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15 昔日與神為敵飛揚跋扈 今日俯首神前愧悔無地

黑龍江省 張敏力

1995年我因病歸向了主耶穌,信主後,我的病很快得到了主的醫治。為此我十分追求,常常寧可不上班不要工資也要去附近的村屯傳福音。一年後我就成了真理教會的講道人。

1998年,我們教會日漸荒涼,而且嫉妒紛爭、拉幫結夥的事屢見不鮮,每次聚會都成了一種儀式。看到這種景況,我竭力地想憑藉自己的所能來化解這些矛盾,但結果卻適得其反,我也被捲入了嫉妒紛爭的「漩渦」之中。就在這時我認識了召會的一位長老,為了追求做得勝者,我從真理教會進入了召會。剛開始我看了許多李弟兄寫的「生命讀經」,覺得真是大開眼界,但在一年半後我漸漸覺得厭倦了。因為每次集調(大型聚會),不是講李弟兄寫過多年的信息就是看錄像,根本就沒有一點脫罪的實行路,而且在這裡教會內部嫉妒紛爭也很嚴重。我失望了,多次跪在主前苦苦呼求:「主啊,李弟兄講的信息的確高過各宗各派講的信息,使我對神為什麼造天、造地、造人的心意有所了解,但他所倡導的呼喊主名就能勝過環境之說,在我自身的經歷中覺得並不是那麼靈,只能頂一陣兒。主啊,我多麼渴望知道我們究竟怎樣做才能蒙你稱許,主啊,我們總是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光景中,就憑我們這樣每天都活在罪中,當你來接我們時,我們不都成了地獄之子了嗎?主啊,現在我們每一天的心思意念都是為自己打算,可是我們又勝不過罪,怎麼辦啊?主啊,我真覺得無路可走了……」

2001年秋,我們召會的長老(管轄四個小區)在電話中帶著惱火的口氣跟我說:「如果××弟兄和××姊妹到你家去,你絕對不能接待他們,他們已進入『東方閃電』了。」第二天,這位長老又專程到我家來對我說:「弟兄啊,『東方閃電』是邪教,他們傳神已來了,是個女基督。這夥人啥都幹,是屬於黑社會性質,你要啥他們給你啥,你要是不聽他們的,輕則打折你胳膊腿,重則把你塞到麻袋中扔到河裡……」聽了長老的這番話,我不由得對「東方閃電」打心裡恨了起來。於是,我積極地給長老出謀獻策:「咱要想防『東方閃電』,首先得辦一個抵擋『東方閃電』的培訓班,以問答的形式來培訓。比如,咱問弟兄姊妹:『有人說神來了,並且是道成肉身,還是個女基督,你相信嗎?』如果弟兄姊妹回答不上來或是疑惑,咱們就從聖經裡找出章節來駁斥『東方閃電』。」長老讚許地點頭同意。

第一次與「東方閃電」的人短兵相接是在2001年10月30日。那天,有兩個姊妹和一個弟兄到我家來,給我見證神已重返肉身來作審判、潔淨的工作,我不等弟兄詳說就劈頭蓋腦地衝他一陣呵斥:「停!你們講的這些騙得了別人,但騙不了我,你們傳的什麼神已道成肉身,而且還是女的,這是絕對不可能的!神是男的怎麼會是女的呢!你們這些人太愚昧無知了,連神是男是女都弄不明白,還出來傳什麼末世的福音呢?我勸你們還是哪涼快到哪去吧,我實在沒時間聽你們胡說八道。今天我也不打你們也不罵你們,趕快給我走!你信你們的女基督,我信我們在天上的主,我沉不沉淪不用你們操心,你們不要再來打擾我,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天,弟兄再次到我家來找我,我故意不給他開門,他給我打電話我也不接。次日一早,我剛到單位不到一個小時,弟兄又到單位來找我了,他百般好言相勸,希望我能抽點時間一起交通交通,我氣急敗壞地對他說:「不怪人說你們『東方閃電』的人臉皮厚,你們果真是這樣啊!前天我不是對你們說了嗎,不要再來打擾我,怎麼還來?我沒時間跟你交通,你請自便吧,恕不遠送!」說完我回到電工室,「砰」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一個多月後,一位從綏化來的姊妹又找到我單位來給我傳神的新工作。我見這位姊妹身材瘦小,穿得又很單薄,立刻心生毒計,對她說:「姊妹,請你在外面等一下。」我回到屋裡,脫下工作服,換上厚厚的「軍工皮鞋」,戴上羊絨的棉帽,披上棉大衣。經過一番「全副武裝」之後,我昂著頭、挺直腰板走出來對那位姊妹說:「既然你遠道而來,來一次也不容易,那你就盡情地說吧,我現在洗耳恭聽。」十二月份的東北氣溫已很低了(零下20多度),這時在凜冽的寒風中,姊妹凍得臉色蒼白,嘴唇已沒了血色,那瘦小的身體在不停地顫抖著,但她仍是認真地跟我談著:「弟兄啊,要接受神的這步新工作,首先得放下我們頭腦裡的那些想像、觀念。我們先從神的三步作工談起……」我心不在焉地點頭應付著,心裡卻在想:你們這些人不是臉皮厚嗎?我就不信這大冷的天凍不透你臉上的肉。說什麼三步作工,不等一步作工講完就得把你凍跑,下次讓你來你都不會來了。那天的天氣實在太冷了,我雖然穿著厚厚的防寒服,但不一會兒就感到凍臉凍腳了。最後我先沉不住氣了,說:「姊妹呀,咱們就長話短說吧。我們長老說了,你們是黑社會的,是專門騙人錢財的。我勸你們不要再在我身上打什麼主意了,你們就死了這條心吧,我是不會上你們當的……」儘管我當時還說了許多令人氣憤的話,但那位姊妹仍是心平氣和地對我說:「弟兄啊,你們長老說我們是黑社會的,是專門騙人錢財的,但弟兄你好好想一想,若我們真是黑社會,我們要騙的對象應該是大集團公司的總經理、董事長等有錢的人物。而據我所知,弟兄只是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境並不怎麼好,我們騙你什麼呢?弟兄啊,請你再好好地想一想,若不是聖靈的催促、神愛的激勵,我不會在這大冷天頂著寒風向你傳神這步新工作的,有這樣騙取你錢財的黑社會嗎?是神不願你沉淪,才多次差遣我們來搭救你,希望弟兄你也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更不要認為自己明白點聖經知識就了不起了。弟兄啊,你若不經歷神的這步工作,你就不會知道神現在的心意是什麼,你就行不到神的心意上,你的生命性情就不會變化,你明白的那點字句道理是不能使你蒙拯救的。你不覺得這對你一個事奉主多年的人來說是一件痛心的事嗎?」聽了姊妹的這番話,我覺得不無道理,不覺低下了頭,狂不起來了,只好對她說:「今天天太冷了,我也快下班了,以後有機會我們再交通吧。」

看著在凜冽寒風中漸漸走遠的瘦小背影,我心裡並無惡作劇得逞後的得意,倒有股說不出來的滋味。忽然,那瘦小的身影回轉身來向我揮手,隨著寒風送來她那微弱卻真誠的聲音:「弟兄,快進屋吧,外邊冷啊!過兩天我再來看你!」聽到這話我頓覺羞愧難當:我這樣對待人家是不是有點太缺德了?

那天夜裡我失眠了。一會兒,那位眼含熱淚的弟兄向我傾吐的肺腑之言響在耳邊:「弟兄啊,你不是趕走我這個人,而是棄絕了神對你的拯救啊!……」一會兒,那在寒風包圍之中瘦小的身影又浮現在我眼前:「弟兄,快進屋吧,外邊冷啊!過兩天我再來看你!」我情不自禁地坐起來,凝思了好久:他們如果真的是長老所說的黑社會,他們會付出這樣的艱辛嗎?他們圖的是什麼呢?他們欺騙我這樣一個在社會上既沒有地位又沒有金錢,甚至兄弟、同事、同學都瞧不起的人能得到什麼呢?想到這,我跪在主前向主呼求:「主啊,你知道我是真心信你的人,我願跟上你的腳蹤,但他們所傳講的是真是假我真的不知道。主啊,他們所傳講的若是真道,我失去了必會沉淪;他們講的若是假道,我聽信了仍會沉淪。我現在該怎麼辦呢?主啊,求你開啟我,保守我。主啊,我現在知道自己不該沒有一顆尋求的心,更不應該不分青紅皂白地就把人家趕走。主啊,願你給我們預備時間,我願和他們作一次徹底的交通。」

12月10日,我和一個姊妹乘車來到一位弟兄家,這位弟兄給我的印象是謙卑、樸實、溫柔、坦誠,與長老對這些人的形容截然相反。

弟兄對我說:「弟兄啊,你對神的這步新工作在哪方面通不過,有什麼想法,我們來共同交通一下好嗎?」我說:「你們說神道成肉身,還是女性,這兩方面我都通不過,因為聖經上沒有這兩方面的預言。」弟兄對我說:「弟兄啊,我在沒接受神的這步新工作時和你有同樣的想法,但是我們不能否認這樣一個事實,神作事總是不符合人的思維和想像。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賽55:8-9)這節經文裡的『你們的意念』就是指我們人大腦中的思維、想像、觀念。如果神作的事超不出人的想像,那神還是神嗎?弟兄啊,如果神二次來是我們想像的那樣是以靈體來,向我們發聲說話,咱人能聽懂嗎?」我搖搖頭說:「聽不懂。」弟兄說:「是的,如果靈直接向人類說話,如同雷轟、閃電、角聲(出19:16;約12:28-29),我們不但聽不懂,還會遭到靈的擊殺,因為我們被撒但敗壞後都是污穢不堪的,不配來在靈的面前(出19:21-24)。」聽到這兒,我知道了主再來時不可能是靈體,可是道成肉身來也太讓人不好接受了,於是我問:「聖經上有神二次再來時是肉身來的預言嗎?」弟兄說:「有!約翰福音3章16節告訴我們,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時,是以『獨生子』的身分來在世上的;而希伯來書1章6節原文括號裡的字說『神再使長子到世上來的時候』。神第一次道成肉身來在世上稱為『獨生兒子』,當他以『長子』身分再次來到世上時,不言而喻仍是以肉身向人顯現。在聖經中不論是『獨生兒子』還是『長子』,都是指神道成肉身說的,因為靈不具備正常人性,不能稱為『兒子』或『長子』。另外,我們也知道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時稱為人子,『人子』即指帶有正常人性的肉身說的。在聖經中凡是有關主二次降臨的經文裡面都是說『人子』,而不是『靈體』。如:馬太福音24章30、33、37、39、44節,25章31節;路加福音17章24、26、30節。」弟兄接著說:「雖然聖經中有關於主再來時是道成肉身的預言,但我們不能總是用聖經中的預言來衡量、分析、判斷神的工作。舊約聖經中沒有預言有個叫耶穌的要來在世上揀選十二個門徒,醫病趕鬼,最後上十字架。誰敢說耶穌不是道成肉身的神呢?誰敢說耶穌作的工作不是耶和華神的工作呢?我們來一起聽聽二次道成肉身的神是怎麼說的吧。全能神說:『神拯救人,並不是直接以靈的方式、以靈的身分來拯救人,因為他的靈是人摸不著、看不見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靈的角度來直接拯救人,人就沒法得著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個受造之人的外殼,人也沒法得著這救恩。因為人根本沒法靠近他,就如耶和華的雲彩無人能靠近一樣,只有他成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將他的「道」裝在他要成為的肉身中,才能將這「道」親自作在所有跟隨他的人身上,人才能親自聽見他的道、看見他的道,以至於得著他的道,藉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來。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屬血氣的無一人能得著這極大的救恩,也沒有一個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靈直接作工在人中間,那人都會被擊殺的,或者會因著人沒法接觸神而被撒但徹底擄去。』」

聽了全能神的話語和弟兄的交通,我深受觸動。以前我總認為自己明白很多,對神認識很深,甚至覺得自己是一個對神從創世到末世要作的所有工作都瞭如指掌的人,憑著自己的大腦思維和想像及自己明白的那點聖經知識,對神的二次道成肉身橫挑鼻子豎挑眼,對神的作工竟敢品頭論足,現在看到自己真是愚昧又瞎眼。如今我才明白,若是神的靈直接作工在人中間,那人都會被擊殺的,或者會因著人沒法接觸神而被撒但徹底擄去。如果今天神真的道成肉身來了,我仍是持守自己的觀念,那麼我這個自認為事奉主多年必會得到冠冕的人,不也會因著拒絕、抵擋二次道成肉身的神而被撒但徹底擄去成為地獄之子嗎?

我對弟兄說:「聽了你的交通及全能神的話語,『道成肉身』這方面的真理我明白了,但你能不能把神道成肉身是女性這方面的真理給我交通一下?」

弟兄說:「弟兄啊,在交通這個問題前,我們首先得明白什麼是『基督』。」

我立刻說:「『基督』是希臘文,譯成中文就是『受膏者』的意思。」

弟兄問:「你說大衛是不是受膏者?」

「當然是,是耶和華神藉著先知撒母耳膏抹了他。」

「那亞倫是不是『受膏者』呢?」

「當然也是,詩篇中說到亞倫被神從髮鬚膏抹到衣襟呢。」

「那我們能稱大衛、亞倫為基督嗎?」

「那不能。」

「為什麼?」

「因為他們不是道成肉身的神。」

弟兄說:「弟兄,你回答得非常對,大衛、亞倫不能被稱為基督,因為他們僅僅是被聖靈使用的人,而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也就是說,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配稱為基督。『基督』二字的精確譯意就是神(聖靈)穿上肉身之意。基督雖有與人一樣的外殼,但他的實質並不同於人,他的實質是靈,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耶和華神在沒道成肉身時,他從未說過他是『基督』,在舊約聖經裡你根本找不到『基督』二字。只有神(聖靈)穿上肉身以後,在新約裡才有了『基督』二字。約翰福音4章24節告訴我們『神是個靈』。神是造物的主,他不屬於受造的人類,沒有性別之分,只有受造之物才有性別之分,如人有男女之別,動物有雄雌之分,如果有人說神是男性或是女性,或說男基督、女基督,這都不對,因為他把神——造物的主人給劃分到受造之物的行列中了,這是對神的褻瀆。神(聖靈)穿上男性肉身他裡面的實質是神(聖靈),穿上女性肉身她裡面的實質沒變,仍是神(聖靈)。我們來聽聽全能神是怎麼說的,全能神說:『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穌來了以一個女性的身分出現,就是說,當時聖靈感孕說是個女嬰,不是個男嬰,也照樣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樣,現在這步工作就得換一個男性來作了,也同樣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義,兩步工作不重複但又不矛盾。當時耶穌作工稱為獨生子,一說「子」就是個男性,這步為什麼不說獨生子?因為按著工作的需要變換了不同於耶穌的性別。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願意怎麼作就怎麼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轄制,特別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實際意義。』『在性別上,一個是男性,一個是女性,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讓人對神沒有一點觀念,即神能成為男性也能成為女性,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沒有性別劃分,他造了男人也造了女人,在他來看沒有性別劃分。』」聽了神話對道成肉身的「性別」方面的闡述及弟兄的交通,我覺得臉上直發燒,因為我想起自己曾定規神是男性,並對來我家傳福音的弟兄冷嘲熱諷,說他連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還出來傳末世福音,真是太無知了。現在我才知道真正無知的不是別人,正是我自己。正如經上所說的:「聰明人彰顯的是智慧,無知人顯露的是愚昧。」以前我把「女性」作為我抵擋重返肉身之神的有力依據,並在「女性」方面抓神的把柄。記得有一次我應「三自」教會邀請,去他們那裡講道,在講台上我振振有詞:「經上白紙黑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告訴我們聖父、聖子,神明明是男的,怎麼又來了個女基督呢?」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很後怕:我那是對神多麼大的褻瀆啊!但神卻沒有按我的所做所行來對待我,仍以愛來拯救我,我深深地感到自己枉為一個人,感到自己真是豬狗不如的敗類。

在此,我希望還沒有接受全能神這步新工作的弟兄姊妹千萬不要像我以前那樣總是用自己明白的那點聖經知識來「印證」全能神的新工作,總想讓神按著自己大腦的思維為神規劃好的「軌跡」運轉,這是最狂妄、最愚昧之人的舉措。神的作為無人能測透,神的作工並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神所指揮的每一步作工都是神智慧的結晶,我們每一個人都應放下自己尋求考察,這樣就會看到神的作為太多、太大、太不可估量!親愛的弟兄姊妹!主耶穌告訴我們:虛心的人有福了,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主的話是信實的,願我們都能做一個真正的有福之人被神得著!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