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奧威爾式」監控 基督徒被囚無形牢獄

「老大哥正在看著你」,這是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小說《1984》裡的一句話,象徵極權統治對公民無處不在的監控。現今中共統治下的中國顯然已成為奧威爾式的國家:無處不在的監控系統,公民的信息被納入大數據庫,中共對全國人民的監控日益嚴密。尤其許多因信神被抓留有案底的基督徒被列為重點監視對象,他們的出行、住宿等一切人身自由活動都長期受到監視、控制,有的雖獲釋但仍猶如被囚禁在無形牢獄之中。

獲釋十六年,監視騷擾從未間斷

家住河南信陽的張超(女)2003年因信神被當地警察抓捕,拘留15天獲釋後,警察一直嚴密監視她。就連她上街趕集,去商店買東西,走親戚等一舉一動都被監視。

2012年12月,警察闖入張超家企圖再次將其抓捕,張超因不在家躲過一劫。

2017年7月3日,張超去一個小店收賬,剛到兩三分鐘,當地鄉派出所警察就驅車趕來,厲聲喝問他們在幹什麼,隨後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就開始翻張超的包。警察沒搜出任何信神的東西,仍不甘心,再三審問老闆娘,核實張超確實是收賬才罷休。

為迫使張超放棄信仰,警察還多次去到她家拍照、騷擾。當地政府人員還多次找張超的丈夫談話,以張超若繼續信神必牽連他們全家人的工作相威脅,致使張超的丈夫和兒子開始逼迫、攔阻張超信神。

據張超回憶說,她被中共監視、騷擾已十六年,心靈備受煎熬。她很想與教會的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但因自己被監控,在公共場所碰到熟悉的基督徒也不敢上前說話。

七旬基督徒被監視七年,至今有家難歸

河南洛陽的劉敏(女,76歲)在2012年12月傳福音時遭警察抓捕、關押。獲釋後,警察一直監視她,還企圖再次將其抓捕。劉敏被迫在外東躲西藏,偶爾趁夜色回家還唯恐被人發現,整天擔驚受怕。

2013年4月的一天,警察再次去抓劉敏,誤闖到她的哥哥家。劉敏的哥哥氣憤地質問警察為什麼要抓劉敏,警察不予理會,硬闖進臥室搜查,還強行掀開劉敏生病臥床的嫂子的被子,確信不是劉敏才離開。警察還在村裡四處打聽劉敏的下落。

2016年至2018年,劉敏在外地兒子家躲藏。期間,警察多次給其兒子打電話逼問劉敏的下落,稱劉敏信神有備案,要求她回老家。警察還要求劉敏的兒子每天給他們發劉敏的照片。劉敏不敢再在兒子家居住,被迫在外躲藏,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

曾有一段時間,劉敏住 在一個親戚家。因為小區內四處都有監控攝像頭,劉敏只能躲在屋裡,不敢下樓,她說自己就像坐監一樣,年近八旬了,卻被中共逼得至今有家難歸。

被抓獲釋長期遭監控,出門遭盤查

家住河南省濮陽市的六旬基督徒韓凌宇,2012年底在聚會中被警察抓捕拘留,獲釋至今,警察不斷上門騷擾、盤問,監視其行蹤。

2019年2月8日,韓凌宇用身分證購買車票從外省坐火車回家,剛過完安檢進入候車廳,兩個警察突然走過來對其呵斥道:「終於找到你了,你信全能神吧?跟我們到車站警務室去一趟。」說著惡狠狠地搶走她的行李進行搜查,沒有找到與信神有關的物品。警察搜出兩部手機,把後蓋拆開後拿到警務室,幾分鐘後才還給她。

因擔心警察安裝竊聽器,韓凌宇回到家不敢再使用手機。此後,警察又幾次去其家中盤查、拍照。

韓凌宇感慨道:「中共在全國聯網監視基督徒的行蹤,走到哪裡都在他們的監視之下,整個中國簡直就是天羅地網,基督徒沒有一點自由。」

記者趙亮報道

相關內容

  • 內蒙古巴彥淖爾市一基督徒家庭慘遭迫害 父子被抓 妻子逃亡

    2018年1月19日,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警察將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李明達(化名,男,47歲)和兒子李亮(基督徒)抓捕,逼二人說出郭敏(化名,李明達妻子,41歲,基督徒)的下落,二人不從。李明達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妻子郭敏至今逃亡在外,兒子李亮次日被釋放,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就這樣慘遭中共政府迫害,…

  • 警察夜晚突訪,兩位老年基督徒驚嚇一場!

    2018年3月12日晚10點多,從安徽省亳州市某縣基督徒李朋(化名,男,71歲)家傳出一陣急促的狗叫聲,隨後見一輛警車從他家揚長而去。此刻,李朋老夫婦倆望著被翻得亂七八糟的屋子,再看看手中未被警察搜走的MP5播放器,二老懸在嗓子眼的心才稍稍放鬆一些,真是有驚無險啊! 3月12日晚9點多,李老和妻子正…

  • 陝西省多處「洗腦基地」曝光

    中共在各地設立祕密「洗腦基地」關押、審訊全能神教會基督徒,並對他們進行強制洗腦、精神摧殘。 近日,陝西省多處祕密關押基督徒的「洗腦班」曝光,這些「法外機構」成了中共迫害基督徒的主要陣地之一。 陝西省西安市一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李智(化名),被祕密關押在當地一法制教育中心60多天後,於2018年6月獲釋,…

  • 基督徒被警察暴力毆打強制墮胎

    全能神教會一名基督徒,在懷孕四個多月時,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為逼其出賣教會信息,殘忍地對其進行暴力毆打、酷刑折磨,甚至命令醫生使用帶腳踏板的機械給其強行墮胎,這給她的身心留下了永遠抹不去的傷痛。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很多年,但談起往事,她仍歷歷在目。 聚會被抓,警察對懷孕的她實施嚴刑逼供 我叫辛玲,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