(二)全能神教會遭受中共迫害概況

二、迫害特點綜述

(一)中共全面、持續摸底排查全能神教會,為進一步大抓捕做準備

(二)中共在全國各省市發起專項打擊行動,實施集中大抓捕

(三)中共對被捕基督徒進行大規模洗腦轉化,強迫其放棄信仰

(四)2018年迫害極其嚴重,至少20名基督徒被迫害致死

(五)中共偵查掌握境外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情況,發動虛假示威,企圖瓦解境外全能神教會

三、全能神教會受迫害情況危急 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 一些國家為逃亡海外的基督徒提供庇護

四、結語

附:2018年典型案例選編(僅選19例)(一)中共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實施法外處決(二)中共任意拘留和監禁全能神教會基督徒(三)中共酷刑折磨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四)中共掠奪巨額教會錢財及基督徒個人財物(五)中共剝奪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政治避難的權利

說明:封面圖片為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受迫害的真實場景還原

 

 

全能神教會遭受中共政府鎮壓迫害的2018年年度報告

一、概要

(一)「宗教中國化」政策下的中國宗教現狀

2018年2月1日,中共政府開始施行新《宗教事務條例》[1],為習近平的「宗教中國化」政策披上了「合法」外衣,更加赤裸地暴露出中共企圖徹底取締宗教信仰、消滅一切宗教的邪惡目的。該條例實施後,中國的宗教信仰狀況全面惡化:新疆上百萬穆斯林被囚禁在再教育集中營;百萬公務員入住新疆的穆斯林家庭,以極端入侵性的手段對穆斯林進行思想監控和行為審查;宗教教義被當局曲解、操縱,聖經十誡被刪改為九誡,全網下架所有《聖經》,並將重新編訂中國版《聖經》,篡改《聖經》內容;中共嚴格操縱、管控宗教領導人,藉簽訂「中梵臨時協議」管控地下天主教主教的任命;大量教堂、清真寺、佛寺、道觀等宗教場所被拆毀、取締;大批基督徒被抓捕監禁;各宗教信徒在進行信仰活動時被強制唱「紅歌」、升國旗、學習共產黨的「政策」……其中基督教新興教會全能神教會遭受的迫害程度最為嚴重,據不完全統計,僅2018年就至少有11,111人僅因參加信仰活動遭到抓捕,有據可查的被迫害致死人數達20人。2018年11月6日,在聯合國對中國進行普遍定期審議期間,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發布了對非政府組織提交文件的材料概述,譴責了中共對中國大陸四百萬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實施的迫害,並指出:2014至2018年間,中共的監視、抓捕和迫害導致全能神教會至少50萬名基督徒背井離鄉,幾十萬個家庭因此而破碎。[2]對於當前中國的宗教現狀,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發布了《2018年年度報告》[3],該委員會主席、國會議員克里斯·史密斯認為,過去一年,中共對宗教信仰團體的鎮壓是文革以來最嚴重的。

(二)全能神教會遭受中共迫害概況

全能神教會(CAG),是中國基督教新興教會,成立於1991年,自成立以來就一直遭受中共政府的瘋狂鎮壓和嚴重迫害。1995年,中共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全能神教會與呼喊派、全範圍教會等多個基督教家庭教會列入「邪教」名單加以殘酷鎮壓迫害[4]。隨之,中共政府對全能神教會的打壓迫害不斷升級,據不完全統計,僅2011年至2017年底,至少40萬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遭到中共當局抓捕,教會建立至今有據可查被迫害致死的達101人。全能神教會之所以遭到中共如此殘酷的迫害,是因全能神顯現作工以來,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揭開了聖經中的一切奧祕,發表了潔淨、拯救人類的一切真理,使人對神的作工、神的性情有真實的認識,從而使人的敗壞得潔淨達到蒙神拯救,所以考察接受全能神作工的人越來越多,教會發展迅速,這就引起了中共的極度恐慌與仇恨。

2018年初,中共當局在全國各省開展打擊全能神教會的專項行動。據人民網報道,2018年2月8日,海南省公安廳召開全省公安機關視頻會議,於2018年開展六個專項打擊行動,其中包括「打擊處置全能神教會的專項行動」[5]。2018年6月1日,江西省民族宗教事務局下發針對全能神教會開展「百日會戰」專項整治行動的文件,要求查清並徹底摧毀全能神教會。山東省招遠市也開展「百日會戰」行動,要求重點打擊全能神教會[6],計劃於2018年11月底抓捕全市80%的全能神教會帶領。此外,江蘇、河南[7]、遼寧[8]、浙江、山西[9]等各省也都發布了落實打擊取締全能神教會專項行動的紅頭文件,要求「以『全能神教會』為主要摸排對象兼顧其他組織」,以抓捕帶領、搜刮教會資金為重點,確保實現「境內基本摧毀、境外控制削弱」的目標。

隨後,新一輪鎮壓、迫害全能神教會的統一行動席捲中國大陸[10],各地全能神教會基督徒不斷遭到大規模抓捕、抄家、酷刑折磨、洗腦轉化。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至少有23,567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僅僅因信全能神,參與聚會、傳福音等正當信仰活動而遭到當局的直接迫害,涉及中國大陸3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至少12,456人被騷擾,包括被搜集個人信息,被迫寫放棄信仰的「保證書」,被強制照相、錄像、監控,被採集指紋、血樣、頭髮等;至少有11,111人被抓捕,其中6757人被短暫或長期拘留,685人遭受各種酷刑或被強制洗腦;392人被判刑,半數被重判3年或3年以上,8人被判刑10年以上,其中山東省基督徒包曙光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11],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也在其2018年的年度報告提到了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判刑的情況[12];至少有20名基督徒被迫害致死,其中7人死於「教育轉化中心」等法外審訊機構;至少3億元人民幣被非法掠奪(包括教會及個人財產)。以上僅是2018年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受中共迫害的一小部分數據,因迫害嚴重,大部分數據根本無法統計。正如歐洲議會議員托馬斯·德克斯基在2018年12月10日人權無國界(HRWF)與歐盟記者(EU Reporter)在歐洲議會舉辦的圓桌討論會上所言: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在中國的處境比維吾爾族穆斯林更糟糕。[13]

二、迫害特點綜述

(一)中共全面、持續摸底排查全能神教會,為進一步大抓捕做準備

中共各級政府為落實習近平鎮壓、取締全能神教會的指示與要求,統一安排、發動打擊全能神教會的專項行動,並要求摸排、搜查轄區內所有信全能神的人。以河南省為例,2018年5月7日,河南省某市防範和處理「邪教」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名為《關於加強協調配合全力以赴開展打擊處置「全能神」邪教組織專項行動的通知》的紅頭文件,明確要求「扎實開展基礎調查工作,為專項行動提供堅實支撐」,要求「全面梳理數據庫中現有的在冊人員」、「梳理歷史檔案資料,發現漏登的人員線索,逐人建檔立卡」、「充分發動群眾,通過召開座談會、走訪群眾、落實舉報獎勵制度,鼓勵群眾檢舉揭發」、「注重統計分析,全面摸清全能神教會情況,包括骨幹、資金來源、成員數量、地域分布和發展趨勢等」、「對基礎調查、專項行動中獲取的數據,要按照等級劃分標準,把重點人員信息完整錄入新數據庫」等等。

中共各級政府在全國上下全面開展針對全能神教會的摸排工作,如:推動「銳眼工程」(又稱「雪亮工程」[14]),在村口巷尾安裝監控器,加大對農村地區的監控力度;利用「天網工程」監控基督徒;對居民實施「網格化」管理,設立「網格員」上門逐一調查、登記居民信仰情況,每天在樓內巡邏、挨家走訪、記錄與居民談話內容,查身分證、查出租房;發動居民、小區物業、環衛工人、社區樓長、退休老人、收廢品人員、安裝飲水機人員等有獎舉報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信息,甚至煽動三自教堂信徒舉報;對電動車、摩托車、電子產品統一安裝監控器,跟蹤、監視基督徒;責令各基層派出所登記居民的五代家譜表格;要求各大、中、小學學生填寫《信仰調查表》,掌握學生及家人信教情況;嚴格排查限制出境人員情況,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沒收護照、吊銷簽證;等等。

中共當局的大肆搜查、長期監控和騷擾,導致大量基督徒被迫離家逃亡、居無定所、骨肉分離,基督徒的隱私權、生存權等基本人權遭到嚴重侵犯、剝奪。2018年6月27日,遼寧省基督徒盧永鳳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啟動衛星定位抓捕,5天後被迫害致死。2018年9月19日,湖北省基督徒羅瑞珍在與其他三名基督徒聚會時,被小區物業管理員和便衣警察監控、跟蹤抓捕,隨後被關押到武漢市一「教育轉化中心」強制洗腦,於10月13日凌晨被迫害身亡。

(二)中共在全國各省市發起專項打擊行動,實施集中大抓捕

中共當局掌握了部分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情況後,開始在全國實施大範圍抓捕。據粗略估計,僅2018年,中共當局在全國各省市發動各種抓捕行動至少幾千次,被抓捕人數達萬餘人。以下僅列舉部分抓捕行動的情況:

「6·26」遼寧省的「雷霆行動」[15],6月26日至28日三天內,至少700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抓捕,2名基督徒被迫害致死。

6月11日至10月1日,江西省當局發動鎮壓全能神教會的「百日會戰」行動[16],直接導致200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捕,100多人遭到警察上門盤查。

7月24日至7月31日,中共在全國範圍發起代號「狐狸」的大抓捕行動[17],一週內僅山西省臨汾市至少有200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抓捕。據消息人士透露,此次大抓捕行動,警察利用衛星定位和分析人體熱能量的技術,即便手機沒有連接網絡,警察也可通過電子設備的IP地址來追捕基督徒。

7月至10月,在四川省當局發起的大抓捕中,據不完全統計,至少377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遭抓捕,至少530多萬元教會及個人財物被掠奪。其中約208人遭到關押,90人仍在押,多人至今下落不明。

「9·11」浙江省大抓捕,僅一天之內至少521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抓捕。在此次行動中,杭州市159人被抓,寧波市128人被抓,受迫害最為嚴重。

10月18日,中共在安徽省多地發動大抓捕[18],兩週內造成至少200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抓捕。據不完全統計,僅合肥市就有100多人被抓,500多人被迫離家逃亡。據悉,此次被抓捕的基督徒多數因信全能神被當局拘留過,或者近年申請辦理過護照。

10月26日、11月30日,青海省公安廳對海西州、西寧市兩地全能神教會實施專項打擊行動,致49名基督徒被抓捕,18個聚會點被查抄。據中共官方報道,此次行動調動各警種警力1500餘人,經過長達8個月的監控,擄掠教會錢財至少24.59萬元人民幣(約合36,680美金)。

12月初,黑龍江省當局發起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新一輪抓捕[19],據不完全統計,僅12月份該省就有260人被抓捕,132人被拘留。

以下是中國30個省(直轄市、自治區)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抓捕、拘留、被判刑人數統計表(不完全統計):

省份(直轄市、自治區) 抓捕人數拘留人數被判刑人數
山東省79146681
黑龍江省26914012
吉林省3951827
遼寧省85045312
內蒙古63477
山西省33820828
河北省782910
天津市8873
北京市2524
江蘇省1984100360
安徽省47726238
上海市122107
江西省57432623
浙江省87872931
福建省2071674
河南省102065612
湖南省8999
湖北省31220510
陝西省34114413
甘肅省4832
青海省49201
寧夏7357
新疆2482216
四川省573274
重慶市439303
雲南省37723612
貴州省1401121
廣西10866
廣東省1299324
海南省2623
合計111116757392

(三)中共對被捕基督徒進行大規模洗腦轉化,強迫其放棄信仰

2018年,新疆百萬穆斯林被中共當局關押在再教育轉化中心強制洗腦轉化引起世界關注。事實上,多年來,強制洗腦轉化被中共政府廣泛用於迫害全能神教會基督徒。2018年,多份中共紅頭文件中明確要求,按照「教育轉化與精準打擊一體化」的工作機制,對被抓捕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施行「打轉結合,以打促轉,以轉促審,精準打擊」。

中共當局在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設立了不同形式的洗腦轉化中心,包括各種新建的度假山莊、酒店、賓館、學習班等。在洗腦轉化中心,基督徒通常被24小時監視,並被強迫觀看宣傳無神論、進化論、愛國愛黨教育的影片。中共還利用宗教專家、心理醫生等給基督徒做思想轉化工作,強制他們寫悔過書、決裂書、保證書等,承諾放棄信仰,交代教會信息。基督徒因堅守信仰,不接受教育轉化而遭到中共警察高強度的審訊、酷刑折磨,甚至被判刑坐監或法外處決。

例如:在浙江省「9·11」大抓捕中,大量基督徒被抓捕後遭到中共當局的強制洗腦。據悉,金華市凱雅賓館、金華市樂天酒店、台州市天茂賓館、瑞安市五洲賓館等地,都被中共利用開設洗腦班轉化基督徒。9月27日,在瑞安市五洲賓館,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劉蘭英在被警察祕密審訊、洗腦轉化過程中,因不放棄信仰被迫害致死。

在「7·27」山西省臨汾市大抓捕中,至少有70餘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關到長治市「神農生態園」強制「暴力洗腦」,年齡在17歲至近70歲不等。許多基督徒因不接受轉化遭到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如:電擊、毆打、噴催淚劑、澆涼水、單腿站立晝夜淋雨、棍抽、蹲馬步、侮辱人格等。目前雖有28名基督徒暫時獲釋,但政府仍繼續監視他們,要求他們24小時開手機、定期到公安機關報到,還強迫他們加入官方監控的微信群,每天必須在線聊天交代思想與行蹤。

(四)2018年迫害極其嚴重,至少20名基督徒被迫害致死

2018年,中共當局對全能神教會的迫害程度再度升級,據不完全統計,僅2018年至少有20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中共政府迫害致死,基督徒的生命權被不同形式地剝奪:有的死於中共警察的酷刑折磨,有的在服刑期間患病被有意拖延治療導致病重身亡,有的因中共警察常年的監視騷擾、追捕走投無路自盡身亡。以下是2018年被迫害致死的20名基督徒的簡要情況:

編號被害人姓名性別年齡籍貫被捕時間死亡時間死亡說明
1劉鑫55重慶2018.4.262018.8.30刑訊折磨致其頭顱骨被打碎,搶救無效死亡。
2劉蘭英52浙江2018.9.112018.9.27死於中共開設的洗腦班,頸部有一道很深的勒痕,兩肩膀到胸口處、後背、腿部均有烏青傷痕。
3苗增花50吉林2018.9.132018.9.14審訊期間死亡,身上有明顯傷痕。
4羅瑞珍56湖北2018.9.192018.10.13死於洗腦班,額頭及脖子有明顯傷痕。
5徐賽連63江西2016.10.122018.10.18警察的酷刑折磨使她患上嚴重心臟病,後醫治無效死亡。
6鄭坤長35廣東2014.8.222018.4.20服刑期間患病,被中共有意延誤治療,致病情惡化死亡。
7肖松香55河南2018.12.192018.12.20死於中共警察的酷刑審訊。
8盧永鳳70遼寧2018.6.272018.7.2在拘留期間死亡,死因不明。
9謝欣52貴州2018.32018.4.1被捕後死於中共警察的羈押審訊,死因不明。
10張國華59江西2012.12.122018.2.21服刑期間強度勞作突發腦梗,致左半身癱瘓,生活不能自理,出獄後高血壓病發身亡。
11王玉復64遼寧2018.6.272018.9.14審訊時警察威脅要殺死她,並威脅說再抓到她就判刑,導致她精神極度緊張恐慌,突發心肌梗塞死亡。
12王紅利47陝西2013.8.42018.8.2常年遭中共警察監控、上門騷擾、短信威脅恐嚇,巨大的精神壓力致其自殺身亡。
13馮開舉75安徽2012.12.122018.2.10拘留期間警察的虐待、折磨導致他患上肺氣腫、哮喘病,釋放後又常年遭到警察的監視騷擾,巨大的精神壓力加上病痛的折磨使他最終自縊身亡。
14李杰58安徽20122018.7.6獲釋後他常年遭到中共警察的監視騷擾,被迫逃亡在外,而家人迫於中共當局的壓力也開始逼迫他,導致他精神崩潰跳河自盡。
15張強47江蘇2018.10.212018.10.28警察為掠奪教會錢財將他抓捕,釋放後仍一直跟蹤監視,致其自縊身亡。
16林翠珍60江蘇2018.12.52018.12.7被捕後警察以孫輩的工作、前途相威脅,脅迫她出賣教會信息,她承受不了心理壓力自殺身亡。
17范穎54遼寧2018.12.212018.12.24因不堪忍受中共警察的刑訊折磨、恐嚇及受蒙蔽的家人的逼迫而自殺身亡。
18李麗67重慶2018.6.12018.6.25警察對她抓捕、恐嚇、騷擾和洗腦轉化,逼她出賣基督徒信息,她被逼得走投無路,自殺身亡。
19時光雲78安徽2013.72018.2.5因警察抓捕和長期監視,致其冠心病發作身亡。
20張素珍51浙江2012.12.92018.10.19警察的長期追捕、威脅恐嚇使她整天擔驚受怕,突發糖尿病併發症不治身亡。

(五)中共偵查掌握境外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情況,發動虛假示威,企圖瓦解境外全能神教會

中共政府為迫害逃亡海外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不僅以經濟、外交等手段向各民主國家政府施壓,編造大量謠言謊話,企圖迷惑、欺騙海外民主國家政府,迫使各國政府拒絕基督徒的政治庇護申請,同時脅迫基督徒家屬到海外「尋親」,製造虛假輿論,以達到其把基督徒引渡回國、實現「境外控制削弱全能神教會」[20]的卑鄙目的。

2018年8月30日,11名來自中國河北、湖南、河南、吉林等地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家屬抵達韓國濟州島。此後五天,韓國親共分子吳明玉帶領這些家屬到濟州出入境管理處、溫水全能神教會、青瓦台等地示威遊行,企圖在韓國製造假新聞和謠言影響公眾輿論,抹黑全能神教會,攔阻基督徒申請難民庇護。據了解,這些家屬是被中共脅迫而來,他們在完成「五日示威」日程前被限制不准會見家人。基督徒諶某的家人就是這次「尋親」家屬之一,家人告訴他,是中共政府的人組織他們去的,如果他不回國,一家人都會有麻煩,後果不堪設想[21]。另一名被「尋親」的基督徒金某說,她在韓國常與國內的母親聯繫,母親知道她在韓國很好,這次母親能來韓國參加示威活動歪曲事實抹黑全能神教會,背後是受中共的操縱。[22]

此外,中共當局大力偵查境外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情況,抓捕回國基督徒,企圖打探、獲取海外全能神教會情況。2018年5月至9月,有5名從海外返回中國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抓捕,下落不明,甚至有基督徒被脅迫重返海外全能神教會充當臥底。9月2日,從韓國短暫返回中國的基督徒劉慧準備返回韓國時,在機場遭到中共警察抓捕。警察把她帶到一個地下室祕密審訊,強制洗腦轉化,強迫她說出韓國全能神教會的情況,還脅迫她重返韓國教會臥底,配合搜集、了解教會信息。

中共當局還通過出口國產電子產品監控外國公民,以竊取全能神教會基督徒信息。2018年9月,印度一名正在考察全能神教會的青年基督徒阿納夫(化名)因在WhatsApp上聯繫香港一全能神教會基督徒,下載全能神教會App,被自稱為「中國國家網絡安全局」的人用四個不同的WhatsApp賬號騷擾。該工作人員提出以2500美元交換該香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姓名和地址,被阿納夫拒絕。該工作人員揚言,未來港、澳、台地區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都會遭到中共警察抓捕。[23]

三、全能神教會受迫害情況危急 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 一些國家為逃亡海外的基督徒提供庇護

全能神教會遭受中共政府殘酷鎮壓、迫害,越來越多的基督徒被迫逃亡海外,一些國家開始承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受迫害的事實,並為他們提供了庇護。在加拿大和新西蘭,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申請政治庇護的通過率分別高達90%、100%。

2018年11月26日,因遭到中共追捕和迫害而逃到美國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鄒德美收到了上訴委員會(BIA)的決定書,對於重開她的政治庇護案件的申請予以批准。

全能神教會受迫害的情況日益嚴重,已引起美國、意大利、法國、西班牙、韓國等國越來越多的NGO、人權組織、媒體記者的關注。

2018年3月、9月,在日內瓦召開的第37屆、39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社團及個人良心自由協會(CAP-LC)主席迪埃里·瓦萊兩次在會上發言,介紹了全能神教會的處境,指出中共政府栽贓、陷害全能神教會的謠言已被知名學者的多個學術研究[24]揭穿,並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對全能神教會的迫害,停止對全能神教會發起的國際性假新聞運動,同時敦促聯合國所有成員國為逃亡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提供政治庇護。

2018年7月,美國國務院舉行了推進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在7月23日關於中國的開場邊會上,基督徒姜桂梅在會上講述了自己2008年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遭受電擊、「開飛機」(保持半蹲身子、兩手臂向前平伸的姿勢)、吊銬、灌芥末油等酷刑折磨並被勞教的經歷,使許多與會人士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受迫害的真相有了更多了解與關注。

2018年9月13日,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2018年度人權實施會在華沙舉行,新興宗教研究中心創始人兼主任馬西莫·英特羅維吉教授(Massimo Introvigne)、人權無國界主席威利·福泰(Willy Fautre)和國際宗教自由難民觀察站主席羅西塔·索麗特(Rosita Šorytė)均在會議上為全能神教會發聲,呼籲歐安組織地區消除對全能神教會的歧視,給予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應有的庇護。會上,馬西莫·英特羅維吉教授(Massimo Introvigne)說:「全能神教會是一個中國基督教新興宗教團體,自1995年以來一直被中共政府列入『邪教』名單,對全能神教會的迫害始於1995年甚或更早,迄今已有30多萬名全能神教會成員在中國遭到抓捕、關押。」

2018年,聯合國定期審議中國人權狀況。社團及個人良心自由協會(CAP LC)、歐洲信仰自由聯盟(FOB)、意大利新興宗教研究中心(CESNUR)、法國人權組織歐洲宗教自由宗教間論壇(EIFRF)、宗教信仰和良心自由研究中心(LIREC)、索特里亞國際(SOTERIA International)等多家NGO組織遞交了六份對中國人權紀錄評估的相關報告,材料中都同時提到全能神教會所遭受的迫害,其中一份材料是由一家在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有咨商地位的非政府組織——社團及個人良心自由協會與其他組織聯名簽署。這些報告都在聯合國網站上被公布。11月,聯合國公布了對非政府組織提交文件的材料概述,提到「2014至2018年間,中共的監視、抓捕和迫害導致全能神教會(CAG)至少50萬名基督徒背井離鄉,幾十萬個家庭因此而破碎」。

2019年1月28日,美國國會蘭托斯人權委員會「認領」全能神教會良心犯莫秀鳳[25]。莫秀鳳,女,1988年出生,廣西南寧市人,2017年7月2日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2018年被判處有期徒刑9年。

四、結語

中共瘋狂鎮壓、殘害宗教信仰的根本原因就是因為中共信奉馬列主義無神論,所以它對神的顯現作工、對宗教信仰就採取了瘋狂鎮壓與殘酷的迫害。共產黨的創始人馬克思在《共產主義宣言》中公開說道,「共產主義要消滅永恆的真理,消滅所有宗教和所有倫理道德」,中共政府下發的文件中也公然宣稱「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要堅定地同宗教作鬥爭,使群眾從宗教的束縛下解放出來,促進宗教逐步削弱直到消亡」[26],這就是中共殘酷鎮壓迫害宗教信仰的根據。自1991年全能神教會產生以後,中共最仇恨的就是發表真理的基督與跟隨基督的人,對全能神教會不但採取瘋狂鎮壓迫害,還製造大量的輿論抹黑、詆毀,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採取「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施行「肉體上消滅,精神上搞垮」等恐怖主義滅絕政策,嚴重地侵犯、剝奪基督徒的信仰自由權、生存權等基本人權。2019年,迫害仍在加劇,中國數百萬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生存狀況日趨嚴峻,就連逃亡到海外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也遭受到中共的圍追堵截,隨時面臨被中共強迫引渡回國的危險。全能神教會面臨中共的瘋狂鎮壓迫害,不得不將受迫害的事實真相與各種受迫害的數據資料公布於眾,以獲得國際社會及人權組織的援助。

附:2018年典型案例選編(僅選19例)

(一)中共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實施法外處決

1.盧永鳳[27],女,1948年10月16日出生,家住遼寧省朝陽市,1999年加入全能神教會,2018年7月死於遼寧省當局發起的「雷霆行動」。2018年6月27日凌晨3點,遼寧省北票市(朝陽市下轄縣級市)刑警大隊的十多個警察,通過衛星定位將盧永鳳與丈夫鄒吉學夫婦二人抓捕,警察把盧永鳳強行押到朝陽市公安局審訊。7月2日上午,鄒吉學被警察帶到北票市第二人民醫院一重症監護室內,發現妻子已經停止呼吸,但醫生仍假意為她搶救。7月4日下午,兩個警察趁鄒吉學昏厥時抓住他的手在不知名的材料上簽了字,按上了手印。盧永鳳的女兒鄒德美曾是中國四個省(四川省、雲南省、貴州省、重慶市)的全能神教會帶領,在國內被中共列為通緝犯,目前已逃亡美國,她的遭遇曾引起多家知名NGO組織的關注[28]

2.劉鑫(化名),女,重慶市合川區人,2007年加入全能神教會。2018年4月26日上午,劉鑫帶著外孫女逛街時,被三四個便衣警察抓捕。警察強行將劉鑫銬押回家中抄查,沒收了大量信神書籍和光盤。隨後,劉鑫被警察帶到當地一祕密審訊處,遭受酷刑折磨25天。5月21日,劉鑫因遭受酷刑折磨身受重傷,被送到重慶市合川區人民醫院搶救。據醫生診斷,劉鑫的頭顱骨已被打碎,碎骨無法取出來,腸子被絞織在一起,生命垂危。劉鑫在重症監護室三個月,最終因搶救無效,於2018年8月30日離世,終年55歲。[29]

3.苗增花(化名:姜麗華)[30],女,生於1968年,吉林省敦化市人,2007年加入全能神教會。苗增花生前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中層帶領,這一信息被中共當局掌握,遂將其列為重點抓捕對象。2018年9月13日晚,苗增花在家中被敦化市公安局的警察抓捕。她當場心臟病發作,被送往醫院搶救。苗增花甦醒後,在醫生還未確定其已脫離生命危險的情況下,被警察強行押進敦化市公安局刑訊逼供。9月14日晚,苗增花的家人接到公安局的通知趕到醫院時,發現苗增花已沒有了呼吸,左胳膊和腿上有大面積瘀青和紫色傷痕,明顯是遭受酷刑折磨所致。根據病歷記錄,救護車於9月14日下午趕到公安局時,苗增花已經停止呼吸和心跳。

4.羅瑞珍(化名),女,56歲,湖北省武漢市人,2003年加入全能神教會。2018年9月19日,羅瑞珍在武漢市一聚會處聚會時被十餘個警察抓捕,隨後被帶到武漢市蔡甸區一教育轉化中心強制洗腦,並被兩個監管人員24小時監視。10月13日下午,村委會打電話告知羅瑞珍的丈夫,稱羅瑞珍已於10月13日凌晨2點自殺身亡。羅瑞珍的親屬趕到當地派出所,要求警察說明羅瑞珍的死因。警察稱羅是上吊自殺,家人不相信這樣的說法。10月19日上午,羅瑞珍的親屬趕到火葬場,警察只允許羅瑞珍的姐姐和兒媳見羅瑞珍最後一面。姐姐看到羅瑞珍額頭右側有明顯傷痕,脖子上有一道痕跡,她不相信妹妹是上吊自殺,就去扒妹妹的嘴巴,被兩個警察野蠻趕走。此後,警察迅速將遺體火化。[31]

5.劉蘭英(化名),女,1966年出生,浙江省台州臨海市人,2003年加入全能神教會,被捕前暫居浙江省瑞安市。2018年9月11日,劉蘭英在瑞安市聚會時被當地警察抓捕,後被關押至五洲賓館祕密審訊、洗腦轉化。9月26日,警察威脅劉蘭英的家人到賓館勸說劉蘭英在放棄信仰的文件上簽字,被劉堅決拒絕。9月27日上午,劉蘭英的家人突然接到警察的電話,警察稱劉蘭英在酒店上吊自殺身亡。9月27日下午,家人見到了劉蘭英的遺體,發現她的頸部有一道很深的勒痕,兩肩膀到胸口處、後背以及腿上均有烏青,懷疑她是遭受警方酷刑折磨致死。家人回到酒店查看監控,才發現該酒店是專門關押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和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但由於監控畫面非常模糊,無法調查到劉蘭英遭受酷刑的經過。

6.鄭坤長,男,1983年9月19日出生,廣東省陸豐市人,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會。2014年8月22日,鄭坤長在陸豐市南塘鎮聚會時被中共警方抓捕。2015年5月,廣東省陸豐市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鄭坤長有期徒刑三年,後將他押至廣東省四會監獄服刑。2017年3月,鄭坤長患上了嚴重的肛腸疾病,獄方對此置之不理。直到4月,鄭坤長病情惡化,獄方未經家人簽名,私自給他動了手術。術後,鄭生命垂危,昏迷不醒,獄方以「鄭坤長信全能神,是特殊犯人」為由拒絕給其辦理保外就醫。一直拖延到化驗結果出來,鄭坤長被確診為晚期結腸癌,才於2017年5月8日被保釋,此時他已奄奄一息,瘦骨嶙峋,不會說話,雙腿萎縮不能行走。後經醫生診斷,鄭坤長患上了乙狀結腸癌伴腹腔轉移、完全性腸梗阻、水電解質酸鹼平衡紊亂等病,已經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2018年4月20日,鄭坤長因病情過重不治而亡,年僅35歲。

7.謝欣(化名),女,出生於1966年4月13日,貴州省貴陽市人,2005年加入全能神教會。2018年3月,謝欣因信全能神被貴州省貴陽市花溪區警察抓捕。4月1日晚,謝欣的家人被警察告知謝欣已經死亡。次日,謝欣的家人趕到貴陽市公安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討要說法。刑偵大隊長伍某聲稱謝欣是在浴室上吊自殺的,對此說法,謝欣的家人表示質疑:在押期間,警察怎麼可能允許謝欣到浴室單獨洗澡?警察沒有正面回答家人的問題,而是恐嚇威脅其家人,如果繼續追究,親屬都要受牽連,有工作的都要被開除。謝欣的家屬害怕被中共整治、迫害,只能忍氣吞聲,不敢再追究。令家人感到氣憤的是,警察不讓他們靠近謝欣的遺體,直到火化後才將骨灰交給家人。[32]

(二)中共任意拘留和監禁全能神教會基督徒

8.包曙光,女,1976年8月31日出生於山東省海陽市,時任山東省全能神教會上層帶領,於2017年6月1日被山東省棗莊市公安局市中分局警察抓捕,同年6月23日被刑事拘留。2018年10月22日,山東省棗莊市市中區人民法院以「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包曙光有期徒刑13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並處罰金13萬元人民幣(約合1.9萬美金)。與她一起被抓的全能神教會上層帶領蔣興梅、白蘭香、陳紅均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並處罰款12萬元人民幣(約合1.8萬美金),另一名上層帶領顧麗婭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並處罰金11萬元人民幣(約合1.6萬美金),他們四人均被剝奪政治權利3年。[33]

9.劉俊華,男,1965年1月1日出生於山東省菏澤市,2004年加入全能神教會。2017年10月24日下午,劉俊華和兩名基督徒在菏澤市牡丹區一基督徒家寫劇本時,被山東省菏澤市公安局牡丹分局國保大隊的警察抓捕、拘留。2018年8月8日,山東省菏澤市牡丹區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劉俊華有期徒刑十年,並處罰金5萬元人民幣(約合7500美金)。與他一起被捕的兩名基督徒也被以同樣的罪名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並處罰金5萬元人民幣(約合7500美金)。劉俊華等基督徒不服判決,提出上訴,被山東省菏澤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10.莫秀鳳,女,1988年4月16日出生,廣西省南寧市人,家住浙江省麗水市青田縣,2012年加入全能神教會。2017年7月2日下午,浙江省麗水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六七個便衣警察闖進莫秀鳳家,把莫秀鳳夫婦強行抓捕至麗水市公安局蓮都區分局萬象派出所審訊。7月3日上午,警察將莫秀鳳押到位於麗水市老竹鎮沙溪村的東西岩酒店,對她實施強制洗腦轉化,強迫她放棄信仰、說出其他基督徒信息及保管教會錢財的地點。莫秀鳳堅決不說,警察就對她酷刑折磨,一連幾天不讓她睡覺,只要她一打瞌睡,就讓她站在板凳上,使她不敢合眼,以這種殘忍的方式摧殘她的意志。警察對莫秀鳳強制洗腦18天,最終沒有得逞。

7月21日,麗水市公安局蓮都區分局以涉嫌「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對莫秀鳳進行刑事拘留,將其羈押在麗水市看守所。2018年3月,麗水市蓮都區人民法院以「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莫秀鳳有期徒刑九年,並處罰金3萬元人民幣(約合4500美元)。與莫秀鳳同一天被捕的11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也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三至八年不等,並處罰金5000到2.5萬元人民幣不等。

11.王靈潔,女,出生於1987年8月18日,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人,2007年加入全能神教會。2017年3月23日晚,王靈潔與周華蘭在江西省吉安市被吉安市吉州區國保大隊的二十多個警察抓捕。3月24日、25日,前來與王靈潔會面的基督徒蔡如華、李曉玲分別被捕。3月24日,王靈潔被扣以涉嫌「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刑事拘留;同年4月8日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在吉安市青原山莊。期間,中共當局派專人對王靈潔進行強制洗腦轉化,強迫其放棄信仰,出賣其他基督徒和教會信息,但沒有得逞。5月9日,王靈潔被羈押於吉安市看守所。

2018年1月4日,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區人民法院以「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王靈潔有期徒刑9年,並處罰金2萬元人民幣(約合3000美元)[34]。與王靈潔一同被捕的三名基督徒也分別被判刑,其中周華蘭和蔡如華均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年,並處罰金1.5萬元人民幣(約合2200美元)。2018年1月下旬,王靈潔被轉押到江西省南昌市女子監獄服刑。

(三)中共酷刑折磨全能神教會基督徒

12.愛珍(化名),女,時年54歲,江西省九江市人。2018年5月9日,愛珍被警察突襲抓捕,遭到毒打、羞辱。在派出所,三個所長輪番審問愛珍,從當天下午5點一直審問到第二天下午,期間不讓其睡覺、吃飯、喝水。警察不斷盤問愛珍的姓名、地址,強迫她出賣教會信息,還強逼其簽字放棄信仰。愛珍不從,警察脫下皮鞋狠打她的左臉,愛珍的臉當場被打麻。5月16日下午,警察把愛珍轉押到拘留所,並暗示管教愛珍是信全能神的,要「特殊對待」。此後,愛珍在拘留所常常遭到管教和犯人的毒打,曾有三次被吊銬在曬衣服的桿子上毒打,每次愛珍都被吊得雙手麻木、發抖,渾身被打得青紫。

此外,管教每天讓愛珍面朝廁所的牆壁站軍姿兩個多小時,還唆使犯人監視她。犯人看見愛珍禱告就毆打她,還把她抓到衛生間,把她的頭按在地面上,用鞋底打她的臉部、臀部、大腿,掐她的全身,還用塑料梳子使勁打她的大腿,愛珍的大腿被打得全是青紅瘀紫,痛得直發抖。女犯人們還用腳踩愛珍,用髒話侮辱她的人格。警察還三次唆使犯人放蟲子咬愛珍,愛珍被折磨得遍體鱗傷,看到蟲子就渾身發抖。一次,牢頭為故意侮辱愛珍,竟強迫她脫光上衣坐在裝有監控設備的大廳裡,使她受盡羞辱、譏笑。

2018年6月10日,愛珍被釋放。回家後,她的胳膊痛得伸不直,幾經治療沒有好轉,至今仍疼痛不已。

13.楊璇,女,33歲,江蘇省新沂市人,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會,2018年7月被警察抓捕後,遭「熬鷹」「劈胯」等酷刑折磨22天。2018年7月26日零點30分,楊璇正在徐州市一基督徒家中,當地派出所的七個警察突然撬門闖入並將其抓捕。下午5點,警察將楊璇押至徐州市一酒店審訊,逼她說出教會錢財的下落,楊璇拒不透露。警察猛搧她耳光,又抓住她的頭髮反覆將其壓下、拽起,楊璇的頭髮被揪得滿地都是。接著,警察又把楊璇的雙手反銬掛在椅子背上,她的身體下滑時整個身體的重量全壓在兩隻胳膊上,導致手銬齒陷進肉裡,疼痛難忍。

次日,派出所所長劉某繼續逼問楊璇教會錢財的下落,見其不說,就猛搧她耳光,還揪她的耳朵、按脖子周圍的穴道,令楊璇疼痛難忍。警察厲聲叫囂道:「國家規定『關押一批,整死一批』,像你們這個案子,審訊時間沒有限制!」

8月3日,警察把楊璇從徐州市轉押到新沂市一賓館內繼續祕密審訊。為逼楊璇出賣教會錢財下落,警察連續三天不讓她睡覺,又左右開弓猛搧她的臉,抓住她的頭往牆上猛撞,楊璇的頭被撞得嗡嗡作響,臉發青發紫。

8月12日晚,楊璇已十天沒有睡覺,警察仍繼續酷刑折磨她。兩個警察分別站在楊璇兩側,同時抓著她的腿使勁往外扳,給其「劈胯」,楊璇疼得渾身顫抖不止,大聲慘叫。8月16日凌晨,趁警察熟睡之際,楊璇僥倖逃出賓館。遭受中共警察長達22天的酷刑折磨,楊璇的身心受到極大摧殘,她的腿因受酷刑至今走路一瘸一拐,大拇指和手背麻木沒有知覺。

14.王毅心(化名),女,42歲,浙江省溫州市人,全能神教會基督徒,2018年9月11日被捕,遭受酷刑折磨49天。

2018年9月11日早上六點多,三十個特警撬門闖進王毅心租住的房子,強行給王毅心和房東戴上黑頭套和塑料手銬押至當地特警大隊。王毅心患有高血壓、甲亢,且心臟不好。當晚她的血壓高達180mmHg,警察無視她的身體狀況,仍高強度審訊她,強迫她指認基督徒。次日早上9點多,警察給王毅心和房東套上黑布套,將他們押上車,帶到一山莊的賓館內分開關押,並由兩人看守。賓館房間的門經過特殊設計,只能從外面打開,無法從屋內打開。王毅心的血壓連續幾天高達180mmHg,還感冒、發燒、嘔吐,警察完全不顧及她的安危,繼續逼她說出電腦密碼和教會情況。

9月17日下午,警察給王毅心的頭上戴上黑布套,開車將其轉押至一祕密審訊室。警察逼問她說出電腦密碼、教會帶領和其他基督徒的信息等,見其不答,就逼她跪在地上,將她的手反銬,用膝蓋頂著她的後背將手銬使勁往上拉,王毅心頓時感到背部、肩部和手臂疼痛難忍,大聲慘叫。隨後,另一個警察又用力往手背方向扳王毅心的手指,又拉王毅心肩上的筋,用力往裡扳她的手腕,王毅心痛得直慘叫。王毅心被折磨得全身發抖,開始咳嗽、嘔吐。警察怕她死了無法審問出教會信息,才暫時停止用刑,將她押回賓館。這期間警察始終沒有把王毅心頭上的黑布套拿下來。

此後,警察不間斷地審訊王毅心,逼她放棄信仰,簽褻瀆神的保證書,還多次拿出其他基督徒的照片讓其指認,又拿其兒子的前途威脅她,均被王毅心拒絕。10月29日晚,王毅心的丈夫交了5000元人民幣(約750美金)的保證金,才將王毅心保釋。

15.喻寶榮,女,1965年10月15日出生,江蘇省徐州市泉山區人,2014年加入全能神教會。2018年6月9日下午,喻寶榮正在徐州市鼓樓區壩子街一出租屋內和兩名教會基督徒聚會,徐州市銅山區徐莊派出所八九個身穿制服的警察破門而入將她們抓捕,後押至徐州市經濟開發區公安分局分開審訊。

當晚7時許,警察張鑫和劉成偉審問喻寶榮個人信息及教會信息。見喻寶榮不說,劉成偉一手抓住她的頭髮,另一隻手攥緊拳頭狠打她的臉部、眼部,又咬牙切齒地用空礦泉水瓶來回打她的臉,還抽出皮帶來回抽打她的嘴巴,喻寶榮的臉被打得立刻腫脹起來,火辣辣地疼,眼部充血烏紫腫脹,嘴唇出血腫得很厚(後經醫院檢查,喻寶榮的雙鼻粘膜充血,中下鼻甲腫大,左耳鼓膜充血稍內陷,光錐消失)。見其仍不說,警察又抽打她的頭部數次,一直到凌晨4點多才暫時停止刑訊。

次日下午,警察將喻寶榮帶到一賓館繼續祕密審訊,逼其交代教會信息,見她不說,一鄭姓警察用手使勁打她的左胳膊,警察劉成偉又用拳頭猛捶她的右肩,喻寶榮疼得直咬牙。此後,鄭某一連五天邊審問邊打喻寶榮的左胳膊,致其左胳膊腫脹發青,疼得抬不起來。6月16日,喻寶榮被押至徐州市三堡看守所拘留。

7月21日上午,警察強行要求喻寶榮交了5000元人民幣(約750美金)保證金,給其辦理了取保候審,並警告她:「回家不許再信了,不許去外地,要隨叫隨到!」喻寶榮回家後躺在床上癱軟無力,被警察毒打的部位疼痛難忍,左胳膊一個多月才慢慢消腫褪青,直到現在還疼痛。[35]

(四)中共掠奪巨額教會錢財及基督徒個人財物

16.付海生(化名),男,70歲,浙江省寧波市人,全能神教會基督徒。2018年9月11日早上6點,十多個便衣警察闖進付海生家,將其與女兒付力(化名)強行抓捕,並在其家中抄查,將教會錢財78萬元人民幣、黃金1千克、私人財產11萬元人民幣以及教會書籍700多本全部擄走,被掠奪的財物總價值約121萬元人民幣(約合18萬美元)。警察逼問付海生教會錢財的來歷,並拿出一張基督徒的照片讓他指認,付海生拒絕回答。9月12日上午,警察把付海生押送到當地洗腦轉化基地對其進行強制洗腦轉化,並安排兩個人24小時監視他。在洗腦基地,警察每天讓付海生看反面教材,強迫其放棄信仰,出賣教會信息。兩個監視他的人也經常盤問付海生家裡有幾個人信全能神,錢和神話語書籍是哪裡來的。9月20日,付海生被轉押至當地看守所,直到10月19日被釋放。

付海生被捕當日,五個警察突然闖入付海生的妻子郭順金(63歲)的病房,未出示任何證件,強行拔掉郭順金的吊針,直接將其從醫院押走。當時,郭順金因患糖尿病剛住院接受治療兩天。醫生告知警察郭順金的病況很嚴重,但警察無視醫生的警告,執意把郭順金押到當地的洗腦轉化基地,並安排兩個監視者嚴密監視她的行動,每天強迫她觀看抹黑全能神教會的反面視頻,還強迫她寫心得體會。9月27日,郭順金被釋放。

17.江蘇省兩戶基督徒被非法抄家,147萬人民幣(約合217,500美元)教會錢財被掠奪。

高華(化名),女,68歲,全能神教會基督徒。2018年6月17日,江蘇省邳州市國保大隊六個警察夥同當地派出所的六個警察和村書記,強行闖進高華家抄查。警察將高華家裂口的地板磚撬開,把房頂的天花板砸開,在廚房裡挖出一米多長的坑,還把鍋底下的水泥板撬開,在院子裡的銀杏樹四周挖地約半米深,把屋外的石子堆扒開,把蓋水溝的水泥板砸開,連水錶箱都挖了出來……三個小時後,屋裡屋外滿目瘡痍,一片狼藉。見仍未搜到教會錢財,警察氣得直叫:「錢就在這屋裡,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找到!」最後,村書記在高家的麵桶裡找到了教會錢財56.8萬元人民幣(約合83,000美金),當場被警察全部沒收。警察把高華押到邳州市某賓館連續審訊三天,逼她說出教會錢財的來歷,無果。6月20日,高被押往徐州市拘留所拘留,並於7月5日被取保候審。至今高華仍在警察的監視中。

付弛(化名,男,60歲)、辛梅(化名,女,55歲),全能神教會基督徒。8月4日,徐州市某派出所的七八個警察撬門闖入付弛家中,威脅付馳夫婦和他們13歲的外孫不許動。警察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就開始抄家,用刀劃開箱子,撬開床,翻出全能神話語書籍,隨後又翻出夫妻二人保管的教會錢財90萬元人民幣(約合133,100美金),將這些當場沒收。隨後,警察將付馳夫婦及其外孫一同帶到了徐州市某派出所審訊。9月14日,徐州市警方以涉嫌「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利用迷信破壞法律實施」為罪名將付馳夫婦拘留,至今他們二人仍被關押在徐州市看守所。

18.劉陽(化名),男,21歲,徐州市人,與其家人因信全能神被抓,其家中23萬元人民幣(約合33,800美金)個人財物被掠奪。2018年8月7日,江蘇省徐州市某派出所出動30餘個警察,闖入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劉陽家中。警察在劉陽家抄查四個多小時,搜出22萬元人民幣現金、護照、玉鐲子、銀行卡、身分證等私人物品全部沒收。之後,警察把劉陽、劉的姑媽、奶奶三人帶到當地派出所,留下兩個警察蹲守在劉陽家。

當晚,三個警察提審劉陽,他們把劉陽踹倒在地,輪流搧他耳光,還逼其蹲馬步。警察審問他:「家裡這麼多錢,是不是教會的錢?」劉陽如實告訴警察,這是父親的積蓄,警察恐嚇他,強迫他承認這是教會錢財。審訊持續到夜裡12點,無果。

8月8日,為首的警察審問劉陽家裡有沒有藏金條,劉陽否認,警察把他帶回家重新抄家,又在劉陽奶奶的屋裡翻出1萬元人民幣。隨後,警察把劉陽、劉的姑媽、奶奶三人帶到了賓館洗腦,直到8月10日,劉家人託關係,警察將三人釋放。劉陽的奶奶年近七旬,被警察折磨得雙腳腫脹無法行走。據統計,劉家被警察搶奪的私人財物價值在23萬元以上,只有劉陽的身分證和其姑媽的手機、項鏈索要回來,其餘均未歸還。

(五)中共剝奪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政治避難的權利

19.賈志剛,男,中國內地影視演員,遼寧省瀋陽市人,2007年加入全能神教會。賈志剛因信全能神遭受中共政府迫害,於2014年4月逃亡到韓國。2018年3月,賈志剛接到韓國警察的來信,說有一個韓國國籍的人以他家人委託的名義報案,說他們一家三口失蹤了,受到全能神教會的控制。3月中旬,賈志剛的姐姐來到韓國,賈志剛向她當面說明自己在韓國自由生活、信神。在交談的過程中,賈志剛發現姐姐說話很不釋放,像受到他人控制。

第二天,賈志剛去酒店單獨見姐姐。賈志剛再三追問姐姐是怎麼來韓的,一起來的都是什麼人,姐姐才說和她一起來的人是中國國家安全局的警察,警察多次找她了解賈志剛的情況,幾次三番要挾她來韓國,還主動出錢買機票和安排住宿的賓館,姐姐無奈只能同他們一起來韓。這次見面後,姐姐看到賈志剛一家三口在韓國生活得自由自在,很放心地回國了。

2018年8月30日,賈志剛的妻弟和一些在韓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家屬們到韓國「尋親」。賈志剛和妻子與外事警察聯繫要求見他,遭到韓國親共人士吳明玉極力攔阻,說要等到他們的行程結束後才能見面。此後幾天,吳明玉帶著家屬們在濟州出入境、溫水全能神教會、青瓦台等地示威遊行。

9月4日,賈志剛報警要求會見家人。在韓國警察的安排下,他和妻子見到弟弟。他詢問弟弟是怎麼來韓的,是誰組織的這次遊行活動,妻弟有意岔開話題不正面回答問話。賈志剛把警察給的尋親資料給弟弟看,上面寫著弟弟報警說賈志剛夫婦在信全能神之前一家幸福美滿,信神之後全身心出國傳教,媽媽生病也沒有回國照顧,更搭上年幼兒子的前途,等等。當時弟弟一口否認了這個說法,說那是組織他們來的人說的,不是自己的意思。事實上,賈志剛一家三口來到韓國以前,他妻子的媽媽就已經病逝了,而且他的兒子一直在韓國接受良好的教育。

除賈志剛外,家屬被中共脅迫來到韓國「尋親」的還有8名基督徒,他們向奧地利記者彼得·左依爾(Peter Zoehrer)講述了自己被「尋親」的真實經歷,並簽署了具有法律效力的宣誓書。

(特別說明:個別基督徒因難以調查到真名或基於保護家人安全而採用化名)


1 新宗教事務條例: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AE%97%E6%95%99%E4%BA%8B%E5%8A%A1%E6%9D%A1%E4%BE%8B

2 人權理事會 普遍定期審議工作組 第三十一屆會議 利益攸關方就中國提交的材料概述:

https://documents-dds-ny.un.org/doc/UNDOC/GEN/G18/266/47/PDF/G1826647.pdf?OpenElement

3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ANNUAL REPORT 2018:

https://www.cecc.gov/sites/chinacommission.house.gov/files/Annual%20Report%202018.pdf

4 1995年11月,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下發了《關於轉發〈公安部關於查禁取締「呼喊派」等邪教組織的情況及工作意見〉的通知》﹙廳字[1995]50號﹚:

http://www.china21.org/docs/CONFI-MPS-CHINESE.htm

5 海南省公安廳部署對掃黑除惡等六個專項行動 人民網海南頻道: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chDzBL6a_YcJ:www.hainan.gov.cn/hainan/huiyis//b6d3b9b25d9a44338245554d5144c71b.shtml+&cd=1&hl=zh-TW&ct=clnk&gl=kr

6 江西省民族宗教事務局文件:

https://zh.bitterwinter.org/the-church-of-almighty-god-hit-again/

7 河南省防範和處理邪教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名為《關於加強協調配合全力以赴打擊處置「全能神」邪教組織專項行動的通知》:

https://zh.bitterwinter.org/authorities-order-suppression-of-cag/

8 遼寧省610辦公室下發的專項行動文件:

https://zh.bitterwinter.org/the-authorities-suppressing-religious-groups-again/

9 《2018年打擊「全能神」專項行動責任書》:

https://zh.bitterwinter.org/new-efforts-against-cag/

10 法國《世界之聲》發表題為《中國當局各地加力抓捕全能神信徒》的報道:

http://cn.rfi.fr/%E4%B8%AD%E5%9B%BD/20180722-%E4%B8%AD%E5%9B%BD%E5%BD%93%E5%B1%80%E5%8A%A0%E5%A4%A7%E5%8A%9B%E5%BA%A6%E5%90%84%E5%9C%B0%E6%8A%93%E6%8D%95%E5%85%A8%E8%83%BD%E7%A5%9E%E4%BF%A1%E5%BE%92

11 《對話》報道了包曙光等5名上層帶領被重判:

https://duihua.org/dui-hua-digest-december-2018/

12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ANNUAL REPORT 2018:

https://www.cecc.gov/sites/chinacommission.house.gov/files/Annual%20Report%202018.pdf

13 歐洲議會:與維吾爾穆斯林相比,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處境更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OVEDyjUwts

14 雪亮工程:

https://baike.baidu.com/item/雪亮工程

15 相關報道:

https://zh.bitterwinter.org/more-accounts-on-massive-arrests/

16 江西省200名全能神教會成員被抓:

https://zh.bitterwinter.org/the-church-of-almighty-god-hit-again/

17 中共啟動衛星定位系統抓捕全能神教會信徒:

https://zh.bitterwinter.org/new-organized-operation-against-believers-in-almighty-god/

18 安徽省近200名全能神教會成員遭到抓捕:

https://zh.bitterwinter.org/almost-200-cag-members-arrested-in-anhui/

19 中共對全能神教會發起新一輪抓捕行動:

https://zh.bitterwinter.org/ccp-launches-new-round-arrests-the-church-of-almighty-god/

20 見腳注7

21 採訪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XAHx4B2ogw

22 採訪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IBhrpAL6UA&t=130s

23 中共非法監控境外手機 一外國人與全能神教會聯繫被騷擾:

https://zh.bitterwinter.org/china-illegally-monitors-abroad-cell-phones-of-foreigners/

24 「殘殺,虐殺,殺牲口」:調查2014年招遠麥當勞「邪教殺人案」:

https://cesnur.net/wp-content/uploads/2018/04/tjoc_1_1_supp_introvigne.pdf

25 美國國會蘭托斯人權委員會公布了莫秀鳳受迫害的事實实:

https://humanrightscommission.house.gov/defending-freedom-project/prisoners-by-country/China/Mo%20Xiufeng

26 1978年10月21日中共中央轉發中央統戰部《關於當前宗教工作中急需解決的兩個政策問題的請示報告》的通知:

http://www.nbnnews.co.kr/m/view.php?idx=105951

27 人權無國界的報道:

https://hrwf.eu/china-the-cag-members-persecuted-to-death-by-the-ccp-just-a-few-months-ago-lu-yongfeng-was-persecuted-to-death-now-her-daughter-is-detained-after-attempting-to-flee-to-the-us/

28 An Open Letter to President Trump to Save Demei Zou:

http://www.freedomofconscience.eu/like-a-lamb-to-the-slaughter-will-the-united-states-send-this-woman-to-her-death/

29 相關報道:

https://zh.bitterwinter.org/police-shatter-believers-skull/

30 相關報道:

https://zh.bitterwinter.org/christian-die-in-custody/

31 相關報道:

https://zh.bitterwinter.org/believer-dies-in-detention-under-suspicious-circumstances/

32 相關報道:

https://zh.bitterwinter.org/believer-dies-under-suspicious-circumstances/

33 相關報道:

https://zh.bitterwinter.org/senior-cag-leader-sentenced-to-13-years/

34 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判決書:

http://psce.pw/AMS9Q

35 相關報道:

http://campaign.r20.constantcontact.com/render?m=1102279005547&ca=6b27e599-c414-4db2-836d-63a92e3a353a

相關內容

  • 中共鎮壓迫害全能神教會概況簡述

    1991年,全能神教會建立之初,基督徒就因聚會、傳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監禁、酷刑;教會最高行政帶領因組織聚會等教會活動遭到中共懸賞通緝。1995年,中共發布文件,將全能神教會與呼喊派、全範圍教會等基督教家庭教會定罪為「邪教」,繼而以「打擊邪教」的名義殘酷鎮壓全能神教會。1998年,中共公安部內部文件要求各地調動「祕密力量」調查全能神教會。1999年,中共公安部再次下發文件,稱全能神教會不斷擴大,要求進一步加強對全能神教會的偵查。2000年4月,中共公安部發布【公通字39號文件】公布邪教名單,要求查禁取締,包括全能神教會在內的14個宗教團體,其中一半以上是基督教家庭教會。

  • 全能神教會遭受中共政府鎮壓迫害的 2019年年度報告

    2019年,中共對全能神教會的迫害持續升級。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至少有32,815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僅因信神,參加聚會、傳福音等正當信仰活動而遭到中共直接迫害。

  • 全能神教會遭受中共政府迫害的2017年年度報告

    全能神教會(CAG),是長期以來遭受中共政府迫害最嚴重的中國家庭教會之一。自1991年全能神教會建立以來,一直遭到中共政府的殘酷鎮壓迫害。1995年中共以莫須有的罪名定罪全能神教會為邪教,殘酷鎮壓、迫害全能神教會。據粗略統計,僅2011年至2013年短短兩年間,遭到中共抓捕、監禁、判刑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就高達380,380人,其中43,640人遭受各種酷刑折磨,有13人被活活打死。2017年中共對全能神教會的鎮壓持續升級。截至2017年年底,有據可查被迫害致死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已有60人。

  • 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中共政府迫害致死案例選登(僅選50例)

    (僅選50例) 目 錄 1 基督徒謝永江被中共警察酷刑折磨致死案例 2 基督徒展洪美被中共警察毒打致死案例 3 基督徒高翠芹被中共警察電擊致死案例 4 教會帶領何成榮被中共警察酷刑折磨致死案例 5 基督徒李算算被中共政府残害致死案例 6 基督徒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