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19 名譽、地位、錢財泯滅了我的良心

遼寧省 李濤

1993年冬,因母親去世,家庭變故,我失去了升學的機會。迷茫惆悵中,我走進了校園附近的聚會點信了耶穌,在那裡我體嘗到了從未有過的關心與愛護,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便開始看聖經,在「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教會聚會。由於我熱心,追求不久就做了帶領,後來成為一名享受工資待遇的專職事奉人員。從此,我和幾位長輩各處奔走傳福音、牧養扶持教會,我們還聯結了全國所有的安息日教會,我也成了東北三省聯會同工、東北三省事工。名譽、地位、錢財的獲得使我春風得意,立志獻身給主,並要在屬靈的道路上大展宏圖。

2001年元旦,我去遼陽參加培靈會,講道的是一位弟兄。起初,我不肯降卑,這麼多年來我都是走到哪講到哪,養成了獨尊自傲的癖性,這次讓我坐下來聽,實在不是滋味,聽20分鐘,我就出去轉10分鐘,來回折騰。在聽的過程中,我時不時地瞟講道的弟兄幾眼,每次看他,他都是一副溫和、友善的表情,好像根本就沒看出我瞧不起他,還在耐心地交通。雖然我出來進去斷斷續續地聽,但也感到弟兄交通得比較好,很有聖經根據。他交通了聖經的形成;預言和預言應驗的區別;神作的工作是人想不到的,神作到哪人才能認識到哪等等。這些內容都是我從沒聽過的,也是我參加過這麼多同工會、培靈會遇到的講道最深的一次。於是我稍稍放下了自己所謂的「架子」靜下來聽交通。弟兄說:「神是常新不舊的神,不作重複的工作,他的工作一直向前發展,新的工作開展了,舊的工作就廢去了。舊約神藉摩西頒布了律法,帶領人生活,讓人敬拜神。到耶穌作工時,那些跟上神的作工步伐,從律法下走出來接受耶穌救贖工作的人,就獲得了聖靈的作工,得到耶穌的救恩,得到了神的看顧與保守。而那些頑固持守律法,堅持在聖殿裡獻祭的人失去了聖靈作工,失去了神的看顧與保守,致使聖殿變成了賣牛羊鴿子、兌換銀錢的『賊窩』。現在已是末世,『只因不法的事增多,人的愛心漸漸冷淡』,教會荒涼,人都消極軟弱陷入犯罪認罪、認罪犯罪的情形之中,甚至活在罪中也無管教……」

這道講得太好了,正是我們教會目前的光景:最近幾年儘管我致力於教會改革,盡所能地探望、幫扶農村教會,開辦同工會、培靈會、學習班,甚至每年從南方請人來辦班培訓,從北方找人幫助治理,但教會光景依然如故,荒涼得一發不可收拾。安息日聚會時有些信徒還打瞌睡,講道人翻來覆去就講那些「基本要道」和「懷氏著作」;被鬼附的怎麼也趕不出去,竟然還在聚會的時候打砸教會;講道人嫉妒紛爭、爭工資、講享受,講道挑好的聚會點。原來盼望各宗各派都合一在我們安息日裡,非但別派沒歸向我們,全國的安息日家庭教會反而分裂成好幾夥,都各立山頭。面對這些我心灰意冷,起初為主獻身的心志已消失得蹤影皆無,便於1997年秋結婚成了家,從那以後我由雄心勃勃變得一蹶不振,只是為著那600元的工資還在硬撐著、應付著講道。但對教會的光景我無能為力,也查不出原因所在。如今看看眼前弟兄的活出,聽聽他們的交通,真是相形見絀。正想著,弟兄又說:「現在的教會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因為神又作了一步新工作,聖靈不再維護恩典救贖的工作了,這步工作就是經上預言的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神來要發表新的說話,藉著他的話語徹底把人潔淨,這話語就是啟示錄預言的小書卷……」弟兄邊說邊拿出一本書。這時我才知道弟兄傳的就是現在教會中抵制的「東方閃電」,我神經質地站了起來,要離開那裡。弟兄謙和地說:「弟兄,主來了,這麼大的信息臨到你,你怎麼要走啊?」我沒好氣地說:「我得為教會1000多信徒的靈魂負責!」弟兄誠懇地說:「我們若真為這麼多靈魂負責的話,神來了我們就應該好好考察考察,這樣才能對得起弟兄姊妹呀!」聽到這話我怔住了:是啊,我吃教會的,花教會的,弟兄姊妹養活我全家,面對神來的信息,是真是假,我應該考察明白,不應盲目定罪,不然怎麼對得起他們呢?可反面宣傳說的「挖眼睛、割鼻子」等也確實嚇人。弟兄彷彿看出了我的心思,說:「弟兄,不管你聽到過什麼傳言,希望你都能冷靜下來考察,若考察完認為不是真道你再走也不遲,否則將來你會後悔的!」我靜下心來回想這些天與他們的接觸,他們的人格、品行都高我一籌,他們有理智、有見識、講禮貌;交通、食宿有規矩,男女界限特別分明;他們每天都有靈修,尤其是他們的禱告懇切感人,讚美扣人心弦,對神有真實的敬畏。從他們的活出可以肯定他們確實是有聖靈作工的人,是虔誠的基督徒。多年的事奉生活也告訴我:他們的表現不是偽裝出來的,而是內在生命的自然流露,他們的活出在我所見過的信神之人中是最好的,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神的榮耀、神的見證,他們絕不是能挖人眼睛、割人鼻子的黑社會,於是我決定留下來考察。

交通時,我向弟兄提出兩個問題:「末後工作應驗聖經的哪章哪節了?啟示錄的預言怎麼解釋?」弟兄打開神話念道:「耶穌當時說話、作工並不守規條,不是按聖經舊約律法工作作的,乃是按恩典時代該作的工作而作的,他是按著他所帶來的工作作的,按著他自己的計劃作的,按著他的職分作工,並不是按舊約律法作工的。他作每一件事都沒按舊約律法作,他來作工不是為了應驗先知的話而作工,神在每一步工作中,並不是來專門應驗古先知的預言,他不是來守規條或是來有意成就古先知的預言的,但他所作的又並不打岔古先知的預言,也並不攪擾他以往的工作,他作工的突出點就是不守任何規條,作他自己該作的工作。……當然,耶穌來了作工作也應驗了不少舊約古先知說的話,那現在作的工作也應驗了舊約古先知的預言……因為有更多的工作需我作,有更多的話需對你們講,這些工作、這些說話比起解釋那些聖經章節重要多了,因為那工作對你們來說沒有多大的意義、多大的價值,不能幫助你們、變化你們,我要作新的工作,並不是為了應驗聖經的任何一個章節。假如神來在地上作工單是為了應驗聖經古先知的話,那你說到底道成肉身的神大還是古先知大?到底是古先知支配神,還是神支配古先知呢?這話你當怎樣解釋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稱呼與身分的說法》)神話使我服了下來,認識到神的作工不像我想像的那麼簡單,聖經不能束縛神的作工,是神作工帶領人,不是聖經預言或先知帶領神作工。我越琢磨越感覺對,捧起神話如飢似渴地看了起來,神句句審判的話語就如兩刃利劍刺透我的骨節與骨髓,把我靈魂深處的醜陋都一一揭示出來,叫我心悅誠服。通過交通、考察、聚會,我知道了這是真道,認清了反面宣傳全是謠言,後悔以往不該聽信謠言封鎖教會,攔阻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

但當想到接受新工作以後將要失去財源、地位,我實在沒有勇氣去面對,更不願忍受被人棄絕、誹謗之苦,為了自己的名譽、地位,更為了每個月的工資,我徘徊了!偏偏在這時,我又剛剛被選為教會的教務負責人,並且有份管一部分經濟的權力,大權在握,一邊是真神,一邊是我肉體的利益,怎麼辦?若不接受,將失去真道、失去真神;若接受了,弟兄姊妹的前呼後擁,出門就坐車,走到哪兒都受人崇拜、恭敬,吃用不愁,家裡活兒有教會出人幹,帝王般的生活將全部失去而不再復返。我反覆思想,夜不能眠,食不甘味,真是備受煎熬、痛苦不堪。幾經爭戰、「權衡利弊」之後我做出了「兩全其美」的選擇:不能公開承認這是真道,只在暗中接受,兩面都不受虧損。但事實上,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錢財,我已滑入了抵擋全能神的深淵。

2001年5月,一個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並說我也接受了,我聽後十分恐慌,為了證實自己的「清白」,我打車去了她家,矢口否認我接受之事,並把那個姊妹開除了教會,又和另外兩名負責人把這個姊妹發下去的七本神話書和錄音帶搜上來。因著受不了良心的譴責與控告,我提出不要毀壞書和錄音帶,讓信徒自己歸還。但為了維護自己,我又散佈謠言誹謗說:「那些人我們惹不起,是黑社會!」回到教會我立即制訂了6條防範措施:1、凡是信徒出門傳福音或者出門探望,必須通知教會,教會掌握行蹤並派人負責;2、凡是發現有傳全能神的人立即上報,各地負責人打車去攆……我用這些規定轄制、捆綁信徒,使其不能接受真道。因我知道「東方閃電」傳的是真道,交通的是真理,無論是誰只要用心聽交通肯定接受,但人若都接受了,我們從哪來錢開支生活呢?誰還來圍著我們轉呢?為了把羊攥在我手裡,保住自己的名譽、地位、錢財,我昧著良心捕風捉影地毀謗全能神,不惜說謊、造謠,在各處定罪、褻瀆、逼迫、誹謗神的新工作。就這樣,我明知故犯,在抵擋神的歧途上越走越遠,所屬遼寧省範圍內的各處安息日教會無不留下我罪惡的行蹤。

7月,教會又有一個姊妹接受了全能神,經多次勸說無效,我就宣布開除她,在開除她時我又對弟兄姊妹恐嚇了一番:「他們是有組織的,不要接觸他們,有人來傳躲得越遠越好。」不僅如此,我還親自到從不來往的新賓大教堂借來100多本《「東方閃電」的錯謬》和幾十份《謹防「東方閃電」》的傳單給負責人分發。當發到70多本的時候,我不敢再發了,因我心靈中有一種莫名的惶恐……為了肉體錢財、地位、名譽,我泯滅了良心,公開與神為敵,每次犯罪後,我的心都如刀絞般地疼痛,晚上久久不能入睡,即使勉強睡著,在半夜也會被噩夢驚醒。每當這時我都在想:我是不是一個信神的人?這樣下去我能得著什麼?恐怕是神更大的烈怒臨到我……看看熟睡中兩歲的女兒和體弱的妻子,心裡一陣陣恐懼……

在我與神為敵的18個月裡,特別是我抵擋至高峰的那3個月中,我見過很多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他們都用同情、惋惜的目光看著我,沒有恨、沒有怒,只有愛和期待。尤其是在2002年春天,我在阜新和傳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交通了3天,當我要走時,14位弟兄姊妹一起給我跪下了,流淚懇求我不要再抵擋了!這個場面使我的心靈備受震撼,為了傳福音拯救靈魂,他們竟能如此委屈自己,不是聖靈的作工人誰能做到呢?我由衷地發出感嘆:他們才是真信神的人,也只有全能神的作工才能達到這樣的果效!但為了名譽、地位,我仍是一意孤行,弟兄送我走時流著淚誠懇地說:「弟兄,全能神最大限度地拯救人,有一天想通了,回來!你還是我們的好弟兄!」這件事讓我終生難忘!

因我怕失去地位、錢財竟泯滅良心,明知是真神卻一直抵擋,不久神擺設環境奪去了我的所愛,我被教會停工停薪,地位、錢財一夜之間離我而去。面對神的剝奪我開始反思自己所走過來的路:在我家庭遭遇不測陷入迷茫之時,耶穌走進了我的生活,給了我人生新的盼望,當我的肉體得到滿足之時,我不知不覺陷入了名譽、地位、錢財的泥潭,甚至在面對真理、真道、真神與名譽、地位、錢財時,我竟選擇了後者,我簡直是喪失理智,畜生不如!神的擊打、神的剝奪終於使我從夢中醒悟,看到了自己卑鄙無恥的醜態。此時我再次回憶起在阜新14位弟兄姊妹跪在我面前的情形,耳邊回響著弟兄送別時的那句話「有一天想通了,回來!你還是我們的好弟兄」,我的心像刀扎一樣難受,我知道自己喪失人性瘋狂抵擋,已沒臉再見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更沒有臉去面對全能神,只等著神的懲罰臨到。

然而,全能神並沒有懲罰、丟棄我這個頑梗悖逆之人。2002年6月,神再次差派弟兄來找我,我羞愧滿面地問弟兄:「神還能要我嗎?」弟兄拿出神話讓我看,我看到神說:「每個接受話語征服的人都有好幾次機會蒙拯救,神拯救每一個人都給其放鬆到最大限度,也就是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只要人能迷途知返,只要人能悔改,神就給其機會讓其得著救恩。在人起初悖逆神時,神並沒有意思要將人擊殺,而是儘量地拯救,若是人真的沒有拯救餘地了那就會被神棄絕。之所以不輕易懲罰一個人就是因為神要將所有可拯救的人都拯救回來,他只是用話語來審判、話語來開啟引導,不是用刑杖來擊殺。用話語來拯救人是最後一步工作的目的、意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神話猶如一股暖流湧遍我的全身,我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撲簌簌地掉了下來。我恨自己鬼迷心竅,被錢財、地位、名譽弄瞎了心眼,對弟兄姊妹的勸勉置若罔聞,對神一次次的呼喚、拯救、管教置之不理,我的心太黑了,真是比萬物都詭詐,壞到了極處!我是該遭神懲罰的亡命徒!我俯伏在全能神面前放聲痛哭:神啊!你培養我多年,我竟昧著良心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錢財不惜犧牲1000多人的生命與你抗衡,公然大膽地抵擋、誹謗、褻瀆你,我是一個殺人不見血的劊子手,是吞吃靈魂的惡魔!我犯下的滔天大罪真是罄竹難書!按我所行該死該滅該下硫磺火湖,然而你卻這樣寬容了我,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你的感激之情,也無法報答你的愛,我就是肝腦塗地也彌補不了對你的虧欠,就是把命獻上也抹不去我的罪污,今天是你愛的寬容、忍耐才使我得以存活,我願在以後的路程中捨棄一切跟隨你,任你擺佈安排!不管多苦多難,也要把弟兄姊妹們帶到你面前,安慰你那被我傷透了的心!

親愛的弟兄姊妹、靈胞們,在你看了我這個罪大惡極之人的自白之後,應該明白那些定罪、褻瀆、誣陷全能神的謠言是怎麼產生的吧?為什麼謠言會越來越多呢?就是因為像我這樣替撒但效力,不惜毀謗、定罪神以達到自己目的的人在不斷地製造謠言。弟兄姊妹、聽過見證的各位同工,你們都是盼望基督復臨之人,全能神的確就是主耶穌的重歸,願你們都能為自己的生命著想,放下一切不願放下的東西,名譽、地位、錢財不能救我們,一切都在全能神的手中,唯有全能神是我們的拯救!如今,看看社會、看看教會、看看人心、看看天災人禍,時日實在是不多了!願神打開我們的靈眼,打開我們的心門,使我們都能早日歸回神的家!全能神勸誡我們:「耶穌的再來對於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一個極大的拯救,對於不能接受真理的人就是被定罪的記號。你們當選擇自己的路,不要做褻瀆聖靈棄絕真理的事,不要做無知狂妄的人,當做順服聖靈引導、渴慕尋求真理的人,這樣對你們才有益處。我勸你們當小心謹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隨意下斷案,更不要隨隨便便、馬馬虎虎地信神,你們當知道信神的人最起碼具備的是謙和的心與敬畏神的心。那些聽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無知的人,那些聽了真理卻隨便下斷案或定罪的人都是狂妄之輩。作為每一個信耶穌的人都沒有資格咒詛定罪別人,你們都應該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你們不要因著末世要有假基督出現而盲目地定罪於神所發表的言語,不要因著怕受迷惑而做褻瀆聖靈的人,這樣豈不太可惜了嗎?……好好想想吧!不要草率不要魯莽,別把信神的事當作兒戲,應該為自己的歸宿、為自己的前途、為自己的生命著想,不要玩弄自己,這些話你都能接受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