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歷經磨難愛神心更堅

6 歷經磨難愛神心更堅

江西 張韌

我名叫張韌,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從我懂事起,就看到父母為了掙錢天天起早貪黑地在地裡辛苦勞作。他們雖然出了不少力,但一年下來卻掙不了多少錢,因此我們家的日子一直過得很清貧。當看到那些有權有勢的人不用怎麼勞苦就生活得很好時,我就從心裡羨慕他們,並立定心志:長大後我一定要闖出一番事業,或者撈個一官半職,脫去貧窮落後的面貌,讓父母也過上有錢人的生活。可我為了這個理想奮鬥了多年也沒能如願,生活依然很清貧,我常常為自己的碌碌無為而憂愁嘆息,漸漸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就在我對人生灰心失望之時,全能神的末世救恩臨到了我。從全能神的話中,我知道了人活在世上受痛苦的根源,也明白了人該怎麼活著才最有意義、最有價值。從此,迷茫無助的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從消沉頹廢中走了出來,有了生機活力,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後來,為了讓那些仍活在痛苦無助中的人也能得到這千載難逢的救恩,我各處奔走積極傳揚神的末世救恩。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在傳福音的過程中,我竟兩次被中共政府抓捕,遭受了慘絕人寰的非人折磨……在黑暗的魔窟中,全能神一直與我同在,他的話語給了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一次次得勝撒但的黑暗勢力,使我愛神的心更堅強。

那是2003年6月的一天,我和兩個弟兄去一個村莊傳福音時被惡人舉報了,五六名警察開著三輛警車聞訊趕來,他們不問青紅皂白就給我們戴上手銬,連推帶踢地把我們推上警車押往公安局。在車上,我並沒有感到多麼害怕,總覺得傳福音是為了讓人蒙拯救,又不是做什麼壞事,只要到公安局說清楚了,警察就會放人的,可我哪裡知道中共警察比那些地痞、惡霸還凶殘。到公安局以後,警察不容分說就將我們分開單獨審訊。我剛進審訊室,一個警察就衝我喝道:「共產黨的政策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知道不?」接著就質問我的個人信息。見我的回答不令他滿意,一警察走到我身邊「哼」了一聲說:「你不老實,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是不會說實話的。」隨後手一揮又說:「搬幾塊磚來,給他上刑。」他話音剛落,就有兩個警察走過來把我的一隻手從肩膀上方沿著後背用力往下拉,另一隻手由後背使勁向上拽,硬將兩隻手拉在一起反銬上。頓時,我的兩隻胳膊就像斷了似的疼痛難忍,原本虛弱的我哪能經得起這樣的折磨?不一會兒就癱倒在地。惡警見狀,就拉著手銬猛勁往上提起,並往我的手和後背之間塞進了兩塊磚頭。頓時,劇烈的疼痛就像萬蟻噬骨一樣直鑽我心。極度痛苦中,我一個勁地向神呼求:「全能神救我,全能神救我……」雖然當時我接受神的末世救恩僅三個來月,還沒有裝備多少神的話,明白的真理也很少,但隨著我不斷地呼求,神還是給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裡面有了一種堅定的信念:我得為神站住見證,絕不向撒但屈服!於是,我咬緊牙關始終不開口。惡警氣急敗壞,為了將我制服,又施出毒招:他們在地上放了兩塊磚,逼著我跪在上面,同時用力提我手上的銬子。我的手臂立時就像斷了似的疼痛難忍,我硬撐著跪了幾分鐘後再次癱倒在地,惡警們又猛提我手上的銬子,逼我繼續跪著,就這樣反覆地折磨我。當時正值三伏天,我又痛又熱,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從臉上往下滴,難受得喘不過氣來,差點昏死過去。這幫惡警卻在一旁幸災樂禍:「好受嗎?再不說,整你的辦法多的是!」他們見我不回答,又氣急敗壞地說:「不滿意?再來!」……經受了兩三個小時的折磨後,我已渾身疼痛無力,癱倒在地上不能動彈,甚至連大小便都失禁了。面對惡警的凶殘折磨,我真恨自己之前太瞎眼無知,還天真地認為到了公安局就有了說理的地方,警察會主持公道把我釋放的。沒想到他們竟如此凶狠、殘暴,沒有絲毫證據就對我刑訊逼供,把我往死裡整,真是惡毒至極!我躺在地上感到渾身像散了架一樣,想動都動不了。我不知道他們還要怎麼折磨我,也不知道我還能撐多久。痛苦無助的我只好在心裡不住地呼求神加給我力量,讓我能支撐下去。隨之,神憐憫了我,使我想起一句神的話:「現在是關鍵時刻,千萬別灰心,千萬別洩氣,一切都要向前看,不走回頭路……只要你有一口氣也要堅持到底,這才是好樣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信心和力量。對!既然我走的是一條光明、正義的路,就應該有信心走下去,哪怕最後只有一口氣,我也要堅持到底!神的話語帶著生命力,使我有了繼續與惡魔抗衡的信心與勇氣,身上的勁也慢慢恢復了一些。接下來,惡警繼續逼問我,並不停地狠踩我的腳,把我的腳碾得血肉模糊,但我卻沒有了疼痛感,我知道這是神的奇妙作為,是神憐憫我、體恤我的軟弱,減輕了我的痛苦。後來,惡警以「擾亂社會治安」為罪名將我們扣押。當天晚上,惡警將我們分別銬在一個三四百斤重的大水泥墩上,一直銬到第二天晚上,他們又把我們押送到了當地看守所。

進了看守所,我猶如掉進了陰間地獄。獄警們逼著我串彩燈泡,剛開始讓我每天串六千個,後來天天增加數量,最後加到了一萬兩千個。因著天天超負荷地工作,我手指都磨破了,可我還是無法完成任務,被逼無奈,我只得晝夜不停地串,有時實在吃不消想打個盹,可一旦被他們看到就要遭到毒打。獄警還公開教唆獄霸們說:「這些犯人做不完、做不好,你們就給他們打兩支『青黴素』。」所謂的「青黴素」就是用膝蓋猛撞犯人的襠部,趁對方痛得彎腰時又用胳膊肘狠狠地砸其脊背,再用腳跟跺對方的腳面。這種狠毒的手段有時能使人當場昏厥,甚至落下終身殘疾。在這魔鬼監獄裡,我天天幹著繁重的苦力活,還要遭受著毒打,而且一日三餐吃的連豬狗吃的都不如:吃的菜是沒有油鹽的蘿蔔葉、空心菜(裡面還時常夾雜著爛葉、爛根、沙子和泥土),另加一杯淘米水和三兩飯,我整天餓得肚子「咕嚕咕嚕」地響。在這樣的環境中,我唯一的依靠就是全能神,每當遭毒打時我就迫切地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勝過撒但的試探。被摧殘折磨了二十多天後,我的身體已經消瘦得不成樣子:四肢無力,腿不能站立,手也無力伸張了。然而,喪心病狂的獄警不但對我不聞不問,還把家人送給我的幾百元錢也侵吞了。後來,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我軟弱到一個地步,心裡不由得發起了怨言:在這個國家信神為什麼要受這樣的苦呢?我傳福音還不是為拯救人嗎?我也沒做壞事呀……我越想越難受、委屈,只有不停地禱告神,求神憐憫、拯救我。痛苦無助中,神帶領我想起了一首神話詩歌:「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以往,你們都聽過這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才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之地受它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它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因著在抵擋神的地方開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極大的攔阻,而且神的許多話不能及時得到成就,人便因著神話受了熬煉,這也是屬於『苦』中的成分。……」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安慰與鼓勵,也讓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因著我們是在無神論的國家中信神,所以注定要受到撒但惡魔的逼迫、迫害,但這苦受得有價值、有意義,是神許可的。藉著這樣的逼迫患難臨到,神把真理作到我們裡面,使我們有資格、有能力承受神的應許。這「苦」是神的祝福,是神打敗撒但的見證,也是我被神得著的有力證據。今天,我因著跟隨神而經受惡魔如此的迫害,這是我的偏得,我應高興踏實地接受才是。我又想起神在恩典時代說過的話:「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10)這時,我更加有了信心與力量:無論撒但魔鬼怎麼折磨我,我都堅決不向它屈服,誓死站住見證滿足神!神的話帶著權柄、能力,除去了我裡面的淒涼無助,減輕了我飽受摧殘的肉體痛苦,使我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靈裡也越發剛強有力量。

後來,中共政府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強行判了我一年勞教。當惡警把我押送到勞教所時,勞教所的管教見我骨瘦如柴,已沒有一點人形,怕出人命不敢接收,惡警只好又把我帶回看守所。那時我已經被惡警折磨得無法進食了,他們不但不給我醫治,反而還說我是裝的。他們看我吃不下東西,就叫人撬開我的嘴硬往裡灌,見我嚥不下去就打我,我就像玩偶一樣被他們灌了又打,打了又灌,這樣灌了三次,他們見實在灌不進去,不得已才把我帶到醫院。經檢查後發現,我的血管已經硬化,血都成了黑色漿糊狀,已無法流通。醫生說:「這人若再繼續關押將必死無疑。」可狠毒的惡警還是不放過我。後來,我氣若游絲,犯人們都說我已經沒救了、死定了。此時,我心裡極其痛苦,覺得自己這麼年輕,又剛剛盼到神的再來,還沒有享受多少美好時光,更沒有看到神的得榮之日,就要被中共政府折磨而死,我實在不甘心。我恨透了這群喪盡天良的惡鬼警察,更痛恨中共政府這個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邪惡政黨,是它剝奪了我跟隨真神的自由,是它要把我置於死地不讓我敬拜真神,這罪惡滔天的撒但惡魔的確就是與神勢不兩立的仇敵,更是我不共戴天的仇敵,今天我即使被它折磨至死,也絕不向它屈服妥協!悲憤中,我想起了神的話說:「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這神的仇敵徹底滅絕,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亂踢亂闖!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揣摩著神的話,我更加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狠毒、殘忍,認識到此時我面臨的正是一場生與死、正與邪的爭戰。中共政府如此殘害我,目的就是想逼我棄絕神、背叛神,而神提醒我、鼓勵我要剛強站立,超脫死亡的轄制為神作得勝的見證,我不能消極退縮,要好好與神配合,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像彼得一樣順服至死,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為神作出剛強響亮的見證,安慰神心。我的生命在神的手中掌管,雖然撒但能殘害、殺戮我的肉體,但它絲毫攔阻不了我信神追求真理的心。今天,我不管自己還能不能活下去,只願把自己的性命交託給神任神擺佈,即使我被殘害至死也要不屈服撒但!當我豁出性命立志為神作見證時,神給我開闢了出路,興起那些犯人給我餵飯。這時,我心中激動不已,深知神就在我身邊,時時與我同在,他一直看顧保守著我,體恤著我的軟弱,精心為我安排著一切。在黑暗魔窟中,雖然我的肉體倍受摧殘,但內心卻不覺得多麼痛苦難受了。後來,惡警們又把我關押了十五天,見我已經奄奄一息隨時都有死的可能,他們才不得不將我釋放。在我被關押近兩個月的時間裡,原本體重一百多斤的我被折磨得只剩下了五六十斤的骨頭架子,已是命在旦夕。即便如此,這夥惡魔還要對我罰款一萬元。最後,他們見我的家人實在交不出這筆錢,就強行索要了六百元伙食費,之後才把我釋放。

遭受了中共政府這次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我如同從鬼門關裡走了一遭,我能活著出來完全是神的看顧保守,是神對我極大的拯救。思念著神的愛,我的心倍受感動,更加覺得神話語的寶貴。於是,我每天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並常常向神禱告,逐漸地,我對神末世作的拯救人的工作越來越有認識。隨著時間的推移,在神的眷顧下,我的身體漸漸康復了。隨後,我又開始傳福音見證神的末世作工。可撒但一天不垮台,它就不會停止對神工作的攪擾、破壞。後來,我再次遭到了中共警方的瘋狂抓捕。

Pages: 1 2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