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勝者的見證

9 患難路上神的話語激勵我

江蘇省 陳輝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父親是個軍人,因從小受父親的感染和薰陶,在我心裡就認為軍人以報效祖國、服從命令為天職,為黨為人民無私奉獻,並且立志將來要成為一名軍人,遵循父親的道路走下去。然而後來發生的事卻一點點地改變了我的追求觀點與人生道路。1983年我聽到了耶穌的福音,是聖靈特別的帶領引導,讓我這樣一個從小就受無神論思想和紅色教育毒害的人被主耶穌的愛深深地感動,從此踏上了信神之路,開始守禮拜、禱告、唱詩讚美,這樣的生活讓我覺得心裡特別踏實、平安。但漸漸地,我發現有個問題總是困擾著我,讓我感覺苦惱、困惑,就是雖然自己也知道主耶穌教導人不該犯罪,可我卻總是身不由己地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光景裡,怎麼也守不住主的教導。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曾到過其他家庭教會去聚會,想從那裡找出路,結果還是失望了。1999年一個親戚給我傳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但當時因我一門心思想著掙錢,根本無心跟隨神追求真理,直到一年後才正式開始聚會。藉著不斷地讀神的話,與弟兄姊妹聚會交通,我明白了許多真理,也知道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感到神賦予我們每個人的責任與使命重大,便積極投入到了傳福音行列中。當我看見許多人來到神面前得到了神的祝福與拯救,我的信心就更大了。

然而,中共政府的殘酷迫害卻打破了我寧靜幸福的生活。2002年9月份,為了給以往認識的幾個信耶穌的同工傳神的末世福音,我與丈夫去了西北。一天晚上,我正和剛接受神末世作工的兩個弟兄姊妹一起聚會,只聽到「咣噹」一聲大門猛地被踹開,一下闖進來六七個手持警棍、凶神惡煞般的惡警,其中一個惡警指著我惡狠狠地說:「把她銬起來!」兩個惡警立馬氣勢洶洶地把我的雙手銬了起來,勒令我們都站在牆邊不許動,之後他們如同土匪一樣開始在屋裡翻箱倒櫃,把凡是他們認為能藏東西的地方都仔細翻了個遍,一會兒工夫就把整個家翻得一片狼藉,最後一個惡警從我的包裡翻出了傳福音資料和一本神話書籍,就怒目圓睜衝著我破口大罵:「你他媽的找死呀!跑到這兒來傳福音,這東西是從哪兒來的?」我沒吱聲。他氣急敗壞地說:「不說是吧?早晚得撬開你的嘴!走!有你說的地方!」說著就把我連推帶拽押上了警車,這時我才看見來的遠遠不止這六七個惡警,在路的兩邊還站了許多持著槍的特警。見到這陣勢,我心裡害怕極了,不住地禱告神求神保守、帶領我。一會兒,一段神的話清晰地浮現在我的腦海裡:「……不要害怕,因有我的手托著你,我必保守你脫離一切惡者。你當謹守你的心,時刻在我裡面,因你的生命是靠我的生命活著,你如果離開我立時就枯乾。」(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是我的依靠,不管臨到什麼環境,有創造萬物、主宰萬有的神與我同在,只要我的心時刻安靜在神面前,什麼樣的環境神都會帶領我勝過去,因神是信實的,是神在主宰擺佈著一切。想到這些,我的心平靜了下來。

晚上十點多,我被帶到了刑警隊,惡警給我照了相,之後把我帶到了審訊室。誰知早有七八個目露凶光的彪形大漢站在屋裡,見我進來,他們猶如一群惡狼一樣將我圍在中間,好像要把我活吞了似的,我特別緊張,在心裡拚命地禱告神。禱告中,一句生命經歷詩歌的話出現在我的腦海裡:「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丟,神的囑託掛心頭,定要羞辱那老撒但。」頓時我心裡產生了一股力量,我豁出去了,立定心志不管惡警怎麼折磨,我絕不背叛神當猶大。一開始,這幫惡警沒對我動手,只是給我戴著馬牙手銬喝令我站了三四個小時,站得我腿腳又麻又痛,整個人特別困乏。大約凌晨一兩點鐘,刑警大隊長進來審我,我禁不住一陣緊張,身子有些發抖。惡隊長瞪著眼逼問我:「說!你是哪裡人?你是哪兒的頭兒?你們在哪兒聚會?你手下有多少人?」見我不說話,他氣急敗壞地一把揪住我的頭髮對我一陣拳打腳踢,把我打趴在地後,又使勁踢我的頭,頓時,我的耳朵「嗡嗡」直響,什麼也聽不到了,腦袋像要裂開似的一陣陣撕心裂肺地疼痛,我禁不住大聲慘叫。一陣掙扎後,我躺在地上不能動了,惡隊長又揪著我的頭髮把我拽起來,大聲喊道:「兄弟們,上!」在屋裡等候已久的七八個彪形大漢一擁而上,對我又是一陣拳打腳踢,打得我抱著頭滿地打滾。這些惡魔下手特別狠,每一拳、每一腳都恨不得要我的命,邊打邊吼叫:「說不說?我叫你不說!快說,不說就打死你!」見我仍不說話,那惡隊長又狠勁地踢我的腳踝骨,每踢一腳就像釘子扎在我的骨頭裡一樣,使我痛不欲生。隨後他們對我又是一陣亂踢亂踹,我感覺渾身的骨頭都要被踢碎了,內臟的劇烈震動讓我痛得喘不過氣來。我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流下了痛苦的眼淚,心中向神呼求:神啊!我活不了了,求你保守我,我怕熬不過今晚了,神啊,求你加給我力量……不知被折磨了多長時間,我只感到天旋地轉,渾身像散了架似的痛苦難忍,一綹一綹的頭髮連著頭皮活生生地被撕扯下來掉到地上(至今我頭頂一大片都沒有頭髮),鮮血順著耳邊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劇烈的疼痛使我的神經也麻木了。痛苦中,神的話在我裡面開啟引導:「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著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強大的力量,我在心裡一遍遍地默念著。是啊!今天神道成肉身冒著生命危險來到中國這個無神論國家作工說話,給我們帶來了真理、道路、生命,使我們的生活有了光明,人生有了方向。神如此花費心血代價就是為了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敗壞,讓我們能得著真理作生命,成為一個蒙神話語拯救的人。而今天撒但惡魔如此摧殘我,它的險惡目的就是要讓我放棄真道背叛神,從而使神拯救人的計劃落空。我絕不能向撒但屈膝、讓神失望,我要為真理而受苦,為得著真理而忍受更多的苦難,這樣即使死了也值!也不枉稱為人!這夥惡魔一直對我審訊到天亮,但因著神話語的激勵,我挺過來了。

第二天上午,惡隊長又來提審,見我還是不說話,又施詭計來引誘我。他指使一個惡警皮笑肉不笑地走到我跟前,把我扶起來坐到沙發上,給我整整衣服,拍打著我的肩膀假裝關心地說:「你看看這是何苦呢?還是說了吧,說了就讓你回家了,何必在這裡受罪?家裡的孩子還等著你呢。看著你受這罪,你知道我多心疼嗎?」聽著他的鬼話,看著他那卑鄙無恥的嘴臉,我恨得咬牙切齒,心想:你這個魔鬼別說這些好聽的鬼話來騙我,你休想讓我背叛神,休想從我嘴裡得到一點有關教會的情況!那惡警見我不為所動,就色迷迷地看著我並用手摸我,我下意識地直往後躲閃,這個流氓卻用手攬著我,使我動彈不得,另一隻手使勁抓我的胸,疼得我不由得大叫,其他惡警自始至終坐在一邊看熱鬧,不時地發出一陣陣淫笑,還跟著一起說些低級下流的話。我滿腔仇恨,氣得渾身發抖,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往下掉,兩眼怒視著抓我的惡警,那一刻我真想和這夥畜生同歸於盡!看到我的眼神,他嚇得趕緊把手鬆開。我知道這是神體恤我的軟弱,使這個魔鬼退縮了。藉著親身經歷,我真實體驗了中共政府的邪惡、凶殘與反動,看到在它的體制下的「人民警察」就是一夥流氓、畜生!此後,惡警們繼續對我刑訊逼供,將我折磨得生不如死。因著一天一夜滴水未進,我的身體已嚴重虛脫,真不知自己能否再堅持下去,不由得一陣淒苦、絕望。這時,神開啟我想起了生命經歷詩歌:「壯志面對群魔吼,艱難跋涉心更堅。真光照耀,死何所懼。……事奉神是天經地義,撒但真卑鄙,我怒火高萬丈。魔王伎倆正是地地道道撒但相,我不能屈膝撒但,苟且偷生做神叛徒成猶大。受盡磨難苦,度過黑暗夜,寧死不屈服,為神爭榮光,迎接神顯現。我望見公義已露頭,黎明前夜晚,惡魔垂死掙扎來為神效力,成全子民為神作見證,我更要體貼神心,在神家中竭盡全力報效神,用我愛神心,發出光和熱,盡最後忠心,見證榮耀神,我心已滿足。」這一句句鏗鏘有力的歌詞激勵著我:今天惡魔如此迫害信神的人,它仇恨的是神,它的險惡目的就是為阻止我們信神、事奉神,以此攪擾神的作工,斷送人蒙拯救的機會。在這靈界爭戰的關鍵時刻,我不能倒下成為撒但的笑料,撒但越殘害我,我越要背叛它站在神一邊。相信神是得勝的,撒但是注定敗亡的,我不該灰心,我願依靠神為神作剛強響亮的見證。到了晚上,惡隊長酒足飯飽之後又來審訊我,我還是什麼也不說,他上前扭著我的下巴,惡狠狠地說:「看來還得再給你點顏色看看,我就不信你不說!」說著他又拿出一個帶電的像鎚子一樣的東西使勁砸我的前額,每砸一下都如抽骨髓一樣使我渾身發麻,癱軟無力,身體也不停地抖動。見我痛苦的樣子,惡警們得意地大笑起來,說要送我到極樂世界去……這時,神的話再次在我耳邊響起:「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麼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麼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麼,撒但拿人也沒辦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語給了我無窮的力量,心裡有了誓死滿足神的心志:神啊,死何可惜,滿足神第一!我死死地咬緊牙關一聲不吭。惡警的招數使盡,無奈地說:「看你就是個家庭婦女,也沒什麼本事,你的神怎麼就給你那麼大的力量?」我知道這惡警不是服我這個人,而是服在了神的權柄之下。事實面前,我親身體會了神的話語就是真理、生命,能作人強大的生命力,人按著神的話去實行就能超脫死亡的轄制,就能得勝撒但,我對神更有信心了。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