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勝者的見證

8 在神的話中重生

山東省 王剛

我是一名農民,因家裡貧窮,我一直四處打工掙錢,只想通過自己的勞動能使生活富裕一些。然而,在現實生活中,我卻看到像我這樣的農民工的合法權益根本得不到保障,工資常常被無緣無故地扣發,一次次被人欺騙宰割,辛苦一年卻得不到該得的報酬,我感到這個世界太黑暗了!人與人之間就像動物一樣弱肉強食,互相爭奪、廝殺,簡直沒有我的立足之地。就在我心靈極度痛苦、壓抑對生活失去信心之時,一個朋友將全能神的末世救恩傳給了我。從此,我經常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禱告、唱歌,交通真理,互相取長補短,心裡感到特別開心、得釋放。在全能神教會裡,看到弟兄姊妹之間沒有爾虞我詐、高低貴賤之分,都能單純敞開、和睦相處,大家都為脫去敗壞性情、活出正常人性達到蒙拯救而努力追求真理,這讓我體嘗到了生活的快樂,明白了人生的價值與意義。因此,我總覺得自己應該傳福音,讓更多活在黑暗中的人能來到神面前蒙神拯救重見光明,於是便加入了傳福音見證神的行列。但意想不到的是,我卻因傳福音被中共政府抓捕,並遭受了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與監禁。

那是2008年冬天的一個中午,我與兩個姊妹在給福音對象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時被惡人舉報。六名警察以查戶口為由突然闖入福音對象的家,進門就衝我們大吼:「不許動!」其中兩名惡警像瘋了似的向我撲過來,一個抓住我胸前的衣服,另一個抓住我的胳膊使勁往後擰,並惡狠狠地問:「幹什麼的?你是哪裡人?叫什麼名字?」我反問道:「你們是幹什麼的?憑什麼抓我?」他們一聽這話立時火冒三丈,氣勢洶洶地說:「別管憑什麼,抓的就是你,跟我們走一趟!」隨後,惡警們把我和兩個姊妹推上警車,押往當地派出所。

到派出所後,惡警們把我關進了一間小屋裡,勒令我蹲在地上,並安排四個人看著我。因我蹲的時間久了,累得實在受不了,剛想站起來,惡警們就竄上來摁住我的頭不許我站立。直到晚上他們來搜我身時,才讓我站起來,見沒搜到什麼,之後他們都走了。不一會兒,我聽到隔壁房間傳來被用刑之人的慘叫聲,此時,我心裡非常害怕:接下來還不知他們要用什麼酷刑折磨我呢!我就在心裡迫切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現在心裡很害怕,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剛強有膽量,能夠為你站住見證,我若經受不住他們的酷刑折磨,咬舌自盡我也絕不當猶大背叛神!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是啊,有全能神作我的後盾,與我同在,我還有什麼可怕的呢?我要靠著神與撒但爭戰。神的話除去了我心中的膽怯,揪著的心也釋放開了。

當天晚上,又過來四個凶神惡煞的警察,其中一個指著我大聲吼道:「可把你這條大魚逮住了,你們信全能神是擾亂社會治安,破壞國家法律……」他一邊吼著,一邊把我推到二樓的一間刑訊室,喝令我蹲下。刑訊室裡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刑具,繩子、木棍、警棍、鋼鞭、槍……橫七豎八地擺了一地。一個橫眉怒目的惡警一手抓著我的頭髮,另一隻手拿著電警棍弄得「噼哩啪啦」地亂響,對我實施恐嚇逼問:「你們教會有多少人?你們的聚會點在哪裡?頭兒是誰?有多少人在我們這一帶傳福音?快說!不然有你好受的!」我望著冒著藍光的電棍,又看看滿屋子的刑具,心裡不禁有些緊張、害怕,不知自己能否勝得過這場酷刑。就在這緊要關頭,我想起全能神的話說:「我喝的苦杯你必須得喝(這是耶穌復活以後說的),我所走的路你必定要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認識到這是神的囑託,也是神親自為我們開闢出來的生命之道,走信神追求真理這條路注定要經歷一些苦難、坎坷,這是必然的,這苦成就的是神的祝福,人只有在苦難中才能得著神賜給的真理之道,這真理就是神賜給人的永遠的生命,我應踏著神的腳蹤前行,勇敢地去面對,不應該膽怯害怕。想到這裡,我心裡頓時產生了一股力量,就大聲說:「我只信全能神,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惡警聽到這話,氣急敗壞,瘋狂地用電棍猛戳我的左胸,電擊了將近一分鐘,我立時感到身體裡的血液像被燒開了一樣,渾身疼痛難忍,在地上滾來滾去,不停地慘叫。他們仍不罷休,又猛地一下子把我拽起來,用警棍挑著我的下巴怒吼道:「快說!不交代是吧?」邊吼邊用電棍戳我的右胸,電得我渾身直打哆嗦,後來疼得昏了過去,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不知過了多久,等我醒來時,聽到惡警說:「你裝死啊?你裝!我叫你裝!」他們又用警棍戳我的臉,用腳踢我的大腿,隨後一把將我從地上拽起來,惡狠狠地問:「說不說!」我仍然不回答。惡警又衝我臉上狠狠地搗了一拳,我的牙齒被打掉一顆,另一顆被打得鬆動,嘴裡立時流出了血。面對這夥喪心病狂的惡魔如此的折磨,我真怕自己經受不住他們的酷刑而背叛神。這時,我又想到神說:「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再次給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認識到,眼前這些惡警雖然瘋狂、囂張,但他們都在神的手中擺佈,此時神是借用他們來檢驗我的信心,只要我憑信心依靠神,不向他們屈服,他們必然會蒙羞失敗。想到這,我使上全身的力氣大聲反問他們:「你們憑什麼把我抓到這裡來?為什麼用電棍電我?我犯了什麼罪?」惡警做賊心虛,一下被我震住了,吞吞吐吐地說:「我……我……我不該把你抓到這裡來?……」灰溜溜地出去了。看到撒但狼狽不堪的醜態,我激動得流下了眼淚。在這苦境之中,我真實經歷到了全能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只要按神的話去實行、去配合,就會有神的看顧保守,就有神的能力伴隨。與此同時,我也為自己的信心太小而感到虧欠神。之後,又進來一個高個子警察,走到我跟前說:「你只要說出你家住哪裡,家中有幾口人,我們馬上就放了你。」見我什麼也不說,就氣急敗壞地抓著我的手強行在他們事先編造的口供上按了手印。我看到口供上根本不是我說的,純屬他們造假、誣陷,我義憤填膺,一把奪過來給撕掉了。惡警立時惱羞成怒,猛地一拳打在我的左臉上,又猛搧了我兩個耳光,打得我頭暈目眩。之後,他們又將我關進了原來的小屋。

回到小屋後,已被折磨得傷痕累累疼痛難忍的我,心中不由得產生一陣軟弱、傷感:信神怎麼還得受這樣的苦呢?我好心好意給人傳福音,讓人追求真理蒙拯救,竟遭到這樣的折磨……想到這,我更感覺委屈難受。痛苦中,我想起了神的話:「你既是一個人,就應該為神花費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裡高興踏實地接受才是,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像約伯一樣,像彼得一樣。……你們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你們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神的話句句敲打著我的心。是啊,全能神把他豐富的生命言語澆灌供應給了我,讓我白白享受了神諸多的恩典,知道了歷代以來無人能知曉的奧祕,明白了歷代以來無人能明白的真理,這是神對我的特別祝福,我理應為神作見證,為神忍受一切痛苦,受多少苦都值,因這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而今天我因著傳福音受逼迫,受一點皮肉之苦就不願意了,就覺得委屈、不甘心,我這不是太讓神傷心了嗎?不是太沒有良心了嗎?怎能對得起神的恩典祝福與神生命的供應呢?歷代聖徒因著遵行神的道為神作出了剛強響亮的見證,活出了有意義的一生,我今天從神得著了那麼多話語的供應,不更應該為神作美好的見證嗎?……想著想著,我身上感覺不那麼疼痛了,我深知這是全能神的話語給了我生命的力量,使我勝過了肉體的軟弱。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