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勝者的見證

32 神的愛浩瀚無比

山東省 李晴

我是一個在世上飽受苦難的人。結婚沒幾年丈夫就去世了,從此,家庭的重擔全壓在我一個人身上。我帶著年幼的孩子艱難度日,受盡人的冷眼與欺凌,軟弱無助的我天天以淚洗面,感到人活在世上太難了……就在我悲觀、絕望之時,一個姊妹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當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心裡倍覺溫暖,神慈母般的呼喚使我感到自己終於找到了家,找到了依靠,找到了心靈的歸宿。從此,我天天讀神的話,從中知道了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神主宰著每一個人的命運,全能神就是人類唯一的依靠與拯救。為了明白更多的真理,我積極參加聚會,在全能神的教會裡,我看到弟兄姊妹都能單純敞開,和他們在一起感覺很踏實,心裡特別得釋放,我享受到了在世上從未有過的幸福與快樂,因此,我對以後的生活充滿了信心與希望。為還報神的愛,我開始在教會中盡本分。可是沒想到,中共政府根本不允許人信真神、走正道,我因信神遭到了中共政府慘無人道的抓捕、迫害。

2009年臘月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家裡洗衣服。突然五六個便衣警察衝進我家院子,其中一個吼叫著:「我們是刑警隊的,是專門打擊信全能神的!」還沒等我回過神來,他們就像土匪強盜一樣開始各處亂翻,將屋裡屋外都翻了個遍,把翻出來的信神書籍和一台DVD機、兩台CD機全部沒收。接著,將我押上警車帶往派出所。在路上,我想起以往弟兄姊妹說的被惡警抓捕後受酷刑的情景,心裡特別害怕,心就像提到嗓子眼一樣。情急之下,我迫切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此時我很軟弱,一想到受酷刑我就害怕,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除去我的懼怕。」禱告後,我想起了兩段神的話:「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在我所有的計劃之中,大紅龍作了我的襯托物,成了我的『仇敵』,但又是我的『傭人』,因此,我始終不放鬆對它的『要求』。」(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揣摩著神的話我明白了,我害怕撒但的酷刑是我對神沒有真實的信心,撒但就是神作工中的襯托物,它再凶殘也在神的手中,而且,撒但越凶殘越是需要我憑著信心為神作見證的時候。在這關鍵時刻,我絕不能被撒但的淫威嚇倒,我要靠著神加給我的信心與力量戰勝撒但。想到這,我心裡不那麼害怕了。

到了派出所,兩個惡警二話沒說就給我戴上了手銬,連踢帶推把我押到二樓,並惡狠狠地說:「像你這樣的就得享受『高級待遇』!」我心裡明白,他們所說的「高級待遇」就是指酷刑。這時,我在心裡不停地禱告,一時一刻都不敢離開神,生怕失去神的看顧保守而被撒但惡魔擄去。我一進審訊室,一個惡警就逼我跪下,見我不跪,他猛地一腳踹在我的腿彎處,我身不由己地「撲通」跪在了地上。接著,他們圍上來對我一陣拳打腳踢,直打得我頭暈目眩、口鼻流血。他們仍不罷休,又喝令我坐在地上,同時在我面前放上一把椅子,惡警猛烈地打我的後背,每打一下,我的頭和臉就會重重地撞在椅子上,腦袋被撞得「嗡嗡」作響,疼痛難忍。一個惡警陰笑著說:「有人早把你出賣了,再不說就打死你!」說著,就朝我的前胸猛勁搗了一拳,疼得我好大一會兒沒喘上氣來。另一惡警接著吼叫道:「你真以為你是劉胡蘭呀?早晚打得讓你說實話!」這夥惡魔變著法地折磨我,直到他們打累了才住手。我剛想鬆口氣,又過來一個五十多歲的惡警用軟招來誘騙我:「現在有人供出你是教會帶領、是個頭兒,你認為不說就不能定你的罪了?我們跟蹤你很長時間了,是有證據才抓你的,快說!」聽他這麼一說,我心裡一驚:難道這是真的嗎?若真有人當猶大出賣了我,那我的底細他們不都掌握了嗎?不說能行嗎?我該怎麼辦啊?危急之中,全能神的話引導了我:「……想想你自己所得的那麼多恩典,聽了那麼多話,能白聽嗎?誰跑你也不能跑,別人不信你也得信,別人棄絕神,你得維護神,你得見證神,別人毀謗神,你不能毀謗神。神對你再不好,你也得對得起他,你應該還報他的愛,你得有良心,因神是無辜的。他從天來在地上作工在人中間,已是受了極大屈辱了,他是聖潔的,沒有一點污穢,來在污穢之地,他得忍受多大屈辱?作工在你們身上,還是為了你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句句敲打著我麻木的心,使我的良心倍受譴責。想想跟隨全能神這幾年來,我享受了神不盡的愛與溫暖,得著了神豐富的生命供應,明白了歷代以來無人能明白的真理,知道了人生存的意義與價值,脫離了以往痛苦、淒涼、無助的黑暗生活。神給我這麼大的愛與恩典,我怎麼就忘記了呢?怎麼一聽說有人背叛了神,自己就不知所措甚至也想背叛神呢?想到這,我已淚流滿面,恨惡自己沒有良心,沒有人性,想想一個人對我有恩,我尚且想方設法報答人家,而神給了我這麼多恩典、祝福,賜給了我這麼大的救恩,我卻良心麻木,不但不懂得還報,反而在危難之時還想背叛神,我這不是太傷神的心嗎?此時,我為自己剛才的猶豫痛苦萬分。若真有人背叛了神,那這正是神最痛苦、最傷心的時候,在此時我應該以自己的忠心來安慰神,可自私卑鄙的我不但沒有站在神的一邊,反而為了苟且偷生也想離神而去,我簡直喪失了良心理智,所思所想盡為自己,太傷神心、太令神厭憎了!自責、懊悔中,我默默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太沒良心、沒有人性,還給你的總是傷與痛,而你給我的都是憐憫與愛。神啊,感謝你讓我知道了該怎樣做,現在我願用實際行動來滿足你一次,不管撒但怎麼折磨我,我寧死也要為你站住見證,絕不背叛你!惡警看著我淚流滿面的樣子,以為我動搖了,就走到我跟前「溫和」地說:「快說吧,說了就放你回家。」我瞪了他一眼,氣憤地說:「想讓我背叛神,沒門!」他一聽,氣得暴跳如雷,一邊瘋狂地搧我的臉,一邊歇斯底里地吼叫著:「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給你臉不要臉!你以為我們是白吃飯的?若不老實交代,就讓你坐五年大牢!也不讓你的孩子上學……」接著,他們又逼我坐在地上把腿伸直,兩個惡警一人踩在我的一條腿上,另一個惡警則用膝蓋頂住我的後背,雙手掐緊我的雙臂使勁往後扳。頓時,我的胳膊就像斷了似的疼痛難忍,頭不由得猛地往前一探,正碰到辦公桌上,接著就鼓起了一個大包。當時正是嚴冬時節,寒風刺骨,滴水成冰,而我卻被這夥惡警折磨得渾身出汗,衣服都濕透了。他們見我仍不屈服,又強行扒掉我的棉襖,讓我穿著單衣仰面躺在冰涼的地上,繼續逼問我,見我仍不回答他們的提問,就對我又一陣亂踢。這夥惡警一直把我折磨到傍晚,一個個都累得夠嗆,但仍是一無所獲。他們去吃晚飯時,又威脅我:「今天晚上再不說,就把你銬在老虎凳上凍成冰塊,凍死你!」說完就氣急敗壞地走了。此時,我心裡一陣害怕:這夥惡魔不知還要用什麼手段折磨我?也不知我還能不能堅持住?尤其一想到惡警們那猙獰的面孔和折磨我時的情景,我心裡更感到痛苦無助,很怕自己受不了酷刑折磨而背叛神,就一個勁地向神禱告。就在這時,神的話提醒了我:「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心思清明起來,知道自己受了撒但的愚弄,對神失去了信心,也認識到在這苦難的環境中,我並不是孤軍作戰,而是有全能神作我堅強的後盾。於是,我心裡又剛強起來,不再那麼膽怯、害怕了。而且,我還認識到自己對神的信太少,實在太需要經歷這樣的環境來磨練造就,否則永遠不會對神產生真實的信心。這時,我想起當初以色列民出埃及時被埃及兵追殺到紅海邊沒有了退路,他們聽從神的話,憑信心過紅海,沒想到紅海變成了乾地,使他們平安脫險,躲過了埃及兵丁的追殺。我今天只要有信心依靠神也一定能打敗撒但!於是,我在心裡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願靠著你與撒但爭戰,絕不再被惡魔的淫威嚇倒!我要為你站住見證。在這危難之際,全能神不僅作了我強有力的後盾,同時,還憐憫、體恤著我的軟弱。那天晚上,惡警並沒來審訊我,我平安地度過了一夜。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