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遭當局持續大抓捕

中共在新疆對穆斯林實施強硬的高壓管控制度,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同樣也是其重點打擊對象。據不完全統計,僅2018年,新疆石河子市就有至少127名基督徒遭到抓捕,其他地區也不斷有基督徒連續被抓。

2018年7月9日晚10點至次日凌晨1點,石河子市某地18名基督徒遭警方突襲抓捕。

據一名被抓基督徒的家屬講述,7月9日晚上10點多鐘,兩名刑警突然闖入家中,其中一人佩戴手槍。兩個警察在家裡到處亂翻,僅搜到兩張紙條,就把他的妻子強制押送至看守所。期間,他曾兩次到看守所給妻子送衣物,都沒見到妻子本人。

「現在還沒有收到任何判刑通知,妻子仍然在關押『學習』中。」該家屬又氣憤又擔憂。

據了解,他的妻子早在2018年年初就因信仰被抓捕,拘留15天。釋放後,當地警察一直對她進行洗腦,還強逼她簽「三書」。因他的妻子一直沒簽,警察曾威脅說:「不簽『三書』,就判刑。」如今妻子再次被抓捕,他很擔心妻子會被判刑。

2018年9月7日至14日,喀什某地教會也遭到警方衝擊,至少20多名基督徒被抓。

一名獲釋基督徒陸梅回憶,9月14日晚,她與基督徒王剛一同被抓,警察在王剛家中四處搜查,從天花板到地面一個角落也不放過,就連十字繡框和相框都被翻查,隨後將兩人關押至看守所。

在看守所內,陸梅見到了20多名教會的基督徒。他們有的戴著手銬,有的被銬在老虎凳上,有幾個戴著頭套,還有一基督徒臉上紅腫,明顯受過警察毒打。

關押期間,警察要求基督徒白天只能坐在地上不能蹲,晚上睡在地上,若有反抗就會遭到毆打。有兩名基督徒只蹲了一會兒,一警察就拿出手指粗的皮線,狠狠打在她們身上。被關押的基督徒一日三餐都只有一個小窩窩頭和一點水。

警察沒有從陸梅口中問出任何信息,第二天將她釋放。釋放時,警察把她的住址和身分證信息以及她丈夫的電話號碼都記了下來,還勒令她兩個月之內必須隨叫隨到。

2018年7月至12月,新疆塔城地區某縣至少22名基督徒被抓。

2019年1月3日至11日,該地又有六名基督徒被搜家、抓捕。抓捕後警察沒有及時通知家屬被抓基督徒的關押地址,家屬也沒有收到任何拘留證明。

1月3日,基督徒肖蘭和其兒子被抓捕,四天後警察給他們戴上手銬、腳鐐押回家中。當時家人見到肖蘭,看到她臉上紅腫,很擔心她遭受酷刑折磨。警察強迫肖蘭和兒子挖出各自埋藏的信神書籍後又將他們帶走,此後,二人再無消息。

1月11日,五名警察闖入張潔家搜家,將其家裡翻得亂七八糟。張潔被抓後,家裡只剩17歲的小兒子。從11日晚至18日,以及2月5日至9日,當地警方工作組的組長都吃住在張潔家,對其兒子寸步不離地監視,並強制其兒子從1月19日開始,每天中午到工作組的組長辦公室報到,並強迫其觀看褻瀆神的視頻。

伊犁州的基督徒同樣也遭到抓捕迫害,2018年6月至10月,至少24名基督徒被抓。

據一參與抓捕行動的警察透露,他們多數是在凌晨以後突襲抓捕基督徒,他們抓人時什麼都不說,也不許當事人詢問被抓原因,而且凡是能藏信神資料的地方都要搜查。這些基督徒一旦被抓,就別想出來了。

以上只是新疆局部地區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受迫害的情況,由於當地戒備森嚴,高科技全面覆蓋,到處都是核槍實彈的警察巡邏,而且警方採用蹲點抓捕的形式連環抓捕基督徒,導致很多地區教會實際被抓人數無法了解統計。有些基督徒被抓後至今下落不明,他們的情況如何,我們難以預料。

相關內容

  • 一名全能神教會帶領被囚禁賓館遭酷刑審訊

    全能神教會一名帶領被警察抓捕,後被囚禁賓館酷刑審訊10天。 2018年8月15日,江蘇省徐州市四名警察闖入一聚會處,將家主控制後,蹲守在該聚會處伺機抓捕教會帶領李瑞(化名,女)。晚上9點,李瑞剛進家就不幸被捕。隨後,她被押往當地派出所。 警察把李瑞帶到審訊室,將她雙手反銬控制在老虎凳上,並把空調溫度…

  • 警察夜晚突訪,兩位老年基督徒驚嚇一場!

    2018年3月12日晚10點多,從安徽省亳州市某縣基督徒李朋(化名,男,71歲)家傳出一陣急促的狗叫聲,隨後見一輛警車從他家揚長而去。此刻,李朋老夫婦倆望著被翻得亂七八糟的屋子,再看看手中未被警察搜走的MP5播放器,二老懸在嗓子眼的心才稍稍放鬆一些,真是有驚無險啊! 3月12日晚9點多,李老和妻子正…

  • 安徽省全能神教會基督徒遭當局大抓捕

    中共當局在全國各省市鎮壓、抓捕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行動仍在持續,10月下旬,安徽省各地近200名基督徒遭到抓捕。 10月18日,中共在安徽省多市展開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的抓捕行動。據初步統計,截至10月30日,僅合肥市就有100多名基督徒被抓捕,500多人因此受到牽連被迫離家,四處躲藏,至少40,000…

  • 安徽省三名基督徒因信神遭警方抓捕

    ——極權統治下的自由遙遙無期 2018年1月5日、18日下午,這兩個日子,是全能神教會兩名基督徒劉明(化名,女,41歲)、靜心(化名,女,28歲)重獲自由的日子,但是對於她們來說,並沒有看到自由的喜悅,警方的威脅恐嚇讓她們仍活在黑暗、恐懼中... 她們曾經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呢?事情還得從頭說起: 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