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歲少女因信神被警察毒打致骨頭錯位

黑龍江省年僅18歲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趙珍妍(化名)因信神遭抓捕,警察為逼她說出教會信息,對其施以搧耳光、擰胳膊等毒打折磨,致其肘彎內骨頭錯位、軟組織損傷,給其身心造成巨大傷害。她講述了那段痛苦的遭遇。

以下是趙珍妍的自述:

2018年12月3日下午,我在一個姊妹家聚會結束後剛走出小區門口,突然衝出3個陌生男子將我團團圍住,我心裡又緊張又害怕,他們拿出證件說自己是警察,逼問我剛才去幹什麼了。隨後一人強行奪走我的隨身物品,翻出鑰匙並拿著離開,留下兩個警察看著我。這時,我抬頭看到樓上聚會家的燈亮了,意識到姊妹們也可能凶多吉少。後來,他們把我拽上一輛警車押到公安局。

在公安局,一女警將我全身搜查一遍,我看到和我一起聚會的三個姊妹也被關在這裡。警察輪流看守我們,不讓我們說話。後來,我被帶到審訊室,警察勒令我坐到審訊椅上,銬住我的手腳,並威脅我說:「這是審問殺人犯坐的椅子,今天你坐在這兒了,你自己好好尋思尋思!」之後,他們開始反覆逼問我信神的情況和教會信息,我始終保持沉默。警察對我罵罵咧咧,還說再給我15分鐘時間,再不交代就收拾我。聽了他們的話,我心裡很害怕,手心捏出一把汗,但始終沒有妥協。

之後警察把我關進一個鐵籠子裡,看著籠子的門被鎖上,我感覺自己像被關進籠子的小鳥,感到十分屈辱、壓抑。很快又有兩個姊妹被關了進來。最後,警察以「利用邪教組織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拘留我們15日。

拘留期間,警察多次提審我。一次,因著我的回答沒有讓他們滿意,一個中年警察喝令我站起來摘掉高度近視眼鏡,另一人突然衝上來狠搧了我一巴掌,接著又狠狠地踹了我幾腳,我站立不穩直接跪坐在地上,嚇得渾身直打哆嗦,哭出聲來。他一把抓起我的頭髮,像拎小雞一樣把我拽了起來。我感到頭皮很疼,被拽起來後,擔心他還要打我,嚇得連連後退。他上前一把抓住我的衣領將我拽到他跟前,沒等我站穩就對我拳腳相加,把我打倒在地之後再拽起來,就這樣反覆折磨,逼問我信神的情況。見我仍是不說,他氣急敗壞地說:「你他媽的就是欠收拾。」之後,一個年齡稍大的警察勒令我跪在地上,接著就使勁踩我的腿,他陰狠地說:「你今天不交代清楚了,胳膊、腿都給你整折了。」然後他讓我好好想一想。

不知過了多久,他們等得不耐煩了。一個警察上前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猛地使勁往外擰,我的胳膊硬生生地被扳到後背,我眼睜睜地看著胳膊變了形,感到鑽心般地疼痛。我疼得哇哇大哭,他仍死死地按著我,直到我沒力氣掙扎了他才鬆手。我頓時癱坐在地上,他一把抓住我的頭髮將我拽起來,勒令我站直。之後,他們又審問了我很久,儘管又挨了打,但我始終沒有妥協。

我回到監室時已經是晚上6點多了,警察審問了我3個多小時。我感到渾身疼痛,身心俱疲,坐在床鋪上瑟瑟發抖,心裡十分害怕再遭受毒打。一同被關押的兩個姊妹不敢上來找我說話,因為屋子裡有監控,我們毫無自由。

獲釋時,警察威脅說再抓進來就要判刑坐牢,還逼著我們簽「三書」,我沒有簽。

因著被警察毒打折磨,我身體嚴重受傷害,尤其胳膊受傷嚴重,抬不起來。回家後,我去做了檢查,醫生診斷是「肘彎內骨頭錯位,軟組織損傷」,半個多月後才有所恢復,但是到現在也不像原來那樣活動自如。

相關內容

  • 內蒙古巴彥淖爾市一基督徒家庭慘遭迫害 父子被抓 妻子逃亡

    2018年1月19日,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警察將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李明達(化名,男,47歲)和兒子李亮(基督徒)抓捕,逼二人說出郭敏(化名,李明達妻子,41歲,基督徒)的下落,二人不從。李明達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妻子郭敏至今逃亡在外,兒子李亮次日被釋放,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就這樣慘遭中共政府迫害,…

  • 上海市:一日內十名基督徒遭突擊抓捕

    2018年8月16日,上海市10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遭到警察突擊抓捕,另有11人下落不明。 據了解,此次被抓的基督徒多數已被警察跟蹤、監控,在家中或是單位被捕。 8月16日,上海市公安局十多名便衣警察闖入程梅家(化名),將其強行抓捕,程梅的信神書籍、筆記本電腦等物品被警察搜走。現程梅被警察扣以「利用邪…

  • 甘肅省一基督徒被罰款並嚴密監視六年 致親戚都無法上門

    近年來,中共對宗教信仰的迫害逐漸升級,成千上萬的家庭教會基督徒遭受任意拘留和監禁,甚至被致殘、致死,更多的基督徒被罰款、監視,絲毫沒有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據了解,甘肅省平涼市一名基督徒筱雨(化名,女,48歲),正遭受著中共警察無休止的監視、騷擾,從2013年至2018年,她一直被警方嚴密監控,隨時被…

  • 陝西省多處「洗腦基地」曝光

    中共在各地設立祕密「洗腦基地」關押、審訊全能神教會基督徒,並對他們進行強制洗腦、精神摧殘。 近日,陝西省多處祕密關押基督徒的「洗腦班」曝光,這些「法外機構」成了中共迫害基督徒的主要陣地之一。 陝西省西安市一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李智(化名),被祕密關押在當地一法制教育中心60多天後,於2018年6月獲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