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76 我明白了性情不變化見證神也是在抵擋神

浙江省 于河

前段時間,上面發下來一份安排,要求每一個人都要寫見證神方面的文章,作神得勝的見證。我心想:現在這項安排剛下來,我得趕緊寫,寫在別人前面,這樣才有可能先被選上發表出去。就這樣,我便急匆匆地動筆了。很快,一篇文章就寫好了,我趕快交了上去。文章送走之後,我又接著開始構思第二篇。可當我這次再寫的時候,心裡感到很不踏實,總覺得自己前幾天交上去的那篇文章多數內容都是在談道理,站的地位也很高,說話口氣也感覺是在教導別人。我越想心裡越受責備,越想心裡越難受、痛苦。接下來的一天裡,我陷入了黑暗之中,腦子裡一片茫然,文章也寫不下去了,幹什麼都沒有心思,一整天都是在渾渾噩噩之中度過的。

就在我內心痛苦之時,一段神話浮現在我的腦海裡:「見證神主要多談些神怎麼審判、怎麼刑罰人,用哪些試煉來熬煉人變化人性情,你們受多少苦,流露多少悖逆敗壞,做了多少抵擋神的事,最後達到怎麼被征服,該怎麼還報神,把這方面的語言說得實實在在點,通俗點,別說空洞理論,說點實在話,說點心裡話,就這麼經歷就行了,別預備高深的空洞的理論來炫耀自己,那顯得太狂妄沒有理智,要多講點實際的現實的經歷中的實情話、心裡話對人最有益處,讓人看著也最合適。以往你們是抵擋神最嚴重的人,是最不容易順服神的人,今天被征服了,這一點永遠都不能忘記。這方面的事都要多揣摩、多想想,免得不知羞恥做些沒理智的事。」神話的開啟使我恍然大悟。原來,為神作見證主要是談神怎麼審判、刑罰自己的,自己流露了多少悖逆敗壞,做了多少抵擋神的事,最後是怎麼達到被征服的,主要是見證神的作為,見證神的拯救之恩。而且神還特別要求人在見證神時要說自己經歷中的實在話、心裡話,千萬別談空洞理論顯露自己,別沒有理智,別忘了自己原本是被撒但敗壞最深、抵擋神最嚴重的人。可我呢,在寫文章時並沒有擺對自己的存心,根本不是為了高舉神、見證神,也不是為了滿足神盡上自己的本分,而是想藉著寫文章出出風頭,把自己見證出去。在文章中我沒有談一點自己的敗壞,完全都是在指責別人,好像自己不是敗壞人類中的一員。有的地方我是以辯論的口氣與人交通,想讓別人都服在我的交通之下;有的地方我是以教導的口氣在警告別人,完全把自己置身事外;甚至我還站在神的地位上說話,把神說的一段話用自己的口氣表達出來,讓人認為這是我的認識。我這不是在迷惑人嗎?不是在盜用神話嗎?不是對神最嚴重的褻瀆嗎?以往天使長就是站在神的地位上說話高舉自己,還妄想升到至高處與神平起平坐,而如今我名義上是在寫文章見證神,實際上卻把神撥到一邊,見證起自己來了,我這不是比天使長還狂妄、還陰險嗎?看到我真是被撒但敗壞得完全喪失了理智,完全成了撒但的化身,甚至比天使長有過之而無不及。認真審查我寫的文章,整篇內容滿了撒但狂妄的敗壞性情,讓人看了實在是噁心、厭憎、反感!我這哪裡是在高舉神、見證神,簡直就是在顯露自己、表演自己、見證撒但,是在抵擋神、背叛神,更是在觸動神的怒氣!怪不得我裡面黑暗、痛苦受煎熬,這完全是神在向我顯明他的公義性情,是神對我公義的審判刑罰。神是不會讓一個帶著撒但邪惡味道的人來見證神的,這樣的見證不但不能見證神,反而是在羞辱神。此時,我不禁俯伏在神面前:「神啊,在你的審判刑罰之下,我看到了自己的撒但醜相,我真是狂妄得失去了理智。雖然跟隨你多年,可我裡面的狂妄野心依然不可動搖,背叛你的本性依然扎根太深,狂妄的本性驅使我在你面前沒有一點敬畏之心,隨時都能做出觸犯你的事,隨時都有背叛你的危險,隨時都有沉淪、滅亡的可能。神啊,我痛恨自己在這最後關鍵的時刻還能做出這樣不知羞恥、沒有理智的事,不但不能見證你讓你得著榮耀,反而成了撒但的笑料,讓你恨惡、傷心。神啊,我該受你審判,該受你刑罰,這正是你公義性情的顯明,即使在黑暗之中我也要感謝你,即使是受懲罰我也要讚美你的公義!」

藉著這次顯明,我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沒有良心理智,還不具備正常人性,根本不配見證神;同時也讓我認識到作神得勝的見證不是簡單的事,人若性情不變化,沒有實際的經歷就沒法見證神,只能彰顯撒但、羞辱神,讓人不得造就,也讓神噁心、厭憎;更讓我明白了作為一個受造之物無論何時都應在神面前老老實實、規規矩矩,永遠站在糞土的地位上來經歷神的作工,見證神的作為,這樣才有理智,才能讓神滿意。

當我認識到這些並向神悔改之後,我把自己寫的文章重新做了修改,將自己的經歷、認識與心裡的真實感受實實在在地寫了出來,這時我心裡才感到平安、踏實了。願一切榮耀都歸給全能神!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