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神的愛浩瀚無比

32 神的愛浩瀚無比

山東省 周晴

我是一個在世上飽受苦難的人,結婚没幾年丈夫就去世了,從此家庭的重擔全壓在我一個人身上。我帶着年幼的孩子艱難度日,受盡别人的冷眼與欺凌,軟弱無助的我天天以泪洗面,感到人活在世上太難了!……就在我悲觀、絶望之時,一個姊妹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當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説:「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凉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我心裏倍覺温暖,神慈母般的呼唤使我感到自己終于找到了家,找到了依靠,找到了心靈的歸宿。從此,我天天讀神的話,從中知道了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神主宰着每一個人的命運,全能神就是人類唯一的依靠與拯救。為了明白更多的真理,我積極參加聚會,在全能神教會裏,我看到弟兄姊妹都能單純敞開,和他們在一起感覺很踏實,心裏特别得釋放,我享受到了在世上從未有過的幸福與快樂,因此,我對以後的生活充滿了信心與希望。為還報神的愛,我開始在教會中盡本分。可是没想到,中共政府根本不允許人信真神走正道,我因信神遭到了中共政府慘無人道的抓捕、迫害。

2009年臘月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家裏洗衣服,突然五六個便衣警察衝進我家院子,其中一個吼叫着:「我們是刑警隊的,是專門打擊信全能神的!」還没等我回過神兒來,他們就像土匪强盗一樣開始各處亂翻,將屋裏屋外都翻了個遍,把翻出來的信神書籍和一台DVD機、兩台CD機全部没收。接着,他們將我押上警車帶往派出所。在路上,我想起以往弟兄姊妹説的被惡警抓捕後受酷刑的情景,心就像提到嗓子眼兒一樣,特别害怕。情急之下,我迫切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此時我很軟弱,一想到受酷刑我就害怕,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除去我的懼怕。」禱告後,我想起了兩段神的話:「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五篇》)在我所有的計劃之中,大紅龍作了我的襯托物,成了我的『仇敵』,但又是我的『傭人』,因此,我始終不放鬆對它的『要求』。(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九篇》)揣摩着神的話我明白了,我害怕撒但的酷刑是因我對神没有真實的信心,其實撒但就是神作工中的襯托物、效力品,它再凶殘也在神的手中,也得聽從神的擺布、安排,而且撒但越凶殘越是需要我憑着信心為神作見證。在這關鍵時刻,我絶不能被撒但的淫威嚇倒,我要靠着神加給我的信心與力量戰勝撒但。想到這兒,我心裏不那麽害怕了。

到了派出所,兩個警察二話没説就給我戴上了手銬,連踢帶推把我押到二樓,并惡狠狠地説:「像你這樣的就得享受『高級待遇』!」我心裏明白,他們所説的「高級待遇」就是指酷刑。這時,我在心裏不停地禱告,一時一刻都不敢離開神,生怕失去神的看顧保守中了撒但的詭計。我一進審訊室,一個惡警就逼我跪下,見我不跪,他猛地一脚踹在我的腿彎處,我身不由己地「撲通」跪在了地上。接着,他們圍上來對我一陣拳打脚踢,直打得我頭暈目眩,口鼻流血,但他們仍不罷休,又喝令我坐在地上,同時在我面前放上一把椅子,惡警猛烈地打我的後背,每打一下,我的頭和臉就會重重地撞在椅子上,腦袋被撞得「嗡嗡」作響,疼痛難忍。一個惡警陰笑着説:「有人早把你出賣了,再不説就打死你!」説着就朝我的前胸猛勁搗了一拳,疼得我好大一會兒没喘上氣來。另一惡警接着吼叫道:「你真以為你是劉胡蘭呀?早晚打得讓你説實話!」這夥惡警變着法兒地折磨我,直到他們打累了才住手。我剛想鬆口氣,又過來一個五十多歲的惡警用軟招來誘騙我:「現在有人供出你是教會帶領,你以為不説就不能定你的罪了?我們跟踪你很長時間了,是有證據才抓你的,快説!」聽他這麽一説,我心裏一驚:「難道這是真的嗎?若真有人當猶大出賣了我,那我的底細他們不都掌握了嗎?不説能行嗎?我該怎麽辦啊?」危急之中,我想到全能神的話説:「想想你自己所得的那麽多恩典,聽了那麽多話,能白聽嗎?誰跑你也不能跑,别人不信你也得信,别人弃絶神你得維護神,你得見證神,别人毁謗神你不能毁謗神。神對你再不好,你也得對得起他,你應該還報他的愛,你得有良心,因神是無辜的。他從天來在地上作工在人中間已是受了極大屈辱了,他是聖潔的,没有一點污穢,來在污穢之地,他得忍受多大屈辱?作工在你們身上,還是為了你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神的話句句敲打着我麻木的心,使我的良心倍受譴責。想想跟隨全能神這幾年來,我享受了神不盡的愛與温暖,得着了神豐富的生命供應,明白了歷代以來無人能明白的真理,知道了人生存的意義與價值,脱離了以往痛苦、凄凉、無助的黑暗生活。神給我這麽大的愛,我怎麽能忘記呢?怎麽一聽説有人背叛了神,我就不知所措甚至也想背叛神呢?想到這兒,我已泪流滿面,恨惡自己没有良心、没有人性,想想一個人對我有恩,我尚且想方設法報答他,而神給了我這麽多恩典、祝福,賜給了我這麽大的救恩,我却良心麻木,不但不懂得還報,反而在危難之時還想背叛神,我這不是太傷神的心嗎?此時,我為自己剛才的猶豫懊悔萬分。若真有人背叛了神,那這正是神最痛苦、最傷心的時候,在此時我應該以自己的忠心來安慰神的心,可自私卑鄙的我不但没有站在神的一邊,反而為了苟且偷生也想背叛神,我的所思所想盡為自己,没有一點良心理智,太傷神心、太令神厭憎了!自責、懊悔中,我默默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太没良心、没有人性,你給我的盡都是愛與祝福,可我還給你的却是傷與痛。神啊!感謝你的帶領使我知道了接下來該怎樣做,現在我願用實際行動來滿足你一次,不管撒但怎麽折磨我,我寧死也要為你站住見證,决不背叛你!」惡警看到我泪流滿面的樣子以為我動摇了,就走到我跟前「温和」地説:「快説吧,説了就放你回家。」我瞪了他一眼,氣憤地説:「想讓我背叛神,没門兒!」他一聽,氣得暴跳如雷,一邊瘋狂地扇我的臉,一邊歇斯底里地吼叫着:「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給你臉不要臉!你以為我們是白吃飯的?若不老實交代,就讓你坐五年大牢,不讓你的孩子上學……」我説:「若我真的要坐五年大牢,那是我該受的苦,你不讓我的孩子上學,孩子該是什麽命也還是什麽命,我願順服神的主宰。」那幫惡魔氣憤至極,其中一個惡魔抓着我的脖領子把我拖到水泥台前,接着他們又逼我坐在地上把腿伸直,兩個惡警一人踩在我的一條腿上,另一個惡警則用膝蓋頂住我的後背,雙手掐緊我的雙臂使勁往後扳。頓時,我的胳膊就像斷了似的疼痛難忍,頭不由得猛地往前一探,正碰到水泥台上,立刻就鼓起了一個大包。當時正是嚴冬時節,寒風刺骨,滴水成冰,而我却被這夥惡警折磨得渾身是汗,衣服都濕透了。他們見我仍不屈服,又强行扒掉我的棉襖,讓我穿着單衣仰面躺在冰凉的地上繼續逼問我,見我仍不回答他們的提問,就對我又一陣亂踢。這夥惡警一直折磨我到傍晚,一個個都累得够嗆,但仍是一無所獲。他們去吃晚飯時又威脅我:「今天晚上再不説,就把你銬在老虎凳上凍成冰塊,凍死你!」説完就氣急敗壞地走了。此時,我心裏一陣害怕:「不知這夥惡警還要用什麽手段折磨我?也不知我還能不能堅持住?」尤其一想到惡警們那狰獰的面孔和折磨我時的情景,我心裏更感到痛苦無助,很怕自己受不了酷刑折磨而背叛神,就一個勁兒地向神禱告。就在這時,神的話提醒了我,「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裏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的話使我心思清明起來,知道自己害怕是受撒但的愚弄,對神失去了信心,也認識到自己實在太需要經歷這樣的環境來磨煉造就,否則永遠不會對神産生真實的信心,更認識到在這苦難的環境中,我并不是孤軍作戰,而是有全能神作我堅强的後盾。這時,我想起當初以色列民出埃及時被埃及兵丁追殺到紅海邊的情景,當時已没有了退路,他們聽從神的話憑信心過紅海,没想到神使紅海分開變成了乾地,他們平安脱險,躲過了埃及兵丁的追殺。今天面對中共惡警的酷刑也是一樣,只要我有信心依靠神就一定能打敗撒但!于是,我心裏又剛强起來,不再那麽膽怯、害怕了,便在心裏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願靠着你與撒但争戰,絶不再被惡警的淫威嚇倒!我要為你站住見證!」在這危難之際,全能神不僅作了我强有力的後盾,同時還憐憫、體恤着我的軟弱,那天晚上,惡警并没來審訊我,我平安地度過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幾個殺氣騰騰的惡警來了,他們恐嚇我:「你再不招,有你好受的!我們讓你嘗嘗死的滋味!今天全能的神也救不了你,你是劉胡蘭也没用!不説,你就别想活着出去!……」隨後,他們就逼我脱下棉襖躺在冰冷的地上對我進行審訊。看着他們一個個透着邪氣的目光,我只有拼命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站住見證。他們見我一直不説,便惱羞成怒,其中一惡警用文件夾狠勁打我的頭頂,打得我頭昏腦脹,他邊打邊駡着髒話,還恐嚇道:「今天叫她嘗嘗上斷頭台的滋味,她孩子在哪裏上學?通知校長把她兒子帶過來,叫她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之後,他們針對搜出的東西審問我,因對我的回答不滿,又用文件夾對準我的嘴一陣猛打,打得我嘴角裂口直流血,并在我身體各處一頓亂打,直到打累了才停下。這時,從外面進來一個惡警見我没招供,四五個人一起上來把我的手銬打開反銬在後背,讓我坐在一個大案台前,臉與台沿并齊,雙腿伸直,不直他們就用脚踩着,摁着肩頭,還長時間往上提我的胳膊、手銬,讓我按着他們規定的姿勢一動不能動,只要一動,往前正好碰臉,往左右或往後動都有重刑。他們的這一卑鄙手段讓我痛不欲生,慘叫聲不斷,他們見我快死了才慢慢放下,讓我躺在地上。過了一會兒,這夥滅絶人性的惡魔繼續折磨、摧殘我。四五個惡警用脚踩着我的雙腿和雙臂,使我動彈不了,又捏住我的鼻子、按住我的雙頰不停地往我嘴裏灌凉水,我被憋得拼命挣扎,但他們仍不鬆手,慢慢地,我失去了知覺……不知過了多久,我突然被水嗆醒,一陣猛烈地咳嗽,口、鼻、耳朵都往外流水,胸部劇烈疼痛,只覺得天昏地暗,眼珠都要鼓出來似的,我被水嗆得只能呼氣不能吸氣,眼睛發直,感覺馬上就要死了一樣……就在這命懸一綫時,我突然又一陣猛烈地咳嗽、抽搐,又吐出一些水,之後就不那麽難受了。這時,一個惡警又拽着我的頭髮讓我坐起來,還拉着我的手銬亂晃,并命令一個爪牙去拿電棍來電我。没想到,那個爪牙一會兒就回來了,他説:「只找到四根電棍,兩根壞了,兩根没電了……」這個惡警聽了氣急敗壞地大吼:「你們是幹什麽吃的,拿辣椒水來!」我在心裏不停地禱告神,求神保守我勝過惡警的各種酷刑。就在這時,令我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一個惡警竟然説:「那東西太厲害,已經把她折騰得够嗆了,别再用了。」這個惡警聽後只好作罷。此時,我真實感受到神在主宰一切,掌管一切,是神保守我逃過一劫。但這幾個惡警仍不放過我,又將我的雙手反銬在背後,踩着我的雙腿使勁往上提拉手銬,我只覺雙臂像斷了一樣疼痛難忍,不停地發出慘叫聲。我在心裏不住地呼求全能神,不覺脱口喊出「全……」我馬上緩和口氣説:「全説了……」這夥惡警以為我真要全説了,便停下手,衝着我大吼:「我們都是專業辦案人員,你休想騙我們,今天你不老實交代,别想活着離開這裏,給你點時間好好考慮考慮!」面對惡警的折磨與威脅,我心裏非常痛苦:「我不想死在這裏,更不想背叛神、出賣教會,我該怎麽辦?要不説出一個弟兄姊妹?」但我馬上意識到不能説,説了就是背叛神,就是猶大。痛苦中,我向神禱告:「神啊!我該怎麽辦?求你開啓帶領我,加給我力量吧!」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説,「教會是我的心臟」,「對我的見證要豁出一切來維護,這是你們做事的宗旨,不要忘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四十一篇》)是啊,教會是神的心臟,我若出賣了弟兄姊妹就等于攪亂了教會,那是最讓神傷心的事,我决不能做拆毁教會的事。神從天來到地上作工拯救我們,撒但一直虎視眈眈地盯着神所揀選的這班人,妄想把這些人一網打盡拆毁神的教會,我若出賣弟兄姊妹,不正好讓撒但的陰謀得逞了嗎?神這麽美善,在人身上所作的都是愛,我不能傷神的心,今天我不能為神做什麽,只求站住見證還報神的愛,這是我現在唯一能做到的。明白了神的心意之後,我向神禱告:「神啊!我不知道他們還要怎樣折磨我,你知道我身量太小,常常膽怯害怕,但我相信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願在你面前立下心志,豁出性命也要站住見證……」這時,一個惡警怒吼道:「想好了没有?再不老實交代,今天我就讓你死在這裏!全能的神也救不了你!」我緊閉雙眼抱着死也要站住見證的心志一言不發,惡警氣得咬牙切齒,衝上來又用之前的踩踏、毒打等方式不停地凌辱折磨我。他們亂打我的頭,我被打得頭昏腦脹,眼前發黑,頭像裂開了一樣。慢慢地,我感覺眼珠不能動了,身體感覺不到疼痛了,耳朵也聽不清聲音了,只感覺他們的聲音似乎是從很遥遠的地方傳來的,但是我心裏非常清醒,不住地默念一句話:我不當猶大,死都不當猶大……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醒了過來,看到自己渾身是水,四五個惡警正圍蹲在我的身邊,好像是在看我是活着還是死了。看着這夥禽獸不如的惡警,我心裏憤恨不已:什麽「愛民如子」的「人民警察」?什麽「伸張正義、懲惡揚善」的執法官?都是一夥地獄裏的惡鬼、魔獸!此時,我想起講道交通中説:「大紅龍抵擋神、攻擊神,那是最惡毒、最瘋狂的,大紅龍殘害神的選民,那是最凶惡、最厲害的,這是事實。大紅龍逼迫神的選民、迫害神的選民,它的目的是什麽?它就是想取締神的末世作工,想取締神的再來,這是大紅龍的惡毒之處,也是撒但的詭計。」(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對照眼前的事實,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就是撒但的化身,就是那從起初就與神敵對的惡者,因為只有撒但魔鬼才仇恨真理、害怕真光,驅逐真神的到來,才會如此滅絶人性地殘害、折磨跟隨神走人生正道的人。今天,神道成肉身來到它的巢穴作工,又擺設這樣的環境讓我經歷,使我這被它蒙蔽至深的人知道它就是殘害人、吞吃人的撒但惡魔,知道了在它的黑暗統治之外還有光明存在,還有一位日夜看顧、供應着我們的真神。是全能神的到來給我帶來了真理,帶來了光明,使我終于看清了這天天標榜自己「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共政府的惡魔嘴臉,産生了對它的切齒痛恨,也認識到了追求真理的意義與價值,看見了人生的光明路。我越揣摩越透亮,感覺裏面有一股力量在支撑着我面對惡警們的酷刑折磨,身上也不覺得那麽痛了,我深知這是神保守我勝過了這一輪的刑訊逼供。

最後,惡警們見審不出任何結果,就以「擾亂社會治安」為罪名將我關押進看守所。在這裏,中共政府把犯人都當成幹活的機器,强迫犯人從早到晚不停地幹活。我每天休息不足五個小時,整天累得筋疲力盡,渾身像散了架一樣。即使這樣,管教也不讓我吃飽飯,每頓只給兩個小饅頭,菜裏没有一滴油。在被關押期間,惡警曾幾次提審我。在最後一次提審時,他們説要判我兩年勞教,我理直氣壯地質問他們:「國家不是規定信仰自由嗎?為什麽判我兩年勞教,我還有病,要是死在裏邊了,家裏的孩子、老人怎麽辦?他們無人照顧也會餓死。」一個五十歲左右的惡警厲聲説:「因你觸犯的是國家法律,證據確鑿!」我反駁道:「我信神是好事,不殺人放火,不幹壞事,追求做好人,你們為什麽不讓信?」他們見我反駁,便惱羞成怒,一惡警上來就給了我一巴掌,一拳將我打倒,并逼我躺在地上,其中一個摁着我的雙肩,一個摁着我的雙腿,另一惡警則穿着皮鞋在我的臉上使勁踩,并無耻地説:「今天正好趕集,扒光你的衣服到集市上游街!」説着又使勁踩搓我的下身和胸部,還把一隻脚踩在我的胸口,另一隻脚猛地抬起來,反覆做着這樣的動作,還不時地踩碾我的大腿。我的褲子被搓破了,褲襠也被搓裂了,我羞辱的泪水止不住地流,感到自己就要崩潰了,實在受不了惡魔這樣的羞辱,覺得這樣活着太痛苦了,還不如死了呢。就在我痛苦時,想起了神的話説:「現在該是我們報答神的愛的時候了,雖然我們因着走信神之路經受的譏笑、毁謗以及逼迫不少,但我認為這是有意義的事,是榮耀,不是羞辱,而且不管怎麽樣我們享受的福氣還是不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 二》)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太5:10)神的話一下子點醒了我:是呀,今天所受的這些痛苦、屈辱都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這是因着信神走人生正道而受的苦,是為得真理、得生命而受的苦,這苦不是羞辱,而是神的祝福,可我不明白神的心意,受點苦、受點羞辱就想以死解脱,絲毫看不到神的愛、神的祝福,這怎能不讓神傷心呢?想到這些,我心裏對神滿了虧欠,暗立心志:不管這些惡魔怎麽羞辱我、折磨我,我也不能向撒但低頭,哪怕只有一口氣,我也要好好活着為神作見證,决不能讓神失望。惡警折磨了我兩天兩夜也没有審出結果,就把我押送進了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我思想着這些天來所經歷的慢慢明白了,經歷這樣的逼迫患難是神對我更深的愛與拯救,神要藉着這樣的環境磨煉我的意志與受苦的心志,把真實的信心與愛心作到我裏面,使我在逆境中學會順服,能够為神站住見證。面對神的愛,再看看自己在經歷酷刑時一次次的軟弱和悖逆,我來在神面前深深地懺悔:「全能神啊!我太瞎眼無知,不認識你的愛與祝福,總認為肉體受苦不是好事,現在我已認識到今天所臨到的一切都是你的祝福,雖然這祝福不合我的觀念,在外表看我的肉體受到了羞辱、痛苦,但實際上這都是你賜給我的最寶貴的生命財富,是得勝撒但的證據,更是你對我最真最實的愛。神啊!面對你的愛與拯救我無以還報,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心交給你,忍受一切痛苦、屈辱為你站住見證!」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當我做好了坐監的準備立定心志滿足神時,神為我開闢了出路。在我被關押第十三天時,神興起我姐夫為營救我請客送禮花了三千元,又向警方交了五千元,給我辦理了取保候審。回家後,我看到雙腿上的肉被惡警踩得都成了死肉,又硬又黑(三個多月後才褪去)。惡警的折磨還使我的腦部與心臟嚴重受損,留下了後遺症,我至今還在忍受着病痛的折磨,若不是神的保守,我也許早就癱痪在床了,今天我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全是神的大愛與保守。

經歷了這次逼迫患難,我真實看透了中共政府抵擋神的惡魔實質,看清了它就是那與神不共戴天的仇敵、惡者,心裏對它深惡痛絶。同時,我對神的愛比以往也有了更深的認識,明白了凡是神作在人身上的工作,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不但恩典祝福是神的愛,痛苦患難更是神的愛。而且我也真實體會到,我能在惡警殘酷折磨、凌辱時依然站立,能從魔窟中走出來,這都是全能神的話語加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更是全能神的愛激勵着我,使我一步步得勝撒但走出了魔窟。感謝神對我的愛與拯救,榮耀頌贊歸于全能神!

32 神的愛浩瀚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