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39 經歷之中定真神

安徽省 崔敏

記得我剛接受不久,在一次聚會中吃喝《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二)》,神說:「雖然這樣,人的本性還是在人的肉體中扎根,也就是說,雖然你們的靈魂已被拯救出來,但你們的本性仍是舊貌,你們背叛我的可能仍是百分之百,所以我的作工如此長久,就因為你們的本性太不可動搖了。……你們每個人都有可能背叛我重新回到撒但的權下,回到撒但的陣營裡恢復舊的生活,那時的你們就不可能像現在這樣有點人味、有點人樣了……」我聽了神對人揭示的話語後,心裡立即產生了觀念:自從我信耶穌以來,不論是花費奉獻還是為人處世,都是良心平安,所說所做讓人佩服,在世上不數一也數二,尤其當人把神末世作工傳給我時,我既沒抵擋也沒定罪就接受了,而且很快就開始盡本分了。於是,我就認為自己是神萬世以前預定好的,必定是神成全的對象,誰背叛神我也不可能背叛神。當時面對神如此的揭示,心裡怎麼也想不通,心想:神這話可能是說別人吧!像我這樣的好人怎麼能背叛神呢?別人不愛神,我絕對得愛神。然而,正當我把自己看得比任何人都好、都高時,沒想到,一場大風把我這個「大好人」颳得無影無蹤。

那是一個特別陰冷的傍晚,天色昏暗,狂風驟起,颳得人睜不開眼睛,我的兩個女兒都已放學回來了,卻不見上小學的兒子回來。眼看天越來越黑、風越颳越大,全家人都焦急萬分,親戚朋友家的電話都打遍了也沒有一點消息,鄰居、朋友聞訊趕來,分頭四處打聽,仍沒有音信。於是,我急忙向神禱告:「全能神哪!萬事萬物都掌握在你手中,今天是否能找到我的孩子都有你的美意,因為賞賜的是你,收取的也是你。」可是,一個小時過去了,全家人互相聯繫都說沒有找到,又一個小時過去了,還是沒有一點消息。這時,我的心慌了,便一個人頂著狂風找到公園的游河邊。當看到河裡有一隻被風颳翻了的小船時,我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心想:難道兒子玩船掉水裡了嗎?我越想越害怕,我的心碎了,腿軟了,淚水也奪眶而出,嘴裡不停地念叨著:兒子啊,你在哪兒呀?當時,我那傷心的樣子真是無法形容,心裡一片黑暗。情急之中,我裡面突然冒出一個意念:難道我信全能神信錯了?以前我信耶穌時,從來都沒有不幸的事發生過呀!此時,我心問口,口問心,反覆責問自己,背叛神的本性也出來了,但我卻還不知道,只認為是自己信錯了。那時,如果我身邊有任何一個熟人在場,什麼抵擋神、褻瀆神的話我都能說出口,而且心裡還產生了一個罪惡的念頭:全能神是不能信了,不僅我不信,而且也不能讓我爸、我姐信。因我認為這一切的不幸都是信全能神帶來的。於是,我氣沖沖地抹去臉上的淚水,大跨步來到電話亭,我當時的樣子有多麼凶惡,是可想而知了,但當我拿起電話正要給我爸和我姐打電話時,忽然我想起兒子同學家的電話號碼,於是我就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撥通了這家電話,令我驚訝的是,我竟在這裡聽見了兒子喊媽媽的聲音。聽到兒子的喊聲,我呆呆地愣在那裡,長長地出了一口氣,一塊石頭終於落了地,不由得脫口而出:「全能神啊!感謝你的開啟,讓我找到了兒子!」話一出口,我猛然意識到了什麼,剛剛放鬆的心情一下子又沉重起來,不禁又想起聚會時所吃喝的神話:「沒有人性的人對神根本不會有真實的愛,環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圖時便對神百依百順,一旦他們的慾望受到破壞或最終破滅時,這些人就立即起來反抗,甚至一夜之間就由一個滿面堆笑的『好心人』變成一個滿臉橫肉的劊子手,竟然無緣無故地將昨日的恩人當作不可一世的仇敵……」神審判的話語猶如利劍一樣直刺我的心,回想幾分鐘前,我簡直沒有一點人性,真是獸性大發,失去理智,我不由得捫心自問:這就是一個好人嗎?這就是一個愛神之人的表現嗎?我這不是名副其實的背叛神的人嗎?此時,我真是蒙羞慚愧、無地自容。在回家的路上,我沒能因找著兒子高興起來,卻悔恨地打了自己幾個耳光,到家就把自己關在屋子裡,跪在地上向神禱告:「全能神啊!藉著事實的顯明,我才看到自己沒一點人的模樣,正如你所揭示的那樣,人隨時隨地都有背叛你的可能,更沒有一點信你的成分,今天在實際的經歷中,我才發現自己是這麼敗壞、醜陋不堪,根本不是什麼好人,更談不上是一個愛你的人,而是心地惡毒、陰險詭詐之人。以往的花費與奉獻都是外表,都是在偽裝自己,受得福存心的支配,在事實面前使我對你揭示人本性的話心服口服,更定真你不僅是耶和華,也是耶穌,更是末後的基督——全能神。神哪!我實在太渺小,我的信心太可憐,求你憐憫我,讓我得到你的開啟,認識你就是全能的神自己,只有你審判的話語才能潔淨我,更能讓我認識自己。」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