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24 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廣東省 莫志堅

全能神説:「在許多地方神已預言過在秦國之地得着一批得勝者,是在世界的東方得着得勝者,所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落脚點無疑就是在秦國之地了,正是大紅龍盤卧之地,是將大紅龍的子孫得着,讓其徹底失敗、蒙羞。神要將這些苦難深重的人唤起,徹底唤醒,從迷霧中走出來,弃絶大紅龍,從夢中覺醒,認識大紅龍的本質,能將心全部歸給神,在黑暗勢力的壓迫中奮起,站立在世界的東方,成為神得勝的證據,這樣神才得着榮耀。」(《話在肉身顯現》)結合神的話,我談點自己的經歷。

那是2002年11月28號,我和幾個弟兄姊妹正在給一個宗派帶領傳福音,突然十幾個警察踹開門闖進屋,他們有的端着槍,有的拿着警棍,大聲命令我們雙手抱頭,面朝墻蹲下,接着就給我們搜身,把我們身上五千多塊錢(人民幣)還有物品都搶走了。當時兩個小姊妹有些害怕,我就小聲和她們説:「别怕,咱依靠神。」剛説完,幾個警察立馬衝上來對我一頓拳打脚踢。警察把所有的房間翻了個底朝天,當時一個姊妹躲在房間裏不敢出來,一個警察衝進去揪住姊妹狠勁往外拖,另一個警察看姊妹長得漂亮,在姊妹身上到處亂摸,這姊妹無力反抗只能大聲哭喊,幸虧房東及時趕到制止,姊妹才逃過一劫。看到警察這麽無耻、下流,我特别氣憤。之後,警察就把我們押上警車帶到派出所,把我們銬在走廊裏兩天兩夜,没給吃也没給喝。後來,警察就逼一個弟兄説出教會信息,弟兄不説,他們就把弟兄死死地摁倒在地,硬把狗屎往弟兄嘴裏塞,弟兄的精神受了嚴重的刺激。看到警察把弟兄折磨成這樣,我心裏特别憤恨,這哪裏是人哪,這不就是魔鬼嗎?我在心裏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們在撒但的酷刑折磨中站住見證,不向撒但妥協。

到第三天晚上,警察把我們轉到了縣公安局,連夜審訊我們。一個副局長誘勸我説:「只要你告訴我們你的帶領是誰,教會的錢在哪兒,馬上放你回家,家裏的妻兒、父母還等着你照顧呢,你不為自己考慮,也得為家人着想啊。」聽了這話我有些動心,心想:要不説點無關緊要的事,説不定就可以出去,就不用在這裏受苦了,到時還能回家照顧家人。這時,我突然想起神的話:「那些在患難中并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話在肉身顯現》)我一下清醒了,我這不是想背叛神做猶大嗎?我意識到自己已經中了撒但的詭計,我如果顧念肉體、情感,貪圖一時安逸,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做了賣主賣友的猶大,這是最讓神恨惡的,是觸犯神性情的事。我就向神禱告,不管被打殘打死,我决不背叛神做可耻的猶大。警察見軟招不行,就露出了惡魔的本來面目,一個警察用皮鞋後跟狠踩我的大脚趾,使勁地碾來碾去,我頓時渾身感到劇烈疼痛,疼得我大聲喊叫,衣服也都被汗水浸透了。痛苦中,我在心裏一個勁禱告神,求神保守我的心,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不向撒但屈服。當警察停下時,我的大脚趾已經血肉模糊,脚趾甲就這麽硬生生地給踩掉了。警察從我身上没有得到想要的信息,他們仍不甘心,就把我和一個弟兄、一個姊妹轉送到了市特警大隊繼續審訊。

一到特警隊,警察就强迫我們三人把衣服全部脱光,給我們戴上手銬、脚鐐,逼我們在院子裏跳三圈羞辱我們。當時有很多警察在圍觀,指指點點地嘲笑。我感到受了極大的羞辱,每跳一下,我心裏的憤恨、怒火就不斷地往外冒。要不是我親身經歷,我真不敢相信這些所謂的「人民警察」竟能使出這麽邪惡、卑鄙的手段來折磨我們,我恨透了這些魔鬼,衣冠禽獸。正如神的話説:「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横行,招摇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尸遍地,腐爛之氣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什麽宗教信仰自由,什麽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話在肉身顯現》)想想我們信神没犯法也没做任何壞事,只是傳福音讓人都來敬拜神,能够得着真理,脱離撒但的苦害,蒙神拯救。可中共政府不允許我們信神走人生正道,更不許我們傳福音見證神,千方百計對我們抓捕迫害、酷刑折磨,非要將信神的人都治死。在事實面前,我看清了中共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邪惡實質,從心裏恨惡它、弃絶它,立下心志要站住見證,讓撒但蒙羞失敗。

四天後,警察再次提審我,逼我説出教會信息。見我不説,他們就把我和一個弟兄拉到院子裏戴上手銬、脚鐐,頭上蒙一個黑袋子,吊挂在院子中央的一棵大樹上。他們還喪心病狂地在樹上放了很多螞蟻,螞蟻就不停地爬到我們身上到處亂咬,那種滋味就像萬蟻噬骨,讓我生不如死。我感覺到自己快支撑不下去了,就拼命地禱告神,求神加給我受苦的心志和力量,保守我不背叛神。我想到神的話説:「為了我的榮耀顯滿穹蒼,所有的人都為我受最後一次『苦』,明白我的心意嗎?這是我對人提出的最後一點要求,就是説,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為我在大紅龍面前作剛强響亮的見證,最後一次為我擺上,最後一次滿足我的要求,你們真能做到嗎?以往不能滿足我的心,在最後一次能『打破常規』嗎?」(《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感到蒙羞,以往自己没有滿足神,現在需要在撒但面前作見證的時候,我不能因着肉體受苦就背叛神,傷神的心。想想神是造物的主,神至高無上,為了拯救人類親自道成肉身忍受了天大的屈辱,被中共追捕、被世代弃絶,還一直發表真理供應我們,神為人類付出太多了,我受這點苦算什麽呢?只要能滿足神,讓神得着榮耀,就是死我也心甘情願。想到這些,我又有了力量。就這樣,我靠着神的話渡過了痛苦的每一分每一秒。到了第三天,我實在承受不了了。當時是初冬,天又下着雨,我只穿了一件單衣,光着脚被挂在樹上,兩天兩夜没吃没喝,還有身上的疼痛,讓我痛不欲生,特别受煎熬,我就一個勁兒地禱告神,生怕自己因着肉體軟弱背叛神。痛苦中,我想到了恩典時代的使徒司提反,他因着傳揚主耶穌的福音被衆人用石頭活活砸死,臨死前他求神接收他的靈魂。我就向神禱告:「神哪,我實在承受不住這種痛苦了,願你將我的靈魂也取走吧,我寧死也不背叛你!」禱告後,意想不到的奇迹出現了:我的靈魂竟然出竅了!我來到了一片大草原上,到處都是緑油油的青草,遍地牛羊,我的心情格外的舒暢,不由得唱起詩歌高聲贊美神:「高聲贊美呀全能神,天上地下贊美你贊美你,都要贊美你。你的使者都要起來贊美你,你的諸軍都要贊美你,宇宙穹蒼贊美你——全能神!放光的星宿哇贊美你,天地衆水贊美你贊美你,都要贊美你。大山小山都要贊美全能神,海浪波濤都要贊美你,在至高處贊美你——全能神!……全能神啊,高聲贊美你!大雷的聲音贊美你贊美你,高聲贊美你!顯能力的穹蒼贊美全能神,凡有氣息的都要贊美你,贊美的歌聲震動地極,贊美神!」我完全沉浸在這種無與倫比的喜樂之中,活在自由的境界裏,那種被挂在樹上的疼痛、飢餓、寒冷,還有萬蟻噬骨的痛苦滋味一下子都没了。我醒來後已是第三天的晚上,警察把我從樹上放了下來。我被吊了三天不僅没死,還精神飽滿,這真是神的全能與奇妙保守!我從心裏感謝贊美全能神。我看到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對神的信心更大了,也更加堅定了為神站住見證的决心。

第四天,警察再次審訊我,逼我出賣弟兄姊妹,還逼我褻瀆神、背叛神。我特别氣憤地説:「我信的全能神是造物的主,是掌管萬有的獨一真神!你們這是顛倒黑白、栽贜陷害。」一個警察聽後惱羞成怒,抄起一條長板凳發瘋似的把我往死裏打,打得我口吐鮮血,癱倒在地昏死過去,他們就用冷水把我潑醒,拉起來接着打。當時我心裏有些軟弱,想到神的話:「為你們的祝福你們可曾接受?為你們的應許你們可曾去追求?你們必在我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的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必在萬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勝者,必在大紅龍的國垮台之際,而站立在萬人之中作我的得勝之證據,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强不動摇,因着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我的榮光。」(《話在肉身顯現》)我特别受激勵,就向神禱告,就是打死我,也决不背叛神。在警察慘無人道的毒打之下,我的前胸後背全是紫黑色,受了嚴重的内傷,一星期後,我的小便也全是血,右腎受了重傷,到現在還時常疼痛。

一個月後,警察没有找到證據,他們就偽造了一份假材料强行讓我畫押,然後把我關押到市看守所。三個月後,中共給我扣上「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判我一年勞教。在勞教所裏,我每天都吃不飽,還要幹十幾個小時的活兒,獄警還常常欺壓、凌辱我,不是用電棍打就是關小黑屋,若不是神的看顧保守,我早就被這夥惡魔折磨死了。2003年11月7日,我刑滿釋放,終于走出了那個人間地獄。

經歷了中共的這次抓捕迫害,雖然我肉體受了一些苦,但我長了分辨,我看清了中共仇恨真理、抵擋神的惡魔實質,也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和神的奇妙作為,對神的信心更大了。我也感受到了神話語的威力,是神的話帶領引導我識破撒但的詭計,在我最痛苦軟弱的時候,也是神的話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我才勝過了惡魔的摧殘,在中共的魔窟裏活了下來。這次經歷後,我從心底弃絶大紅龍,更加堅定信心跟隨神。

24 在黑暗壓迫中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