邳州一基督徒遭警察酷刑折磨 自理困難

跟蹤報道:

前期刊登的「邳州市五名基督徒被警察撬門抓捕 一人酷刑」的報道,當時還有四名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情況不明,現已獲悉基督徒鄭新被警察抓捕受迫害的最新信息:

2018年4月,鄭新(化名,女,42歲,江蘇省邳州市人)在回接待家時,被蹲守在接待家的警察非法抓捕。期間,警察為逼鄭新出賣教會信息,對她實施了酷刑折磨、洗腦。8天後,鄭新趁警察熟睡之際僥倖逃出。

據悉,2018年4月10日早上6點半,鄭新提著一台電腦趕回接待家,剛敲門便見門已被撬開。她正準備離開,從屋內竄出3名警察,強行將其押至派出所,後又轉至邳州某賓館101室內關押。

下午4點,警察將鄭新帶進102室,讓其坐在「老虎凳」上。一警察盤問其個人信息,鄭新反問道:「國家憲法明文規定信仰自由,信神何罪之有?」警察卻強詞奪理:「信仰自由那是指在國家允許的範圍裡信,不是國家允許的範圍裡信就是犯法。」警察見鄭新不答,便拽其頭髮狠搧兩巴掌,又將其雙手反銬在1米1高的老虎凳上,命其往下坐,喪心病狂的警察還拿一塊磚墊在鄭新的腳底,雙臂劇烈的疼痛疼得她直冒汗,三四分鐘後鄭新實在支撐不住便站起來。警察見狀威脅鄭新若不回答就繼續坐,就這樣斷斷續續地用刑逼供直到大半夜。見鄭新仍不回答,警察又用同樣手段讓其坐5分鐘。一個自稱國保大隊的警察用毛巾包住手,狠捶鄭新的頭部七八下,致使她的頭濛濛的。後滅絕人性的警察又將鄭新雙腳提至30公分高的椅子上,強行讓其雙腿放在上面,鄭新感到兩隻胳膊撕心裂肺的疼,臉上的汗水如瓢澆的一樣。警察見狀並未停下毒手,反而更加變本加厲,為使鄭新的雙腿不能蜷縮,警察用繩子將其雙腿綁住,頓時鄭新的雙臂酸脹疼痛,麻木得幾乎失去知覺。之後警察又死死按住鄭新的雙腳大約四五分鐘,鄭新疼得受不了就在心裡呼求神然後拼命的把腳往回縮。她說感到頭暈目眩,警察怕出人命就把鄭新的手拷打開了,她一頭栽倒在地上,她渾身已被汗水淌濕,感到全身冰涼、發抖,警察給她喝口涼開水,她當即吐了出來,躺在地上氣力微弱。警察怕鄭新出事要擔責任,才停止對其折磨。

11日上午10點左右,警察又針對搜到的筆記本上的內容對鄭新審訊,無果。4月13日,警察又將鄭新帶到審訊室內故技重施,她剛坐兩分鐘就受不了了。警察趁機逼鄭新出賣教會信息,未果。一警察說:「我真是服了你了。」警察一邊說一邊給鄭新鬆手銬然後將其銬在「老虎凳」上兩天兩夜,給其洗腦,挑撥鄭新與基督徒的關係,又用家人的前途威脅其出賣教會信息,鄭仍不從。警察見招數使盡仍無果,便罵罵咧咧地走了。

4月17日下午4點左右,3個警察將鄭新轉至一派出所,再次審問,無果而終,警察見狀氣急敗壞地說:「我恨不得把你埋了。」之後又將鄭新帶回賓館關押。一警察惱羞成怒,向鄭新臉部左右開弓猛搧至少六巴掌,邊打邊罵並揚言:「明明判你3年我也得讓判你5年!」4月18日早上7點,鄭新趁看守的警察熟睡之際,將手銬從手上取下逃出了賓館。

自逃出後,鄭新的手臂使不上勁,連一雙厚襪子都不能洗,洗臉刷牙就像幹了很多活一樣很累,吃飯時胳膊如果不抵著桌子,夾菜的時候手都費勁;穿頭套衣服時胳膊又酸又疼,累得直喘;拎10斤重的東西胳膊骨節就像脫臼一樣,生活十分不便。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 基督徒堅持信神 中共取消「低保」剝奪其生存權

    麗霞(化名,女,49歲),江西省九江市人,是全能神教會基督徒。 2018年1月的一天晚上8點半,警察上門恐嚇麗霞不許她信神,並對她家進行了搜查,還把她帶到派出所審訊,審訊無果才將她釋放。 據悉,之前麗霞還遭到中共政府上門警告、誘騙簽字以及不公平對待。 2012年,麗霞被副村長警告:「你不要信神了,現…

  • 山東15名基督徒集體被判刑 6人遭重判5至7年半

    山東15名基督徒同日被抓捕,後遭法院集體判刑,6人獲重刑5至7年半。 2019年9月30日,山東青島市北區法院對15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扣以「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集體判刑。6人被當局認定曾擔任教會帶領或同工遭重判,其中袁洪芬和另一名基督徒被判7年6個月,張春榮被判7年3個月,3人均被罰…

  • 基督徒被祕密關押教育轉化基地強制洗腦

    中共當局採取政治思想轉化,改造基督徒,企圖徹底取締宗教信仰。 目前,中共政府不斷加大對全能神教會的鎮壓、迫害力度,各地不斷有基督徒遭到中共的抓捕與監禁,一部分基督徒被囚禁在教育轉化基地遭強制洗腦,當局稱接受轉化放棄信仰者才有獲釋機會。 2018年7月,山西省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白茹(化名,女)被當局抓捕…

  • 逃亡海外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家人遭中共追捕

    因著中共對全能神教會的迫害,數千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被迫逃亡海外。然而,中共對他們的迫害並沒有停止,當局正試圖通過各種手段將他們引渡回國,他們在國內的家人也成為當局監視、迫害的對象。 河南省的趙英(化名)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兩年前,她的兩個兒子為躲避中共的抓捕逃亡海外。此事引起了當地政府的格外重…