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基督徒服刑期間遭洗腦毒打虐待 身心受傷害

在中共2019年4月下發的名為《關於加強和改進監獄工作的意見》祕密文件中,把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列為洗腦轉化的重點對象。各地監獄用盡多種令人髮指的手段折磨基督徒,逼其寫「三書」放棄信仰。浙江省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李芳僅因信神被抓判刑,入獄後因拒寫「三書」遭受了長達10個月的洗腦、毒打、虐待,身心受到嚴重傷害。

2017年7月2日下午,李芳(化名,時年59歲)與兩名基督徒正在一出租房裡整理教會資料,10多個警察突然破門而入將她們控制。之後警察大肆搜查,搜走700元現金及4台筆記本電腦等,隨後將李芳等三人押到當地派出所。當晚,警察審問李芳無果,第二天將其押送到當地看守所。

2019年1月,法院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判處李芳有期徒刑2年3個月,處罰金10,000元,後將她押至監獄服刑。

一進監獄,獄警指派了兩個重刑犯對李芳進行轉化,她們威脅道:「不轉化休想走出去!」兩個犯人逼李芳練坐姿,即長時間端坐在20厘米高的小凳子上不許動,腰背挺直,雙膝併攏,五指伸直放在膝蓋上。李芳患有坐骨神經痛和腰間盤突出,沒坐多久腰部就十分酸痛。獄警和兩個犯人見她還不寫保證書,恐嚇說:「信全能神就是犯法,不寫讓你活著比死還難受。」

4月左右,見轉化李芳無果,獄警又增加兩個重刑犯整治李芳。她們讓李芳站直,將兩本3公分厚的書夾在兩邊腋下,手貼褲縫,只要書掉到地上,她們就給其灌水。次日,她們換了兩本約6公分厚的硬皮書,繼續逼李芳夾書,因書掉在地上,李芳被強灌了一杯水,晚飯的食物也被剋扣。

之後,惡犯又逼李芳寫褻瀆神的話,李芳握緊拳頭堅決不寫,三個惡犯同時抓住她,使勁掰她的手指頭,用筆尖亂扎她的手,李芳的右手被扎得鮮血直流,惡犯還抓住她的手朝桌上猛打,致其手背腫脹,青一塊紫一塊(傷痕至今還在)。李芳痛得倒在桌子底下,但仍不寫褻瀆神的話,惡犯氣得大吼,抓住她的手在紙上亂寫一通,還辱罵她,猛搧她耳光。

當天晚上,兩個惡犯又用被子蓋住監控,將李芳按倒在被子上,用腳踩碾她肋骨下的氣腔,李芳感到劇烈疼痛,拼命掙扎,忍不住大聲哭喊,之後躺在地上爬不起來,吸口氣都疼,感到生不如死。

除了體罰,李芳還被逼看詆毀、抹黑全能神教會的資料、視頻,看完寫感想,還要寫歌頌中共的答題。獄警還威脅她不准將被體罰的事告訴任何人,不准與任何人說話接觸。期間,李芳還被強制勞動,獄警讓她熨衣服,李芳一拿熨斗就感到胸腔裂開一樣疼。兩個月後,她的胸腔才稍稍好轉。

6月的一天,惡犯要求李芳在監獄的活動上讀揭批材料,被李芳拒絕。

2019年10月,李芳刑滿釋放,但仍被嚴密監視。兩年多的牢獄生活給她的身體和精神造成了嚴重的傷害。

據了解,早在2004年,李芳就曾因信神被抓捕,遭「老鷹飛」(將人懸吊在空中)等酷刑折磨,被判勞動教養2年6個月。

相關內容

  • 宿遷市一基督徒因信全能神被判刑三年 刑滿釋放仍被警方監控

    江蘇省宿遷市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鍾成(化名,男,46歲)因信全能神被中共當局抓捕判刑三年。釋放後仍被監控、騷擾,之後為躲避再次被抓,被迫離家躲藏。2018年春節期間,警察還上門追查他。 據鍾成自述: 2014年8月3日下午兩點,天下著大雨,鍾成和四名基督徒正在一基督徒家庭聚會時,四名警察突然闖入,沒有…

  • 逃亡海外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家人遭中共追捕

    因著中共對全能神教會的迫害,數千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迫逃亡海外。然而,中共對他們的迫害並沒有停止,當局正試圖通過各種手段將他們引渡回國,他們在國內的家人也成為當局監視、迫害的對象。 河南省的趙英(化名)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兩年前,她的兩個兒子為躲避中共的抓捕逃亡海外。此事引起了當地政府的格外重…

  • 基督徒被祕密關押教育轉化基地強制洗腦

    中共當局採取政治思想轉化,改造基督徒,企圖徹底取締宗教信仰。 目前,中共政府不斷加大對全能神教會的鎮壓、迫害力度,各地不斷有基督徒遭到中共的抓捕與監禁,一部分基督徒被囚禁在教育轉化基地遭強制洗腦,當局稱接受轉化放棄信仰者才有獲釋機會。 2018年7月,山西省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白茹(化名,女)被當局抓捕…

  • 中共警方攔阻人信神喪心病狂 連八旬基督徒也不放過

    ——其中一人被威脅取消低保 一人被停發退休金並遭抓捕、審訊 2018年伊始,中共警方為了搜捕到更多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出動公安機關各派出所、社區治安辦等多個部門,對基督徒進行挨家搜查、盤問、監控等,一時間各地再度充滿緊張、恐怖氣氛,致使基督徒活在擔驚受怕中煎熬度日。一些年過八旬的基督徒也未逃此劫,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