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勝者的見證

25 神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

山東省 林玲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農民家庭,因家裡沒權沒勢,我從小就被人看不起,經常受欺負。每當這時,我就感到特別委屈難受,從心裡盼望著能有一位救世主來改變我的命運。結婚後,因著生活的不順,孩子總生病,鄰居傳我信耶穌,當我得知主耶穌能拯救受苦受難的人脫離苦海時,我心裡特別激動,感覺終於找到救世主了,從此,我便信了耶穌並大發熱心,經常到各處聚會、聽道。可後來,我發現教會越來越荒涼,嫉妒紛爭、勾心鬥角的現象越來越嚴重,跟社會上沒有什麼兩樣,這不禁令我大失所望,起初的信心也漸漸冷淡下來,不再去聚會了。

2000年,一姊妹將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傳給了我。當得知全能神就是再來的主耶穌時,我喜悅的心情無法表達,每天一有時間就捧著神的話如飢似渴地讀,神那語重心長的話語溫暖、撫慰著我,使我感受到了造物主對我的眷顧、憐愛與拯救,我乾渴的心靈得到了滋補與供應。從此,我生活在全能神教會這個大家庭裡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盡本分。我們都在全能神話語的澆灌供應之下竭力追求真理,追求活出正常人性,弟兄姊妹之間彼此相愛,互相幫助,沒有勾心鬥角,沒有爾虞我詐,沒有嫌貧愛富,更沒有欺凌、壓制。在全能神教會裡,我找到了做人的尊嚴與人格,真實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幸福快樂。然而,我卻因信全能神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與酷刑折磨,並被監禁一年之久。在黑暗魔窟中,是全能神的話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一步步得勝撒但,超脫了死亡的轄制……

2009年8月24日夜間,我剛剛入睡,忽然被一陣急促猛烈的砸門聲驚醒,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有七八個警察破門而入。他們一進屋就大聲吼道:「不許動!快起來跟我們走!」我還沒來得及穿上鞋,就被一個人「啪、啪」拍了幾張照片。接著,警察到處亂翻,就連一個小紙條也不放過。不一會兒,整個家就像被土匪「大掃蕩」了一般狼藉遍地,無處下腳。隨後,三個惡警強行把我架到外面的麵包車上。

警匪們把我帶到派出所後,就讓我面壁站著。一個惡警厲聲審問我:「老實交代你信全能神的情況!你在裡面到底是幹什麼的?你們的頭兒是誰?他在哪裡?都給我講清楚!」我毫不畏懼地說:「我啥都不知道!」他們立刻惱羞成怒,一邊罵一邊用腳踹我,還惡狠狠地威脅道:「若是說出一個就放了你,不說就打死你!」說著就把我使勁摁在一張大鐵椅子上,橫上一根大鐵棍,鎖上鎖。看到惡警們這樣興師動眾地抓捕我,又一個個凶神惡煞、虎視眈眈地瞪著我,對待我這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就像對待重刑犯一樣,我不禁有些驚慌、膽怯:他們到底要怎麼折磨我呢?若是對我嚴刑拷打,我該怎麼辦?要不就說出一個?這樣就不用受苦了……但轉念又想:說一個也是猶大呀,那也是背叛神啊……我心裡激烈地爭戰著。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要做大家喜歡的事,做對大家有益處的事,做對自己的歸宿有益處的事,否則,災難之中受痛苦的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猛然醒悟過來,我不禁為自己剛才的想法而感到後怕:一切都在神的手中,臨到撒但的逼迫,我不想著怎樣依靠神來勝過這些惡魔,反而輕信魔鬼的鬼話,這不正中了撒但的詭計了嗎?如果我出賣了弟兄姊妹成了可恥的猶大,那豈不是觸犯神的性情而自取滅亡嗎?於是我立定心志:無論撒但怎麼猖狂,我絕不能做出賣真理背叛神的事,絕不當猶大!可面對這夥窮凶極惡的警匪,我還是有些害怕,不禁在心裡切切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身量實在太小,面對撒但邪惡勢力的圍攻,我有些膽怯,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保守我不向撒但魔鬼低頭,堅決為你站住見證!這時,神的話在我耳邊縈繞:「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是啊,今天臨到我的這一切都有神寶座前的許可,我雖身陷魔窟,面對的是一群窮凶極惡的惡魔野獸,但我並不是孤軍作戰,有全能神與我同在,作我的依靠和堅強的盾牌,我還怕什麼?頓時,我不再膽怯害怕,裡面有了一股與撒但爭戰到底的力量,立定心志寧死也要為神站住見證!

接下來,惡警開始對我刑訊逼供。第一天上午,他們先把我的雙手反背銬上,其中一個惡警在我的背後使勁拽手銬,手銬的鋸齒直往肉裡扎,不一會兒,我的手腕就被扎破,鮮血順著兩手流了下來,使我感到鑽心般的疼痛。之後,他們把我銬到暖氣管子上,怕我逃跑就把我的手銬得很緊,手腕被磨得鮮血不停地流。惡警們一次次逼問我,妄想讓我說出教會的情況,因我每次都說不知道,他們便火冒三丈,氣急敗壞。一個惡警竄上前狠狠地搧我耳光,立時,我的兩眼直冒金星,差點暈過去,滿口的牙齒也鬆動了,眼淚不由得流了下來。惡警見我流淚卻不說話,恨得咬牙切齒,發瘋似的揪著我前額的一縷頭髮在手上繞了幾圈,然後使勁往牆上撞我的後腦骨。猛烈的撞擊使我頭暈目眩,腦袋「嗡嗡」直響。這惡警還不解恨,又連搧我幾個耳光,怒吼道:「我讓你哭!讓你不說!」說著,又咬牙切齒地用穿著皮鞋的腳在我腳上狠勁踩碾。經過惡魔一陣瘋狂的毒打、折磨,我渾身疼痛、癱軟,躺在了地上一動不動,就像要斷氣似的。惡警們見狀叫罵著甩門而去。到了下午,他們又以同樣的手段對我進行毒打,逼我說出教會的情況……幾輪下來,我被折磨得頭暈噁心,全身疼得像散了架一樣,我覺得自己好像隨時就要死去。可這夥惡警仍不放鬆對我的逼問,又滅絕人性地用打火機燒我的腳,將我的腳燒得「滋滋」作響,立時燒出了幾個大泡,痛得我眼淚止不住地流。我痛苦地坐在地上,看著這夥惡警就像惡魔下界一般個個橫眉怒目,恨不得要將我碎屍萬段,我心裡不禁又軟弱起來:全能神啊,這樣的折磨何時是個頭啊?我實在撐不了了……就在我軟弱到一個地步幾近崩潰的時候,全能神的話在我耳邊回響:「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再次給了我莫大的信心與力量,使我認識到,神許可這樣的環境臨到我,就是為了讓我在苦難中為神作得勝撒但的見證,藉此成全我對神的信心、愛心以及對神的忠心與順服,使我有資格承受神以後的應許、祝福,今天受這苦都是有價值、有意義的。可我把肉體的利益看得比得真理、得生命都重要,肉體受點苦就叫苦連天,我真是太無知可憐了,至今都不明白神的心意,不知自己跟隨神到底要得什麼。想到這裡,我為自己的悖逆感到懊悔、自責,願意向神悔改,不管惡警們再怎麼殘害、折磨我,我也絕不再體貼肉體,只願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忍受一切痛苦為神站住見證,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向神表忠心、表愛心,即使豁出性命也絕不當猶大背叛神!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不向撒但屈服、讓步!此時,我不由得想起一首經歷詩歌:「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丟,神的囑託掛心頭,定要羞辱那老撒但……」歌聲在我耳邊迴蕩,使我的心中有了無窮的力量:作為一個信神的人,我就應該有骨氣、有毅力,牢記神的囑託,一定要為神站住見證羞辱撒但!到了晚上,這夥惡魔喝令我坐在地上伸直腿,然後把我反銬著的手使勁吊了起來,我的胳膊與已受傷的手腕立時異常疼痛。喪心病狂的惡警們又打開風扇用強風不停地往我身上吹,凍得我渾身直發抖,上下牙齒不停地「打架」。當時我正值生理期,這幫惡魔不讓我換紙,讓我在褲子裡「解決」。就這樣,這夥惡魔還不罷休,又拿來一根軟樹枝朝我全身各處狠狠地亂抽,每抽一下我的身上就留下一道血印,疼得我在地上不停地翻滾躲閃。惡警們見我躲避,就抽得更猛、更狠,邊抽邊惡狠狠地說:「看你說不說!今天非把你打成殘廢不可!」惡警的殘忍與狠毒令人髮指,但他們此次的審訊並無結果。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