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勝者的見證

13 獄中的花季

河北 晨昔

人都說花季雨季是人生中最燦爛、最純真的時光,也許很多人的花季雨季都充滿了美好的回憶,可是,令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是,我的花季年華卻是在監獄中度過的,也許你會投來異樣的目光,但是我不遺憾。雖然在獄中度過的花季充滿了苦澀、充滿了淚水,但卻是我生命中一份最珍貴的禮物,我從中收穫了很多。

我出生在一個幸福的家庭,從小就跟著媽媽信耶穌。十五歲時,我和家人定真了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欣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2002年4月的一天,十七歲的我和一個姊妹在一個地方盡本分,凌晨一點,我們正在接待家熟睡,突然被一陣急促的砸門聲吵醒,只聽見外面有人大聲喊叫:「開門,開門!」接待家的阿姨剛把門打開,幾個警察猛地一把將門推開,一擁而入,氣勢洶洶地說:「我們是公安局的。」我一聽「公安局」三個字,立刻緊張起來,難道他們是為信神的事來抓我們?我也曾聽到過一些弟兄姊妹因信神被抓捕受迫害的事,莫非今天會臨到我?此時我的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我就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求你與我同在,加給我信心、膽量,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願為你站住見證,也求你加給我智慧與該說的話,保守我不背叛你,也不出賣弟兄姊妹。」禱告後,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只見四五個惡警像土匪一樣在屋裡亂翻,把床上的被褥還有各個櫃子、箱子、床下等地方都翻了個遍,最後他們搜出了神話書籍和詩歌光盤。帶頭的惡警一本正經地對我說:「有這些東西就證明你是信神的,跟我們走一趟吧,去錄個口供登個記。」我心裡一驚,說:「有話在這兒說就行了,我不想跟你們去。」他立即換上了一副笑臉對我說道:「你不要怕,去錄個口供一會兒就讓你回來。」我信以為真,於是跟著他們上了警車。

沒承想這一去卻成了我的牢獄生活的起點。

一進派出所大院,那幾個惡警就大聲喝斥著讓我下車,他們的臉變得可真快,和之前簡直是判若兩人。到了辦公室,隨後進來了好幾個身材魁梧的警察,站在我的左右兩邊,擺好陣勢後,惡警頭目衝我吼道:「你叫什麼?哪裡人?和你一起出來的共幾個人?」我剛張口說出兩個字,他一個箭步衝上來對著我「啪、啪」就是兩個耳光,一下子把我打懵了。我心想:我還沒說完呢,你怎麼就打我?怎麼如此粗暴野蠻,和我想像中的人民警察不一樣呢?接著他又問我多大了,我按實說自己十七歲了,他「啪、啪」又是重重的兩個耳光,罵我胡說八道。後來無論我說什麼,他都不分青紅皂白一個勁兒往我臉上搧耳光,直打得我眼冒金星,頭昏腦脹,耳朵嗡嗡作響,臉火燒火燎地疼痛。這下子我終於明白了,這些惡警帶我來根本不是想問我話,而是想藉暴力讓我對他們唯命是從。我想起以前聽弟兄姊妹說過,在這些惡警面前講理是行不通的,只能禍患無窮,今天我真是親身體會到了,所以後來不管他們再問什麼,我都一言不發。他們見我不說話,就對我破口大罵:「你他媽的!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就不會老實交代!」說著其中一人就朝我胸口狠狠地捶了兩拳,我一個踉蹌重重地倒在地上,他又使勁踢了我兩腳,然後把我從地上拽起來,大聲勒令我跪下,我不從,他就衝著我的膝蓋連踢幾腳,隨著一陣劇痛,我「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他又揪住我的頭髮使勁往下拽,然後突然把我的頭髮使勁往後扯讓我仰面朝天,一邊叫罵一邊又狠狠搧了我兩巴掌,我只覺得天旋地轉,就倒在了地上。這時,惡警頭目突然看見了我手腕上的錶,瞪著貪婪的雙眼喝問:「你手上戴的是什麼?」一個警察立馬上前抓住我的手腕強行把錶摘下,給了他的「主子」。看到他們的這些卑鄙行為,我對他們已是萬分痛恨,之後他們再問我話,我都怒目而視、緘口不語,這下更激怒了他們。一個惡警像抓小雞一樣揪住我的領子,把我從地上拎起來,怒吼道:「你還挺厲害,我叫你不說話!」說著又猛地給了我兩拳,我再次被打倒在地。此時我全身疼痛難忍,已無力掙扎,躺在地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心中迫切地呼求神:神啊,我不知道這幫惡警還會對我施以怎樣的暴行,你知道我身量小,你也知道我肉體的軟弱,求你保守我,我寧死也不願當猶大背叛你。隨著禱告,神的話在我裡面不斷地開啟:「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著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無窮的力量,也使我認識到只有在苦境中才能明白、得著更多的真理。今天若不是受這些皮肉之苦,我就不會看到這些惡警的真實面目,就會一直被他們的外表所蒙蔽。今天神來人間這麼艱辛地作工,就是為了讓人得著真理,能分辨黑與白、是與非,懂得正義與邪惡、聖潔與醜陋的區別,知道誰是該恨惡、棄絕的,誰是該敬拜、仰望的。今天我看清了撒但的醜惡嘴臉,只要一息尚存,我都要為神站住見證,絕不向邪惡勢力屈服。正在這時我聽見旁邊有人說:「怎麼不動了,不會是死了吧?」之後,有人故意用腳使勁踩碾我的手,並凶惡地吼道:「快起來!我們拉你去另一個地方,到那兒再不說,會有你好受的!」因神的話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我並沒有被他們的恐嚇之語嚇倒,心裡作好了與撒但決戰的準備。

隨後,我被押到了縣公安局。來到審訊室,那個惡警頭目帶著兩個隨從圍著我反覆逼問,在我面前踱來踱去,強迫我出賣教會帶領和弟兄姊妹。見我回答的仍不是他們想聽到的,三人便輪番上陣,在我臉上不停地搧耳光,我不知被打了多少下,只聽見打在我臉上的「啪啪」聲在這寂靜的深夜顯得格外地響。幾個惡警的手都打疼了,索性用書打,我的嘴裡鹹鹹的,血滴在衣服上,最後打得我都不知道疼了,只感覺臉脹脹的、木木的。最終,惡警們見還是從我口中問不出有價值的線索,就拿出一個電話本,得意地說:「這是從你包裡搜出來的,你不說我們照樣有辦法!」頓時我心裡緊張極了:若電話打通了就會導致弟兄姊妹也被抓,還會牽連到教會,後果不堪設想。此時我想起神的話:「全能神是萬事萬物的主宰!只要我們心時時仰望他,進入靈裡面與他相交,我們所要尋求的他都會給我們看見,他的心意必顯明給我們,心裡是喜樂平安,透亮踏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我指明了實行的方向與路途,無論到什麼時候,神都是我唯一的依靠、唯一的救贖。於是我不住地禱告神,求神保守這些弟兄姊妹。結果他們把那幾個電話號碼挨個撥打了一遍,有的沒人接,有的打不通,最後惡警罵罵咧咧地將電話本摔在桌子上,不再打了。這真是神的全能主宰與奇妙作為,我不禁向神發出了感謝與讚美。

但是他們並不死心,繼續逼問教會的事,我沒有回答。氣急敗壞之下他們又想出了更損的招來整治我:一個惡警強迫我蹲馬步,胳膊必須抬得與肩平衡,一動不能動。沒過多久,我的腿就開始發抖,胳膊也伸不直了,身體便不由自主地直立了起來,惡警拿著一根鐵棍虎視眈眈地盯著我,我剛起來腿上就挨了狠狠的一棍,痛得我差點跪在地上。在後來的半小時裡,只要我的腿和胳膊稍微一動,他就立馬來上一棍,我不知挨了多少下,由於長時間蹲馬步,我的雙腿腫脹無比,猶如斷裂般疼痛難忍。再到後來我的雙腿抖得更厲害了,牙也一個勁兒地打顫,此時我深感體力不支,險些昏倒。幾個惡警卻像耍猴似的在旁邊冷嘲熱諷,不斷地發出獰笑聲。看到他們醜惡卑鄙的面目,我越發痛恨這夥惡警,於是我「噌」地一下站直身體,大聲對他們說:「我不蹲了,你們就判我死刑吧!今天我豁出去了!我連死都不怕還怕你們不成?你們幾個大男人就這點本事,就知道欺負我一個小姑娘。」沒想到我一說完,這夥惡警罵了我一句就停審了。此時我心裡很激動,認識到是神在調動萬有來成全我,當我心裡除去懼怕後,環境也隨之改變了。我從內心真實體會到了神說的「這就是『王的心在耶和華的手中如壟溝的水隨意流轉』,更何況那些無名小卒呢?」這句話的內涵之意,明白了今天神許可撒但的迫害臨到我,並不是有意讓我受苦,而是藉此讓我體嘗神話的威力,帶領我衝破撒但黑暗權勢的轄制,更讓我在險境中學會依靠神、仰望神。

這夥惡警折騰了我大半夜,停審時天也亮了,他們讓我簽字,說要拘留我。之後一個年老的警察假裝慈祥地對我說:「小妹妹,你看你小小年紀,正是花樣年華,你還是趕緊把你所知道的交代清楚,我保證讓他們把你給放了。你有什麼難處儘管跟我說,你看你的臉腫得像麵包一樣,這又是何苦呢?」這時我想起了神的話:「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還有聚會時弟兄姊妹說過的,惡警為了達到目的會軟硬兼施,使出各種詭計來誘騙人。想到這兒我對他說:「你別在這兒裝好人,你們都是一夥的,你們讓我交代什麼?你們這叫逼供,這叫濫用私刑!」他一聽,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辯解道:「我可一下都沒有打你,是他們打的。」感謝神的帶領與保守,使我又一次勝過了撒但的試探。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