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順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11 事實和啟示使我尋求 神話使我仆倒在神前

河南省 尋求

我原是「因信稱義」派的一名同工。1999年春天,長老在同工會上告誡我們:「現在有一個『東方閃電』派,傳說主已來在中國作工,這根本不可能!因撒迦利亞書14章4節上記載:『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這是標準的異端!是迷惑人的假道!聽說他們傳一個同工能得到2000元,傳一個信徒能得300元;他們是個黑組織,如果你聽了不信,他們就挖你的眼睛,割你的耳朵,打斷你的胳膊、腿,所以你們千萬不要接待他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聽了長老的一番話我不禁毛骨悚然,對「東方閃電」是又恨又怕,同時也心生抵觸:中國是無神論國家,神絕對不可能來在中國作工!於是,我立即回到教會,將長老的話傳達給弟兄姊妹,並規定不准接待陌生人,以免受「東方閃電」的迷惑。此後,我便走上了抵擋神的罪惡道路。

2000年夏,我得知本教會的王姊妹被信全能神的人拉走了,就立即趕到她家,硬是把她給恫嚇了回來,接著又先後攪回好幾個接受真道的弟兄姊妹。在這期間,信全能神的人也不斷地來傳我,都被我視為洪水猛獸一般,要麼避而遠之,要麼就是將其趕、攆、打、罵走。

記得2002年9月的一天,本派的一個接受全能神的姊妹來傳我,我一看見她就怒目厲吼:「不要臉的賤貨!快滾!……」沒等她張口,我衝上去照她臉上就是一巴掌,而她卻不惱不怒,摀著被打得發紅的臉噙著淚說:「姊妹!這樣做不合適吧……」「不合適?哼!這還是客氣的呢,再敢來我讓你爬著走!」吼罷,我又指使丈夫將她毫不留情地轟了出去。

2003年6月的一天,原來和我最知心的同工(已接受新工作)滿頭大汗地來到我家,我看見她就氣不打一處來,指著她的鼻子破口大罵:「你這個背叛主的叛徒!魔鬼!自己下地獄還來害我,快滾!……」罵著就將她推出門外,當她揚手要說什麼時,我猛地關上了大門,只聽「啊」的一聲慘叫,頓時,她的手指被鐵門夾得鮮血直流,看到此景,我不但沒有絲毫的憐憫之意,反倒幸災樂禍:「活該!自找的,看你以後還來不來傳我!……」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兩天後,她竟然包紮著受傷的手又來了,我咬牙切齒地罵道:「你真是死皮不要臉!實話告訴你,你就是再來一百趟,我也不會接受的!」「姊妹,你怎麼罵我都行,只要你願意聽聽神的發聲,我來多少趟都甘心樂意!」她擦著額頭上的汗笑著說。我一聽,更惱火了,罵著扛起鋤頭下地幹活去了,誰知她也跟著到地裡幹了起來。到中午時我也不管她,徑自回家吃飯去了。原以為她一定被熱跑了,孰料等我下午到地裡一看,她還在那兒幹著呢,身邊有一個方便麵袋,很顯然那就是她的一頓午飯了。就這樣她一連幫我幹了幾天活,白天吃方便麵,晚上睡在我家院子裡,臉上被蚊子叮咬得全是紅疙瘩,嘴上也起滿了血泡。見此情景我心中暗受責備,良心也受控告,不禁暗自揣摩起來:她這樣受苦、受屈辱到底圖個啥呢?究竟是什麼力量支撐著她呢?……這天正好下雨,我害怕她給我談道,就躺在床上假裝睡覺,但心裡還在琢磨:看她們的所作所為,也不像長老說的那樣壞啊!就說這個姊妹吧,我最了解,以前她特別厲害,受不得半點委屈,可現在信了全能神簡直是判若兩人,她是怎麼變的呢?……想著想著不知不覺便進入了夢鄉:我走在一條羊腸小道上,忽然被一條大河攔住了去路,正當我愁得滿頭大汗時,忽聽有聲音說:「無知的人哪,快醒悟吧!」我急忙順著聲音望去,見前面有一座橋,我興奮極了,高興地跑到橋上一看,一條光明大道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激動得忍不住跳了起來,並大喊道:「都來看啊!這真是好啊!……」突然有人喊我,我醒來才知剛才是在做夢。姊妹站在床邊好奇地問:「你剛才說什麼真好啊?」我就把夢中之事給她講述了一遍。聽後,她高興地說:「神真愛你呀!這是神在啟示你,讓你趕快醒悟、脫離絕境邁向光明之道呀!你夢中所走的『羊腸小道』正是你所在的教會,現在已荒涼得無路可走了:帶領、同工無道可講,且嫉妒紛爭、拉幫結夥,弟兄姊妹貪戀世界,哪有一點聖靈作工的跡象?這正應驗了主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命飢荒降在地上。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摩8:11)這不充分證明神已另外作了新工作嗎?如果不跟上聖靈作工的步伐,人怎能走出『羊腸小道』踏上『光明大道』呢?你夢中聽到的聲音就是聖靈的啟示,是為了讓你趕快醒悟、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以往神多次差派人傳你,都被你拒之門外,今天神親自啟示你,你如果仍硬著頸項不尋求、不接受聖靈的呼召,是會惹神傷心的,也是愚昧之舉呀!」姊妹的話令我陷入了深思:看看我們教會衰敗、混亂的光景,也確如姊妹所言,再看看信全能神之人的勁頭,卻非同尋常,難道他們真的有真神的帶領?難道神今天真是藉異夢來喚醒我?不然這一切又怎麼解釋呢?想到這裡,我忘掉了長老的「諄諄教誨」,迫不及待向姊妹提出了我心中的觀念:「你們說主二次回來是在中國作工,這有什麼聖經依據呢?經上說主來要腳踏橄欖山,神應該降在以色列,怎麼會來在咱們這個最不相信、不承認他的國家作工呢?」

姊妹看我心有所轉,緊鎖著的眉頭也舒展開來,她微笑著談道:「我們還是來看看聖經上的預言吧!『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太24:27)『萬軍之耶和華說: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瑪1:11)從這些經文可以確定:末世人子降臨的地點是在世界的東方,而中國又是世人皆知、全宇公認的『東方明珠』,是著名的『日出之地』,所以末世的工作作在『秦國』——『中國』之地,這是無可非議、不可否認的事實。」姊妹又打開神話書念道:「在預言書裡說,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耶和華的名必傳於外邦,為什麼這樣說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擴展這工作了,他也就不預言那話了,他既預言那話,必要在外邦、各國各方來擴展這工作,他既然說了就要作,這是他的計劃,因他本來就是造天地萬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不管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工,還是在猶太全地作工,他作的是全宇的工作,作的是全人類的工作。今天在大紅龍國家作工,即在外邦中作他的工作仍是作全人類的工作,以色列可以是他在地作工的佔據點,同樣,中國也能成為他在外邦族作工的佔據點,現在不就成就了『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這話了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接著姊妹又交通道:「神這次道成肉身來中國作工還有更深遠的意義呢,正如全能神所說:『耶和華作的工作是創造世界,是開頭,這步工作是結束工作,是結尾。開始在以色列選民中間作,在最聖潔的地方來開天闢地,最後一步是在最污穢的國家作,來審判世界,結束時代。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後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這些黑暗驅逐出去,把光明帶來,把這些人都征服。就最污穢、最黑暗的地方的人給征服了,所有人口裡都承認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這一事實來作征服全宇的工作,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義的,這個時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經營工作就徹底結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經征服了,其餘的地方就更不用說了,所以只有中國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二)》)『末世的工作若還作在以色列,那就一點意義沒有,為什麼末世的工作在中國這最黑暗的地方、最落後的地方作?就是為了顯明神的聖潔、公義,總之,越是黑暗的地方越能顯明神的聖潔,其實作這一切就是為了神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因為起初這些人都是心中無神的人,把心中無神的人作到順服神、愛神這個地步,才是真正的征服,這樣的作工果效最有價值,最有說服力,這才是得著榮耀了,這就是神末世要得著的榮耀。雖然這些人地位低下,但今天能得著這麼大的救恩,實在是神高抬,這工作太有意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神話撥開了我心中的迷霧,使我豁然開朗:原來神此次來在中國作工不僅有聖經依據,而且還有這麼深遠的意義呀!越是在這最敗壞、最黑暗、最不承認神的地方作越能顯明神的公義、聖潔,正因為如此我們這班人才蒙了神極大的高抬和恩待啊!唉!以往我死守聖經字句,憑想像定規神作工的地點,真是太狂妄、太沒有理智了!後來姊妹又帶著我吃喝了有關神的三步作工、道成肉身的奧祕、聖經的內幕等幾方面的真理,從而使我更定真了「東方閃電」就是真道,「東方閃電」就是神自己,就是主耶穌的二次顯現。

此時,看看姊妹嘴上的血泡,想想自己以往的惡行,我懊悔已極、淚如雨下,跪倒在神前,照自己臉上連連狠扇,「全能神哪,我真是負你太多,這些年來,我一直封鎖教會,抵擋你的新工作,不知斷送了多少靈魂,還將幾位已接受你工作的弟兄姊妹攪了下來,我才是一個吃人肉、喝人血、故意攪擾人走正道的魔頭!神哪,你不念我的瞎眼無知,多次差福音使者來拯救我,可我卻百般驅逐、謾罵、污辱他們,還將以往親如姐妹的姊妹的手擠傷,我的心地真是太惡毒了!在你愛的激勵下,姊妹不計較這些仍一直來傳我,還幫我幹活,而我連一口飯也不給她吃,還讓她睡院子裡任蚊蟲叮咬,神哪,我真不是個人,我是個禽獸不如的畜生、瘋狗!實在不配活在你的面前!神哪,按我的惡行,真是可咒可詛,也該下到硫磺火湖裡遭受永刑,可你依然用你那無限無量的愛寬容著我,藉異夢啟示我,用你的話語喚醒我,拯救我這個麻木痴呆的靈魂,面對你這極大的救恩,我深感不堪不配,即使獻出我的所有也報答不完你的大恩大德,只有竭盡全力與你配合,盡好本分來安慰你的心!」

為了還報神的大愛,我立即投入到了傳福音的大潮中,經歷中面對的是以往的同工靈胞的羞辱、謾罵甚至是毒打!但我不惱恨,也不埋怨,因他們的今天就是我的昨天,這正是我該得的報應!同時,事實也讓我明白了長老的話是無中生有的捏造,是撒但使用的卑鄙伎倆,世間哪有這樣的黑社會?無論人如何惡待,他們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一直以愛心來感化人,誰能有這般的忍耐,誰能有這麼寬大的胸懷?提起「打斷胳膊、腿,挖眼」之說我更覺慚愧,因我本村就有我拉回來的弟兄姊妹,幾年來他們都一切正常、平安無事,哪有一個被打、遭害的,更不用說致殘了;至於傳福音發錢更是無稽之談,像傳我的那個姊妹,接受新工作已幾年了,傳了多少人都記不清了,可住的仍是兩間80年代的破房子,如果像長老說的「傳一個同工能得到2000元,傳一個信徒能得300元」的話,她早就該發財了,還會住在破房子裡嗎?鐵的事實讓我更痛恨自己的愚昧無知,信神卻聽命於人,差一點被那些謠言葬送生命,若不是全能神極力地呼喚,瞎眼的我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願你們都能從我的經歷中吸取點教訓,切莫再道聽途說了,我們信神要有分辨,不能任人擺佈,快醒悟吧!快打開心門吧!聽聽全能神的最新發聲,接受全能神的最新作工吧!時間太短暫,等神公開顯現時後悔就晚了!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