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94 大紅龍太可恨並不可怕

山東省 看清

由於國家的宣傳以及學校的教育,我從小就特別仰慕那些執政掌權者,認為是它們給人民帶來了和平、安定、幸福的生活,對那些身著戎裝威風凜凜的軍人和警徽閃閃的警察也是崇拜有加,認為它們公正無私,是懲惡揚善的正義者,是人民利益的守護使,是人們最可信賴的人,尤其當看到它們高喊著「為人民服務」的口號在街頭巷尾訓練或值勤時,更是肅然起敬、欽佩不已,覺得它們英姿颯爽,渾身上下透出一股正氣。因此,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後,儘管我從神話裡知道了大紅龍的實質是邪惡反動的,是與神為敵的,大紅龍是逼迫神、殘害人、吞吃人的罪魁禍首,但我心裡並不恨惡大紅龍,即使看到神話說「你們真恨惡大紅龍嗎?」我也只是口頭承認,心裡卻怎麼也恨不起來。直到我親身經歷了大紅龍慘無人道、令人髮指的酷刑迫害,親眼目睹了它喪心病狂地逼迫神、攔阻破壞神作工的滔天罪行以及它凶殘惡毒、滅絕人性的惡魔嘴臉,我才從心裡對其產生了切齒痛恨,並有了徹底背叛大紅龍、誓死與它不共戴天的心志與決心。

那是2006年9月的一天,我和幾個弟兄姊妹在傳福音時不慎被大紅龍抓捕。大紅龍的爪牙把我們強行押到了派出所關押在一間冰冷陰暗的屋子裡,之後惡狠狠地瞪著我們,厲聲呵斥我們不准我們幾個人說話。面對它們凶神惡煞的樣子,我心裡有些害怕,頭皮有些發麻,特別是看到一個弟兄被提審後回來已被折磨得不成樣子,我渾身不由得陣陣發冷,心也開始「突突」直跳,不禁為自己的處境擔驚受怕,不知自己將會受到什麼樣的嚴刑拷打。由於連夜配合傳福音,此時的我身體虛弱得很,於是,我就想變相地絕食(因明顯絕食會挨犯人打),好把自己的身體徹底搞垮,因我認為我是個女孩子,再加上身體不好,或許這樣在被提審時大紅龍會因同情我而對我手下留情、網開一面。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卻讓我看到我的這一想法太天真、太可笑了!到了提審我的時候了,我心裡特別緊張害怕,只有在心裡一遍遍迫切地向神禱告,呼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這時,我想起了神話:「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六篇說話》)神話如同定心丸,使我一下有了配合的膽量與心志:是啊!萬事萬物都在神手中,大紅龍不也在神手中嗎?沒有神的許可它能把我怎麼樣呢?再說,我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正是神檢驗我信心的時候,有神作我的後盾、盾牌我還有什麼可怕的?我一定要為神站住見證,決不能背叛神當猶大,再苦也得挺過去。神話加給我的信心與力量奇妙地支撐著我這個柔弱之人,使我在大紅龍的刑審中鎮定自若、毫無懼色,靈活應對。通過兩次提審,大紅龍從我口裡沒有得到任何它們想要的東西。

第三次審訊時,它們變換了審訊方式。把我帶進特審室之後,它們分夥輪流審問,整夜不讓我睡覺,軟硬兼施,先是哄騙我說:「只要你把知道的都說出來,我保證把你放出去,出去以後我們還可以做朋友,有什麼困難可以互相幫助……」聽著它們的花言巧語,我心裡清楚這是撒但的詭計,便暗暗告誡自己千萬不能上當,因神話早已提醒過我們:「你們務要時刻儆醒等候,多在我面前,對撒但的各種陰謀詭計要識透,要認識靈、認識人,會分辨各種人、事、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七篇說話》)所以,不管它們怎麼說,我都置若罔聞,絲毫不理會。大紅龍見這一招不奏效,立馬變了招數,露出了它們凶惡、殘暴的本來面目:一爪牙拿著像遙控器一樣的東西猛打我的臉,頓時,我的臉疼得直發麻,那人見我還不交代,便氣急敗壞地狠狠揪住我的頭髮,把我從椅子上使勁拽倒在地,又從地上拽起來,我被拽得頭暈目眩,身體失去了平衡。它們看還治不服我,便又拿來電警棍,弄得電警棍噼哩啪啦地直響並冒著藍光,讓人看了膽戰心驚。其中一人問我:「說不說?」見我不回答,就拿電警棍往我身上戳,頓時,強烈的電流直擊得我渾身疼痛異常,痛苦的滋味無法形容。由於身體極度難受,我對電警棍充滿了恐懼,接下來,不管它們有沒有戳到我身上,只要一聽見電警棍的聲音,我就不由得哇哇大叫,並在心裡不停地喊著:「全能神,全能神……」見狀,一爪牙又揪住我的頭髮把我從地上拽起來,惡狠狠地恐嚇道:「要是你不說,苦頭就讓你吃盡,我們有的是時間!」一夜、兩夜……它們用這些方式不停地折磨著我,身體已經虛弱到一個地步的我實在熬不住了,而大紅龍卻絲毫沒有放過我的意思。此時,恐懼、淒涼、無助、痛苦、悔恨充滿了我的心頭,我真實看到大紅龍的確如神話所揭示的那樣慘無人道、喪盡天良,只有鬼性、毫無人性,而這之前我卻還天真地認為它們肯定會同情我、可憐我,會對我手下留情,可萬萬沒想到它們竟是如此的殘暴、凶狠,如同惡魔、野獸一樣滅絕人性地對我嚴刑毒打、百般折磨。一想到大紅龍爪牙那猙獰的凶相、它們的威脅恐嚇,想到它們拽著我的頭髮拖來搡去的情景,想到那冒著藍光的電警棍以及戳到身上的痛苦滋味……我的心就瑟瑟發抖,不知道下一次審訊臨到我的又將是什麼,我又能否挺得住呢?無奈之下,我把一切的痛苦向神訴說:「神啊,我的心你知道,我不願背叛你做猶大,不願苟且偷生成為千古罪人,但你知道我的身量太小,我實在受不了大紅龍對我的殘酷折磨,我內心特別痛苦軟弱,我該怎麼辦呢?……」痛苦中我想到了死,認為只有結束自己的生命才是最好的選擇,既不做猶大,又可以不受大紅龍的折磨,大紅龍再狠毒拿死人也是沒什麼辦法的。可是,一想到死我心裡很難過,很不甘心,於是,我又向神默默禱告:「神啊,我從心裡不想死,可我沒辦法,因我的身量太小,實在勝不過大紅龍這非人的折磨。大紅龍想方設法摧殘我就是為了逼著我背叛你、出賣弟兄姊妹,但我不想做可恥的猶大來保全自己,下一步也不知道它們還會用什麼花招來折磨我,對於它們的殘酷毒打,我心裡充滿恐懼,神啊,我要死了,我真為不能看到你的福音工作擴展全宇的盛況而感到遺憾,為不能看到你得榮的日子而傷心難過,但這總比勝不過肉體而充當猶大背叛你強……」接下來,我在默默地為死策劃著、準備著,決定下次再審問我時就撞牆而死。為了死時不受太大痛苦我就吃了點東西,以便使自己有力量在撞牆時能一下撞死。又到了提審我的時候,我跟在大紅龍一爪牙後面走向那陰森恐怖、令人毛骨悚然的特審室,趁那人開門的時候,我飛跑著朝特審室對面的牆上撞去……頓時,我躺在了地上,只感覺鮮血從頭頂流出,順著臉頰流到脖子、衣服上……我原以為一切都結束了,沒想到我連暈也沒暈。那人見狀暴跳如雷,一邊狠勁踢我一邊罵道:「你她媽的想上天堂?……」這時又過來幾個大紅龍爪牙,它們一邊叫著我的名字,一邊不住地打我的臉。回到監室裡,大紅龍爪牙拿來幾十斤重的大鐵鏈戴在了我的腳脖子上。同一監室的人七嘴八舌地說:「你怎麼這麼傻去撞牆呢?萬一撞死或撞瘋了怎麼辦?現在還得戴鐵鏈受這份罪,還好命大沒什麼事。」我躺在木板上,回憶剛才撞牆的那一幕,我跑那麼快使上渾身的勁去撞的,本該必死無疑,結果連暈也沒有暈,同監室的人說我命大,但我心裡清楚其實這是神對我的愛與保守,是神沒有讓我死。突然間,我才意識到:我尋死不是神的心意,神讓我經歷這樣的環境是讓我為他作見證的,是為榮耀神的,神是要藉此來拯救我、成全我,今天神道成肉身受那麼大苦、付那麼大代價來拯救我們,我死了不是辜負神的一片苦心了嗎?不更是背叛神、羞辱神的事嗎?我這不是太懦弱了嗎?捫心自問之時我想起了神話詩歌:「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再艱難也得好好活下去,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這才叫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114 得著神的審判刑罰是神的恩待》)「年少的人不該沒理想,不該沒有蓬勃向上的氣質;不該對前途心灰意冷,不該對生活失去希望,不該對未來失去信心;對今天選中的真理之道應該有毅力走下去,實現自己為神花費花費一生的願望。年少人……應該站住該有的立場,不應隨波逐流,有敢於為正義、為真理奉獻、為真理拼搏的精神;年少人應該有不屈服於黑暗勢力的壓制,有改變自身的生存意義的勇氣……年少人就該有辨明事理、尋求真理、正義的心志,當追求一切美與善的事物,得著正面事物的實際,對個人的人生要負責任,對個人的人生要負責任,不可輕視。」(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94 年少之人該有理想》)神話的開啟使我心中豁然開朗,也給了我莫大的信心與勇氣,如瀕臨死亡的人突然看到了生還的希望,看到了生存的價值與意義。我不禁為自己的愚昧之舉感到悔恨不已:神千叮嚀萬囑咐,讓我再艱難都要好好活下去,苦再大也要走到底,一息尚存都得為神好好活著,對神忠心,這才是剛強響亮的見證,是對神最好的奉獻。可我太懦弱了!肉體受點苦就想死,絲毫沒有年輕人蓬勃向上的氣質,沒有衝破黑暗勢力轄制、追求真理堅持正義的信心與勇氣,也沒有不屈服撒但誓死為神作見證的受苦心志,這怎麼能被神作成得勝者呢?大紅龍瘋狂殘酷地逼迫、迫害我們,就是想使我們屈服於它的淫威之下都不敢信神,都遠離神、背叛神,以此來取締神的作工;它慘無人道、不擇手段地苦害人、折磨人,就是企圖將人都控制在它的權下受它統治、奴役,不管人是死是活,即使被它治死,只要人無法再信神這就達到了它的險惡目的,因這是它治理朝政、穩固江山一貫倡導、遵行的決策——「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最後來個魚死網破」。而我沒有真理,沒有為神受苦的心志,卻想以死來解脫肉體的痛苦,我這不正中了魔鬼的詭計嗎?這不同樣是背叛神嗎?我這個死太沒價值、太沒意義了!這時我又想起第198首神話詩歌:「對每個有心志的愛神的人來說,沒有得不著的真理,沒有站不住的正義。你的一生該怎樣度過?該怎樣愛神,以此來滿足神心?這都是你一生中最大的事,你得有這心志、有這毅力,別做那沒有骨頭的弱者,你得學會經歷有意義的人生。別應付自己,別愚弄自己,不知不覺一生消逝,你還會有這樣的機會愛神嗎?人死後再來愛神,這可能嗎?你得有彼得的心志、良心,得活著有意義,別玩弄自己!作為一個追求神的人,你得慎重考慮對待自己的一生,當如何把自己獻給神,當如何信神信得更有意義,你既愛神,當如何愛得愛得更純潔、更美、更善。」(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198 當追求有意義的人生》)神話的確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使我渾身散發出生命的活力,充滿了無窮的力量與激情:對!沒有得不著的真理,沒有站不住的正義,真理與正義是任何敵勢力與黑暗權勢所不能壓倒的,神的生命力是永不熄滅的,是任何勢力也無法摧垮的,我要堅持真理、正義,絕不被大紅龍的淫威嚇倒,人只有活著才能追求有意義的人生,死了就再也沒有愛神的機會了,我不應有自己的選擇,得追求具備彼得一樣的心志與良心,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在任何環境中都追求愛神、滿足神,為神站住見證。

七天後,大紅龍解開鐵鏈對我繼續審問。一聽到大紅龍爪牙喊我的名字,我的心不由得緊縮一團又害怕起來,不敢面對大紅龍的嚴刑拷問,這時我又想起神說:「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一篇說話》)「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七十五篇說話》)「我是你的後盾,要有男孩子的氣概!撒但最後垂死掙扎,但也逃脫不了我的審判,撒但就在我的腳下,也踩在你們的腳下,就這麼實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七篇說話》)是啊,神是造物的主,大紅龍僅僅是神手中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它無論怎麼猖狂都超越不了神的主宰,如果神不許可,大紅龍再對我動刑也不能把我怎麼樣。更何況大紅龍現在氣數已盡、自身難保,無論它外表再怎麼凶,也是外強中乾的紙老虎,沒有什麼可怕的,它注定永遠是神的手下敗將,這是絕對的。現在,有神與我同在我還怕什麼,我要把自己向神交託,要依靠神的力量來與它們周旋、爭戰。想到這兒,我在心裡默默向神禱告:「神啊,大紅龍也在你手中,無論它們怎麼對待我,我相信都有你的許可,無論你怎麼作都是對的,都是為作成我而擺設的,只因我身量太小,還不能超脫肉體痛苦的轄制,今天我唯有把全人向你交託,依靠你來與大紅龍作戰,哪怕肉體再受苦我也要為你站住見證,只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可沒想到,大紅龍這次展開了「車輪戰」,它們兩個小時換一班人,白天、夜裡輪流審訊我,不讓我有一刻休息的時間。面對它們這樣輪番的「進攻」,我心中不禁又有些軟弱:這樣的審訊何時到頭啊?我真有些支撐不住了……就在我急切盼望這漫長的審訊能儘快結束時,其中一個爪牙拿來從我們身上搜去的詩歌本讀到:「你今天貪享的正是那斷送你前途的,你今天所忍受的痛苦正是保護你自身的……」(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116 貪享肉體安逸會斷送你的前途》)並問:「這首歌你會不會唱?老實交代!」我又一次看到了神的作為,神就在我身邊時時看顧保守著我!正當我內心痛苦軟弱難以支撐時,神利用大紅龍讀神話給我聽,並且是那麼地針對我的情形,正是我當前急需進入的!我在心裡默默地感謝神,並揣摩著神話:是啊,如果我今天因體貼肉體而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那我將失去神的救恩,永久地遭受神的懲罰,徹底斷送自己的一生,而現在雖然我肉體受苦,但這苦是暫時的,而且受這苦是最有意義、最有價值的,這是為追求真理、堅持正義而受的苦,更是在為蒙拯救而作見證,這苦是最蒙神紀念的,也是最蒙神稱許的,因神早已說過「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著我的寬容;任何一個忠於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此時,我裡面又有了與神配合的底氣:神啊!我一定站住見證,決不背叛你,誓死與大紅龍決戰到底!它們見審不出結果,一爪牙氣得咬牙切齒:「你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我要審上你七天七夜,讓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斬釘截鐵地說:「你即使審上一年,我也就知道這些,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願奉陪到底!」說完後,我熱血沸騰,內心充滿與大紅龍爭戰到底且必勝的信心,心想:唯有全能神有毅力,敗壞人類沒有毅力,大紅龍魔鬼更沒有毅力,我只要依靠神,就一定能打敗它們!果不其然,我很快就看到了大紅龍毫無毅力、軟弱無能的醜相:它們越是往下審訊,審訊我的人越是走過場,坐在那兒消磨時間。看得出它們已經不指望從我身上得到它們想得到的東西了,這真正讓我體會到了「靈裡越剛強撒但越失敗」的實際意義與戰勝撒但後的喜悅之感。

在經過了一天兩夜的「車輪戰」之後,一夥大紅龍的爪牙坐在那裡直打哈欠,顯出疲憊不堪的樣子,而我卻精神飽滿,眼睛睜得大大的反倒毫無睏意。它們本想採用「車輪戰」來消磨我的意志,摧垮我的精神,結果它們的詭計又沒得逞,反而把自己折騰得精神萎靡、身心交瘁,這夥人氣急敗壞地說:「她身上肯定有一種什麼東西支配,要不她哪來的精神。」我心裡清楚,這完全是神在我身上作的,是神的生命力在支撐著我,加給我無窮的力量和信心,否則僅靠我自己哪能支撐得住,況且我的身體已虛弱得猶如受傷的小羊,怎能耗得過這夥豺狼虎豹的輪番酷刑呢?由於它們對我不再抱什麼幻想了,因此,到了第三天晚上,它們根本不再問我什麼了,但它們的心理極不平衡,這麼一群大男人卻對付不了一個柔弱女子,這令它們惱羞成怒,它們只能以折磨我的肉體來找回點「尊嚴」,平衡一下失衡的心理,發洩一下因無奈而產生的憤怒。一開始,它們先讓我保持立正姿勢,若站得不合乎它們的要求,它們就用力踢我的腿和腳,因著我身體太弱又太累,實在站立不住,後來它們又變著法讓我跪著,稍不如意就撕扯我的頭髮,一爪牙坐在我面前惡狠狠地說:「你知道什麼叫平等嗎?這就叫平等!你不是想死嗎?我成全你,讓你跪到天亮,讓你無法走路,我會慢慢地折磨死你!」親身經受著大紅龍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親耳聽著它們口中吐露的滅絕人性、要挾恐嚇的鬼話以及它們褻瀆神的污言穢語,我對大紅龍的仇恨已是滿了胸腔,它們卑鄙無恥的行為、反動的言語像烙印一樣刻在我的心上,此情此景不禁使我想到了神的話:「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對照神話,看看事實,我真正看清了大紅龍的廬山真面目:它們打著「信仰自由」的幌子卻百般逼迫、攪擾神的工作,慘無人道地迫害神的選民,它們說一套做一套,陽奉陰違、兩面三刀、陰險毒辣,純粹是撒但的化身,是邪靈投胎、惡魔轉世。這一刻我好想大聲吶喊質問它們:神來拯救人有錯嗎?人敬拜神有錯嗎?人的自由到底在哪裡?民主到底在哪裡?但欲問不能,因大紅龍本來就是一夥土匪強盜、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在它們那裡只有霸權、獨裁、專制、殺戮,哪有理可講?就這樣,我忍氣吞聲任憑它們瘋狂地折磨著。它們像一夥喪家犬一樣氣急敗壞、變本加厲地摧殘著我,逼著我從晚上八點多鐘一直跪到凌晨三、四點,還說要把我吊起來,然而,這些對於我來說已經無所謂了,我面無懼色地說:「你們吊好了。」最後,大紅龍因無計可施,徹底放棄了對我的審問把我送往勞教所。

感謝全能神讓我經歷了這次不同尋常的環境,親自為我揭開了大紅龍「為人民服務」「懲惡揚善」的虛假面罩,使矇昧無知的我終於看清了它的真實嘴臉,認識了它惡毒、殘暴、陰險、背叛、反動的邪惡實質,看到它們就是一夥罪惡滔天、十惡不赦的土匪強盜,是惡魔、邪靈的化身,大紅龍的確是萬惡之根、罪惡之源,是永遠可咒可詛的對象。正是它的瘋狂逼迫才使得基督到處漂流無枕頭之地,使神在地的工作舉步維艱、步步血淚;正是它的追捕、迫害才使多少弟兄姊妹鋃鐺入獄過著非人般的牢獄生活,使多少弟兄姊妹經受了它慘絕人寰的折磨與摧殘;正是它的逼迫、追捕才使多少信神之人流離失所、有家難歸、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也正是它的敗壞、毒害才使我們黑白顛倒、善惡不分,活在大紅龍毒素中受盡痛苦折磨、蹂躪愚弄,實行真理處處受捆綁、受轄制,眼睜睜地看著神的救恩卻追求不上來……大紅龍的罪行罄竹難書,它給我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災難與痛苦,可以說,我們的一切苦楚禍端都是大紅龍造成的,正是這夥惡魔毒害了我們的心靈,捆綁了我們的自由,轄制、攔阻了我們愛神、為神盡忠的心,就如神話所說:「中國的選民經歷大紅龍慘無人道的迫害、欺騙,使人的精神受到嚴重的摧殘,一點生活的勇氣也沒有……多數人的活出帶出許多死亡的氣氛,在人身上籠罩著死亡氣氛,人缺少得太多。有些人說話帶著死亡,舉動帶著死亡,活出的幾乎都是死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是活過來的人嗎?》)此時此刻,我真恨自己當初太愚昧無知,被大紅龍蒙蔽得太深,面對神揭示大紅龍實質的話總是半信半疑,直到吃盡了它的苦頭才從心裡徹底除去了它「伸張正義、為民謀福、人民公僕」的美好形象,才心服口服加眼服地承認神話說的都是真理,都是實情。今天,是全能神讓我真實認識了大紅龍的本來面目,也讓我看到了自己沒有真理的可憐相,肉體受點苦就承受不了,身量小得實在不值一提,更讓我領略了神的全能主宰、奇妙作為,認識到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擺佈,人只要相信神、依靠神就沒有戰勝不了的困難,因神的性情是至高無上的,是任何敵勢力與黑暗勢力都不能壓倒與侵害的,神永遠得勝,撒但定規是失敗、滅亡的對象。大紅龍雖然太可恨但並不可怕,因它只是神起初所造後來背叛神的一個小小受造之物,外表雖凶惡令人恐懼,但實質卻是外強中乾毫無能力,只要我們能真實地依靠神,靈裡剛強、臨危不懼,它們必會節節敗退落荒而逃。所以說大紅龍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我們缺少信心,缺少聖靈的作工,因神早就說過:「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篇說話》)我們只要依靠神復活的生命力量就必能戰勝撒但的一切詭計,成為神得勝的證據。

經歷這次患難,雖然我有痛苦、有憂傷、有緊張、有膽怯,但更有甜蜜、快樂與享受伴隨著我,我深深感受到了是至高無上的全能神帶領我勝過了撒但,帶領我走出了死陰的幽谷,是全能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今後,我願把自己完全交託給神任神擺佈,無論環境多麼惡劣,我都願堅守神的託付,好好滿足神來羞辱大紅龍,將一切榮耀、頌讚、權柄歸給全能的獨一真神!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