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勝者的見證

17 患難中神愛引領心更堅

浙江桐廬 陳露

我是一個八零後,出生在農村,祖祖輩輩以種地為生。為了考上大學脫離貧窮落後的農村生活,我一直發奮讀書。上高中時,我接觸上了《西方美術史》,看到了《創世記》《伊甸園》《最後的晚餐》等許多優美絕倫的畫作,才得知天宇間有一位創造萬物的上帝,心裡不禁對上帝充滿了嚮往。大學畢業後,我很順利地找到一份好工作,又找到一個稱心如意的對象,終於實現了自己和父輩們的願望——脫離了祖輩沿襲的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2008年,孩子的降生又給我的生活增添了許多的歡樂。面對眼前所擁有的一切,我本以為自己會過得很幸福、愜意,然而,在我享受這人人羨慕、嚮往的美好生活之時,我卻總也擺脫不了內心深處那種莫名的虛空感覺,對此,我很困惑,也很無助。

2008年11月,家人給我傳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通過讀神的話,我才明白神是人生命的源頭,神的話是人生活的動力與支柱,人若離開了神對人生命的供應與滋養,人的心靈就會空虛、孤寂,即便物質生活享受得再好也無法得到心靈的飽足與需要。正如全能神說:「人畢竟是人,神的地位與神的生命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取代的,人類需要的不僅僅是吃飽肚腹、人人平等與人人自由的公平社會,需要的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人類只有得到了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與神的拯救,人類的需求、人類的探索慾望與人類的心靈空虛才能得到解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如荒漠裡的甘泉滋潤了我的心靈,解開了我心中的困惑。從此,我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心裡總有種說不出的踏實,感覺心靈有了歸宿。不久,教會安排弟兄姊妹來給我聚會,而且無論颳風下雨從不間斷。期間,我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弟兄姊妹總是耐心地給我交通,沒有一點厭煩與應付,這讓我深深地感受到弟兄姊妹的真誠與愛心。隨著明白真理的增多,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看到弟兄姊妹都在熱火朝天地為神花費、傳揚福音,我也很想盡上自己的本分,可孩子太小又沒人照顧,於是,我就禱告求神為我開闢出路。後來,我得知有個姊妹是幼兒園的園長,就把小孩送到她那裡,她二話沒說就答應幫我照看孩子,並且連學費、伙食費都不肯收。從那以後,姊妹不僅白天幫我照顧孩子,有時晚上也幫我照看。姊妹的舉動更讓我深受感動,我知道這都是源於神的愛。為了還報神的愛,我毫無顧慮地加入了傳福音的行列。在傳福音的過程中,我看到了一個個沒有神光照耀之人的愁苦之態,聽到了他們如訴如泣的苦難的人生歷程,也看到人得到神的末世救恩後臉上洋溢著的幸福與快樂,這更激起了我傳福音的熱情,立志要把神的福音傳給更多活在黑暗中渴望光明的人!然而就在這時,中共政府卻瘋狂地逼迫、抓捕弟兄姊妹,而我也遭遇了這一劫難。

那是2012年12月21日上午,我們十幾個弟兄姊妹正在一聚會所聚會,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和喝斥聲:「開門!開門!檢查房間!」姊妹剛把門打開,六七個手持警棍的惡警氣勢洶洶地闖了進來,他們粗暴地把我們分開,隨即開始翻箱倒櫃。一年輕的姊妹上前質問他們:「我們在朋友家玩,又沒犯法,你們憑什麼檢查房間?」惡警凶狠地說:「老實點!讓你站著就站著,沒讓你講話就閉口!」說完狠勁將姊妹甩倒在地,並威嚇道:「你要反抗還揍你!」姊妹的指甲當即被折斷,手指流出了血。看著惡警凶暴的樣子,我既憤恨又有些害怕,就默默地禱告求神加給我力量和信心,保守我站住見證。禱告後,我的心平靜了許多。惡警沒收了許多傳福音資料及神話書籍,之後將我們推上警車。

一到派出所,惡警就沒收了我們身上所有的東西,並審問我們的姓名、住址以及教會帶領是誰等問題。我怕牽連家人,就什麼也不說,另一姊妹也什麼都沒說,惡警就把我倆當成頭目準備單獨審訊。這時我很害怕,因為以往聽說惡警對外地人特別凶狠,現在我又被他們列為重點審訊對象,那肯定凶多吉少了。正當我心亂如麻活在膽怯中時,聽到緊挨著我的年輕姊妹在禱告:「神啊,你是我們的堅固台,是我們的避難所,撒但就在你的腳下,我願憑你的話活著,站住見證滿足你!」聽後我心裡一亮:是啊,神是我們的堅固台,撒但在神的腳下,我還怕什麼呀?只要我依靠神與神配合,就必能戰勝撒但!頓時,我心裡不害怕了,同時也感到很蒙羞,想想姊妹臨到事能憑神的話活著,對神不失去信心,而自己卻膽小懦弱,沒有一點信神之人的骨氣,多虧神的愛,藉姊妹的禱告來激勵幫助我,使我不再畏懼惡警的淫威。我暗下決心:今天既然被抓就定要站住見證滿足神,絕不做孬種辜負神心!

十點左右,兩個惡警給我戴上手銬,將我帶到一個房間單獨審訊。一個惡警用本地話問我,我聽不懂,便問他說什麼,沒想到這一問竟激怒了他們,旁邊的一個惡警大吼:「你不把我們當人看!……」說著衝過來抓住我的頭髮,將我拽來拽去。我被拽得暈頭轉向,頭皮像被撕下來似的疼痛難忍,頭髮也散落了一地。緊接著,另一惡警衝我怒吼:「你敬酒不吃吃罰酒,快說!誰讓你傳福音的?」我十分惱恨,便回答說:「傳福音是我的本分。」我話音剛落,他又衝過來抓住我的頭髮狠搧我耳光,邊打邊罵:「我讓你再傳!我讓你再傳!」我的臉被打得火辣辣地疼,很快就腫了起來。惡警打累了才鬆手,隨即,他拿著從我身上搜到的手機和MP4播放器逼問教會信息,我憑著智慧與他們周旋。突然,惡警問道:「你不是本地人,普通話講得這麼好,肯定不是一般的人。老實交代!你來這裡幹什麼?誰派你來的?你們的帶領是誰?你是怎麼和這邊教會聯繫的?你住在哪?……」聽到惡警把我當成重要人物,非要從我獲取教會信息,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一個勁地呼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藉著禱告,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便回答說:「我什麼也不知道。」聽我這麼說,惡警猛拍桌子吼道:「你等著,待會兒有你好受的!」說著拿起我的MP4播放器撥弄起來。我很害怕,不知接下來他會用什麼手段對付我,便迫切呼求神。沒想到播放器播放的是《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錄音:「……你們說這樣的人能蒙拯救嗎?他對基督沒有忠心,他跟基督不是同心合意,臨到患難的時候他就跟基督分道揚鑣了,他走自己的路去了,他背叛神了,他隨從撒但了。……在大紅龍掌權的時候,在經歷神作工中,如果人能背叛大紅龍,能站到神一邊,不管大紅龍怎麼迫害、怎麼追捕、怎麼逼迫,都能絕對順服神,對神至死忠心,這樣的人才是名副其實的得勝者,才是名副其實與神同心合意的人。」聽到「分道揚鑣」幾個字,我的心一陣刺痛,不禁想到主耶穌作工時,跟隨他、享受他恩典的人很多,可當主耶穌被釘十字架、羅馬兵丁大肆抓捕基督徒時,很多人卻因膽怯逃之夭夭,這是多讓神傷痛的事啊!而今天,我跟那些忘恩負義的人有什麼區別?當享受神的恩典祝福時,我滿懷信心地跟隨神,可如今面臨患難需要我受苦付代價之時,我卻膽怯害怕,這又怎能安慰神心呢?想想神為拯救我們這些敗壞之人,明知道成肉身來在中國這個無神論國家要面臨多大的危險,但他仍義無反顧地來到這座鬼城中,一直忍受著惡魔的追捕、迫害,親自帶領我們走追求真理的路。看到神為我們的蒙拯救寧願犧牲一切、奉獻所有,而我作為一個享受神救恩的人為什麼就不能為神有一點付出呢?此時,我的良心倍受譴責,真恨自己太自私、不值錢,更深深地感受到神對我滿了期望和牽掛,神深知我身量幼小,面對撒但的淫威心裡膽怯,才藉惡警播放講道錄音給我聽,讓我明白神的心意,能在患難迫害中站住見證滿足神。一時間,我被神的愛感動得淚流滿面,不由得默默向神訴說:神啊!我不願做與你分道揚鑣傷你心的人,我願與你同甘苦共患難,不管撒但怎麼折磨我,我都要堅決站住見證安慰你的心。

突然,「啪」的一聲,惡警關掉了播放器,衝著我惡狠狠地說:「沒錯,我就是大紅龍,今天我就是來折磨你的!」隨後,他們命令我光著腳站在地上,並把我右手銬在一個水泥墩中間的鐵環上,因水泥墩很矮,惡警讓我彎腰站著,不准蹲下,也不許用左手撐著腿。時間一長,我站不住想蹲下,惡警就衝我喝道:「不准蹲!要想少受苦就趕緊招供!」我只好硬撐著。不知過了多久,我的腳凍得冰冷,腿酸痛麻木,實在站不住便蹲下了。惡警一把將我拎起,拿來一杯冷水從我脖子上澆下去,凍得我直打哆嗦。隨後,惡警鬆開我的手銬,把我摁坐到木椅子上,又將我的兩隻手反銬在椅子的兩邊,並打開窗戶和空調。頓時,陣陣寒風向我襲來,我凍得直打冷顫,心裡不禁有些軟弱,在痛苦中我不斷地默禱,求神加給我受苦的心志與力量,讓我能勝過肉體的軟弱。這時,神話詩歌在我裡面引導:「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神的話使我明白,撒但是想藉著折磨我的肉體讓我背叛神,我若顧念肉體就會中它的詭計。我在心裡一直默唸這兩句話,告誡自己要時時防備撒但的詭計,拒絕撒但的意念。後來,惡警又拿來一大壺冷水從我的脖子往下灌,我裡外的衣服全被澆透了。那一刻,我像掉進冰窖一樣……看到惡警如此卑鄙惡毒,我心裡滿了憤恨:這夥魔鬼,為了逼我背叛神什麼手段都能使出來,我絕不讓他們的詭計得逞!見我抖得厲害,惡警一把揪住我的頭髮,迫使我仰起頭看著窗外的天,挖苦道:「你不是冷嗎?讓你的神來救你啊!」見我無動於衷,惡警又往我身上灌了一大壺冷水,並將空調調到製冷的最低檔,直對著我吹。陣陣刺骨的冷氣伴著寒風再次向我襲來,我被凍得縮成一團,快要凍僵了,感到渾身都凝固了似的。此時,我的信心也在一點點減弱,不由得開始胡思亂想:這麼冷的天又被澆冷水、吹空調,他們是不是想把我活活地凍死啊?我若死在這裡,親人連個知道的都沒有……就在我陷入黑暗時,猛然想到耶穌為救贖人類被釘十字架所受的苦,主耶穌曾說過:「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又想到神話詩歌中唱道:「為了愛神甘心捨命,無論神如何試煉,將自己生命置於身外,甘心為神捨掉一切,甘心為神忍受一切。」神的話讓我倍受激勵,對!神能為我們受盡痛苦甚至捨命,我一個受造之物不更該為神忍受一切痛苦嗎?今天能為神作見證是神的高抬,我又怎能顧惜肉體呢?即便是被奪去性命,我也要堅決忠於神。頓時,我心潮澎湃,特別受激勵,便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這口氣息是你給的,我寧死也不苟且偷生做叛徒!慢慢地,我不再感覺那麼冷了,這更讓我切實感受到了神的陪伴與撫慰。惡警從中午一直審訊到晚上七點左右,見我始終不開口,便將我關在審訊室裡繼續吹冷氣。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