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59 經歷中我對自己的「變化」有了一點認識

四川省 秦輝

一天,與我配搭的姊妹給我提缺欠:「你說話太直、口氣太硬,總是讓人受轄制,若是與新人在一起肯定會將別人打消極……」聽了這話,我說:「我這人就是說話沒有藝術性,以後我一定注重變化。」從那時起,我便開始改變說話方式:壓低了嗓音,放慢了語速,而且在說每句話前都先「斟酌」一番,儘可能說話讓人覺得溫和、可親。一段時間後,我正覺得自己說話已有了「藝術性」時,姊妹又給我提缺欠:「你太詭詐了,說話總是拐彎抹角,你有啥就爽快點直說多好……」這時,我對姊妹有了看法,但為了做個「接受真理的人」我還是放下了自己,心想:我以後不說話就不會流露敗壞了。此後,我與誰接觸都很少開口,只是在一旁做個「聽眾」。這時,姊妹又給我提缺欠:「你這人一點也不單純敞開……」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積壓在心中的委屈、成見、不滿伴隨著淚水一起湧了出來:「和你在一起相處太難了!我已經很努力地變化了,可你簡直就像個監督官一樣總是盯著我。我說話直了,你說我口氣硬,把人打消極了;我說話委婉了,你說我太詭詐;我不說話了,你又說我不單純敞開。我究竟怎麼惹你了,你橫豎看我不順眼……」從此,我對姊妹的成見也越來越深,整天悶悶不樂,情形越來越糟,總盼著教會將我們倆調開。

後來,在靈修時我看到神說:「作法上的變化並不意味著人的本性也變了,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作法並不能從根本上改變人的舊貌,改變人的本性,只有人認識到自己的本性之後,人的實行才能夠深度而不是在守規條。」「人對自己的認識不是從根源上、從實質上認識,而是在作法上或表面的流露上做文章、下功夫,即使有的人偶爾能說出點認識自己的話來也不太深刻,也從來沒有一個人認為自己既能做出這類事,或有某方面的流露,那就屬於這類人、這類本性。神所揭示的是人的本性,是人的實質,而人認識到的是人的作法或說法上的錯誤或毛病,所以人實行起真理來就相當吃力了。」看了這些話,我心有所動,原來神所說的性情變化是讓人從根源上、從實質上認識自己的敗壞本性,然後藉著追求真理、實行真理來取締這一部分的敗壞性情,從而讓神話真正成為自己內裡的生命,成為自己生活中的自然流露。仔細想想姊妹給我提缺欠說我說話口氣硬、轄制人,這是在點我的本性——狂妄。可麻木、不喜愛真理的我卻並沒有從根源上、從實質上認識自己的狂妄本性,而是認為自己說話沒有「藝術性」。我對自己的認識僅是停留在作法和外表的流露上。今天神顯明我是為了讓我達到脫去狂妄本性,活出真理,能合神使用,而我不注重挖根源,變化狂妄本性,卻只是極力在說話的語氣、方式上追求變化,神怎麼能承認我這樣的作法是在實行真理追求性情變化呢?現在我明白了姊妹總是點我的敗壞,並不是她看我不順眼與我過不去,而是因我沒走對路,沒在自己的狂妄本性上下功夫,卻一味地注重在說話口氣上、外面作法上下功夫,神為讓我走上正路才興起這樣的環境來對付我。

神啊,感謝你話語的開啟和奇妙的作工,讓我對自己有了一點認識,找到了性情變化的實行路,也認識到周圍環境興起確實都有你的美意在其中,現在我對姊妹再也沒有成見和看法了。從此以後,我不再從外面作法上認識自己了,我願多多裝備真理,在神話揭示的基礎上來認識自己的本性,追求實行真理脫去敗壞性情,達到活出真正人的樣式。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