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患難激發了我愛神的心

27 患難激發了我愛神的心

山西省 孟勇

我生性老實,在這個黑暗邪惡的社會上總是受人欺負,因此嘗盡了人間的冷漠,感到人生空虚没有意義。當我信了全能神之後,通過讀神的話、過教會生活,我心裏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踏實與快樂,看到在全能神教會裏弟兄姊妹彼此相愛親如一家人,這讓我認識到只有神是公義,只有在全能神教會裏才有光明。藉着親身經歷幾年全能神的作工,我切實體會到全能神的話語的確能改變人、拯救人,全能神就是愛,就是拯救。為了讓更多的人來享受神的愛,得到神的拯救,我和弟兄姊妹都積極地傳福音,没想到却遭到了中共政府的抓捕與迫害。

2011年1月12日,我和幾個弟兄姊妹開車去一個地方傳福音,結果被惡人舉報了。不一會兒,縣政府就調派刑警隊、國保隊、緝毒隊、武警部隊、派出所等多個部門的人開着十多輛警車來抓我們。我和一弟兄正準備開車離開,四個警察迅速跑過來把我們的車攔住,其中一警察不由分説就把車鑰匙拔下來,喝令我們待在車上不許動。這時,我看到七八個警察正揮舞着鐵棍朝一個弟兄猛打,弟兄已被他們打得無法動彈,我不由得義憤填膺,急忙跳下車阻止他們的暴行,警察却一把扭住我的胳膊將我推到一邊,我試圖和他們講理:「有什麽事可以慢慢説,怎麽動手打人呢?」他們惡狠狠地吼道:「快回你車上去,一會兒有你好受的!」之後,他們將我們帶到派出所,把我們的車也强行扣押了。

晚上九點多,兩個刑警來提審我,見從我嘴裏得不到任何有用的綫索,他們氣急敗壞,咬牙切齒地駡道:「他媽的,待會兒再收拾你!」之後,把我關在了待審室。晚上十一點半,兩個刑警把我帶到一間没有監控器的屋子裏,我預感到他們要對我施暴,便在心裏不住地禱告神,求神保守我。這時,一個姓賈的警察過來質問我:「這幾天你有没有坐過一輛捷達車?」我回答没有,他氣勢汹汹地吼道:「别人都看見了,你還説没有?」説着,便狠扇我耳光,我只感覺臉上火辣辣地痛。他大聲咆哮:「我看你有多硬!」邊説邊拿起一條寬皮帶猛抽我的臉,不知抽了多少下,我不由得發出一陣陣慘叫。見狀,他們就用皮帶勒住我的嘴。隨後,幾個警察又拿起被子蒙住我的身體,掄起鐵棍對我亂打一通,直到累得喘不過氣來才停手。我被打得頭暈目眩,渾身的骨頭像散了架一樣疼痛不已。當時,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麽要用這種方式打我,後來才知道:他們將我用被子蒙上,是為了防止打爛我的皮肉留下痕迹;他們把我放在没有監控的房間裏,還堵住我的口,又用被子蒙上,是怕他們的惡行敗露。中共警察真是陰險、歹毒!他們四個打累了,就换一種方式折磨我,兩個警察把我的一隻胳膊往後一擰,用力往上提,另兩個警察把我的另一隻胳膊由前抬起經肩膀繞到背後,使勁往下拽(他們稱這種銬法為「二郎擔山」,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但兩隻手怎麽也拽不到一起,他們就用膝蓋猛地一頂我的胳膊,只聽「咔嚓」一聲,我的兩隻胳膊就像斷了一樣,疼得我幾乎要斷氣了。没多大工夫,我的兩隻手就失去了知覺,就這樣他們還不罷休,又命令我蹲下,以加重我的痛苦,我疼得渾身冒冷汗,腦袋嗡嗡作響,意識也開始有些模糊了。我心想:「我長這麽大,雖然一直有病,但從來没有這種控制不了自己意識的感覺,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後來,我實在受不了了,就想以死來尋求解脱。這時,神的話在裏面開啓我,「現在多數人認識不到,認為受苦没有價值,……有些人痛苦到一個地步都想到死,這還不是真實愛神,這樣的人是狗熊一個,没有毅力,是懦弱無能之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神的話使我猛然驚醒,我意識到自己的想法并不合神心意,只能讓神傷心失望。因為在這樣的痛苦患難中,神希望看到的并不是我的求死,而是希望我能依靠神的帶領與撒但争戰,為神站住見證,使撒但蒙羞失敗。我若求死正中了撒但的詭計,那就談不到什麽見證,反而成了羞辱的記號。明白神的心意後,我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事實顯明我的本性太懦弱,没有為你受苦的心志和勇氣,受點皮肉之苦就想死,現在我知道了不能做羞辱你名的事,受再大的苦也得站住見證滿足你。但此時我的肉體極度痛苦軟弱,我知道憑着自己很難經受住惡魔的毒打殘害,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讓我能靠着你戰勝撒但,誓死不背叛你,不出賣弟兄姊妹。」我一遍遍地向神禱告,心裏漸漸踏實下來。惡警看我奄奄一息的樣子,怕出人命擔責任,便過來給我鬆手銬,可我的胳膊已經僵硬了,手銬被綳得緊緊的很難打開,四個惡警用了幾分鐘才打開手銬,將我拖回了待審室。

第二天下午,警方强行給我定了「刑事犯罪」的罪名,押着我回去抄家,之後又將我押到看守所。一進看守所,四個管教人員就把我的棉襖、棉褲、皮棉靴、手錶還有身上的一千三百元現金全部没收,讓我换上他們統一發的囚服,還逼着我花兩百元錢從他們那裏買了一床被子。之後,管教人員就將我與搶劫犯、殺人犯、强奸犯、販毒犯等重刑犯關到了一起。一進監室,迎面看到十二個腦袋光秃秃的犯人正虎視眈眈地盯着我,氣氛極其陰森恐怖,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兩個牢頭走過來問我:「你是因什麽被抓進來的?」我説:「傳福音。」其中一個二話不説就扇了我兩個耳光,説:「你是教主吧?」其他犯人都狰獰大笑起來,譏諷説:「你怎麽不讓你的神來救你出去呢?」在一片起哄聲、嘲笑聲中,牢頭又一連抽了我幾個耳光。此後,他們就以「教主」為我的綽號,經常對我羞辱、諷刺。另一牢頭看到我脚上的拖鞋,囂張地叫道:「你怎麽一點也不識相,這鞋是你穿的嗎?還不脱下來!」邊説邊强行讓我脱下,换上他們的一雙破拖鞋,還把我的被子分給其他犯人。那些犯人拿着我的被子搶來搶去,最後給了我一床又薄又爛、又髒又臭的破被子。那些犯人受了看守所管教的教唆,對我百般刁難、折磨。監室裏的燈晚上一直亮着,一個牢頭陰笑着對我説:「幫我把那個燈給關掉。」因我無法辦到(根本没有開關),他們就又開始嘲笑、諷刺我。第二天,幾個少年犯逼我站在墻角背監規,還揚言「兩天背不會就没你好果子吃!」我不由得心生恐懼,又想起這幾天的遭遇,我越想越害怕,只有一個勁兒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能够站立得住。這時,我想起神話語詩歌:「讓你坐監也好,臨到病痛也好,别人譏笑、毁謗也好,當你走到絶路上也好,你都能愛神,這就是你的心歸向神了。(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你的心歸向神了嗎》)神的話給了我力量,也給我指明了實行的路——追求愛神,把心歸給神!此時,我心裏頓時明如水晶:今天神允許這樣的苦難臨到我,不是為了折磨我、故意讓我受苦,而是讓我在這樣的環境中操練把心歸向神,能够不受撒但黑暗勢力的轄制,心仍能親近神、愛神,無論何時都不發怨言,接受順服神的擺布安排。想到這兒,我不再害怕了,不管撒但怎麽對待我,我只管把自己交給神,盡其所能地追求愛神、滿足神,絶不向撒但屈服。

監獄裏的生活,簡直就是人間地獄的生活,那些獄警變着法兒地折磨我。晚上睡覺時,犯人把我擠得連翻身都困難,還讓我挨着馬桶睡。自從被抓後,我幾天没有合眼了,睏得實在撑不住想睡一會兒,值班站崗的犯人就來騷擾我,故意彈我的頭,直到把我彈醒才走開。一次凌晨三點多鐘,一個犯人故意把我弄醒,强行搶走我身上穿的秋衣,給我一件又髒又破的薄秋衣,那是一年之中最冷的幾天,可這些犯人連我身上僅有的一件秋衣都要霸占。這裏面的人野蠻得就像獸類一樣,性情凶惡,心腸毒辣,没有一點兒人情味,如同地獄裏以折磨人為樂的惡鬼。這裏的飯食更是連猪狗的飯食都不如,第一次我打了半碗稀飯,看到飯裏面有很多黑點,不知是什麽東西,稀飯顔色發黑,簡直難以下咽,當時我真想絶食,但神的話開啓我,「……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神的話語如同母親的安慰一般充滿憐愛,激起我面對苦難的勇氣。神希望我能好好活下去,可我太懦弱了,動不動就想以死來解脱,我自己都不愛惜自己,還是神最愛我!我心裏立時涌上一股暖流,激動得眼泪奪眶而出。受神愛的感動,我再次有了力量,不管這飯好孬我都得吃下去,于是我一口氣把稀飯喝完了。早飯過後,牢頭讓我擦地板,數九寒天没有熱水,我只能用冷水洗抹布,牢頭又吩咐我每天都要這樣擦。接着幾個搶劫犯又讓我背監規,我没有背會,他們就對我一陣拳打脚踢,扇耳光更是常事。面對這樣的環境,我心裏總在想怎麽做才能滿足神的心意。晚上,我把被子蒙在頭上默默禱告:「神啊,你允許這樣的環境臨到我,這裏面肯定有你的美意,願你向我顯明你的心意。」此時神的話開啓我,「我以山間開放的百合花為欣賞之物,花草漫山遍野,但它能在春未到之前為我在地的榮耀增光添彩,人能做到這一步嗎?能在我未歸回以先為我在地上作見證嗎?能在大紅龍國家之中為我的名而獻上自己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三十四篇》)是啊,我和花草都是受造之物,神造我們的意義就是為了彰顯他、榮耀他,百合花能够在春未來到之前為神在地的榮耀增光添彩,它盡到了受造之物的職責,今天我的本分就是順服神的擺布,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讓所有的人都看清撒但就是殘害人、吞吃人的,而神正是愛人、拯救人的獨一真神。今天,我受這些痛苦、羞辱不是因着我犯了罪,而是因着神的名,受這苦是光榮的,撒但越羞辱我,我越要站在神一邊,越要愛神,這樣神就得着榮耀了,我也盡到了自己應盡的本分,只要神高興樂意,我的心也得安慰,我願受盡最後的苦來滿足神,一切任神擺布。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心裏特别受感動,又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默默向神説:「神啊,你太可愛了!跟隨你這麽多年,我從來没有像今天這樣體嘗到你的愛憐,没有像今天這樣感覺與你如此親近。」我完全忘記了自己的痛苦,沉浸在這種感動之中很久很久……

進到看守所的第三天,管教把我帶到他們的辦公室,十幾個人用异樣的眼神盯着我,其中一人拿着攝像機在我左前側準備拍攝,另一人拿着話筒走到我跟前問道:「你為什麽要信全能神?」這時我才明白原來是記者采訪,便不卑不亢地回答:「從小到大,我經常遭到别人的欺負、冷眼,看到人與人之間互相欺騙、利用,感覺這個社會太黑暗,太險惡,人活着空虚無助,没有盼頭,没有人生目標,後來有人給我傳全能神的福音,我就信了。信全能神後,我感受到信神的人待我如同親人一樣,在全能神教會裏没有人算計我,大家都能互相諒解、關心照顧,彼此敢説知心話,在全能神的話裏我找到了人活着的目標與價值,我覺得信神挺好。」那個記者又問道:「你知道你為什麽會在這裏嗎?」我回答:「信全能神後,我對屬世的名利、利益看淡了,覺得這些東西虚空没有意義,只有做好人、走正道,這樣活着才仗義,我心裏越來越向善,越來越願意做好人。我看到神的話語真能改變人,讓人走正道,我就想如果整個人類都來信神,那國家的秩序也會好得多,犯罪率也會下降。于是,我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給别人,没想到這樣的好事在中國却被禁止,所以我就被抓到這裏了。」記者見我的回答對他們不利,馬上停止了采訪,掉頭就走。此時,國保大隊副隊長氣得直跺脚,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咬牙切齒地小聲説:「你給我等着!」然而我一點都不害怕他的威脅恐嚇,相反,我為自己能在這樣的場合見證神深感榮幸,更為神的名被高舉、撒但被打敗而向神歸榮耀。

1月17日那天氣温很低,由于惡警没收了我的棉衣,我只穿了一身秋衣,結果被凍感冒了,發起了高燒,還一直咳嗽。晚上,我緊緊地裹着破被子,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又想到犯人們對我無休止的虐待、凌辱,我感到很凄凉,很無助……就在我難受到一個地步時,想起彼得在神面前情真意切的禱告,「你給我病患,又奪去我的自由,我能生活下去,但你刑罰審判離開了我,我就没法生活下去。我没有了刑罰、審判也就失去了你的愛,你的愛太深,我無法表達,失去了你的愛,我就活在了撒但的權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這些話激勵着我,給了我信心與力量。彼得無論何時都不以肉體為念,他寶愛的、看重的是神的刑罰審判,只要神的刑罰審判不離開,他的心就得到了最大的安慰。今天,我也該效法彼得的追求與認識,肉體是敗壞的、腐朽的,即使遭遇病痛又失去自由,那也是我應該受的苦,但若是失去了神的刑罰審判,就等于失去了神的同在、神的愛,也失去了得着潔净的機會,那才是最痛苦的事。在神的開啓下,我再次體嘗到了神的愛,也恨惡自己軟骨頭、不值錢,看到自己的本性太自私,從來不體貼神的憂傷之感。此時,我心裏滿了對神的虧欠,便暗立心志:不管受多大的苦我都要站住見證滿足神。第二天,同監室裏的好幾個犯人都生病了,但我的高燒竟奇迹般地退了,我體會到了神對我的眷顧保守,也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心裏不禁向神獻上感謝贊美。

一天晚上,窗口來了一個賣東西的,牢頭買了很多火腿、狗肉、鷄腿等,最後命令我付錢。我説我没錢,他惡狠狠地説:「没錢就慢慢折磨你!」第二天就讓我洗床單、衣服、襪子,看守所的管教也讓我給他們洗襪子。在看守所裏,我幾乎每天都要挨他們的打,每當我支撑不下去的時候,神的話總在裏面引導我,「你要在自己的有生之日中為神盡自己最後的本分。以往的彼得是為神倒釘十字架,但你應在最後滿足神,為神耗盡你所有的能量,受造之物能為神做什麽呢?所以你應提前將自己擺上任神擺布,只要神高興、樂意就任着他作,人有何資格發怨言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四十一篇》)神的話語給了我無窮的力量,雖然我不時受到犯人們的攻擊、辱駡、定罪、毒打,但我的心靈却得着了安慰與快樂,神愛像一股强大的暖流激勵着我奮力走下去,我真切地體嘗到神的愛太大了。

一天上午,管教專程遞進來一張報紙,犯人們邊獰笑邊陰陽怪氣地念着報紙上毁謗、褻瀆全能神的話,我心裏恨得咬牙切齒。犯人們過來問我這是怎麽回事,我大聲説:「這是共産黨的污衊!」聽着這些犯人們人云亦云,與惡魔同言共語污衊真理、褻瀆上天,我似乎看到他們的末日就要到了,因為褻瀆神的罪今生來世不得赦免,任何一個觸犯神性情的人都會受到神的懲罰和報應!中共政府這樣做就是要把中國人民帶向死亡絶地,完全暴露出它的本來面目就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後來,負責案子的警察又一次提審我,這次他没有對我嚴刑逼供,而是换了一副「和藹」的面孔,問我:「誰是你的帶領?再給你一次機會,你交代了就没事了,我就對你寬大處理。你本來就是無辜的,别人已經把你説出來了,你還包庇啥?看你這麽老實,為什麽要給他們賣命?説了就能回家,何必在這兒受苦呢?」這些兩面三刀的偽君子見硬的不行又來軟的,真是詭計多端、老奸巨猾!看着他那張假惺惺的嘴臉,我心裏恨透了這幫魔鬼,對他説:「我知道的都説了,其他什麽也不知道。」他見我態度堅决,問不出什麽,就灰溜溜地走了。

在看守所被關押半個月後,警方讓我家人交了八千元取保候審金,這才釋放了我,但警告我哪兒也不許去,必須在家呆着并保證隨叫隨到。獲釋那天,犯人們説:「你的神就是厲害,我們是没病的人,在這裏都成了病人,你來時一身病,走時却没病了,你真行!」此時,我心裏更是感謝贊美神!我叔叔是獄警,他一直懷疑我能被釋放是因為我爸跟誰有特别大的關係,要不然在重監區絶對不可能半個月就出來的,少説也得關三個月。我們全家人都清楚這是神的全能主宰,是神在我身上顯明了他的奇妙作為,我清楚地看到這就是神與撒但的較量,撒但再猖狂、狠毒,永遠是神的手下敗將。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我認定所臨到的一切環境都是神的安排。2011年5月下旬,中共以「擾亂社會秩序」的莫須有罪名判我勞教一年,因在監外執行,緩期兩年。

經歷了這次逼迫患難,我對中共無神論政黨的惡魔嘴臉與邪惡本質有了認識與分辨,對它産生了刻骨仇恨。它用暴力、謊言維護自己的統治地位,瘋狂鎮壓、迫害信神之人,千方百計攔阻、攪擾神在地的工作,極端仇恨真理,它就是神的最大仇敵,也是我們信神之人的仇敵。藉着經歷這樣的患難,我看到只有神的話語能作人的生命,在我最絶望、瀕臨死亡之際,是神的話語加給我信心和勇氣,帶給我無限的力量,使我頑强地活了下來。在這半個月的地牢生活中,若不是神與我同在,用他的話語提醒、開啓、激勵我,生性懦弱的我哪能在這樣的患難中站立得住;若不是神的看顧保守,身單力薄的我哪能承受得住中共的酷刑和虐待,即使不被他們折磨死也得落下一身傷病。但神却奇妙地保守我度過了那段最黑暗、最艱難的日子,還將我原本的病也醫治了,神真是太全能了!神對我的愛實在太深、太大了!我真不知該如何表達對神的感激之情,只願從心裏由衷地説一句:「神啊,我願愛你更深!不管以後的路多麽崎嶇坎坷,不管受多大的苦,我都要順服你的擺布,堅决跟隨你走到底!」

這次的經歷是我信神路上的生命財富,也是我信神路上的新的起點。我深深地感到:信神十年來,我從没有像今天這樣對神的愛體會得如此之深,真正體嘗到信神、跟隨神、敬拜神的價值和意義太大了,更没有像今天這樣願意追求愛神,願意把自己的餘生獻上還報神的愛。在這裏我要向神獻上衷心的感謝和贊美,願一切榮耀、頌贊歸于全能神!

27 患難激發了我愛神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