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患難中神光引領

20 患難中神光引領

四川省 趙新

我從小生活在大山裡,沒見過什麼世面,也沒有什麼更高的盼望。結婚生子後,兩個兒子懂事聽話,丈夫也勤勞苦幹,雖然我們家境不怎麼富裕,但一家人和睦地生活在一起,感覺很幸福、美滿。1996年,我突然得了一場重病,因此我信了耶穌,從那之後我就常常讀經,積極參加聚會,沒想到我的病竟然慢慢地好了,從此我跟隨耶穌的信心更大了。

令我沒想到的是,1999年我卻因信耶穌被警察抓去關了整整一天,並且被罰款二百四十元錢。這錢雖不多,但對於我們這些生活在貧困山區的農民來說可是個不小的數目啊!為了湊足錢,我把辛辛苦苦種的一畝地的花生全部賣掉才湊夠罰款。更讓我不能理解的是中共政黨給我定了「參加反革命組織」的罪名,還恐嚇我們全家人,說只要我信神,以後兒子考上大學畢業都不給安排工作。就因這句話,丈夫、父母、親人、朋友都開始攻擊我、逼迫我,我成了家中的罪人,什麼苦活、累活都讓我去幹,我也只能默默地忍受著。

到了2003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從神的說話中定真了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我心裡萬分激動,覺得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與神重逢,這的確是天大的福氣。但從那以後,來自政府和家庭的逼迫卻更大了。面對這種環境,我向神立下心志:就是再苦再難,我也要跟神走到底!後來,中共惡警到我家斥責我:「你知道嗎?你信神是犯法的!是反對國家、反對政府!你要再信就要被判刑坐監!」丈夫聽到這話後,對我的逼迫越來越大,經常打罵我,甚至還不讓我回家。為此,我心裡特別痛苦,心想:為什麼丈夫不理解我呢?難道我就回不了家了嗎?無奈,我只能強忍著內心的痛苦離開家盡本分,以躲避政府的逼迫抓捕。那時,我只是怨恨我的親人不理解我,但對造成親人棄絕的幕後黑手卻不認識,直到親身經歷了一次牢獄生活,我才對中共政府逆天而行的反動實質有了真實認識,認清了它才是破壞人幸福家庭、帶給人重重災難的萬惡之根!

2012年12月16日,我和五個弟兄姊妹在傳福音時,被突然驅車趕來的四個警察強行抓捕。到了派出所,惡警給我戴上手銬後大罵道:「我告訴你們,你們去偷去搶、去殺人放火、去賣淫,我們都不管,唯獨信神就不行,你們這是與共產黨作對,就該打!」說著就狠搧我耳光,並狠踹我。一陣暴打後,我覺得快撐不住了,就在心裡一個勁地呼求神:神啊,我不知道這些惡魔還要折磨我多久,我快支撐不住了,但我就是死也不做猶大,不背叛你,求你看顧保守我、帶領我。禱告完,我在心裡暗暗立定心志:就是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與撒但爭戰到底,站住見證滿足神一次。過後,一惡警搜出我身上的二百三十元錢,獰笑著說:「這錢是贓物,該充公。」說著就把錢塞進自己的口袋據為己有。隨後,惡警們開始審問我們:「你們是什麼地方的人?叫什麼名字?是誰派你們到這裡來的?」當得知我的姓名、地址後,他們很快就在電腦裡把我全家的資料都查了出來。除了我的基本情況以外,對於他們所問的教會情況我一律拒絕回答。

惡警使了一個花招,他們在街上找了十幾個不信神的人,對他們說我是傳邪教的,讓他們來指證我。那些人紛紛恥笑我、誹謗我,污辱我,我心裡很委屈,不知怎麼經歷這個環境,就只有在心裡一個勁兒地呼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這時,一段神話詩歌在我心裡浮現:「肉身的神經受各種人的譏笑、辱罵、論斷、定罪,惡魔的追捕,宗教界的棄絕與敵對,心靈的創傷誰也彌補不了!他是以極大的忍耐拯救敗壞的人類,他是帶著傷痕愛人,這是最痛苦的工作。人類的凶惡抵擋、定罪毀謗、誣陷逼迫,還有追捕與殺戮,使神的肉身冒著極大的危險作這工作,這些痛苦誰理解他,又能給他安慰呢?」以往對於神為拯救人類受痛苦的事,我只是表面上明白,今天在這實際的環境裡才稍稍體會到神受的痛苦太大了!公義聖潔的神道成肉身與我們這些污穢、敗壞的人生活在一起,他是在忍受著各種人的譏笑辱罵、定罪毀謗、追捕殺戮的情況下來拯救我們,就連我們信神的人還常常不理解神,甚至誤解神、埋怨神,這種種的打擊都使神的心受到極大的傷害,可是神還是帶著傷痕愛人,神的性情太偉大、太尊貴了!以前看到聖經上說:「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路17:24-25)今天才看見這話確實在應驗!想到這裡,我心裡很難受,為自己以往不體貼神的心意而懊悔……沒等我回過神來,惡警把一個寫著「邪教」的牌子掛在我的脖子上,給我照相;接著又令我蹲下用手指著福音資料照幾張相,我的腿疼痛難忍,難以下蹲。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突然響了,我心裡一驚:肯定是弟兄姊妹打來的,千萬不能連累了他們。我隨即就抓起手機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手機被摔爛了。我的舉動立時激怒了那些惡警,他們像發了瘋似的抓住我的衣領把我提起來,狠狠地搧了我幾個耳光。頓時,我的臉像火烤一樣痛,耳朵嗡鳴一陣就聽不見了。接著,他們又使勁地踢我的腿。惡警還不解恨,又把我拖進一個黑屋子裡,讓我背靠牆站著,朝我的臉上狠搧耳光,之後又是一陣拳打腳踢,此時,我強忍住淚水,默默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相信這一切都有你的美意,你作的都好,不管你怎麼擺佈我都願順服,這苦是我該受的,願你的旨意成就!沒想到這一禱告,我的耳朵突然又聽見了。只聽見一惡警說:「這個女人太頑固了,一滴眼淚都沒掉,也沒叫一聲,還是沒有把她整疼,把電棍拿來,看她叫不叫!」另一惡警拿電棍朝我的大腿上猛擊。頓時,劇烈的疼痛錐心刻骨,疼得我一下子摔倒在地,頭撞在了牆上,血立即從頭上流了出來。這幫惡警指著我吼叫:「別裝了,站起來!給你三分鐘,如果不站起來,老子還要打,你想裝死!」但無論惡警怎麼喊叫,我真的動不了了,最後惡警又朝我狠踢了一陣才罷休。

面對惡警慘無人道的折磨,我實在撐不住了,便迫切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快要撐不住了,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在極度痛苦時,一首神話詩歌在我耳邊響起:「你信神就得將心交在神面前,你將你的心獻上擺在神面前,那你在熬煉中定能不否認神……到有一天神的試煉突然臨到你的時候,你不僅能站在神一邊,且能為神作出見證,那時你就如約伯,又如彼得。你為神作了見證就是真實愛神的人,你就是甘心捨命的人,是神的見證人。經歷熬煉的愛才堅強不脆弱,無論神什麼時候、如何試煉你,你都能將自己的生命置於身外,能甘心為神捨掉一切、為神忍受一切,那你的愛就純潔了,信也有實際了,那時你才是一個真正神所愛的人,才是一個真正的被神成全的人被神成全的人。」神的開啟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又向神禱告:「神啊,我相信今天臨到的一切都有你的許可,我現在才看清了中共體制下的執法機構就是暴力機構,我願把心交給你,擺在你的面前,神啊,我知道只有經歷這樣的試煉熬煉才能使我愛你的心更加堅強,如果今天撒但要置我於死地,我也絕無怨言,能為你作見證,這是我一個受造之物的榮幸,以前我沒盡好本分,對你虧欠太多,今天有機會能為你死也是最有意義的,我願順服。」禱告後,我的心裡很受感動,覺得自己能因著跟隨神受這苦,這都是太有意義的,就是死了也值得。神的話給了我無窮的信心和力量。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一個女警過來把我扶了起來,假惺惺地說:「看你這把年紀了,孩子都上大學了,你受這苦值不值啊?你說了馬上就可以出去。你看你穿得就像個窮要飯的,你圖個啥呀?」她見我沒反應,又繼續說道:「你是當媽的呀,你得為你的兒子考慮一下,這件事要牽連你家幾代人的,你的父母、丈夫、兒子、孫子,以後別說什麼當兵、提幹、公務員了,就是當保安也沒人用的,你想讓你兒子長大後賣苦力,跟你一樣去打零工過窮日子嗎?」就在撒但施行詭計時,神的話在我裡面閃現:「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麼說就怎麼成,人,誰能改變我的心志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知道他們是在用孩子的前途來要挾我,但我知道人的命運不在自己的手中,也不在他們的手中,而是在神的手中掌管,我心裡絲毫不受他們的轄制,神話的引領讓我真實地感受到神與我同在,神在保守著我,我信靠神的心更加堅定了。於是我把頭扭向一邊不吭聲,女警罵了我幾句,悻悻地走了。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