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勝者的見證

27 魔窟一劫體嘗神愛更深

山西省 奮勇

我從小到大雖然一直在父母無微不至的呵護關懷中生活,但我心裡卻時常感到孤單,沒有依靠,總有一種莫名的愁苦捆綁著我,讓我無法掙脫。我常常問自己:人為什麼要活著?人到底該怎樣活著?但始終得不到答案。直到1999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從此在神話語的餵養供應下,我孤寂的心得到了安慰,總有一種回家的感覺,感到特別平安、踏實,這時我才知道什麼是幸福。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人類的心中沒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沒有期盼的,是虛空的。……神的地位與神的生命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取代的,人類需要的不僅僅是吃飽肚腹、人人平等與人人自由的公平社會,需要的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才知道人活著需要的不是吃好、穿好、享受好,而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生命的供應,只有這樣人心靈裡的空虛才能得到解決。我困惑已久的問題終於有了答案:神養育著萬物中的每一個生靈,人應該依靠神而活,也應該為神而活,這樣的人生才有意義。因為人的生命來源於神,神才是人唯一的救贖,是人唯一的希望,更是人生存的寄託。隨著讀神的話越來越多,我漸漸地明白了一些真理,後來我就在教會裡盡本分,經常跟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每天過得都很充實。然而,警察一場突如其來的抓捕打破了我寧靜的生活,將我推向了魔窟……

2009年7月17日,天下著雨,我與三個姊妹午休剛起來,只聽到院裡的狗突然狂叫不止,我聞聲望去,只見二十多個便衣翻過高牆跳入院內,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他們就衝到屋裡,把我們拽到客廳。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環境,我心裡一下子慌了:警察要審問我該怎麼回答呀?此時,我裡面就有一個意念:這環境臨到有神的許可,我得順服。警察勒令我們蹲下,其中兩個警察把我的胳膊擰到背後,把電警棍架到我的脖子上,又用衣服蒙上我的頭,他們一個勁往下按著我,我的腿蹲麻了,稍一動,就招來他們的亂罵。惡警們像土匪強盜似的在屋裡瘋狂地翻找,我在心裡不停地向神禱告:神啊,我知道一切都在你的手中,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肯定有你的美意在其中,雖然我現在不明白,但我願意順服下來,神啊,現在我心裡很慌亂,也很膽怯,不知接下來要面對什麼樣的環境,我知道自己身量太小,明白的真理也少,神啊,求你保守帶領我,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使我能站立住,不當猶大背叛神。我一遍遍地禱告,一時一刻不敢離開神。惡警們搜出四台筆記本電腦、多部手機、多個U盤、MP3播放器,還有我們的一千元錢。搜完家後,他們將搜出的東西全部沒收,並給我們幾個一一拍照,然後強行將我們押上了車。這時,我才看到院子外面來的車輛和警察多得數不清。

惡警把我們押到了一個軍分區招待所,並將我們分開單獨審訊,門口還有兩名惡警把守。惡警剛把我押進屋,就有三男一女四個惡警來審問我,其中一個男警開始問:「你是哪裡人?你叫什麼?來這裡幹什麼?教會的錢放哪兒了?」我在心裡一個勁地默默禱告神,無論他們怎麼逼問都不吭聲。惡警見狀,個個氣急敗壞,他們命令我直直地站在地上,還不許靠牆。就這樣,這夥惡警日夜輪班審訊我三天三夜,不讓睡覺,也不給吃飯。原本身體就瘦弱的我哪能經得住這樣的折騰?我只感覺頭疼得像要爆炸似的,心像被掏空一樣難受,我又睏又餓,站都站不穩,但只要我稍一閉眼他們就捅我,說:「你不說還想睡覺,沒門兒!我們有的是時間,看你能扛多久!」並時不時地問我有關教會的情況。在這個環境中,我精神高度緊張,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在迷糊狀態下被套出話。我感到肉體、心靈都倍受折磨,承受力已經達到了極限,就在我快要撐不下去時,神的話開啟了我:「在苦難臨到的時候,你能夠不體貼肉體、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隱藏的時候,你能夠有信心跟從神,以往的愛心還不變、不消失,無論神怎麼作,你都任神擺佈,寧肯咒詛自己肉體也不埋怨神,臨到試煉時寧肯忍痛割愛、流淚痛哭也得滿足神,這才叫真實的愛、真實的信心。不管你的實際身量如何,首先你得具備這些受苦的心志與真實的信心,還有背叛肉體的心志……」(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句句激勵著我的心。是啊,撒但利用肉體的軟弱來圍攻我,妄想讓我為保全肉體貪求安逸而向它屈膝,我絕不能上它的當做苟且偷生的猶大。我願按著神的話背叛肉體實行愛神,寧肯咒詛自己肉體也不埋怨神、不背叛神。神的話給了我無窮的力量,使我有了受苦的心志。到了第三天夜裡十二點,來了一個中年男人,好像是他們的頭兒,見從我嘴裡一直問不出什麼,就走到我跟前對我說:「你看你年紀輕輕的,長得又好看,幹點什麼不行,幹啥非要信神呢?有什麼你就說吧,總這麼耗著對你也沒什麼好處,耗的時間越長,你吃的苦頭越大。」此時,肉體極度軟弱的我有點動搖了:要不我就說點無關緊要的,總這樣耗著不知他們還會怎麼折磨我呢……可轉念又一想:不行!不能說,只要說出一點他們就會越問越多,那時就一發不可收拾,那我就真成猶大了。想到這裡,我才意識到自己差點中了撒但的詭計,好險呀!這惡魔太陰險卑鄙了!竟乘虛而入、軟硬兼施引誘我出賣教會,我絕不能中他的詭計,就是死也絕不能做出背叛神的事。

到了第四天,惡警見我始終不開口說話,就又換了一招,他們把我帶到另一個房間,關上門。想到以往聽說的:惡警把有的姊妹放在男號房裡讓犯人欺辱。我心裡害怕極了,就感覺自己猶如羊入虎口插翅難逃,心想:他們會怎麼折磨我呢?我會不會死在這裡?……神啊,求你保守我,加給我力量。我一遍遍地禱告呼求神,一刻也不敢離開神。惡警們坐在床上,讓我站在他們面前,還是問我同樣的問題,見我仍不說話,其中一惡警暴跳如雷,他將我的兩隻胳膊扭到身後銬在一起,喝令我蹲馬步。此時的我兩腿癱軟無力,連支撐身體的勁都沒有,更別說蹲馬步了,我連一分鐘都堅持不了。見我的姿勢沒有達到他們的標準,一個惡警飛起一腳狠踢我的小腿,把我踢倒在地。這時,另一個大高個男警上前兩步提著我的手銬把我拽起來,從我身後往高處提手銬,邊提邊罵道:「你他媽的到底說不說?不要磨老子的耐性!」手銬越提越緊,疼得我大聲慘叫,我越叫他提得越高、罵得越狠,我只感覺胳膊、手腕快要斷了似的。痛苦中,一段神的話在我心中顯現:「……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那一刻,我心裡真切地感受到了神的安慰與鼓勵,感到神就在我的身邊陪伴著我,鼓勵我痛苦再大也要堅持下去,對神忠心到底,這才是剛強響亮的見證。我默默向神禱告:神啊,現在是需要我為你站住見證的時候,不管受多大痛苦,我也要在撒但面前為你作見證,哪怕是死也絕不背叛你,絕不向撒但屈服。那惡警折磨我一頓後,見我始終不說,便狠狠地將我摔在了地上。過後,我看到手腕處勒出一道深深的溝,疼得我撕心裂肺,至今我的右手提不了重東西。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