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勝者的見證

14 神愛堅固我的心

遼寧省 蕭麗

我有一個和睦的家庭,丈夫對我體貼、照顧,兒子懂事、孝順,而且我們的生活也很富足,按理說我應該很幸福,但事實卻不是這樣,不論丈夫、兒子對我怎麼好,家境怎麼寬裕,也無法讓我快樂起來。因為我患上了肺病、關節病,還患了嚴重失眠,整夜睡不著覺,腦供血不足,四肢無力,我感到特別痛苦卻無力擺脫。生意場上的壓力和病痛的折磨使我苦不堪言,這些病更將我折磨得痛苦不堪。為了從這些痛苦中解脫出來,我嘗試了很多辦法但都無濟於事。

1999年3月,一位朋友把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藉著天天讀神的話,不斷地與弟兄姊妹聚會交通,我明白了許多真理,知道了許多從未耳聞的奧祕,而認定全能神的確就是耶穌的再來。因此我激動萬分,每天都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並參加了教會生活,常常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禱告、唱詩跳舞讚美神,心裡充滿了平安、喜樂,精神面貌越來越好,不知不覺身上的病痛也漸漸得到康復。為此我常常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真希望所有的人都來享受神的愛與拯救。沒多久,教會安排我負責傳福音方面的工作,我滿懷熱情地投入到了工作中,然而沒想到的是……

2012年12月15日傍晚,我與四個姊妹正在聚會所商量傳福音的事。突然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我們的心一下子懸了起來,不約而同地想到:是不是警察來了?因之前已有很多弟兄姊妹因傳福音被警察抓捕入獄了。於是我們趕緊把神話書籍與相關物品收藏起來,可還沒等收完,就聽見門「砰」的一聲被人踹開,七八個便衣警察破門而入,喝令我們:「都別動,舉起手來……」他們未出示任何證件,就對我們強行搜身,把我的身分證與一張寫有七萬元教會錢財的單子搜走。他們看到錢單子立刻興奮起來,連推帶拽把我們推上警車押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惡警把我們全身上下又仔細搜了一遍,把我們的手機全部沒收。當時他們認為我和一個姊妹是教會帶領,當晚就把我倆轉送到市公安局刑偵隊。

到了那裡,警察把我倆分開審訊,他們把我的雙手銬在鐵凳子上,一個惡警厲聲問我:「七萬元錢是怎麼回事?誰是送錢的?現在這些錢在哪裡?你們教會帶領是誰?」這時我在心裡不住地禱告:神啊,惡警逼我出賣教會帶領,還逼我交代教會的錢財,我絕不能做猶大背叛你,神啊,我願把自己交在你手中,求你加給我信心、膽量與智慧,不管惡警如何逼供,我都願意為你站住見證。於是,我堅決地對他們說:「不知道!」惡警聽後,氣急敗壞地撿起一隻涼拖鞋,劈頭蓋臉地猛打我的臉和頭,邊打邊惡狠狠地說:「我讓你不說,我讓你信全能神,看你還信不信了。」我的臉被打得火辣辣地痛,很快就腫了起來,頭也被打得又脹又痛。為了逼我說出錢財的下落,四五個惡警輪流打我,有的踢我的腿,有的揪住我的頭髮來回搖晃、撕扯,有的搧我嘴巴,我的嘴被打得鮮血直流,他們把我嘴上的血擦掉後繼續打,又用電棍在我身上亂搗,邊打邊逼問:「你說不說?快說!」見我還是不說,他們就用電棍擊打我的陰部和心口,我痛得死去活來,心臟劇烈地跳動,呼吸困難,渾身蜷縮著顫抖,好像死亡正在向我一步步逼近。雖然我咬緊牙關一聲不吭,但我心裡特別軟弱,感覺自己快要撐不下去了,害怕惡警的酷刑再次臨到。痛苦中我不停地向神禱告:「神哪!我雖有心志滿足你,可我肉體軟弱無力,願你加給我力量,使我能站住見證。」此時我想起了主耶穌釘十字架前被兵丁毒打的場景:皮開肉裂、血肉模糊、滿身傷痕……但主耶穌默不作聲。神是聖潔、無辜的,但他卻為救贖人類受盡屈辱痛苦,甘願釘死在十字架上,神能為拯救敗壞的人類而獻身,我也應該為還報神愛而受苦。在神愛的激勵下,我心裡有了底氣,並向神立志:「神啊,你受的苦我也得受,你喝的苦杯我也得喝,我要豁出命來為你站住見證。」

幾分鐘後,我痛得昏死過去,醒來時發現有人往我臉上潑涼水,渾身早已被水澆透了,凍得我瑟瑟發抖。這夥禽獸見我醒來,惡狠狠地對我說:「叫你嘴硬,在這地方整死你誰也不知道!」我不搭理他們,一個惡警就用嗑過的瓜子殼使勁往我指甲裡扎,疼得我無法忍受,手指不停地抖動。接著他們又往我臉上噴水,往脖子裡灌水,刺骨的涼水凍得我渾身肌肉緊縮,痛苦到了極點。那一夜我不住地禱告神,唯恐離開神我就沒法活下去,神也一直與我同在,神的話不斷地激勵著我:「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麼一切都不在話下了……」「只管仰起頭來!不要害怕,有我——你們的父親為你們做主……只要多在我前祈求、禱告,我會把所有的信心賜給你們。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無窮的力量,是啊,神是主宰萬有的,萬事萬物都在神手中,惡魔即使將我的肉體折磨死,但我的靈魂在神手中掌握。有神作我的依靠,我不再畏懼撒但,更不願體貼肉體苟且偷生做叛徒。於是我向神禱告立心志:「神哪!雖然惡魔殘害我的肉體,但我願意滿足你,把我的全人交在你的手中,哪怕是死我也要站住見證,絕不向撒但屈膝!」在神話的帶領下,我的信心越來越大,雖然惡魔苦害折磨我的肉體,我肉體的承受力已到了極限,但有神的話支撐,疼痛也小了很多。

第二天早上,惡警們繼續審問我,又威脅我:「今天你不說,就把你交給特警大隊,那裡有十八種刑具等著你……」聽說要把我交給特警大隊,我心裡不自覺地害怕起來:特警肯定比他們還厲害,如果真把十八種刑具用在我身上,我還能活著出去嗎?就在我恐慌之際,神的話在我耳邊響起:「什麼是得勝者?基督的精兵要勇敢,靈裡靠我剛強,爭當作戰的勇士,與撒但決一死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慌亂的心很快平靜下來,認識到這是一場靈界的爭戰,是神讓我作見證的時刻到了,有神作我的後盾,不管惡魔用什麼毒招,我都要依靠神,做基督的精兵,與撒但決一死戰,絕不向它屈服。

下午,市公安局管宗教的兩個人來審問我:「你們教會帶領是誰?」我說:「不知道。」他們見我不說,就軟硬兼施,其中一個人用拳頭狠打我的肩膀,另一個人就講否認神的謬論來勸我:「天地萬物都是自然形成的,人必須得現實一點,信神又不能幫助你解決生活上的問題,還得靠自己努力才能達到,我們可以給你和你兒子找工作……」我在心裡一直與神親近,想到神的話說:「你們務要時刻儆醒等候,多在我面前,對撒但的各種陰謀詭計要識透,要認識靈、認識人,會分辨各種人、事、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及時開啟讓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惡警企圖用謬論來迷惑我,用小恩小惠來收買我,我絕不能上撒但的當,更不能背叛神做猶大。因著神的開啟,我已經看透了惡警的險惡用心,之後無論他們如何軟硬兼施,我都不搭理。晚上,聽說還有人來審訊我,並說我有案底,這時我心裡沒底了,不知晚上會有什麼事發生,又該如何應對,我只能在心裡呼求神的帶領,不管臨到什麼逼迫、患難都不能背叛神。一會兒工夫,當我上廁所時,多年未犯的心臟病突然犯了,我只覺得心跳加速,頭暈目眩倒在了地上。惡警聽到動靜趕緊圍了過來,我聽到有人惡狠狠地說:「把她拉到火葬場燒了算了。」後來,他們怕出人命,才找來120救護車把我送到市醫院檢查,結果查出我有陳舊性心梗、心肌缺血。因無法再審,他們便把我關進了看守所。看到惡警無可奈何的樣子,我心裡很高興,因為是神給我開闢了出路,我暫時可以不用再接受審訊了。逃過了這一劫,我看到了神的作為,從心裡發出對神的感謝和讚美!

在接下來的十多天裡,想到中共政府沒有從我口裡得到教會錢財的下落是不會罷休的,所以我天天禱告神,求神保守我的口,保守我的心,無論如何都要站在神一邊,絕不背叛神離棄真道。一天,禱告後神開啟我想到神話詩歌:「不管神怎麼要求,只要能盡上你的全力,望你在神面前最後為神盡忠,只要能看見神在寶座之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哪怕在此之時正是你的死期,你也應在合目之時發出笑聲、露出笑臉的。你要在自己的有生之日中為神盡自己最後的本分。以往的彼得是為神倒釘十字架,但你應在最後滿足神,為神耗盡你所有的能量……不管神怎麼要求,只要能盡上你的全力,望你在神面前最後為神盡忠。」我在心裡一遍遍地唱著,揣摩著,在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對我的要求與期盼。想到天地之中有多少生靈在神的主宰下生存,在人類當中又有多少人跟隨神,但真正能為神在撒但面前作見證的人卻極少,今天我能有幸臨到這樣的環境實在是神對我破例的高抬,更是我的偏得,尤其神說:「以往的彼得是為神倒釘十字架,但你應在最後滿足神,為神耗盡你所有的能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這話更深深地激勵著我,我不禁向神禱告:「全能神啊!以往的彼得能為你倒釘十字架,在撒但面前為你作出了愛神的見證,今天我被中國執政黨抓捕,這有你的美意在其中,雖然我身量太小,無法與彼得相比,但我能有機會為你作見證,這是我的榮幸,我願意把命交給你,甘願以死來為你作見證,讓你在我身上也能得享一絲安慰。」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