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全能神使我絕處逢生

31 全能神使我絕處逢生

河北省 王成

我信耶穌時就受到中共政府的逼迫,中共政府常以「信耶穌」這一「罪」卡我、壓我,還讓村幹部隔三差五到我家調查我信神的情況。1998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聽到造物主的親口發聲,我激動的心情無法表達。在神愛的激勵下,我立定心志:無論如何都要跟隨全能神到底。那時我聚會、傳福音特別積極,因此再度引起了中共政府的注意。中共政府對我的逼迫更是變本加厲,逼得我實在無法在家正常信神,不得不離開家盡本分。

2006年,我在教會負責信神書籍的印刷工作。在一次運書途中,押運書籍的弟兄姊妹與我們僱用的印刷廠司機不幸被中共警方抓捕,當時車上裝載的一萬本《話在肉身顯現》也全部被沒收。後因司機出賣,又有十幾個弟兄姊妹相繼被抓。此事轟動了兩個省,且案件由中央直接督辦。中共政府了解到我是帶領,不惜重價動用武警部隊排查我工作涉及的範圍,並把與我們合作的印刷廠的兩部小車、一部貨車全部沒收,又從廠家擄走六萬五千五百元錢,押運人員身上的三千多元錢也被洗劫一空。不僅如此,警方還到我家查抄了兩次,每次都砸門而入,把我家的東西能砸的砸,能摔的摔,家裡被翻得狼藉遍地,他們比強盜劫匪有過之而無不及!後來,中共政府因抓不到我,就把我的鄰居和與我沾親帶故的人全部抓走,逼他們說出我的下落。

為了躲避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我不得不逃到千里之外的親戚家避難。沒承想,中共警方為了抓捕我,竟千里迢迢從老家追到了我親戚家。就在我到親戚家的第三天晚上,老家的警方聯合當地的刑警、武警約一百人,將我親戚家包圍得水洩不通,並把我的親人全部抓走。十幾個惡警圍著我,手端著槍頂住我的頭吼道:「動一下,就打死你!」接著他們一擁而上,幾個惡警七手八腳地給我拉背銬,他們把我的右手從肩上繞過去,左手從後往上狠命地拉、拽,見銬不上就用腳踩在我的背上,用力提拉,將我的雙手硬生生地銬在了一起。那種撕心裂肺般的劇痛令我無法忍受,可無論我怎樣叫喊「受不了了」,他們也不管不顧,我只能在心裡禱告神加給我力量。接著,惡警從我身上擄走了六百五十元錢,又逼問我教會的錢財放在哪裡,讓我全部交出來。我憤怒已極,鄙夷地想:什麼「人民警察」「人民生命財產的守護者」,如此興師動眾、千里迢迢地來抓捕我,不光是為了攔阻神的作工,還要掠奪、侵吞教會的錢財!這些惡魔見錢眼開,為了錢挖空心思、不擇手段,不知幹了多少喪盡天良的事,不知殘害了多少無辜的百姓……我越想越氣,下決心死也不背叛神,誓與惡魔抗衡到底。惡警見我怒視著他們不說話,上來就狠狠地摑了我兩巴掌,我的嘴被他們打腫了,流了很多血。幾個惡警還不解恨,又朝我的腿上猛踢,嘴裡還罵著髒話。他們把我踹倒在地後,又像踢球一樣亂踢一陣,不知踢了多長時間,我疼得昏死過去。當我醒來時已在開往老家的車上,他們拿一條粗大的鐵鏈,一頭鎖在我的脖子上,另一頭鎖在我的腳上,使我蹲不下,坐不了,站不起,只能臉朝下蜷縮著身子,靠前胸與頭勉強支撐。那些惡警看見我痛苦的樣子便猖狂大笑,譏諷道:「讓你的神來救你呀!……」還說了一些羞辱我的話。我心裡很清楚,他們之所以如此對待我,就是因為我信全能神的緣故,正如神在恩典時代說過的話:「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或作「該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約15:18)他們越羞辱我,我越看清他們與神為敵的實質,看清他們仇恨神的邪惡本性。與此同時,我在心裡一直呼求神:全能神啊!你許可我落入惡警手中,定有你的美意在其中,我願意順服你。今天我雖肉體受苦,但我願意為你站住見證來羞辱老惡魔,絕不向它屈服,願你加給我信心與智慧。禱告後,我想到了神的話:「安靜我裡面,因我是你的神,是你們唯一的救贖主。要時刻安靜你們的心,住在我裡面,我是你的磐石,是你們的靠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更加剛強有力,信心百倍,也有了實行的路途。

長達十八個小時的押解途中,我不知疼得昏死過去多少次,這夥惡警卻沒一個人過問。到達目的地時已是凌晨兩點多,我感覺全身的血液好像凝固了一樣,手腳腫脹,毫無知覺,無法動彈,只聽幾個惡警議論說「可能死了」,隨後他們抓起我身上的鐵鏈往下猛拽,手銬牙深陷到肉裡,我從車上摔下來,又疼得昏了過去。惡警用力把我踢醒後罵道:「你他媽的裝死,等我們休息一天,有你好受的!」幾個惡警生拉硬扯地把我架到了死囚室,臨走時說:「這是我們特意給你安排的。」我嚇得躲在監室的牆角不敢動,有些睡著的囚犯被驚醒了,看著他們一個個凶神惡煞的樣子,我感覺自己走進了地獄……天亮了,囚犯們起來看見我就像看見外星人一樣,一起向我撲過來,嚇得我連忙蹲下。這時吵鬧聲把號頭驚醒了,號頭瞥了我一眼,冷冷地說:「你們隨便打,別把他打死就行。」那些囚犯像得到了聖旨一樣,蜂擁而上就要開始對我動手,我心想:完了,惡警把我交給這夥死囚,就是借刀殺人,有意把我往死裡整。我心中感到特別地惶恐無助,只有向神交託任神擺佈。就在我做好準備承受囚犯的暴打時,奇妙的事發生了,只聽一聲急呼:「慢!」號頭突然撲過來一把拉起了我,足足盯著我看了幾分鐘,我嚇得不敢看他。「你這麼好的人,怎麼會進來?」聽見號頭在與我說話,我仔細一看,原來是我一個朋友的朋友,我們只是一面之交。接著,號頭對其他囚犯介紹:「這人是我朋友,誰若動他,就是與我過不去!」又趕緊給我買飯,幫我找日用品,其他囚犯也不敢再欺負我了。看到突然發生的這一切,我知道這是神的愛,是神智慧的安排,惡警本想藉死囚犯的手來狠狠地折磨我,沒承想神卻藉著號頭幫我躲過一劫,我感動得哭了,不禁向神發出內心的讚美:「神哪!感謝你的憐憫,是你在我最惶恐、最無助、肉體最軟弱的時候藉著朋友來幫助我,讓我看見你的作為,是你調動萬有來效力,讓信你的人得益處。」此時,我更有信心了,因我切實感受到了神的愛,雖然我身陷魔窟,但神並沒離棄我,有神與我同在,我還怕什麼!朋友也安慰我說:「你不要難過,不管你做了什麼,就是死不承認,但你必須得有心理準備,既然把你與死囚犯關在一起,他們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從朋友的話中更讓我感受到神在時時帶領著我,我做好了充分的思想準備,並暗立心志:不管惡魔怎麼折磨我,我絕不背叛神!

第二天,來了十幾個持槍的武警,像押死囚一樣把我從看守所提走,押到郊外一個很偏僻的地方。那裡高牆大院,戒備森嚴,有武警把守,門牌上寫著「警犬訓練基地」,是中共政府的一個祕密刑訊點,每一個房間都有各式各樣的刑具。看著眼前的景象,我不禁毛骨悚然、不寒而慄。那些惡警讓我站在大院中間不許動,然後從鐵籠裡放出四條凶猛異常的大狼狗,惡警指著我,對那些訓練過的警犬發出指令:「咬死他!」立刻,大狼狗像猛虎下山一樣朝我迎面撲來,我嚇得緊閉雙眼,腦袋「嗡」地一下懵了,心裡只有一個意念:神哪!快來救我吧!我不住地在心裡呼求神,約過了十多分鐘,我只感覺到那些狗正在咬我的衣服,有一條大狼狗的兩條腿正趴在我的肩上,用鼻子嗅了一會兒,又用舌頭舔我的臉,但並沒有咬我。我猛然想到了聖經裡記載的先知但以理,他因敬拜神被扔在獅子坑裡,飢餓的獅子卻不傷害他,因神與他同在,神差派使者封住了獅子的口。頓時,我心裡的恐懼被信心驅散,深覺一切都在神的擺佈之中,人的生死也都掌握在神手中。何況,我若能因敬拜神被惡狗咬死而殉道,也是榮耀的事,我絕無怨言。當我不受死的轄制,願意豁出命來為神作見證時,我再次看見了神的全能與奇妙作為。只聽那些惡警衝著警犬歇斯底里地大喊:「咬死他!咬死他!……」但這幾條平時訓練有素的警犬,此時好像聽不懂主人的口令似的,只是撕咬一下我的衣服,舔一舔,之後便散去了。幾個惡警還想攔住那些狗讓牠們返回再咬我,狗卻嚇得四處逃竄了。惡警們看到這一幕都驚訝地說:「真是太奇怪了,連警犬都不咬他!」此時,我不由得想起神的話:「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神造了萬物,就讓一切的受造之物都歸到他的權下,都順服在他的權下,他要掌管萬有,讓萬有都在他的手中。凡是受造之物,包括動物、植物、人類、山河、湖泊都得歸在他的權下,天上的萬物,地上的萬物,都得歸在他的權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中我實際地體嘗到了萬事萬物——無論是有生命或無生命的都在神的擺佈之中,都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今天我能在惡狗群中安然無恙,是全能神封住了惡狗的口,使牠們不敢咬我,我深知這是神的大能,是神在顯明他的奇妙作為。不論是惡警還是訓練有素的警犬都得順服在神的權柄之下,誰也超越不了神的主宰。今天我落在了中共政府的魔掌之中,能經歷猶如先知但以理一樣的試煉,這是神破例的高抬與恩待。我看到了神的全能作為,從而對神更有信心,誓與惡魔爭戰到底,永遠信神、敬拜神,讓神得享榮耀!

Pages: 1 2 3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